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人谈西藏】桑杰嘉:中国对西藏的入侵、屠杀和奴役70年之四——枪口下的游戏“谈判”

vot.org

【西藏之声2019年5月25日报道】中国侵犯西藏政府军在珠曲(金沙江)的防守之前,抓紧多路大军的进攻策略部署。另一方面,中国非常清楚从军事而言西藏政府军无法阻止其侵占整个西藏。但是,对大军占领西藏全境,需要考虑国际社会,特别是邻国的反应,进军首都拉萨等需要讲究策略,他们要求西藏政府派人与北京谈判,并且,中国早在1950年5月已经制定所谓“谈判十条”即中国政府文件称“与西藏地方政府谈判条件”,由邓小平起草中央批准。

西藏政府派遣夏格巴等前去与中国在第三方国家谈判 维基图片

该文件中明确指出“我们意见这十条可作为秘密谈判的条件,不宜全文公布,以免帝国主义捣鬼。”这也是西藏政府早在1949年中国大肆宣称要“解放西藏”后,为了阻止中国进一步入侵提出愿意谈判,并派出谈判代表,5月时西藏谈判代表团仍留在印度争取谈判,“谈判十条”是为了应付西藏政府提出的谈判而起草的,后来成为在北京谈判条件。

有关中国下定决心军事入侵西藏的事实非常清楚,“谈判”、“和平解放西藏”等只是策略,包括中国武力侵犯西藏政府军防线前后所提出的谈判都是这一策略的一部分。如1950年9月8日毛对军方发出“占领昌都,促使西藏代表团来京谈判”,并指出:“现印度已经发表声明承认西藏为中国领土,惟希和平解决勿用武力。英国原不许西藏代表团来京,现已允许。如我军能于十月占领昌都,有可能促使西藏代表团来京谈判,求得和平解决。现我们正争取西藏代表团来京并使尼赫鲁减少恐惧的方针。西藏代表到京时,我们拟以既定的十条作为谈判条件,争取西藏代表签字,使十条变为双方同意的协定。果能如此,则明年进军拉萨会要顺利些。—”

中国军队侵犯西藏政府军防线,击垮西藏政府军主力,并占领西藏重镇昌都是中国入侵非法占领西藏的既定政策中最主要一步,与西藏政府代表未前往北京、帝国主义没有任何的关系,与“解放”西藏人民、“解放百万农奴”更是风马牛不相及。

中国侵略军于1950年10月7日,对驻守珠曲一线的西藏政府军发起全面攻击,经过近两周的苦战,西藏政府军寡不敌众,防线失守,中国军队占领了昌都,并俘噶伦总督阿沛·阿旺晋美为首的藏军官兵,基本消灭西藏政府军主力部队,但是,中国在舆论和宣传上仍然鼓吹“和平解放西藏”。就如平措汪杰先生回忆录里说的:“尽管解放军刚用武力拿下昌都,但此刻的首要任务依然是和平解放全西藏—”

1949年11月2日西藏外交部就中国宣称“解放西藏”问题致电中国主席毛。同时,西藏政府通过电台以藏、英、中三种语言作出回应,除了解释历史上的中藏关係是宗教上施者与被施者的关係以及西藏不属于中国等历史事实而外,还指出:“强大的中国如若想弱肉强食,以大国吞併小国西藏,则西藏哪怕是男尽女绝也将战斗到底。”并表示愿在俄罗斯、新加坡或香港等任何第三国举行双边谈判,结果中共方面选择香港作为谈判地点。西藏政府对此予以承认,并选任泽夏堪琼.图丹嘉吾和孜本.夏格巴旺秀德登二人为西藏代表。

1949年藏历12月26日,西藏代表从拉萨起程,于3月7日抵达印度噶伦堡,代表们从西藏政府那裡接受的使命是有关西藏外交部给毛泽东的致函以及争取得到中国对整个西藏的完整与统一不予破坏的保证。并向中国政府表明中国如果干涉西藏事务,则西藏在任何时候都绝对无法接受等。

