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之声专访台湾国会议员尤美女(访谈文稿)

vot.org

【西藏之声2019年3月31日报导】台湾国会议员尤美女于2019年3月到访印北达兰萨拉,参加流亡藏人官方举办的“西藏自由抗暴六十周年”纪念仪式。在此期间,尤美女议员也接受了西藏之声专访,就台藏双方共同面对的中共威胁、台藏民意代表间的交流以及未来发展空间等议题作出评论。以下是访谈文稿与音频。

台湾国会议员尤美女

西藏之声:尤美女女士第一次来达兰萨拉,有什么特别的感想?

尤立委:虽然说我们和西藏的朋友一起工作、为藏人发声很久了。但是第一次到达兰萨拉,我感觉在喜马拉雅山下的人民非常友善,当然非常的荣幸也能够见到达赖喇嘛尊者,他的一席话真的是非常的有智慧。这次我也拜访了小朋友的学校,还有跟小朋友、一些年轻的朋友聊天,我觉得还蛮有收获的。

西藏之声:今年是藏人流亡印度六十周年,大家都在回顾这六十年来的抗争历程。在您看来,这六十年的藏人流亡跟抗争过程,对台湾有没有可能产生一些启发的作用?

尤立委:因为台湾跟西藏都同样受到中国非常严重的打压,西藏在1951年签署了和平协定,现在中国也同样的一直要求台湾跟中国签署和平协定。但是我们看到西藏签署和平协定之后,1959年达赖喇嘛尊者因此流亡到印度。所以我们知道和平协定并不会带来和平,它只会带来中国强制的侵占。所以我们看到达赖喇嘛他提出的“中间道路”,这里强调的就是沟通。

所以在昨天见到尊者的时候,他强调二十世纪其实是一个暴力的世纪,因此发生了一次、二次世界大战。但是二十一世纪是一个沟通的世纪,因为如果有第三次世界大战,人类大概就灭亡了。因此,达赖喇嘛他提出中间道路是要透过沟通的方式,去解决这些问题。

当然我们也知道,我昨天也特别提出来说沟通是在双方善意之下才有可能去沟通,否则的话,那个沟通会是一个空的。但是,达赖喇嘛他也提到沟通不是那么容易,沟通有一个前提,就是你要能够有所谓的同理心、慈悲心以及互相的尊重,以这样的方式假以时日。

其实不管哪一个国家都是由人民组成的,人民的观念会改变,何况不管是在西藏流亡社区或是台湾都实行了民主自由法治人权,当这些观念不断地传播出去,人民的观念是会改变的,当然人民观念改变的时候,政府是会受到影响的,所以沟通就会形成可能。

所以我们会觉得西藏透过这样沟通,一个非武力、和平的方式来强调他们的文化、语言、宗教,以及人民自由生活的方式,这其实跟西方的普世价值是一致的。所以他能够得到西方各国,甚至包括联合国等等的支持。我们也看到在这次六十周年的抗暴纪念日,有来自欧盟、欧洲各个国家,甚至来自非洲,也来自我们亚洲台湾这些国家的支持。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你寻求国际之间的支持,大家都信奉同样普世的人权自由法治的价值。

然而这些西方的价值,其实也不能够说是西方的价值,应该是普世的价值。用普世价值让大家团结在一起,希望中国它也能够放下它的暴力、暴行,也能慢慢跟大家沟通,并尊重每一个人自由生活的方式,以及尊重每一个人原生的文化、语言和宗教这些基本的人权。我觉得这条路是正确的,虽然它不是那么容易,可是我相信所有的成功本来就不是一蹴可几,从天上掉下来的。它一定是经过所有的人民不断的努力、不断的凝聚共识,形成一股非常强大的力量,就像我们看苏维埃政府的解体也是透过革命,所以不要忽视人民的力量。其实透过这一个方式,总是会有一天,我想梦想是会成真的。

照片取自尤美女立委的脸书

西藏之声:3月10日那天,达赖喇嘛尊者有接见来自海外的中国人,还有台湾的嘉宾。在那场见面会上尊者有对比台湾跟中国,还有西藏流亡社区的民主制度。当时有提到台湾已经朝着民主化发展,在不断地进步。流亡社区虽然寄人篱下还是在这条民主道路上不断地发展、进步。那现在唯有中国还是一样没有民主、没有自由。达赖喇嘛作这样的对比,您怎么看?

