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分“自由藏学”与“伪藏学”- 作家安乐业谈新作《国际藏学史导论》之二

vot.org

【西藏之声2016年11月29日报道】现居澳洲的流亡藏人双语作家安乐业(东赛),近期在台湾出版了《国际藏学史导论》一书。在接受《西藏之声》的采访时,他介绍了自己在新作中如何概述了当前各国藏学研究成果,并分享了他对“藏学”的认识。以下是访谈第二部分:区分“自由藏学”与“伪藏学”

guoji
网络图片

藏台文化交流》可台湾在藏学文化上的重要性。您是怎么看待藏台文化交流的前景,以及其面的障碍等等?

台湾作为华语世界唯一的自由圣地,也是多元文化蓬勃发展的中心,对任何文化现象都很重要,藏学也不例外。虽然藏学在台湾的起步比较晚,还有一些挑战,但是,前景胜于挑战,因为,早期国民党政府用政治需要去研究藏学的趋势伴随台湾民主化的脚步跨入自由论证的高度,因此,藏学的方方面面得到了重视和研究,尤其是藏传佛教在台湾扎下了坚实的根基,所以,藏台文化交流的前景相当广阔,藏学在台湾的发展一定会越来越快,比如,台湾法鼓山佛学院正在着手翻译藏传佛教百科全书《甘珠尔和丹珠尔》,专门成立了由佛学双向翻译家持明.索南望杰教授担任主持人的「藏传佛典汉译暨翻译人才培训计划」,可见台湾对藏学的热忱程度。

另外,比起中共政府培养的藏学家,台湾兼通藏文的藏学家很多,而且,藏文基础很扎实。

在此写道“中共政府是原国藏学史的堵塞,藏学史展的最大障碍”,希望您能此做出解?

这个问题需要从两个方面解释。第一,除了中共一直坚持的「从西藏赶出帝国主义势力说」和所谓反驳「香格里拉神话」之外,还有「西藏自古属于中国论」和「推翻农奴制度说」,其中,「西藏自古属于中国论」是中共企图继续统治西藏的历史根据和搧动大汉沙文主义情绪的工具;「从西藏赶出帝国主义势力说」和「 推翻农奴制度说」是中共把入侵西藏美化为「解放」的理由,至今还在一而再、再而三强调以上这些说法。

更可怕的是所谓「反驳香格里拉神话」,此举的目的很明确,就是为了试图从理论的高度否定藏学本身的价值,并结合西藏过去历史中的部分糟粕向全世界宣传「西方对藏学的重视是一种迷信或企图」,也在尽力地将藏学简化为「 政治范畴」,从而想彻底摧毁藏学在人们心目中的崇高地位和探索价值。

第二,这里还凸显中共把马克思主义的绝对化理论奉为行为准则,和藏人把相对化理论视为行为准则之间的深刻矛盾,同时中共一直把藏学看作一种潜在的威胁,因为,某种程度上,藏学对中共马列文化构成了挑战,主要在思想领域有可能将取而代之,所以,现今对中国沿海城市信仰藏传佛教群体举办佛事活动时人数有一定的限制,尤其现今色达五明佛学院遭到被强拆和异地僧人被驱逐又说明了这个问题。

另外,中共也利用所谓“活佛证”制造了很多假活佛,还利用藏人宗教人士对藏传佛教教义方面进行曲解,例如,西藏发生焚身(自焚)抗议之后,利用这些宗教人士在报刊、广播和电视等管道做了很多不实的宣传。

同时,中共御用文人们扭曲和篡改藏汉交往历史和文化交流以及国际藏学史领域的种种细节,企图以所谓“中国藏学”取代国际藏学,其实,“中国藏学”是国际藏学的一部分,并非国际藏学本身。

纵观各国藏学研究,当前的趋势是什么,藏学研究的未来做个展望?