但由于西藏代表遭英国政府拒发前往香港的签证等原因,西藏代表未能前往。9月6日和中国驻印度大使馆会谈,表示西藏代表团作好了准备等中国驻印度大使抵达后马上谈判,同时也要求中国克制,不得在康区制造任何麻烦。9月16日,西藏代表团和中国驻印度大使袁仲贤进行了会谈。会谈一开始西藏代表重申了西藏政府的态度和立场,并向大使保证,没有必要西藏从帝国主义的压迫下解放出来,因为西藏一直受达赖喇嘛的保护和统治,并没有被任何外国统治过。

袁仲贤表示,中国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就西藏继续保持独立的问题举行谈判。并提出三点:1,西藏必须承认是中国的一部分。2,西藏防卫由中国政府负责。3,西藏与任何国家的政治或商贸等外交活动必须通过中国处理。他还承诺说,西藏政府答应以上三点中国人民解放军就驻扎在金沙江东岸,不会向西藏进军,西藏就和平解放。同时警告不接受三点战争将不可避免。

西藏代表团向西藏政府汇报了中国方面提出的先决条件,西藏政府表示无法接受中国的条件。

很明显中国大使所说的不会向西藏进军是在撒谎,因为,中国最高层已经非常明确的决定了大军占领西藏,也决定对西藏政府军的防守进行军事侵犯,甚至,在定了“与西藏地方政府谈判条件”之后也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如谈判成功停止进军。相反,8月23日,已经指示军方“占领昌都,促使西藏代表团来京谈判”。所以,如果西藏政府全部接受中国大使提出的三点,中国的进军西藏和侵略计划不会有任何的变化。

不过中国高呼谈判的同时有关对西藏入侵的“理由”似乎在开始变化,1950年8月21日周恩来给印度驻中国大使的《备忘录》中中国入侵西藏的理由不再是“驱逐英美帝国主义势力”,变成了要“必须要肃清”“中国国民党反动派在西藏的任何影响”。9月8日由周恩来起草的中央文件中也称:“解放军进入西藏,驱除国民党影响—”。另外,1950年11月10日,中国军方“关于进军西藏各项政策的布告”中称:“—-西藏人民长期遭受英美帝国主义及蒋介石反动政府的压迫,特令本军开入西藏—-”这个说法更是荒唐之极,而且,真冤枉了国民党,早在1949年7月西藏政府驱逐出境国民党有关人员,当时中共的《人民日报》发文谴责过西藏政府。现在西藏突然出现了国民党影响——-谎言编来编去,自己都不知道编到哪里了—–当然,“解放西藏人民、三座大山”等是之后的谎言,“解放百万农奴”更21世纪弥天大谎之“杰作”。

中国军队入侵昌都后,1950年11月7日西藏政府指示夏格巴向联合国提出紧急请愿,请愿书指出:“西藏人民深知阻止不了中国人的进攻,我们已接受与中共进行谈判,虽然始终热爱和平的西藏人民要抵抗具有丰富战争经验的中共军队似乎并没有战胜之希望,但我们坚信不论世界任何国家发生侵略战争,联合国都会给予帮助和制止”。

同时西藏政府召开西藏国民大会的扩大会议,会议决定要求达赖喇嘛亲政,在西藏面临生死存亡之危难时刻,年仅十五岁的达赖喇嘛于1950年11月17日登基。达赖喇嘛给中国主席毛泽东写了一封信,信中指出︰“在我年幼期间,我们国家之间的关係出现紧张,如今我已承接了全部的责任,因此真诚期望能恢复双方以往的友好关係。另外请求放回被俘虏的西藏人,并把军队撤出他们武装佔领的西藏地区”。

西藏的请愿书于11月13日抵达纽约的联合国总部。在联合国萨尔瓦多代表团的主席赫克特.卡斯楚要求把“西藏受外国武力入侵”一事排入大会的议程里。并提交了一份决议草案:

和平的国家西藏并未作出任何挑衅行为,却被一个外来武装势力入侵,它来自北平政府所控制的领土。我们决议:

