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缘政治专家:中国在西藏河流滥建水坝,威胁亚洲水资源和平共享

vot.org

【西藏之声2019年10月31日报道】印度地缘政治专家布拉马・切拉尼近日撰文指出,西方和亚洲民主国家因考虑环保因素与民意,已不再修建大型水坝。中国却为获得电力而在其控制下的西藏各大河流全力打造大量世界最高、最大、最深的水坝,威胁到邻国,尤其导致十二个下游国家的干旱情况进一步恶化。因此,切拉尼呼吁中国重审其环境政策,努力与下游各国达成水资源分享安排协议,确保水坝修建计划的透明度,一同建立一个和谐的水资源管理制度。

自由西藏学生运动在世界河川日介绍西藏环境危机,在空中展示写有“如果西藏河流干枯,亚洲就会灭亡”的横幅

印度新德里政策研究中心教授、地缘政治专家布拉马・切拉尼(Brahma Chellaney)近日在《日经亚洲评论》(Nikkei Asian Review)投书,谴责中国当局独霸其治下西藏的河流,给下游国家带来水资源危机。

中国不守规定,亚洲水危机无法解决

布拉馬・切拉尼在文章中指出,亚洲的水坝数量为世界之最,全球五万多座大型水坝中约有一半以上位于亚洲,而其中又属中国修建或资助的水坝最多。

在亚洲,围绕着水坝问题而产生的地缘政治争议比其他大陆更为严重。作者认为改善这一局面需要各方的合作,包括确保水上项目的透明化,遵守水资源分享安排,建立解决分歧的机制等。但如果中国不遵守上述规定,那么各种水资源纷争便会持续恶化。

布拉馬・切拉尼举例说,被誉为“东南亚大陆生命线”、源自西藏的湄公河水位,在去年夏天降至百年来的最低点。然而,中国却在已建有十一个大型水坝的湄公河上继续修坝,无意停止。

吞并西藏让中国控制亚洲主要河流

文章指出,由于吞并了水资源丰富的西藏,以及土地广阔的“新疆”,中国成为亚洲水资源的中心,流向十八个下游国家的河流都源自中共掌控下的区域。而中国在其边境地带的河流上建造水坝与拦河坝等调水设施,独霸水源,更有将水资源武器化之嫌。

在亚洲人口稠密的区域,水资源风险已经很高,而中国大肆建造水坝的行为则在加剧这一风险。与此同时,中国一直在追求建造世界最高、最大、最深、最长工程的目标,曾在预期时间之前完成世界最大水坝“三峡大坝”,并吹嘘创下建筑壮举。

民主国家放缓修建大型水坝,中共则全力修建

当下在西方民主国家,大型水坝已逐渐消失,而在日、韩和印度等亚洲民主国家,大型水坝的建设也正在放缓,因为这些国家的政府考虑到民众基于环境保护因素而提出的反对声音。

中国正在计划建造的大型水电站项目,位于西藏墨脱县境内。中国将在世界海拔最高的雅鲁藏布江建造水电站,那里十分接近藏印边境地带,据悉建成后该水电站的发电量将是三峡大坝的两倍。

作者指出,中国不仅在自己控制的地区修建水坝,并在许多东南亚国家如老挝和缅甸也修建、资助水坝工程,目的是将电力输至中国自己的市场。

中国必须与下游邻国合作,推动亚洲水资源和平共享

中国在湄公河上建造十几座大坝,导致下游国家的干旱情况更加频繁和严重。中国一边否认是自己的责任,一边为了扮演救世主角色而向受到影响的下游国家供水救急,作者强调这使得下游国家对中国产生很强的依赖性。

亚洲大陆目前面临着一个严峻的选择,要么保持现状,任由水资源危机恶化,甚至为水而战;要么开始合作,透过建立共享水资源规则,来从根本上改变状况。

然而作者强调,要走第二条路,各方的合作态度至关重要,不仅需要分享水资源的协定和水文数据,也需在用水效率、环保创新等方面加大配合。但这一切若没有上游霸主中国参与,便没有任何意义。中国至今仍然拒绝与任何下游邻国达成水资源分享安排方面的协议。作者呼吁中国重审错误的环境政策,与大家一道推动亚洲水资源的和平共享 。

端云编译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