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洛晋美控诉中共公安残忍手段 呼吁国际促中共即时释放顿珠旺青

vot.org

2805a【西藏之声2014年5月28日报道】因拍摄西藏纪实影片《远离恐惧》而三次被中共公安拘捕,遭受非人虐待的西藏政治犯果洛晋美召开记者会,痛斥中共公安对他的残忍毒打和虐待,并呼吁国际社会促使中共即时释放即将刑满的顿珠旺青(又名:当知项欠)。

在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和瑞士苏黎世西藏电影制作单位「为西藏而拍」(Filming for Tibet)的组织下,本月18日安全逃亡抵达印度北部达兰萨拉的西藏僧人果洛晋美于今天(28日)上午11点钟在达兰萨拉西藏饭店中召开记者会,控诉中共公安人员对自己的酷刑折磨,全面介绍了境内藏人为何开展和平示威活动,怎样面对中共政府的铁腕镇压和军警的残忍毒打,以及自己被迫选择流亡之路等情况。

“今天我躲过生命危险,获得了在这里与大家见面的机会,是自己一直都未敢奢求的奇迹,到这里后,有时候还是会觉得这像是一场梦一样。”果洛晋美对记者讲出了这句话后,开始分段宣读自己的声明。

首先他进行了自我介绍:“我叫果洛晋美,出生于西藏传统三区中的安多果洛瓦秀色达县,今被中共划分至四川省甘孜州辖内。我父亲叫多丹、母亲叫赞珍。在四个兄弟姐妹中,我排行老三,15岁时出家为僧,之后在拉卜楞寺学习直至2008年。”
2805a2
第二段中,他解释了自己反抗中共政府的主要原因:他指出,约1950年左右,中共开始侵略西藏,之后屠杀了120万藏人,摧毁破坏了5千多座西藏寺院的历史,是老一代藏人所目睹经历过的,但是自己反抗中共的原因并非为此。(录音)“我所反抗的,是中共正在通过对藏人进行杀戮、镇压、毒打、诬陷、关押、歧视、欺骗等方式,妄图消灭西藏民族的这一行径。”

果洛晋美表示,中共不但禁止藏人们尊敬大家内心深处所信仰的达赖喇嘛尊者,并强迫人们去诬蔑诋毁尊者、在西藏各大寺院开展所谓的爱国爱教运动、打压以三大寺为主的,西藏传统宗教文化的各大中心,限制僧人人数。他指出这种践踏宗教信仰自由的悲惨状况,仍然在继续。

在讲述中共千方百计消灭西藏语言文化的政策时,果洛晋美指出,一些热爱本民族的藏人,自费建立藏文学校希望维护藏文化,但当局必将冠以各种政治性罪名,强迫进行关闭。他表示,中共就是在切实执行斯大林的言论“要消灭一个民族,必须先消灭他的语言!”
2805a5
果洛晋美针对中共大肆宣传对西藏给予了多少经济援助的说法,也进行了批评。他说,实际上,中共依靠西藏的各种资源获得巨大利益。

他强调,境内广大藏人们,时刻都在期待著西藏获得自由与幸福、达赖喇嘛尊者能够返回西藏,但是中共却向世界民众谎称,‘99%的藏人都满足于目前的幸福生活,对西藏政策不满的是一小部分反动分子’等等,试图对外界隐瞒境内藏人们内心的苦难和愿望,同时歪曲宣传达赖喇嘛尊者以藏汉双赢的基础提出的中间路线等。

果洛晋美表示,这些就是自己不得不反抗中共政府的主要原因,全部问题的责任都在于中共自身。

在新闻声明的第三段中,果洛晋美介绍了2008年西藏三区爆发大规模和平抗议中共的活动,他与友人顿珠旺青,为了将藏人内心的真实想法介绍给国际社会,而拍摄了纪录片《远离恐惧》,并同其他同胞,多次开展了抗议中共的活动,并传播达赖喇嘛尊者的言教,同时向藏汉民众介绍中间道路政策内容等等,他申明,自己同其他友人们开展任何活动,都秉持非暴力方式,从未伤害任何一个人。

果洛晋美还介绍了自己三次被捕、遭受非人折磨的经过。(录音)“2008年3月23日,我被甘南州夏河县警察和甘南州警方负责人“张局长”所带领的60多名携带枪支与电棒的警察,及200多名军人拘捕,一直关押到同年10月15日。其间,自己的身心都遭到了非人的折磨。“
2805a4
他提到有一次被强迫拨去衣物,坐在被称为“老虎凳”的刑具上,四肢用带刺的铁丝捆绑,并被半空吊起,除了殴打外,还用强光灯直接对准面部,进行折磨,共有16人轮流对自己施刑,这次折磨从晚上约9点开始,一直进行到了次日上午7点左右,他表示当时疼痛难忍,有一种胸部被拨开,内藏全都掉出来的感觉。这种半空悬吊的酷刑先后遭受过7次,自己的四肢、脊椎、肋骨与眼睛都受重伤,至今仍然未完全康复。

