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节目:袁红冰教授谈其著作《杀佛》揭中共暗杀班禅喇嘛

vot.org

1711a【西藏之声2013年11月17日报道】中国知名法学家袁红冰教授和流亡藏人作家安乐业合著的新书《杀佛》于10月24日在台湾问世,新书全面揭露了中共高层领导人谋杀西藏第二大宗教领袖第十世班禅喇嘛的相关细节。

本台在今天的节目中,特别专访了新书《杀佛》的作者袁红冰教授,向大家介绍撰写这本新书的初衷、各个章节的内容,以及作者指控中共高层谋杀班禅喇嘛的相关证据。

下面请听专访节目,袁红冰教授谈:新书《杀佛——十世班禅大师蒙难真相》。

西藏之声:您撰写这本新书的初衷以及是怎样一个挈机下跟安乐业联手撰写这本新书?

袁红冰教授:写这本书,我们想这本书主要有三个目的,第一个目的就是要揭露中共谋杀第十世班禅喇嘛的这个事迹,这个罪恶阴谋的世纪之谜。班禅喇嘛圆寂之后关于中共暴政谋杀了班禅喇嘛的这个消息不胫而走到处流传。我们今天是第一次把这个真相告诉世界,告诉历史,就是中共暴政谋杀了第十世班禅喇嘛。我们在这个书中大量的用了细节性的叙述来证明这件事,这本书的第二个目的就是为了揭漏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一直到今天在整个西藏高原上发生的中共暴政所推动的灭佛运动,在这场灭佛运动中一共有将近120多万藏人在军事镇压或者政治迫害中死去。这次灭佛运动是一个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人权灾难。到目前为止这个灭佛运动,这个人权灾难还没有结束,从2009年到今天已经有126个藏人为了反抗共产党的文化性的种族灭绝政策,不得不用自焚抗暴的方式来表达他们对自由的追求。这是这本书的第二个内容,那第三个内容就是揭漏中共是如何的制造了假的第十一世班禅,同时他们又是如何把真正的第十一世班禅关押起来,使真正的第十一世班禅成为人类历史上年龄最小的政治犯。在这本书中我们还揭漏了中共正在推行的,也就是习近平在中共十八大之后所推行的一个战略阴谋,那就是他们想把达赖喇嘛也骗回到中国去,然后像控制第十世班禅喇嘛的转世灵童那样来控制达赖喇嘛的转世灵童,他们就想要用这样的方式彻底的控制整个西藏人的宗教信仰。这本书主要就是揭漏了这四个方面的问题。

我跟安乐业先生长期就有很好的学术交往,我们在西藏问题上,在蒙古问题上都有很多学术交流。这本书虽然是由我撰写的,由我主笔的,但是安乐业先生提供了很多有用的资料。当时我提起我们要撰写这本书的时候,安乐业先生认为写这本书对于西藏的自由运动,对于西藏的前途很有意义,因为我们在这本书里表述出了一个基本的结论,那就是被中共所谋害的第十世班禅喇嘛他是当代藏传佛教复兴运动,是当代西藏文化复兴运动和当代西藏复国运动的精神领袖。我们在这个方面达到了共识所以就共同创作了这本著作。

西藏之声:新书封面选择用双眼流出猩红血的班禅喇嘛法相的寓意?

袁红冰教授:封面上的班禅大师这个形象,是一个直接参与谋害班禅喇嘛的一个中共官员壁橱里的景象,这个人叫胡春华,我想在西藏藏族朋友都知道这个中共官员,他曾经长期在西藏为中共工作,而且在谋害第十世班禅的过程中起了个关键的作用,我们北京大学的一个同学毕业后跟胡春华一起到西藏,他有次到胡春华家里时,因为前一天晚上一起在胡春华家里喝酒,第二天早上胡春华上班之后北京大学的这个同学在找洗手间的时候,无意间打开了这个壁橱的门发现里面就是一张第十世班禅喇嘛的画像,而画像的两个眼睛上被扎上两根钢锥,眼睛里也流出血来,我们那个北京大学同学立即就意识到胡春华肯定也参加了谋害班禅喇嘛的罪恶活动,他在班禅喇嘛的画像上扎上两根钢锥实际上也是汉地的湖北地区也就是胡春华的老家有一种迷信,也就是当你害死一个人之后把他的眼睛刺瞎他的灵魂就不会来找你复仇,显然胡春华参与谋害第十世班禅喇嘛之后他内心感到很恐慌,所以想用这样的办法来使自己免于受到班禅喇嘛灵魂的追究。所以这个形象实际上是共产党谋害班禅喇嘛的及其明确的证据。那么出版社把这个形象放在封面上也是想向世界说明中共暴政是多么的凶残,他们对待藏人的精神领袖,宗教领袖是多么的残暴。

Yuanhongbing
西藏之声:众所周知在共产党统治中国之后不久,达赖喇嘛被迫出走,而班禅喇嘛留在西藏接受了中共统治,但是是怎样一个苦难下在1964年班禅喇嘛选择开启西藏复国运动?

