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人谈西藏】桑杰嘉:藏人头上的定时炸弹———中共的水电工程

vot.org

【西藏之声2018年12月2日报道】中国政府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在西藏各地的河流上兴建水电站,如今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很多中国的专家学者纷纷呼吁中国政府谨慎开发水电、要求全面评估新建大型水库、水电站的利弊。多年前严重警告中国政府没有全面评估的水电工程的危险性,向造成无法挽救之生态破坏敲响了警钟,专家和学者们预言的灾难性后果正在一一显现,中共的水电开发是藏人头上的一颗定时炸弹,时时刻刻威胁者藏人的安全。在西藏乱开发的水电工程直接受害者是西藏人,当然,长远是整个人类的灾难。中国专家称中国政府的水电开发是:“争夺分割资源的溷战、对河流一寸不挪的空前围剿”。

新闻图片显示江达滑坡地点附近有大量中共的水电工程

珠曲如今面临着空前的开发和改造,梯级水电群建设,密集的矿山开采洗选冶炼、又一轮大规模移民浪潮,强制搬迁、山体滑坡、堰塞湖的淹没、地震,直接威胁着西藏人的生存问题。更严重的是中国政府对这些问题视而不见,加倍推进西藏每一条河流上的水电开发项目,12级、13梯级、14级电站……

西藏需要这么多水电站吗?西藏当然不需要这么多水电站,是为了中国供电、矿山开采和中共更加有力控制西藏人的需要。

藏人头上的这颗定时炸弹随时都可能爆炸。10月11日凌晨, 西藏康区江达县波罗乡波公村珠曲(金沙江)发生山体滑坡形成堰塞湖,10月13日9时左右堰塞湖右岸拢口已完全冲开。10月17日凌晨5时许,林芝市米林县派镇加拉村雅鲁藏布江上发生山体滑坡形成堰塞湖,10月19日,雅鲁藏布江米林县堰塞体上游水位超过堰塞自然过流。10月29日,西藏雅江再次发生滑坡出现堰塞体,10月31日9时30分出现自然过流。据中国官媒报道雅鲁藏布江堰塞体附近前后共三次发生严重的山体滑坡。11月3日17时40分许,江达县波罗乡白格村原山体滑坡点再次发生比上次更严重的山体滑坡。11月12日10时50分,珠曲白格堰塞湖通过人工开挖泄流槽开始过流。

11月3日江达县波罗乡白格村二次山体滑坡导致珠曲支流藏曲河河水倒灌,波罗乡、岩比乡部分房屋、道路、桥梁、耕地被淹没,其中波罗乡白格自然村、宁巴自然村全部被淹;堰塞湖上游受威胁范围达20多公里。一座最主要的波罗寺老佛殿被水冲垮,大量的民房被淹没—堰塞湖泄流后沿江多座大桥被完全冲毁,农田受灾面积不断扩大,整体受灾情况较为严重、损失巨大。对此,西藏著名作家唯色说:“多年来,对金沙江流域集群式的水电建设狂潮,‘跑马圈水’式的无序开发有很多批评和担忧,但没用没用没用。贪婪之兽攫取了大自然,毁坏了大自然,令山河破碎,疮痍满目,灾害频发。贪婪兽们钵满盆满扬长而去,惩罚和灾难却落到了无辜的原住民、当地人的头上,徒然无奈悲泣,流离失所。”此次山体滑坡造成数万计的西藏民众撤离家园。

笔者之前已经指出珠曲的山体滑坡非自然灾害是人祸,既中国政府的水电项目开发工程引发。很多人都这样的疑问。这里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滑坡?泄洪?真的是所谓的“自然灾害”吗?真的跟波罗水电站没有关系吗?这是西藏著名作家唯色女士在脸书上的帖子内容。