一,就西藏未行挑衅却遭侵略一事予以谴责。
二,建立委员会,专责研究联合国大会可以就此事采取什么行动。
三,指示该委员会在从事研究时,特别考虑西藏政府的请愿书,并在本会期尽早将报告书呈交给联合国大会。

同时建议此事急迫,决议草案应该不必送交联合国总务委员会,迳行排入大会的议程。

但是,各大国为自己的利益和国际各阵线利益进行辩论之后,促使搁置了西藏决议案,其中英国的建议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另外,西藏问题在联合国被搁置的主要原因正如西藏学者茨仁夏加说的:“一开始,英国和印度都刻意误导联合国,对西藏地位问题提供不正确信息,还说西藏与中国之间有和平解决的可能。”

对此,达赖喇嘛尊者在自传中写道:“另一个对我们的严重打击是,联合国全体代表大会决定对西藏问题不加考虑。这使我们惊慌失措。我们曾信任联合国为正义的支柱,而且更惊异地听说那是由于英国的发言才废除了这一论题。我们曾与英国有相当长的密切关系,而且从许多英国官员的智慧和经验裡大获收益。而且,也是英国以把我们作为独立主权而与我们缔结协约的方式,暗示了承认我们的独立。然而今天,英国代表却说什么法定地位并不清楚。”

尽管在联合国的请愿遭到挫折,西藏政府仍然没有放弃投诉有关中国入侵西藏的努力。1950年12月8日再向联合国提出新的动议,并邀请联合国派遣一个调查事件真相的使团来西藏。同时,派出西藏代表到联合国向各国代表游说支持西藏。

西藏重镇昌都沦陷、噶伦阿沛等被俘虏之后,中国继续“兜售”“和平解放西藏”,当然是策略上的需要,因为,自昌都被占领之后西藏政府和人民根本没有计划再次组织军民抵抗中国,只是希望对话说服或者呼吁国际社会干涉,事实上根本没有再次发生战争的可能性。除非中国军队见藏人就杀,这也不可能,因为,他们还要扮演“救星”。

但是,对于西藏政府谈判是唯一的选择,而联合国搁置西藏问题更促使西藏政府谈判。中国政府为了表面上争取“合理化”进军拉萨等地,以及清楚西藏政府的现实处境,因此,再次高唱“和平谈判”。对此,西藏政府文件称:

“当时昌都在中共控制下,中共为了收买被俘的总督阿沛‧阿旺晋美及其工作人员,不断地向他们讲解中共的民族平等政策,宣称与中共合作将会得到宽大处理等,一直处于政治教育之中。”

这一点得到平措汪杰先生的证实:“我的主要工作就是教育他们有关新中国政府的事情。我花很多白天和夜晚的时间,向阿沛和崔科介绍苏联、共产主义和中国的现状,最重要的是向他们解释中国共产党在民族、平等和宗教自由方面的政策。—-除了与他们一起谈话以外,我私下和崔科单独谈。—–除了花大量的时间向他们介绍中国政策的好以外,我还竭力强调,西藏要想在军事上反抗中国是徒劳的。—–”

“在中共策划鼓励下,阿沛‧阿旺晋美从昌都前后派出孜仲‧坚参彭措、噶仲‧桑凌以及堪穷‧洛智格桑和嘉仲‧吉嘉等到拉萨,向西藏政府提出中共要求西藏方面派出和平谈判代表前往昌都,在谈判解决之前中共保证不会进军拉萨;对达赖喇嘛和西藏官员的安全和事业可以由阿沛及多麦总督全体工作人员担保,以及政府最好是及时派出代表团等等。此外,阿沛‧阿旺晋美还提出如果西藏政府需要,则他愿意代表西藏政府参加谈判等意见。”

平措汪杰称以上安排是他争取的“就在我们和阿沛和其他拉萨官员建立良好关系的努力渐有成果之时,我们讨论出一个办法,—–阿沛应该写信给他的噶厦的同事,—并且敦促拉萨派代表前来。—阿沛同意了。我们谨慎地商量了这封信的内容,在崔科草拟出第一稿之后,他、阿沛和我一起讨论并修改了好几次,然后我把信给王其梅看,他和阿沛又仔细讨论过,再修改了几次。最后,阿沛和其他所有西藏官员都在信上署了名,我们派人把信送往拉萨。”

