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评论:丹增德勒仁波切生平业绩、冤判入狱、突然身亡详情

vot.org

1907a【西藏之声2015年7月19日报道】西藏康区理塘高僧丹增德勒仁波切,被中共关押13年之久后,近日突然在狱中身亡,多年来试图营救仁波切的各国藏人与援藏人士,都对此表达抗议,要求公布真相。在这期的时政评论节目中,西藏人民议会议员、本台特约评论员格桑坚参,详细介绍了丹增德勒仁波切生前为保护西藏文化所做的贡献、他被中共冤判入狱、以及在狱中的突然身亡等情况。

 
西藏之声: 首先请您介绍一下你所认识的丹增德勒仁波切是怎样一位僧侣,他为什么在当地有那么大的威望?

格桑坚参:我第一次认识丹增德勒仁波切也就是在1995年,我当时在甘孜州统战部工作,但那个时候我也不知道仁波切叫丹增德勒,我们只知道叫阿安扎西,因为雅江县的一个林场纠纷,仁波切去州里面上诉,来到州委统战部。那我比较深刻地认识仁波切,是我流亡到印度以后,也就是2002年开始丹增德勒仁波切被中共甘孜州当局以所谓的爆炸罪名,被捕判刑以后才认识的。那么丹增德勒仁波切在西藏康区有很高的威望,主要是仁波切在当地民众中做了很多的善事,其中最主要的是仁波切为保护西藏的语言、文化、特别是西藏的宗教传承作出了很大的努力。那么除了这些以外,仁波切还在当地建了孤儿院、学校与养老院,将贫穷家没法上学的儿童聚集在一起学习,对老人实行救助。特别是当地一段时间出现很多恶习,比如酗酒、打架、赌博及上山打猎,仁波切通过便巧的法门,让民众去改掉这些恶习,对甘孜州、理塘与雅江这一带的民众的生活与社会的和谐安定等起到很大作用,因为仁波切做的这些善事,使他在民众心中产生越来越高的影响和威望。

西藏之声: 丹增德勒仁波切被判刑入狱,是遭中共四川当局指控为“四川成都天府广场爆炸及甘孜州一系列爆炸的幕后主使人”,当时定罪的原因和背景到底是怎样的?

1907a2格桑坚参:我们刚才所讲的,丹增德勒仁波切在民众当中有了很高的威望,那么按照中共对待宗教、民族与上层人士的政策,他成为一个统一战线的对象,中国所谓的统一战线对象,就是这个人必须要为他的党或为他的政府服务,那么必须按照中国的意志办事的人,他才会被安排很多政治上的待遇,仁波切也曾被安排为雅江县政协委员,但是由于仁波切在当地的很多做法,跟政府产生摩擦,特别是保护西藏环境,禁止砍伐森林的举动,触及到当地一些当政者的利益,因此当局从1997年开始整消他。

除了这些以外,从95年开始因班禅大师的转世灵童问题,中共跟达赖喇嘛尊者认定的之间产生了问题,中共就强行让西藏的僧人和民众承认中共任命的班禅喇嘛,在这样的背景之下,甘孜州当局也在轰轰烈烈的开展所谓的“爱国主义教育运动”,让当地僧人批判与诋毁达赖喇嘛,包括禁止寺院供奉达赖喇嘛的法相,仁波切开始在抵制当局的这些活动,导致当局与仁波切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对立。