尤立委:我觉得达赖喇嘛尊者这样的对比,其实非常鲜明,而且是非常正确。因为台湾经过在1987年解严之后,不管是在政治的自由、政治的民主化上,以及妇女、劳工、消费者、农民等等各种的运动,让台湾现在能够成为亚洲民主法治国家的一个典范。

这样的典范其实跟我刚刚所讲的普世价值是一致的,我们也看到达兰萨拉的流亡政府,达赖喇嘛尊者一方面把他的政权放下来交由经全民选举的噶厦,我觉得他已经看到民主的重要,以及法治的重要。在达兰萨拉的西藏政府能够代表民意,因为国会是由人民选出来的,而噶厦(司政之外的所有阁员)是由议会选出来的。用这种方式注重人权,以及强调语言、文化、宗教、自由等等。我觉得这的确是我们现在已经在努力,而且是已经做到的部分。

对比中国现在大概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强国,虽然它经济的崛起,各国都期望他们经济的自由、强大也能够带动政治的民主,但是显然是背道而驰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中国更加强了监控,甚至不只是对国内的监控,也把手伸到世界各国去,在世界各国也引起很大的反弹。所以在这里我们也期待中国能够逐步民主化,因为要成为一个伟大的国家,并不是你怎么去控制你的人民,而是让你的人民能够欣悦臣服。

中国古老的智慧是王者风范,让大家全部来欢迎你,但你如果是一个暴君的话,所有的人民背弃你。所以在这里我们非常佩服达赖喇嘛尊者走的中间道路,透过沟通、同理心、慈悲心、互相尊重,以及用自由民主法治的方式去落实、保障每一个人基本的自由。我也期待中国能够改变,既然中国一直强调所谓中国的文化,而中华文化强大的是一个王者的文化,而不是暴政的文化。透过这样一个沟通的方式,我想这才是一个世界和平所要到达的一条路径。

西藏之声:台湾民进党一直以来都非常关心人权跟民主的议题,对西藏的议题也给予了很大的关注。但是流亡社会或者说台湾民众间也有一种声音,质疑民进党在执政以后,对西藏议题的关注声音变弱。您做为民进党的立委,对这种质疑的声音怎么看待?还是说这只是民众的误解?

尤立委:自由、民主、法治、人权是我们民进党的核心价值,这一价值不管是我们在野,或是执政其实没有改变。在野的时候,因为不是我们执政,所以我们的声音当然可以大一点,因为这本来就是一个普世的价值。

可是当我们执政的时候,因为我们所要顾忌的是全体的人民。在台湾是一个多元的社会、有多元的声音,在面临中国霸行的时候,当然会有两个不同的渠径,一个是我们不要去激怒中国,我们要跟中国和平相处,跟中国更友好、更亲中;但是另外一个声音会觉得,我们本来就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所以我们要跟中国保持良好的关系,但是不能够过于亲中、过于仰赖。

因此,在我们国内会有各种不同的声音。当你执政的时候,所有的人民都是人民,你要去顾虑到这些不同的声音。因此,我们的核心价值没有变,我们对于藏人的帮助其实也没变。只是我们没有办法大声讲出来,所以在这里可能会让有些朋友觉得民进党执政之后,好像就比较不关心藏人,其实并没有,我们的核心价值其实是都一样的。

照片取自尤美女立委的脸书

西藏之声:您做为台湾资深国会立法委员,也长年关注西藏议题,在您看来台湾的国会跟这边的流亡藏人议会之间,未来有没有加深接触,或者说互相帮助的可能、空间?

尤立委:其实我们在国会里面,在台湾的立法院我们本身已经成立了国会西藏连线,我们有很多立委也参加。而且,在台湾的民间也有很多帮助藏人的NGO。因此,在国会这边对藏人的议题,我们是非常关注的。

在达兰萨拉这边的国会议员其实也经常到我们的立法院,我们也见面好几次,当然我们也期待这样一个友谊及合作可以更深化,可以有更多的来往。不管怎么样台湾跟达兰萨拉之间在空间上还是有一段距离,如果能够多来往,我想大家可以多一点的了解、多一点的合作。所以我们也欢迎所有的西藏国会议员、西藏的朋友多到台湾来。台湾是个美丽的国家,也是个自由民主法治的国家。

西藏之声:在今天的节目最后,想问您对境内的藏人有没有什么特别想要说的?

尤立委:所有在西藏的朋友们,当然我们从外面的讯息,得知你们现在处在一个非常困难的处境里,但是不管怎么样,我想最困难的时候,就是最光明的时候。身为一个藏人,自己的母语、文化、宗教,我想是绝对不能够丧失的,因为那是我们的“根”。虽然在这么艰困的环境之下,它仍然是我们的母语,是我们的母亲所留下来的语言。在这里我们也期待所有的人,应该尽可能去学习,尽可能去保持我们的宗教、文化。永远不要放弃你的希望,只要有希望梦想总是会成真,美梦能够相随,所以在这里祝福所有的西藏朋友们扎西德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