袁红冰教授:上个世纪50年代末期达赖喇嘛尊者率领10万藏人翻越喜玛拉雅雪山走上了脱离中共统治的流亡之路,同时也开创了当代西藏自由运动,这是达赖喇嘛的一个不可磨灭的历史功绩,但是有很多人对班禅喇嘛有一个误解以为班禅喇嘛接受了共产党的统治,而事实上并不是如此。我们在撰写杀佛这本书的过程中进行了大量的调查,发现班禅喇嘛从来就没有接受共产党的统治,首先他在1962年当时整个青藏高原上所有的藏人都生活在苦难之中很多地方的藏人被饿死了一半以上,共产党的军队又不断的到处抓人杀人,在这种情况下班禅喇嘛写出了著名的《七万言书》,班禅喇嘛在这本书里全面记录了共产党在西藏统治的罪恶,班禅喇嘛举了很多的现实例子说明共产党是如何的残酷,也就是在《七万言书》里班禅喇嘛代替西藏人来发出自己的声音,他甚至这样悲凉的讲“勿使佛教灭绝,勿使我雪域之人灭绝”;也就是在中国共产党的统治下班禅喇嘛敢于发出这样悲愤的抗议。这是1962年的事情,接着1964年在一次共产党召开的万人大会上,起初共产党企图逼迫班禅喇嘛批判达赖喇嘛,可是班禅喇嘛却在大会上公开的讲“西藏曾经是一个独立的国家,达赖喇嘛是我们的国王,今后西藏还有独立的权利还会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最后祝愿达赖喇嘛长寿”。在这次这个会上等于班禅喇嘛向西藏人民公开的发出了复国的号召,在这次会议之后班禅喇嘛马上被共产党逮捕关进了秦城监狱长期的失去了自由。上个世纪80年代中国共产党里头有个真正的奇迹般的开明人士,也是我称之为伟大的人道主义者的胡耀邦,他在20世纪80年代期间执政了10年,是在他的干预下班禅喇嘛才获得了自由,班禅喇嘛获得自由之后把他全部的精力都用在了藏传佛教的复兴和西藏文化复兴运动上,当时整个藏区只有400多万人,可是接受过班禅喇嘛摸顶祝福的就有350万,而且班禅喇嘛在西藏,青海,云南,甘肃,四川所有藏区建立了一系列的藏文学校,西藏人到今天都把这种学校叫做班禅学校,也就正是班禅喇嘛的干预之下在所有藏区宗教活动才得以重新开始。上个世纪80年代末期胡耀邦先生被共产党迫害而死,接着班禅喇嘛被共产党谋害了。所以从这些角度我们可以说班禅喇嘛确实无愧于当代藏传佛教复兴和西藏文化复兴运动的领袖,如果没有他的努力今天的藏区宗教不会这样蓬勃发展,西藏的文化也不会像今天这样成为一种世界关注的文化现象,特别是班禅喇嘛在1964年那样一个共产党及其残酷及其血腥的统治之下,他敢于公开的向藏人发出复国召唤,就像我刚才讲的他说“西藏曾经是一个独立的国家,达赖喇嘛是我们的国王”,这样的一个复国召唤我觉得班禅喇嘛无愧于我们给他的历史定位,他确实是藏传佛教运动,西藏文化复兴运动和西藏复国运动的精神领袖。

西藏之声:新书的第二章标题为“西藏悲情——佛国沦为‘黑地方’,您能说明是怎样一个黑地方以及班禅喇嘛过世后在西藏究竟发生了哪些事情?