当时中共想了很多的办法试图抓捕仁波切,对仁波切定的罪也都是些什么“不服从现实,非法新建寺院”和“干涉行政工作”,当时仁波切被捕后,因当地民众对仁波切的遵从,有几万人站出来签字担保,仁波切有两次被迫到外面躲避。后来我们都知道发生美国的911恐怖袭击事件后,恐怖活动成为世界的主流,中共四川当局也抓住这么一个“机会” (之前在康定和理塘县也发生过一系列的爆炸) 2002年的4月3日,在成都天府广场发生了所谓的爆炸案,那个爆炸案最开始是《华西都市报》报道出来的,这里面没有任何的“藏独”传单之列的,主要的一个线索是,一个大学生看到,大家都跑去看爆炸现场,说有一个藏人再往反的方向走,他报警后,公安几分钟里面将这个藏人抓住,说是一个叫洛桑顿珠的藏人,是他供出来是,阿安扎西指示他去干的,出了这么一个线索,4月7日将仁波切抓捕以后,没有任何证据之下,将仁波切判处死缓,洛桑顿珠判处死刑,这些过程当局都是以匿名的方式审判,当局却没有任何证据指证仁波切是爆炸案幕后指示者。

西藏之声:丹增德勒仁波切被定罪时,中共甘孜州当局出示了哪些证据? 还有,对这些所谓的证据,境内藏人及汉人知识分子有哪些异议 ?

格桑坚参:据我们所知丹增德勒仁波切是4月7日被捕后,长达约8个月的时间毫无音讯。大概在2002年10月份当局说要审判仁波切,是秘密审判,当然也没有任何法定程序让仁波切辩护,这样的过程。因为秘密审判,找了一些仁波切的亲戚去旁听,据说当时当局已经理好了一个判决书,没有任何的法庭上的辩论的程序。据说判决书里面仁波切的罪行是,一些列爆炸案的背后指使者,是所谓“达赖集团”安插在康南的最大的一个地下组织、所谓的“分裂组织”,还说什么在仁波切家中搜出所谓的爆炸物品和枪支弹药。

第一点,我们都知道根据中国的法律规定,要对嫌疑犯的家属进行搜查,必须要有当事人在场或当事人的亲戚在场与他指定的人在场,作为一个证人,当时中共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搜去了一些所谓的爆炸物品,作为证据公布;第二点,当时对仁波切的这个审判引起了国际上很大震动,包括中国大陆,我们都知道这是二十一世纪最大的冤案,是一个政治审判,因为在仁波切没有被审判的大约4个月前,甘孜州的《甘孜报》进行大力的宣传,在整个甘孜州机关干部进行“揭批阿安扎西反革命分子的动员大会”,那么我们都知道根据中国的法律、宪法与刑事诉讼法,一个人没有被法院定刑以前、法院在没有判处以前,你不能说他是反革命,而甘孜州政府进行揭批阿安扎西的活动,说他是“达赖集团”安插在甘孜州的最大的反动地下组织。

我们从这些里面可以看到,仁波切被捕,最后被判刑都是预先设定的结果,这一案件在审判的过程当中,最主要的证人就是洛桑顿珠,中共公安讲是洛桑顿珠指出是丹增德勒仁波切指使他干的。而洛桑顿珠也没有得到任何法律上的、律师为他辩护的权利,当时在法庭上洛桑顿珠和仁波切已经被中共打的直不起身来,一开庭洛桑顿珠就喊口号“我从来没有说过,我从来没有做过这件事,仁波切从来没有派我做这个”,然后他就喊“仁波切万岁”,丹增德勒仁波切也说,从来没有做过这些,然后法庭的法警强行将他们带走,就这样的一个审判。

西藏之声:丹增德勒仁波切一审,以及二审时,按照法律规定是否被允许享有了聘请律师以及辩护的资格?

格桑坚参:对,就像我们前面所讲的,甘孜州中级人民法院在一审时,没有律师直接 判刑,在二审的时候,就有了这样的疑点。就是说可以有请律师的这么一个机会。当时,中国著名作者王力雄知道了这件事以后,开始找律师,看能不能为他进行辩护,那么通过了很多办法以后,阿安扎西(丹增德勒)仁波切的叔叔叫次仁洛洛,次仁洛洛要求他们为阿安扎西仁波切找律师进行辩护。

