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人谈西藏】桑杰嘉:第十世班禅喇嘛遇害三十周年

vot.org

【西藏之声2019年1月26日报道】西藏著名领袖第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圆寂三十周年了,在这三十年里他的圆寂仍然具有很大的争议,既自然发病圆寂和被谋杀的两种观点。中国政府一直坚持因病而圆寂,但是,很多西藏人,特别是独立研究者坚持认为中国政府的说法不可信,因为,疑点重重。同样对于独立研究者来说也非常困难找到充分的证据,当时所有的信息都被中国政府一手遮天,只要中共不公开信息真相大白天下难上加难。但是,从第十世班禅喇嘛对中国政府、对藏的政策立场,对西藏人民,甚至对达赖喇嘛的忠诚,以及中共后来对班禅喇嘛的态度等角度解析研究,真相并非太遥远。

班禅喇嘛于文革期间遭受批斗的照片 来源:网络

第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是西藏著名的宗教及政治领袖,1938年诞生于西藏安多青海循化文都。曾担任全國政協副主席、西藏自治區籌備委員會第一副主任委員等。

1962年5月初,由于向中国政府高层上书《七万言书》后扣上了“反人民、反社会主义、蓄谋叛乱”三顶帽子。被撤销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和全国政协副主席的职务。遭中共打击坐牢9年零8个月,1977年10月出狱。

1980年9月,在全国人大五届三次会议上,被选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圆寂前6月的1988年5月才摘下了“三顶黑帽子”。

班禅喇嘛称自己的人生经历是:“曲曲折折,坎坎坷坷”。

第十世班禅喇嘛1989年1月28日在西藏日客则的扎什伦布寺突然圆寂,享年51岁。

第十世班禅喇嘛圆寂的噩耗传出后,西藏人第一个反应就是:“加米仲当尼应”(藏语,是中国人害死的)。在过去的三十年里,有很多人从不同的角度,并利用中国政府所发布的有限的信息进行分析研究了班禅喇嘛圆寂的问题。如2012年出版的《班禅额尔德尼研究》(藏文)、2013年出版的《杀佛—十世班禅大师蒙难真相》,又如,《逆风顺水》和2017年出版的《噶伦堡的制面师—达赖喇嘛二哥回忆录》等书籍也涉及班禅喇嘛圆寂的问题。其中《杀佛—十世班禅大师蒙难真相》与《噶伦堡的制面师—达赖喇嘛二哥回忆录》同样是藏人撰写的书,但是,对班禅喇嘛的圆寂问题持完全相反的观点。《杀佛—十世班禅大师蒙难真相》认为是中共谋杀了班禅喇嘛,而《噶伦堡的制面师—达赖喇嘛二哥回忆录》认可中国政府的说法发病不治而圆寂。

笔者是持班禅喇嘛遭中共谋杀的观点者之一,因此,曾在两年前写有《中共在图伯特的一起重大谋杀案》一文,在此不再重复旧文内容。

中国学者金钟先生对班禅喇嘛的伟大有这样的评价:“为西藏文明保留火种的仍然是两位伟大的活佛:逃亡的、迄今仍是藏人最高精神领袖的达赖喇嘛和留在中国的班禅喇嘛。班禅喇嘛的伟大,并不在于邓小平肯定的他是“伟大的爱国主义者”。班禅传记和班禅喇嘛的《七万言书》显示,班禅喇嘛的伟大是在于他捍卫藏民族的生存权利与藏传佛教的不容侵犯,而与“爱国”毫无相干。”

去年12月达赖喇嘛尊者就班禅喇嘛如此评价:“十世班禅喇嘛与我一样,出生于极度困顿的年代,他拥有无比的勇气与赤诚之心。虽然遭受了巨大困苦,但他把握一切机会为佛法事业、为西藏安康而费尽辛劳。—-我们在境外流亡社区,班禅喇嘛在西藏境内,如果他能够长久驻世,那么一定会有极大的助益。—-”

笔者在本文的关注点是1980年第十世班禅喇嘛的名字出现在中共标有“动态清样” 的内部文件中。这可以说明中共内部已经有人开始对班禅喇嘛有意见,而且非常严重的意见。平措汪杰先生在自传中指出:“我把他(阿旺丹增)带到我住所的后面,他递给我一份文件,—-上面标有“动态清样”字样,表明这是严格控制在高层领导间流传的文件。

“动态清样”中说:“有三个藏人正在危害党在西藏展开的工作—-达赖喇嘛、班禅喇嘛和我。还说,在国外达赖喇嘛正周游世界,争取西藏独立;在国内(但是党外),新的改革已经使班禅喇嘛变得骄傲自负,尾巴又翘起来了,在各地寺院中活动频繁。”(见《一位藏族革命家》第272页

从左至右依次为:周恩来、班禅喇嘛、马泽东、达赖喇嘛、刘少奇 1956年于北京 AFP图片

中共在“危害党在西藏的工作”上把班禅喇嘛和达赖喇嘛同等看待。“危害”西藏工作这对于中共可不是一般的问题,可见中共高层对班禅喇嘛在西藏的工作之定性非同一般。还有既然班禅喇嘛和达赖喇嘛一样成了中共的“敌人”,那么,这两位顶级的藏人领袖一个在国外,一个在国内,内外结合这还了得?中共对养“虎”在家的状况不得不警觉。以上的事件还是发生在1980年,而之后几年班禅喇嘛对西藏民族争取权利的事业更是蒸蒸日上,圆寂前其在西藏争取藏人权利和建设西藏的事业处于顶峰。这就是中国政府谋害班禅喇嘛的直接原因,经过多年的策划后,终于在1989年对班禅喇嘛下手了。也许会问为什么没有对平措汪杰采取同样的措施?平措汪杰出狱之后没有担任任何有实质权力的职务,而且,他看到上述“文件”后采取了积极的反制措施,另外在藏人中班禅喇嘛和平措汪杰两者的影响力无法相比。

《噶伦堡的制面师—达赖喇嘛二哥回忆录》中也承认班禅喇嘛“已经挣脱钳制,脱胎换骨”(第412页,中文版)而只是评价1962年班禅喇嘛的行为,如此的“脱胎换骨”中国政府当然不想看到的,因此,关了黑牢。另外,该书称:“他的身体本来就不好”的说法至今得不到第三方的证实,相反,班禅喇嘛御医证实班禅喇嘛的健康状况极佳,最后一次西藏之行也健康没有问题,包括周围的最亲近的经师和侍从等从未证明健康有问题。

另外,《噶伦堡的制面师—达赖喇嘛二哥回忆录》中嘉乐顿珠先生表示:“我并不相信他遭到毒杀的谣言。我相信阎明复、温家宝—”。首先,至今谁也无法证明班禅喇嘛“遭到毒杀”的说法是“谣言”,真如无法证明未“遭到毒杀”一样。因为,中共控制着所有的信息,中共一天不公开真相,任何假设、分析、推测和判断都不可否定,更不能断言为 “谣言”,除非有更多证据。至于相信阎明复、温家宝等只是个人行为,但不影响事件本身的真相。

笔者认为,中共内部认为班禅喇嘛“危害党在西藏展开的工作”已经是非常严重的问题,足以中共严惩他,但是,上世纪八十年已经不再是“革命”的六、七十年代,从西藏、中国国内到国际社会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更主要的是班禅喇嘛在西藏人民心目中成了无可代替、前所未有的领导人,而他在国际上的影响也在不断提高。这对中共是最棘手的问题,再无法利用革命运动的老办法直接关进黑牢。

中共只有一个选择—谋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