袁红冰教授:佛国沦为黑地方这句话不是我说的是当时的藏人说的,共产党从50年代开始对西藏的残暴统治经过了四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就是灭佛运动,20世纪50年代初期一直到中期 ,共产党把西藏的几千座寺庙全部给焚毁,逼迫僧人和尼姑还俗,甚至逼迫僧人和尼姑结婚,对于不服从他们的僧人和尼姑他们就把他们关到劳改营里,很快在劳改营由于过分沉重的苦力死去,这是共产党对西藏残暴统治的第一个阶段;第二个阶段从1959开始的那次全面的军事大屠杀,我们知道1959年为了反抗中共暴政这种文化性的种族灭绝政策,藏人行使了在暴政前起义的权利,我们知道伟大的自由主义思想家卢梭在几百年前就说过一句,这样永远被历史记住的话他说“人民拥有在暴政前起义的权利”,藏人正是实行了这种天赋的人权在1959年举行的全民大起义,而中共暴政派遣几十万大军进入西藏开始了一场人类历史上几乎是史无前例的大屠杀,在这次屠杀中班禅喇嘛在他的《七万言书》里写到在共产党屠杀过的很多藏人村庄里只剩下了妇女,儿童和老人,青壮年几乎全部被杀死,这是第二个阶段也就是1959年的直接的军事大屠杀;接着就是1959年到1962年的大饥荒,大家都知道共产党在中国进行衡争爆裂,它为了实行它极权主义全球扩张的政治野心对人民衡争爆裂,它在藏区对人民的压榨更加残酷,残剥也更加的残酷。所以在1959年到1962年这三年中整个的中国发生了大饥饿,当时整个中国饿死了将近4000万人,算整个中国人口的百分之八左右,可是在西藏在各个藏区饿死的人口接近一半,就是因为很多汉人聚集的地方相当一部分人是靠着吃死人的肉才活下来,而藏人是一个相信佛教的民族,他宁可饿死他也不会去吃死人的肉而活下来,就因为这个原因在很多的藏区被饿死的人数达到将近一半,特别是在青海的一些藏区,这是我们通过查资料发现的。共产党第四次对西藏的全面的迫害就是从文化大革命的开始持续到文化大革命的结束的十年,在那十年中藏传佛教几乎被彻底的灭绝,藏语也不准使用,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当时的藏人才发出我们的雪域高原变成没有佛光普照的黑地方,还有的藏民说我们现在活着死了都不如一条狗,所有这些在共产党统治下藏人的悲惨遭遇,第十世班禅喇嘛都记载在他那《七万言书》中,那接着就是胡耀邦执政的10年,这10年也就是班禅喇嘛在所有西藏推行藏传佛教复兴运动,西藏文化复兴运动,复国运动的10年。班禅喇嘛被谋害之后直到今天共产党对西藏的统治越加的严酷,对西藏的经济掠夺也是更加的肆无忌惮,请想一想从2009年到2013年至今已经有126个藏人不得不为了追求自由迎火自焚,他们是忍受了怎样的心灵的苦痛和现实的苦难才会不惜把自己的生命化作一团团的烈火表达他们对自由的追求,所以现在的西藏仍然,又再次陷于苦难之中,再次正在沦为黑地方。

西藏之声:在新书中指出这项谋杀班禅喇嘛的计划是邓小平为首的中共元老所制定,由胡锦涛、温家宝执行,而10月10日西班牙最高法院针对前中共总书记胡锦涛的罪行作出受理立案,您是怎样看待这件事情的?

袁红冰教授:“这本著作里有很具体的指出,决策杀佛的也就是决策谋杀班禅大师的是邓小平、李先念、和薄一波。具体主持执行的是当时担任西藏自治区书记的胡锦涛、和当时担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温家宝。那具体参与执行的,就包括了刚才我们所说到的胡春华,胡春华当时是胡锦涛在西藏的一个联络员,他直接参与了这个活动,那具体执行毒杀班禅大师的是两个人,一个是当时的中共中央保健局局长,还有一个就是北京医院的姓周的一名医生,所有的这些情况我们都写的清清楚楚。那前几天我也注意到了,我们西藏的藏族朋友在西班牙法庭起诉胡锦涛。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事情。这种起诉不管现在胡锦涛还可以躲在中共专制独裁体制的后面,逃避法律的惩罚,但是这种起诉的成功,至少向整个人类、向所有的中国人、也向世界上的所有人讲述了一个真理,那就是算是犯下了反人类罪行的独裁者,总有一天会受到正义的审判。那么我们也现在很希望,如果这些起诉胡锦涛的藏人朋友们能够看到我们的书的话,我们也希望在他们的起诉书里,增加胡锦涛的一个新的罪状,增加中共暴政的一个新的罪状,那就是他们谋杀了伟大的宗教领袖第十世班禅喇嘛”。

西藏之声:您觉得为什么中共新领导人习近平会说出:“达赖现在穷得只剩下转世灵童这个‘宝贝’了”这样一句话?