在没有其他选择的情况下,达赖喇嘛和西藏政府任命阿沛为西藏首席谈判代表,并派遣勘穷‧图丹勒蒙、桑颇‧丹增顿珠为助理带著西藏政府的文件从拉萨启程前往昌都进行谈判。他们持有的西藏政府文件除了证明他们的代表身分,还指示他们可以和中共进行谈判,但必须坚持西藏的主权独立地位以及不能同意解放军进入西藏等。

在西藏政府给他们的另一份文件中则指出了西藏与中共进行谈判的五条原则内容,即:

1、西藏根本没有帝国主义势力,西藏和英国间存在的外交关係是第十三世达赖喇嘛前往印度后产生的,西藏和美国只是贸易关係。
2、归还以前的旧政府和现在解放军所佔领的西藏领土。
3、西藏如果遭到外国入侵,则请中国政府给予帮助。
4、请进入康区和青海的解放军撤出。
5、今后请勿听信班禅和热振方面的挑拨。

以上为内容的西藏政府文件由昌都总督阿沛‧阿旺晋美转交给到中国军官王其美,没有资料显示西藏代表团和中国进行过正式的会谈。对西藏政府的立场中国方面的狡辩、反驳。因此,中国又要求阿沛向西藏政府发电说谈判在拉萨举行,而且,请求准许中国的一小队代表前往拉萨谈判,西藏政府同意了阿沛的请求。

“一个新方案浮出水面:王其梅和阿沛将在一支小分队的护卫下一同去拉萨,直接与噶厦会谈。我刚准备要实施这个计划—-”平汪说。

这更能说明西藏政府和人民没有对抗中国人情况,中国的一支小分队都可以去拉萨,数万大军更可浩浩荡荡开进拉萨,但中国在实施完全占领西藏全境设计策略,按茨仁夏加的说法是:“—然而,从策略上考量,他们想要替中国军队进入西藏首都取得名正言顺的理由—”。而也有学者认为中国在“发动一场‘和平解放’西藏的新战役。”

多次提到对于中国“谈判”策略,中国争取阿沛到北京谈判是利用阿沛稳定“亚东和拉萨”迫使派代表谈判。中国官方文件明确指出:“即使谈判不成,在适当时将谈判经过公布,亦能增加争取分化的作用。有利于—-宣传活动。至于我军入藏的方针及时间均已定妥,不论谈判及谈成与否,均不动摇。”

中国入侵占领西藏重镇昌都后,数万大军磨刀霍霍,并全力洗脑被俘的西藏官兵,大力宣传“和平西藏”,迫使西藏政府谈判,至于谈判的结果并不重要,因为,中国已经确定入侵和占领西藏。而且,数万大军进军西藏更是不动摇的政策,只是在国际上争取英国等,特别是争取印度对中国入侵西藏的默认,为进一步占领西藏全境实施策略。

而西藏方面主力军被击溃,在军事上没有任何对抗中国军队的计划,国际上的支持也受到挫折,因此,只能进行对话,但一直坚持国家主权独立的原则立场。希望达到的目的是中国军队停止进军卫藏等,并且撤离西藏领土,以及归还不仅仅共产党政府非法占领的土地,而且,归还国民党和满清非法占领的西藏固有领土。有人觉得当时西藏政府的要求是非常“荒唐”,但是,这是西藏政府对国家主权立场,在国家主力军被击垮、数万大军逼近的情况下,仍然坚持维护国家主权独立。

中国叫的最亮的所谓的“谈判”、“和平解放西藏”都是游戏,是蒙骗世人,要挟西藏,而且,继续要玩这游戏直至强迫签订十七条。而世人皆知的事实是中国对西藏一开始就是武力入侵,且非法占领和殖民统治,而“和平”两字连边都沾不上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