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节目:从流亡社区2016年大选展望西藏运动未来

vot.org

【西藏之声2016年3月12日报道】2015年10月18日,藏人行政中央第十五届内阁与十六届议会的大选预选,在达兰萨拉、新德里、华盛顿等世界各地的85个投票点举行,共有88326名流亡藏人登记投票。

1203a参选第15届内阁司政的,分别为现任司政洛桑森格、现任议会议长边巴次仁,以及持西藏独立理念的前藏人政治犯李科先,另有两名拥有商业背景的参选人。

今年的竞选活动,相比2011年较为成熟,尤其是内阁司政的选举,民众们不论在讨论还是助选方面,参与积极性都异常地高,而且今年最吸引各界关注的,是首次有持“恢复西藏独立理念”的藏人参选司政,他就是前政治犯李科先。

从宣布参选到接下来开展巡回竞选演说、造势活动,李科先一直是几位候选人中的话题人物,而且正因为他所持的不同理念,有个别声音质疑他在竞选中受到不公对待。

设立于美国的西藏全国独立协会(TNC),支持主张复国理念的司政参选人李科先,该组织认为藏人行政中央选务署在预选前制定了条例,使得包括独立协会等不受行政中央承认的非政府组织与个人,在以资金或其他方法助选时,受到不同程度的限制。

践行民主制的流亡社区,批评当权者时丝毫不留情面,西藏全国独立协会直指认证非政府机构的权力在于内阁,因此选务署的条例等于是变相授予现任司政洛桑森格否定权。另一位参选人现任议长边巴次仁,与洛桑森格一样,也被指责发表了有意排挤李科先的言论、影响了竞争的公平性。

设立于达兰萨拉的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在预选前邀请亚洲自由选举观察网络、透明国际组织,以及尼泊尔全国选举观察三个机构的成员,前来实地观察、监督。这一国际监督小组在稍后向流亡社区媒体公布监督结果,指出流亡藏人进行的选举,从整体来说,成为了一个强有力的民主典范。然而,监督小组也建议藏人行政中央选务署应该创造更加公平的竞争环境、比如认证非政府机构方面引起的争议,应该在正式大选前获得妥善处理;另外,藏人的投票权也被指不应该与是否有纳税捆绑在一起,而流亡社区投票方式的繁琐、投票结果公布速度的迟缓等方面,也被呼吁实行改进。

去年12月4日,藏人行政中央选务署召开新闻发布会,正式公布了预选结果:现任司政洛桑森格30508票、现任议长边巴次仁10732票、主张独立的李科先得到2557票。按照选务署公布的条例,李科先的票数未达所需标准,因此失去了参加正式大选的机会。

1203a2李科先接受了本台的采访,被问到是否满意2557票的成绩时,他回答说:“有点不满足,但是呢,这个不满足不仅仅是一个……怎么说,一个结果的问题。作为一个民主的选举方面,我们必须要承认它的结果,过程方面呢,我们就出了很多问题,因为是我们这个,可以说是政府或者说利益集团,做了很多不该做的事情,这样的话我有点,这个过程我有点遗憾。”

作为首位持独立理念来参选司政的藏人,李科先指出了其背后的深远意义:“既然我们是民主社会,也有通过这个选举的程序,但是呢从真正的政治理念上来说的话,我们现在还没达到一个,怎么说一个完整的这样一个民主成熟的过程,所以呢我们站出来不仅仅是一个,西藏独立或是政治理念的问题,我在这个选举的过程当中,我们改变了很多这个政治方面的话语,话语权里面也改变了很多,人民的视角方面我觉得也开悟了很大,因为很多年以前,是我们一般来说的话,就是最高的人民领袖达赖喇嘛的领导下,一般都是我们一个文化方面或者是思想方面都是一个单一的社会,一般来说的话是达赖喇嘛提倡的中间道路,很多人就是理所当然地支持这个,但是呢这一次我们站出来选举地结果上来说的话,还是人民上来说的话,从另一个角度上,可以考虑一些问题,他们已经开悟了很多。我们这个不是一个选举我们的首脑或者是司政的一个,这个职位的问题。我们主要是普遍的社会的一个运动,我们从这个方面来说的话,就开了一个新的,这么一个思路。这个效果呢,现在还看不出来,我觉得是将来的2年或者3年内,老百姓会知道我们起了一个很大的作用。”

近几年来,坚持中道与主张独立的藏人间,在观点上有比较激烈的争论,尤其在此次预选前后更为明显。中共却通过喉舌将不同立场间的辩论,形容成藏人处于分裂、内斗趋势。对此,李科先说:“我不认为是这样的,西藏的这个民族的凝聚力他本身是一个族群,一个族群来说的话,这个族群里面的每一个成员来说的话,他的族群本身是他的一个保护神,这是一个从文化方面、历史方面他的地理方面,都来说的话,西藏社会的分散不是这么简单的,但是从多元化社会里面思想的、多种思想的存在是很正常的。但是我刚才也说了中国的一个俗话,君子和而不同,不同的理念当然需要,这样的话这个说成是西藏社会不能共存啊、他的这种说法是说不通的,但是呢,我作为一个有复国理念的人,对我来说的说,需要一个旗帜鲜明的复国理念,这对我来说的话很重要,但是多种思想的存在,我觉得也是不可能成为一个大的问题。”