袁红冰教授:“现在就是中共十八大之后,统治中国的就是领导集团,主要就是当年毛泽东的老红卫兵,那我们要是想去解释什么是毛泽东的老红卫兵,这个概念恐怕会很复杂,那我们用一句话来解释它。那就是所谓毛泽东的老红卫兵就是类似于当年的希特勒德国党卫军那样的反人类组织。中共的十八大以后,就是这样的一批人,就是毛泽东的老红卫兵主宰了中共的国家成立意志,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这群人是即凶残又粗鲁。他们对于这个自己过去的那段罪恶的历史,充当毛泽东的这段老红卫兵的罪恶历史,很少有人进行真正的反省。所以这样的一些人,他们正在西藏的逼迫,会更加的蛮横,会更加的无理。我相信藏人的反抗也会更加的强烈。所以当他们现在有些人幻想,幻想着要追求在中共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框架之内的自治,我觉得这是一种幻想,因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框架之内,只有奴役,没有自由。当年的达赖喇嘛率领十万藏人翻越喜马拉亚雪山,走上了一条自由的道路、同时也是走向了一条艰难困苦的流亡之路、但同时那也是一条走出中共宪法框架的自由之路,所以历史早已证明在中共的宪法框架之内不可能有自由,只可能有奴役。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藏人想要获得自己的自由,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除掉、去掉对中共暴政的所有幻想。”

西藏之声:前段时间,达赖喇嘛尊者在达兰萨拉表示,尊者的享年里,肯定会看到西藏自由的那一天,袁红冰教授,您作为一名法学家,是如何看待这件事情的呢?

袁红冰教授:“我相信达赖喇嘛尊者的愿望一定会实现的,大家都知道最近在中国境内接连不断的发生爆炸事件,所谓的这些爆炸事件,实际上都表现了人民对中共暴政的愤怒。现在在中共境内每年发生着数十万起的群体性的维权抗暴运动。每一次维权抗暴运动都直接指向了中共暴政的贪官污吏集团统治。所以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中共像前苏联那样,获得自由,这是一个必然会到来的前景。那当中国自由的时候,整个生活在东亚大陆上的各个民族,也就会同时获得自由。”

西藏之声:十世班禅喇嘛生前非常重视西藏知识分子和学生这一群体,2011年开始西藏高校毕业百发百中大都能考上公务员职务以及初中,高中毕业生都能考取军人,便名警务站警察人员等职务,您是怎么看待中共这一政策?

袁红冰教授:“中共就是现在想要统治西藏,它一直是使用两手策率,一手就是暴力镇压、武力镇压,另一方面就是利益收买。就向当年班禅大师受迫害的时候,迫害班禅大师的人里面也有一些是藏人的共产党官员,所以我们在《杀佛》的这本书里,我提出了一个新的观念,就是我很难相信那些迫害班禅大师的人,和班禅大师属于同一个民族,我不相信他们属于同一个民族。我觉得班禅大师才是真正的藏人,同时班禅大师也是自由的灵魂,而那些迫害班禅大师的人呢,与其说他是藏人,不如说他是中国共产党人更好、更合适。所以我觉得在这点上,我们大家一定要有一个初始的认识,就是所有追求西藏自由的人,都属于一个新的自由人的种族,叫做自由人的种族,而所有帮着中共维持统治的,无论他是汉人也好、还是藏人也好,他也是属于一个种族,这个种族的名称就叫中国共产党人。但是我有一个基本的信心就是,藏人是一个忠诚于心灵的民族,无论共产党的军事屠杀、暴力镇压也好、利益收买,他都不会让藏人放弃自己对心灵的忠诚、对自己民族文化的忠诚,也绝对不可能让藏人放弃对自由的追求。”

西藏之声:您跟安乐业写下了“关于对中共的起诉应诉的公告”,请您向大家介绍这项公告的内容?

袁红冰教授:“我和安乐业书出版之后,写了一个公告。这个公告的主题意思就是 ,告诉世界,我们所揭露的全是真实,如果共产党敢于认为不真实,那就请他们起诉,他们在任何一个地方起诉,我们都会去应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