那么,在这一过程当中,中国最著名的律师张思之律师和(李惠根)律师,他们两个答应为阿安扎西的这一案件进行辩护。那么在这一案件进行辩护的过程当中,他们两跟四川高等法律取得联系,当时就说他们已经答应了,就是说他们可以来为阿安扎西案件进行辩护,从这些过程里面,当时的中国很多知识分子也认为,中共高等法院这么痛快的承认,也就是答应了他们的辩护,但在中途他们突然变了,突然变得说阿安扎西他自己已经先与他的叔叔次仁洛洛,已经指定了甘孜州的两个律师。

那么王力雄他们当时,与整个中国大陆的24位著名人士共同向中国的全国人大、最高法院,包括四川高等法院写了一封呼吁信,在这封呼吁信中他们主要写了三点。这三点里面,包括第一点他们讲的是,因为这件事,整个四川省的当局,从当时的社会现象的条件下,四川的律师根本不可能以公正的为阿安扎西进行辩护。因此他们需要找出四川省以外的律师,来为阿安扎西的案件进行辩护。第二点,他们认为如果真的是这样一位仁波切,是恐怖爆炸的主谋,那么为了说服全世界的人,应该让各大媒体来采访二审的过程,包括采访当事人。第三点,他们提出了为了公正的对待所有发生的这些事,应该邀请流亡在海外的藏人来参加审判的旁听,他们提出了这三个要求。

提出了这三个要求后当然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因此,当时对这一阿安扎西的所谓“爆炸案”他们提出了总共8个疑问,那这里面,最主要的疑问就是,为什么阿安扎西是主谋,洛桑顿珠是帮凶,主谋被判处死缓,帮凶被判处死刑、以及立即执行,这法律里的根据在哪里?第一点。第二讲的是,当那个爆炸案的爆炸品谁制造的?何时制造的?炸药是谁提供的?如果是洛桑顿珠制造的,那么他的技术是在哪里学的?他是个文盲。在成都的爆炸,是以什么为目的?是定时炸弹吗?那么说,执手的阿安扎西在甘孜州的理塘雅江县,洛桑顿珠在成都,是怎样执手的?有什么根据?判定里面说分裂国家,那分裂国家有什么证据?当然,洛桑顿珠跟阿安扎西两个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他们提出了很多提问,所以这些疑问里,中共没有任何的一个具有说服力的证据,因此于2003年1月26日,四川省高等法院到甘孜州中级人民法院进行所谓的二审,二审维持了原判,对洛桑顿珠执行,直接进行了死刑。这唯一的证人已经被执行了,是这么一个情况。

西藏之声: 您能否介绍一下丹增德勒仁波切在监狱中的状况,及其亲属探监的一些情况?

格桑坚参:仁波切维持二审判决、维持原判以后,最先被关在什么地方等事情,也没有告诉家里的任何人。因而大家都不知道仁波切被关在什么地方,后来大概知道仁波切被关在汶川那一带的监狱里。08年汶川发生大地震以后,就被搬到现在所谓的川东监狱,也就是四川省达州市大竹县的川东监狱。

第一点,根据中共监狱法的一些规定,一个人被判刑以后,家属应该有每月去探监的一次机会,但是,我们知道仁波切从2002年判刑以后到去世,被关押了13年。这期间里,家属们只得了6次探监的机会。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第二点,仁波切在监狱里面,他从来没有承认他曾经做过所谓的违法中国法律,所谓恐怖爆炸等。因此仁波切的家属去探监的时候,仁波切对家属们指出他一直在向中共有关部门写信反映他没有做过这些事。因此我要求我的这一案件需重新审理。第三点,仁波切讲的是,如果你们(当局)不重新审理我的这一案件,我要在狱中进行绝食抗议。曾经有段时间,仁波切是有进行过绝食抗议。仁波切在监狱里面,他还制作了一些录音。那这里面,仁波切全程讲了他的所做所为。强调,他从来没有做过中共所指定的这些违法事件。因此在这样的情况下,监狱对仁波切的管理是非常严格的。家属探监等受到了极大的管控。