公民力量创建人杨建利博士长期关注境内局势与流亡社区状况,他近日到访达兰萨拉,在接受本台专访时也发表了他对大选中的不同声音所持的看法:“这个流亡藏人的民主选举也说明,就是实际上,任何人认为一个权威放弃了权力,这个社区就会乱掉,这个结论是不正确的,虽然现在我们看到流亡社区好像不同的意见很多,和以前好像只有一种意见,是不一样的。但是这是民主必须有的,就这种自由,才能把大家能够这个凝聚在一起,以后我们可以想见,就是未来不同的意见将会非常非常多,但是只要你的选举,流亡社区的运作是民主的、能够真正地倾听流亡藏人的声音的话,这样的民主的制度,还会坚持下去。”

1203a3华人世界的民主先锋台湾,对西藏运动的支持,会不会因为流亡社区政治立场的改变而减弱?台湾自由西藏学生运动常务理事凃京威在受访时分析道:“其实像这几年观察到,似乎西藏流亡社区有很多年轻人出现,开始主张西藏独立,挑战过去达赖喇嘛设下的中间道路的路线。我觉得这个呼声,跟台湾当前刚过的这场选举里面,许多年轻人出来主张反中,反对中国,甚至说主张台湾独立的青年化,主张台湾独立的趋势,是相符的。所以我觉得如果流亡社区有越来越多人,主张西藏独立的这样一个路线的话,其实会跟台湾年轻人甚至很多中生代主张台湾独立的趋势,是有相符合的,如果两边的群众都有主张藏独和主张台独的路线的话,是可以让援藏运动在台湾发展的更好。”

在预选中成绩遥遥领先于其他参选人的现任司政洛桑森格,在接受本台专访时指出,预选结果是民众对他过去几年施政绩效的肯定。

提到过去四年未能重启藏中对话,洛桑森格强调行政中央丝毫没有减轻对于这方面的努力:“一个巴掌拍不响,我们方面,有做出努力,最重要的是中国政府做出决定,所以中国政府做出决定的那一天,我们有随时随地进行接触对话的准备”

洛桑森格也介绍了美国、欧盟为首的国际社会,近年来对中间道路政策公开表达的支持,表示这些也与行政中央的过去几年的努力有一定的关系。

在专访结尾,洛桑森格说道:“境内外的藏人同胞们,正团结一致地遵循达赖喇嘛的教导,付出着努力,甚至有不惜牺牲自己生命的人。所以为了实现他们的诉求愿望,噶厦或者我个人,今后将继续为西藏的政教事业付出一切努力,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至今大家给予了非常大的支持,这四年比较平稳度过,这在历史上来说都非常重要。请继续支持,不论是我个人还是噶厦,今后遵循达赖喇嘛教导、为西藏事业服务方面,大家不必抱有一丝的疑虑。为今后的顺利,也请大家进行祈祷。”

另一位参选人边巴次仁,预选中所得票数只有洛桑森格的三分之一,但他在受访时仍然抱有信心。

介绍执政方针时,边巴次仁同样强调将以达赖喇嘛尊者的教导为基础,并去仔细分析实际情况:“中国政府如果没有解决西藏问题或者维吾尔人与蒙古人问题的意愿,那么我们采取行动非常困难。一旦对方表达出了解决西藏问题的意愿,那么我们应该做什么准备,我心里非常明确。”边巴次仁表示,当下首要任务是保护西藏的语言文化与宗教传统,需要让中共认识到他们从解决西藏问题中可以获得的利益。他认为,在藏中对话方面,有必要请尊者重新指派一名代表他的特使。

在专访结尾,边巴次仁说:“支持我的民众们,正在各地更加努力地为我助选,对他们我非常感谢。另外有许多人没有参加预选投票,我希望这些民众能够考量实际情况,来参加正式大选。而预选中没有投我的人,希望他们能够仔细观察了解,相信候选人的能力后再投票。如果大家将期望寄托与我,我保证绝对不会浪费,一定会认真工作。最重要的是能够遵循达赖喇嘛尊者的教导,祈祷尊者健康长寿,而要尊者健康长寿,就需要我们保持内部团结、齐心协力,我希望大家能够这样做。谢谢! ”