他表示,当时被捕的原因是自己同顿珠旺青拍摄了纪录片《远离恐惧》,当局要求他诬蔑达赖喇嘛尊者,并承认2008年西藏三区和平抗爆活动,根本是组织策划的暴力打砸抢活动,承认自己是西藏青年会成员,接受青年会资金援助等等。而果洛晋美则对审问人员毫无根据的指称,一一进行反驳,让对方无话可言。

“在他们所有指控里,我承认了协助拍摄西藏纪实影片《远离恐惧》,向民众散发达赖喇嘛尊者著作、中间道路宣传册子和西藏政治史等,除此之外,拒绝反对达赖喇嘛尊者,拒绝承认零八年和平示威活动定性为暴力事件,或受到外界的煽动和策划等。”

“2009年2月16日,我第二次被夏河县中共公安拘押,监禁长达约3个月15天,当时他们对我的主要指控是,“把国家机密透露给自由亚洲电台,说拉卜楞寺为首的整个藏地在2009年依然处于军事镇压下等”。当时并没有像前年一样,遭到残酷的毒打,只是用脚和棍棒殴打。”
2805a3
“2012年9月22日,第三次被夏河县中共公安拘捕后,关押在该县附近的旺格唐(音译)派出所,当时又改口说,你是全藏地自焚抗议事件的总策划者,向外透露国家机密,非法制作影片等,我当时公开反驳说,自己从来没有煽动他人自焚。这时没有遭到毒打,反而以温和口气说,你只是不懂中国国家的恩德,等10月1日国庆节结束后,我们把你带到甘肃省兰州市一家军人医院,做身体检查,如果有病或许会给你打针,我当时坚决表达不同意,但他们说医院是必须要去,因此,从他们突然改变态度等言行举止,我知道他们正在打算把我除掉。这时候他们从未指控我涉嫌杀人罪。”

“得知他们的阴谋诡计后,我开始想办法逃脱,并开始绝食4天,9月30日晚上,下定决心要逃走,当晚深夜12点多钟,趁著看守人员睡觉的机会,用力拆开脚镣后悄悄离开。当时在另一间办公室里,几名公安还在打麻将。这样成功逃脱中共的魔掌后,一直在深山野林避难,后来得知,当局对自己指控杀人罪,并以悬赏进行通缉的消息后,非常震惊,因为,自己在被拘押时从未有过这样的指控,对自己来说,别说是杀人,连杀人的动机都从未有过。”
2805a1
“想著中共政府的无端指控和诬赖,曾产生过要到甘肃省或四川省公安厅前,进行自焚表达抗议的意念,但仔细一想,自己因为从他们的眼底下逃脱,才会编造杀人指控,而一旦自己自焚,当局又会编造另外一个意想不到的谎言,来进一步抹黑自己,于是选择出逃。”

“经过1年8个月的避难后,花费大量资金,利用18天的时间成功逃亡到印度,为了安全起见,虽然不便透露逃亡路线和详细经过,但借用这次机会对所有关心和帮助我的人表达由衷的感谢。”

果洛晋美最后提出四项诉求,第一,呼吁全球各国政府正视藏人的艰难处境,伸张正义,不要被经济利益忽视藏人民众的正义呼声。第二,基于自己的好友顿珠旺青的刑期于今年6月5日结束,呼吁国际社会促使中共政府准时释放顿珠旺青。第三,感谢美国和欧洲等国家及民众长期对西藏正义事业的支持和关注,提醒极少数不知真相的外国人士,不要再被中共收买的所谓“凶天”组织成员蒙骗,停止伤害境内外西藏人民的情感。第四,自己决心将一生致力于西藏民族的正义事业,维护西藏语言文化和宗教习俗,人类自由与环境保护等工作,因此,希望各界提供支持和帮助。
2805a6
记者会主办方为西藏而拍负责人杰炯次成通过视频录像,对果洛晋美获得自由表达祝贺。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负责人次仁措姆在记者会上,引用果洛晋美的阐述,举例揭发中共政府残忍陷害北京知名维权人士曹顺利女士和藏人政治犯果秀•洛桑的情况,并反控中共政府涉嫌“杀人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