因这样的情况,仁波切家乡的民众和寺院的僧人,开始为仁波切的释放而进行了上访和请愿等活动。这些上访了请愿活动,都遭到了中共当局的武力镇压,因此造成了很多人员伤亡的情况。仁波切的这一事件,变成了中共当局与民众对立情绪最高的一个爆发点。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仁波切还要上诉、并重新聘请律师的情况,一直都没有断过。

西藏之声:仁波切突然过世后,国际社会与媒体都给予了一定的关注,但是我们发现有些中、英文媒体的报道中,都指仁波切先是被判为死刑、后改为无期徒刑,而且最后从无期减刑至20年。西藏境内的知名女作家唯色特别指出根本没有“减刑至20年”一说,您所了解的情况是怎样的?

格桑坚参:我有看到国际社会上的一些大媒体有这样的一些报道。唯色女士也指出过,其实唯色女士所说的那是正确的。 仁波切最终被判死缓到2005年1月5 日,被改为无期徒刑以后,一直都没有被减刑过20年。我们不知道BBC和一些大媒体的这一消息来源是哪里? 我们更正过,但他们至今还是在使用这个错误的报道。

仁波切在被减刑为无期徒刑后,按照中国的刑法规定,一个被判处死缓,后改为无期徒刑,在监狱里面连续服刑7年以上的,如果医生证明他在监狱里面身体状况恶化的话,可以提出保外就医的申请。我们知道2013年开始,仁波切的亲情没有得到探监的机会,从监狱里面传出的消息是,仁波切的身体状况不好,患有心脏病和高血压等多种疾病。当时,在国际社会上也发起了仁波切能够保外就医的活动,但是这一按照中国法律的规定,所有的这些有正当权利的活动,都没有得到中共当局的认可,因此仁波切最后在中共监狱中,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身亡了。

西藏之声:四川省川东监狱在7月12日,突然说丹增德勒仁波切已经去世,之后不仅没有合理解释仁波切的死因,甚至拒绝将遗体交给家属,当地随即发生了藏人的抗议和当局的镇压,请您介绍一下这之中都发生了什么?

丹增德勒仁波切的妹妹卓嘎拉姆
丹增德勒仁波切的妹妹卓嘎拉姆
格桑坚参:2015年的7月份,四川当局,包括理塘县的司法局,他们让两个仁波切的妹妹,就是允许她们到监狱里面探望仁波切,她们下去以后到了成都,当局通过各种办法,没有让她们到川东监狱,让她们在成都呆,她们大概在城都呆了10天以后,也就是7月12号,当局突然说仁波切在监狱里已经去世了,你们可以去看他,第一个,事情发生得这么突然,第二个,当时是理塘县的司法局领导,包括甘孜州的司法局领导带她们下去的,可能他们都知道一些内幕,但是他们都在给家属保密。

他们去了以后,当局给她们讲的是仁波切已经去世了。但是,仁波切的尸体你们不能带走,你们必须要在这死亡鉴定上签字。当时仁波切的亲戚提出,如果你们对仁波切的死因给出一个合理及能人信服的解释,那么我们将要认定仁波切是被你们杀害的,我们需要仁波切死亡的医院证明,也就是法医的鉴定证明,当时,监狱方跟当局,他们说要开会,12号就这样拖了一天。

13号,中共当局又说不能把仁波切的法体交给家属,但是,你们两个妹妹,包括两个僧人可以去看仁波切的法体,下午,又变了,说不能去看法体。那么这个当中,当局的这样遮遮掩掩的做法,引起了当地藏人非常大的愤慨。最先是雅江及理塘的老年人到当地的乡政府去情愿,遭到当局工作人员及公安人员的毒打,老年人受伤以后,就引起那些年轻人更大的愤慨,很多人去围攻乡政府,就这样发生了抗议活动,当局又派了更多的特警,动用武力,开枪,导致了很多当地藏人中枪、受伤。我们知道中枪送去成都的就是15个,很多人手臂,腿部及头部中枪,在雅江县与理塘县的医院里面也有很多伤员正进行救治。因此,出现了这么一个非常紧张与对立的局面。