与此同时,第十六届西藏人民议会议员的预选,虽然不像内阁司政的预选一般引人瞩目,但是此次不同以往地出现了许多具有相当学历的年轻藏人自发站出来参选。十五届议会议员格桑坚参接受本台采访时对这种状况给予了正面评价,但也提出,资深议员与新血并存,才是议会的最佳组成结构:“议会是立法机构,我认为在立法委员里面,这些委员既要熟悉流亡藏人宪章为主的许多法律法规,特别需要熟悉立法过程的一些资深的立法委员,非常重要。作为一个立法机构,它又担负着监督政府的责任,那么这些资深的议员里面,能够对政府的行政工作,进行有效监督的这种,有经验的议员非常重要,但是我们作为一个流亡的议会,我认为在有资深议员的前提下,能够充实一些年富力强的、具有现代文化知识的,能够充实到议会里面,对以后,对整个议会的这种工作的更替交接,我认为应该起到非常好的作用。因此,议会的最佳组合,如果有资深的议员,百分之五十的基础上,能够再充实百分之五十左右的新议员,那么对以后整个议会的,老青的更替应该起到非常好的作用。”

西藏人民至高无上的领袖达赖喇嘛尊者去年7月迎来八秩华诞、藏人们在以各种方式进行庆祝的同时,也不禁担心“后达赖喇嘛”时代,西藏运动能否继续发展?达赖喇嘛尊者极力推动民主制度,其中一个原因,也是为了西藏运动在任何时候都能够延续进行下去。

1203a4流亡社区现行的民主制度如何?杨建利博士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藏人流亡社区的选举、选司政,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政治事件,因为在世界的政治发展史上,这都可以说是唯一的,因为这个流亡社区、而且是非常分散的流亡社区,能不能实行民主的政治,实际上大家在以前都非常有疑问。尤其是流亡藏区以前,可以说是政教合一的,现在等于说,宗教和政权分开,达赖喇嘛放弃了所有的政治权力,让流亡藏人自由地选举自己的领袖,这可以说是一份非常重大的发展。这也是达赖喇嘛尊者还有流亡藏人,对世界政治发展史的一个贡献。那我一直也都在关注,我认为这个是,意义是非常大的,那么尊者作为一个非常重要的宗教领袖,他的意见,是在藏人有绝对的影响力的情况下,能放弃自己的权力,让藏人自己能够行驶自己的民主的权力,去选择自己的政治领袖,我觉得意义是非常大的,他给很多的世界上的独裁者,抓住权力不放,不让人民实行权利,这样的独裁者,建立了一个非常好的榜样。”

藏人行政中央第十五届内阁司政与第十六届西藏人民议会议员的正式大选,将于今年3月举行,司政与议员参选者们,已经展开了新一轮的竞选活动。

在行政中央的大决策方面,洛桑森格与边巴次仁谁当选似乎都并无太大区别,因两人都强调会继续执行中道政策。流亡社区政治领袖的交替是否会影响台湾对西藏运动的支持?凃京威说:“我观察台湾对于西藏领袖,有两方面的认知,一方面是政治上的领袖,另外一方面是宗教上的领袖。如果就政治上的领袖,就像现在即将三月要西藏流亡政府改选,总理改选,这方面我认为即便说轮替了,换了不同的人当总理,我认为也不太会影响台湾援藏运动的发展。因为台湾过去援藏运动的起源,是在1990年代,那个时候其实流亡政府已经主张中间道路的路线,所以台湾援藏团体出现是很明白是流亡政府的立场。总体目前看起来,两位在竞选总理的人选,都是主张中间道路,台湾援藏运动的团体也都明白,所以我认为无论是谁当选,都不会直接去影响到台湾,是否继续支持西藏的运动。”

“我认为说未来西藏流亡政府政策的发展,会影响到援藏运动的部分,比较是在因为主张中间道路,以后如果和中国政府如果有机会和谈或者是交流的时候,流亡政府会不会因为考虑和中共政府的关系,在国际上减少对台湾的相互支援。这个部分我想会是援藏运动在台湾比较会担心的部分,因为如果说流亡政府考量中国政府,而减弱在国际上与台湾相互支援的力道,可能会让台湾推行援藏运动变得比较困难。”

“第二个部分是在宗教领袖上,我认为目前达赖喇嘛是台湾发展援藏运动上一个很重要很重要的助力,因为达赖喇嘛健在其实是对台湾很多不关心政治、不想要谈论政治的群众,有情感上宗教上的动员能力,所以达赖喇嘛其实也是很帮助台湾援藏运动发展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如何通过观察选举过程,来评鉴流亡藏人社会对民主理念的理解与实践,并依此展望西藏运动今后的顺利、延续与否?杨建利博士说:“至于说在未来,这个藏人的抗争运动、自由运动,会如何发展,这个也是一个比较重大的议题,也是比较难以预测的,我觉着流亡藏区的抗争运动有一个根本,根本就是,西藏境内的抗争运动是什么样子,和那边有直接的关系。如果是西藏境内的藏人,能够寻找出更好的抗争的办法,在这个境内创造出一些好的发展和进步的话,我想流亡藏区的这个抗争运动,就会有生命力,而且流亡藏区就会因为这个原因而团结,如果是长期下去,西藏境内的抗争运动没有什么大的发展,我觉的流亡藏区可能会面临着很大的一种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