如同“音乐是情感的语言,数学是科学的语言,英文是解决问题的语言”,那么,藏文是什么语言呢?藏文是揭开生命之谜的语言。其理由有两点:藏文中不仅有揭开人体功能的整套禅修理论,禅修的最高境界是“虹化”;更有探究心理运行的完整理论体系,有助于解决人类面临的各种心理问题。

藏文作为藏学的载体,据专家统计,源自藏语的有五十三种方言或语言,包括不丹语(宗喀语)、锡金语、夏尔巴语、拉达克语、门巴语、巴尔蒂语等等,这些语言领域尚没有挖掘,潜力极大。

藏文还承载着世界四大宗教的主要经典和仪轨。依次是本土苯教经典、藏传佛教经典、藏传天主教和基督教经典,藏传伊斯兰教经典。而且,大部分是二十世纪以前形成和完善的,其地位处于世界前茅。除了研究藏传佛教和苯教之外,其余还没有研究。

正如西方文明叫海洋文明,西藏文明是江河文明。从雪域高原流向周边国家的这些大江大河沿边产生的古老文明与西藏江河文明有渊源关系,现今尚处于没有研究的领域,一旦开始研究,其深度和广度海阔天空,也可能将来“亚洲文明史”要改写。

如此博大精深的领域好像还没有被藏人发现,却在国际上已经开始研究,比如,澳大利亚著名藏学家杰弗瑞(Geoffrey Samuel)的著作中出现了《萨满教,苯教和藏人宗教》,《西藏和东南亚高地:西藏研究知识背景关联的重新考虑》,《格萨尔史诗中的音乐和萨满力量》等。从而可以看到,西方已经着手研究西藏远古文明以及影响力范围,自然而然地要从原始宗教斯巴苯教(即世续苯教)入手,也就是雍忠苯教的前身。事实上,斯巴苯教就是通常所称的“萨满教”,英文上叫“shamanism”。这个名称很可能从“斯巴苯教”音译而来的,这就意味着垫补松赞干布之前的西藏文明史断层有了一道曙光。

与此同时,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在享有流亡藏人第一诗人的丘扬创巴仁波切(ChögyamTrungpa,1940年-1987年)引导下进行的“藏,西文学对话”取得了丰硕成果,其实,藏语文学是世界上最发达的文学之一,还有世界上最长的英雄史诗《格萨尔王传》;佛学家索甲仁波切的畅销名著《西藏生死书》,已被翻译成三十余种语言,发行于近60多个国家,其影响力遍及全球,因为,死亡是人类共同面对的一个大课题,世界上只有藏人先辈留下了从一千多年前开始探索死亡的经典;法王兼大藏学家南卡诺布教授至今不断地推动的“抢救濒临毁灭的西藏文化”以及《西藏大圆满法》传播,在国际上引起了轰动,追随者遍及全球;另一方面,在十四世达赖喇嘛倡导下,美国心灵与生命协会(Mind and Life Institute)于一九八七年十月开始,几乎每一年在达兰萨拉(Dharmshala)和美国等地召开《心灵与生命─佛教与科学对话》研讨会, 此举将会深刻地影响整个人类社会,因为,通过这个对话有望建立“世俗理论体系”以及完全揭开生命之谜。

现在可以肯定地说,未来研究藏学的跨度和深度将会不断地扩大和发展,有望步入纵横统一的高度,也就是从发现和观点逐步升华为理论,通过理论进一步地去完善和还原西藏古老江河文明的真相和确立应有的地位。这不仅不会贬诋松赞干布之后的西藏文明,而且,还能够协助提升整个西藏文明的地位以及全面挖掘有益于人类社会的内涵。

将藏学推向人世界,是否抱有期待?

其实,人是希望的俘虏,没有了希望,恐怕人一天也没法活下去,更不可能奢望所谓突破和成功之类的梦想,我也不例外。

至于拙作对藏学推广华人世界起什么作用?首先,这个取决于华人世界是否有藏学的需求?如果有这个需求,那么,拙作能够帮助华人了解藏学的框架以及国际上的发展状况,也是最方便和容易的途径。其次,藏人自己能否放下宗教或教派情怀带动的“分别心”?可否愿意帮助藏学家们还原西藏文明的方方面面里里外外?如果说可以,从而在国际上将会引起包括华人在内的更多人对藏学更强烈的热情。如果藏人放不下“分别心”,将对还原西藏文明的真相和未来发展带来严重的伤害,因为,“分别心”是一种变相的自杀行为,谁也救不了这种“狂妄症”,只有各自静下心来拯救自己。

最后非常感谢给予机会!也感谢西藏之声的全球听众!

流亡藏人双语作家安乐业(东赛)/图片取自安乐业(东赛)脸书
流亡藏人双语作家安乐业(东赛)/图片取自安乐业(东赛)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