评论:零八奥运让中共逃脱践踏人权罪责使其变本加厉

vot.org

【西藏之声2019年2月12日报道】长期关注中国人权状况的记者尼丁•可卡撰文,分析中共举办2008年奥运后,对治下西藏与新疆各地人权的进一步打压。他认为国际社会当年的沉默令北京找到逃脱罪责之道,因此呼吁各方把握这一绝佳时机,抵制3年后的北京冬奥会,迫使中共作出改变。

AFP 2008年于瑞士

《外交家》网站本月8日刊登记者尼丁•可卡(Nithin Coca)的文章《北京奥运会为新疆集中营铺平了道路》(Beijing’s Olympics Paved the Way for Xinjiang’s Camps)。他指出2008年世界无视中共恶劣的人权状况,允许北京举办奥运,幻想这能助中国更加开放自由,结果这种态度却让北京意识到它可以逃脱任何罪行。

当下,中共正在为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相关设施建设全力以赴,与此同时,当局也在大力建设新疆关押上百万维吾尔人与其他穆斯林的集中营。

作者在文章中指出,当中国不断加紧对其治下少数民族与公民社会的打压之际,奥运会到底是否应该由北京举办的问题必须受到关注,尤其是在2008年奥运会令其压迫行为变本加厉的情况下。

文章也回顾了奥运会屈服于极权制度的一些黑暗历史:1933年纳粹德国建立了达豪集中营、1935年纳粹德国颁布了《纳粹纽伦堡法案》(Nuremberg Race Laws) ,1936年在各界的反对下,奥运会却在柏林举行,包括美国在内的许多国家代表最后还是参加了该场奥运会。

2008年3月,西藏各地爆发反抗中共的示威运动,当局则立刻用严酷的军事镇压来回应。国际声援西藏运动德国分部主任凯.穆勒(Kai Müller)向作者表示,这些抗议令中国政府措手不及,随即有大量藏人遇害、被抓。

藏人的抗议被许多国际媒体报道,随即全球各地的同情者也展开一系列声援藏人、维吾尔人等少数民族的活动,尤其是在奥运圣火的传递过程中,遇到多方抗议。中共则到处组织动员留学生举办支持中国的活动。

西藏的抗议让中国希望隐藏的事情被外界所关注——其恶劣人权状况。奥运会是一个向中国施压的绝佳机会,但是各国政府却对西藏的抗议,以及中共的残酷镇压沉默以对,中国则大力推动其宣传运动。

宾州大学奥运历史学家马克•戴里森(Mark Dyreson)向作者表示,他原以为各方会全力抵制2008奥运,但是最后却不了了之。

专研中国体育的人类学家包苏珊(Susan Brownell)当年曾极力推动“奥运将加速中国市镇建立公民社会的速度”。作者指出,今天这一说法只会引人发笑。让北京举办奥运没有使其开放公民社会、媒体、少数民族权利等的空间,反而带来了更一步恶化。北京奥运对藏人和维吾尔人来说,成为了分水岭——状态恶化的分水岭。这些都传递出一个清晰的讯息,中国可以肆意打压其治下的少数民族。

作者指出,中国从奥运后对藏人与维吾尔人实施进一步打压,包括全面监视、将百万人关入集中营等等形式,即便是为语言教育发声等普通行为也会招来牢狱之灾。

文章引述凯.穆勒的话指出,中国政府很明显快要成功将其治理藏人与维吾尔人的政策正常化,其结果不仅仅会影响西藏新疆,也会影响那些中国试图输出其打压模式的国家——没有真正人权与法治的极权制度。

作者强调,当下几乎看不到国际社会抵制2022北京冬奥会的迹象,届时如果新疆的集中营仍然在运作,那么就意味着中共治下各地的情况急剧恶化。虽然一个单弱的抵制声音无法改变什么,但是起码可以让世界重新获得一些道德权威,并指引一条施压促使中国改善人权的道路。

文末指出,2008年的抵制或许没有带来多少改变,但作出抵制的尝试,无论如何也不会让西藏与新疆的状况更加恶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