到15号时,监狱方把一份医院的鉴定报告读给仁波切的妹妹,两个妹妹就提出了她们需要那个所谓的法医鉴定书。当天早上一个姓黄的书记说可以把那个法医鉴定书的附件给她们,但是,下午却说不行,还要让两个妹妹必须要在上面签字,我们明天按规定时间进行火化,还说不签也得签。当时在这样一个争执过程中,仁波切的妹妹(卓嘎)昏了过去,然后,对她们进行了10个小时的强行关押,从16号早上到晚上11点多钟进行的谈判过程中,也有雅江跟理塘的100多个藏人去那里声援仁波切的妹妹。这样以后,当局就没办法,最后大概让20多个僧人去看仁波切的法体,也包括仁波切在理塘的11个亲戚,还有雅江的几个总共30多个人看到了仁波切的法体。

她们从那边发出的消息里面,她们看到仁波切的嘴唇及指甲都是黑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她们就提出了要求审议死亡原因的报告,具有5条内容的报告,但是,中共拒绝了仁波切家属及民众提出的任何合理的要求,16日早上,北京时间7点钟强行地火化了仁波切的法体。

西藏之声:本月16日上午,中共当局及监狱不顾家属和信众的申请,已经强行火化了仁波切的法体,请问这是否违反了中国的有关法律规定,您认为这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这对未来西藏问题的趋向有什么影响?

格桑坚参:我们前面所讲的,仁波切的家属提出了有五条内容的申请,这里面她们就提出了如果当局要是不能对仁波切的死因给出一个非常明确的答复以前,任何草率的火化仁波切的法体的行为,她们是坚决不会答应的,那么我们也都知道,中国最新制定的,对监狱里面的犯人,死亡以后如何处理的规定第19条里面,从中死亡分为正常死亡及非正常死亡,首先不管是正常死亡及非正常死亡,死亡的原因明确以后,可以在15天以后才进行火化。

但是16日的火化,第一,仁波切的死亡还没进行一个明确的确定;第二,在15条里面规定,如果家属对死因怀有疑义,可以申请延期火化,当局还要延期火化。 仁波切从12号去世到16号早上被火化之间,才仅仅几天的时间,中国需要这么匆匆忙忙的进行火化,那么他不仅违反了自己所定的法律规定,而且,这里面也说明了中国所要掩盖的一些阴谋,这个我们都需要去关注;第三点就是,根据中国的监狱法规定,如果是少数民族的话,可以以自己民族的风俗来处理尸体,所以仁波切的妹妹在那个具有5条申请书里面提到了,我们要把仁波切的法体带回家,按照我们西藏人的风俗来进行火化,但是,当局连这都没有答应;第四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由于中共的这种强横无理的做法,更导致中共与藏人间的这种对立情绪。这个后果是非常大的,如果中共这次能抓住这么一个机会,因为当地的民众一辈子没能见上仁波切一面,仁波切去世以后,要是能够认认真真地证实民众的诉求,满足民众的意愿,让民众最后见一下仁波切的法体,这个会消毁民众与当局之间对立的情绪,可以混合民众与当局之间的情绪,能够起到非常好的一些作用。

然而,可惜的是中国四川当局也好,监狱也好,或者说甘孜州当局也好,一直还死抱着所谓的维护稳定这么一根稻草,任何的细节他们都不敢松动,这样的思维方式还是停留在,一切发生的事情都要靠动用武力来解决的思维。这个对整个中国在国际上的威望,或者说对解决西藏问题的前景,都会起到非常坏的一个作用。因此,我认为,本来这次仁波切的案件是在21世纪中发生的最大的一起冤案,但是,仁波切去世以后,如果当局改变一些非常左的、周永康执政时期的那种为所谓的维护稳定而所采取的错误做法,如果现在的当局,能够稍微改变一下思维的方式,给予民众拜见的机会,这都是非常好的机会,可惜,中共当局还是停留在原来的基础上,这是一件非常悲哀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