10月珠曲第一次发生山体滑坡事件之后的各种信息中可以看到,该地区有很多中国的大型工程单位在作业。西藏作家唯色也指出:“金沙江干流按上中下游分别布置了25座(又说27座)水电梯级,总装机规模相当于4座三峡大坝。分别被三峡、华润、大唐、华电、华能等国有水电巨头把持。已建在建的梯级电站已达20座(不包括支流雅砻江已建在建的系列梯级)。其中:上游川藏段有八座梯级水电站,中游八座梯级水电站,下游四座梯级水电站”,她并怀疑珠曲山体滑坡与“波罗水电站”有关。她指出:“据介绍,波罗水电站是金沙江上游梯级规划的一个大型水电站,有相关报告称这里属于高山峡谷地貌,“地质条件复杂”、“岩体风化严重”等等。”

中国官方的信息中找不到该地区的工程项目,但是,这不等于这里没有中国政府的水电工程。近二十个与生态环境有关的中国非政府组织参与和支持发表的《中国江河的“最后”报告》中指出,在中国的水电项目严重存在“未批先建”,特别在珠曲流域开发的水电工程更是如此,就是先由地方官员和商人勾结开工之后再向有上级部门申请批准该项目。“其实这时候,项目主体环评报告仅仅是过场而已。因为无论有没有意见,项目开工的事实和耗巨资铺开的建设现场已经造成覆水难收的局面。工程获得批准只是时间的问题。”《中国江河的“最后”报告》如此阐述了中国水电项目的乱象之一。珠曲上发生山体滑坡的地方也可能是“未批先建”的工程待继续调查。因为,中国政府公开信息中找不到,但却是有工程在作业。中国葛洲坝集团第二工程有限公司、中国华电、水电十一局等中共龙头国企在山体滑坡地区有业务。

中国横断山研究会的杨勇在《悬在头上的危险—金沙江流域梯级水电站潜在地质危险性调查》(以下简称调查)中总结了中国政府在珠曲规划建设的水电站的真实情况称:“金沙江干流共规划建设水电站27座,总装机7836万kw,将形成库容800多亿m³,移民40万以上。从开发态势和格局来看,这是一场争夺分割资源的溷战;从开发方式来看,都是上下相连的高坝大库,是一次对河流一寸不挪的空前围剿;从开发现状来看,中下游电站已经在建设程序违规,在环保、地质、移民等问题上屡遭质疑中陆续建成发电,预计到2020年除虎跳峡两家人外,其余电站可以全部建成。”

《调查》揭露了中国政府回避珠曲流域地质构造的危险性: “金沙江地质构造复杂,发育历史漫长而曲折,地质环境非常恶劣。”也指出:“主要控制性地质构造有川滇藏北西向‘歹’字型构造体系控制的鲜水河断裂、巴塘—金沙江—王大龙断裂等青藏高原几大地质活动断裂构造体系在流域内重迭交叉”。并强调:“这些断裂带新构造运动强烈,地震活动频繁,区内地层岩性多变破碎,发育过程中曾经历过多次地质台升沉降,导致河流改道和袭夺,有人类历史以来,曾经发生过众多的地震以及次生地质灾害,是我国甚至世界上地质灾害最发育和最密集的地区,进入2000年以来全世界规模最大,密度最高的金沙江水电群就建设在这样一条河流上。”

《调查》也指出了水电工程的效应:“最基本的效应是改变了河流水动力关系,水岩关系发生变化,其地质活动、地质灾害规律都会发生巨大变化,水库诱发地震,库岸地貌再造,不稳定地质体复活等,都是水库蓄水以后面临的新问题—”。但是,中国政府在珠曲流域兴建水电工程时“–甚至是在有意忽略地质、生态条件的约束”。

另外,中共有关研究部门严重误导,如2007年11月6日四川省地质调查院发表的《金沙江干流主要环境地质问题调查评价》,专家评审获得2007年度国土资源科学技术奖二等奖,结论是“金沙江岸坡稳定适宜”。但是,地质专家指出:“这样一个结论,有严重的误导性。”而中国政府以此为理由疯狂地在珠曲流域兴建水电工程。

在中国政府官商勾结、研究部门欺上骗下误导、利益集团的强势和殖民掠夺政策下,藏人头上的定时炸弹之威力在越来越大。发生山体滑坡只是前奏,大爆炸只是时间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