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人谈西藏】桑杰嘉:在西藏问题上全是“胡鞍钢”

vot.org

【西藏之声2018年8月10日报道】在这期的藏人谈西藏节目中,请收听流亡藏人桑杰嘉撰写的文章《在西藏问题上全是“胡鞍钢”》。

图片翻拍自中国禁闻网

最近,在中国随着美中贸易战硝烟四起,「倒胡」运动也开始发酵,有人严厉批评“三个‘厉害了’的专家将中美关系带进了沟里”,并开始讨伐胡鞍钢为首的中国顶级研究机构学者“做假知识”、“智库多是有库无智”,称中国专家“谄媚的学术风骨,官宦化的学术风格,好大喜功的学术浮夸”,有人甚至称:“人人都是胡鞍钢”,这真倒出了中国研究机构和学者的真实面目。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专门从事研究西藏问题的中国智库、研究结构和学者的情况又是如何呢?仔细研究会发现在中国有关西藏问题的智库和学者全是“胡鞍钢”,过去是、现在是,未来也将会继续是“胡鞍钢”。因为,有着强大的政府力量和大汉族主义者的坚持拥戴。

被中国政府钦定为“建言献策”的高端智库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胡鞍钢教授“中国综合国力全面超美论”成为笑柄,被讽“给帝王唱赞歌”,并指责是“‘厉害了’的理论源头”,千人联名要求清华将其开除。中国知识界批评胡鞍钢披着 “学术”外衣“抛常识于不顾,视学术为无物”, “水平之低劣,方法之荒谬,结论之草率” ,以及“上误国家决策,下惑黎民百姓”的研究者,并就胡鞍钢现象的社会和制度背景进行了剖析。在学术界和网络世界对“胡鞍钢现象”讨论的热火朝天,作为西藏人对“胡鞍钢现象”一点也不奇怪,因为,自中共入侵至今研究西藏问题者全是“胡鞍钢”。

在中国没有独立研究有关西藏和西藏问题的机构,全部由中国政府设立和控制,其宗旨为政府服务。主要以中国藏学研究中心为首的各地、各高等学府的藏学研究机构。以中国社会科学院为首的各省、自治区的社科院,数千计的研究者在这些部门从事研究。这些研究机构首要任务是证明“西藏自古以来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反驳西藏主权独立国家地位。其次,证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西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对此,必须 “深挖”旧西藏的落后、野蛮和残忍。再次,证明和阐述西藏文化是“中华文化”的组成部分。当然,以上国家认定的西藏和西藏问题的权威研究机构或智库最终以“帝师”的身份为中国政府如何统治、同化、“长治久安”和稳定出谋划策。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指出:“我对中国所谓的智库很悲观主要是因为很多智库没有独立性,不客观。”他指出“中国知识分子往往跟权力或者利益靠得太近。”事实上,西藏的情况更是悲哀,不是靠近权力和利益,而是和权力、利益绑在一起。研究西藏和西藏问题的机构从来没有,也无法存有独立性和客观性研究结果,因为,政府已经给胡鞍钢们设计好了不真实、不客观的框架,如:“西藏自古以来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你就得证明这个问题,你得编造、撒谎、篡改—-独立性和客观性的边也擦不上也没关系。中国政府在西藏自治区成立社会科学院的最主要的任务之一是批判夏格巴旺秀德丹先生所著的《西藏政治史》,“当时筹备西藏社会科学院的多杰才旦同志说,如果我们不批判这本书,西藏社会科学院就不需要成立了。”就是说西藏社科院是为批判夏格巴的书而成立的,其它研究机构和智库也是为了类似的目的而成立。

胡少江在《“胡鞍钢现象”和“胡鞍钢挨打现象”》一文中指出:“胡鞍钢引起众怒的研究成果是关于中国已经全面赶超美国的一篇所谓的研究报告,这篇报告从既有的政治结论出发,披上学术研究的外衣,以小学生的水平设计了一套漏洞百出的指标体系和定量分析的方法。这套体系和方法不仅根本谈不上学术,甚至连常识那一关都过不去,清华校友在公开信就有理有据地对此进行了令其无法辩驳的质疑。其实,且不要说学者们,就连常人都可以一眼看出,胡的所谓研究完全是为好大喜功的当政者量身定制的「马屁套餐」。”其实,胡鞍钢超美言论并非只出现在该研究报告中,据邓聿文指出:“事实上,该论断并非始自今日。早在2010年,他就开始鼓吹中国的经济实力超过了美国,以后,陆续加上科技和军事等,至少在2015年,他就在一些讲座中断言中国的综合国力超过了美国。”

既然如此,为什么最近才开始“倒胡”?虽然,中国的学者们有很多解读,事实上美国的贸易战之响亮的耳光打醒了沉醉于中国人优越感和胡鞍钢自慰中的部分中国人。

再回到西藏的“胡鞍钢现象”,中国政府对所有研究西藏和西藏问题的权威机构设计好了“框架“,对社会上的学术界划好“红线”,何止是红线应该是地雷区。因此,所谓的研究者能做什么?不做假知识还能怎么着?有智慧能用吗?在统治者设定的框架和红线内忽悠、篡改真相、撒谎,欺上骗下、制造假知识是他们的专业和特长,统治者满意的谎言、胡扯将获得权力和利益的丰富报酬,而且有国家权力的保护。郑永年提到了“知识分子的态度问题”,在西藏问题等研究领域确实受到严格的框架和红线的限制,但是,一些中国知识分子、学者和专家当他们远离统治者的限制后任然在西藏问题上无视真相、篡改史实,继续胡鞍钢的大有人在,这应该是郑永年提到的“知识分子的态度问题”吧。其实,对于其他民族更可怕的还有大汉族主义、汉人优越感一直祸害着真相和事实的出世。

在西藏问题上的“胡鞍钢”们的权威杰作之一是名目繁多的有关西藏的《白皮书》,胡鞍钢们在每一部《白皮书》的既定框架“西藏自古以来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在这个框架里“胡鞍钢”们“给帝王唱赞歌”,给“旧西藏”丑化的最后自己都搞不清到底是怎么回事;妖魔化“达赖集团”最终自己也不相信;新西藏的发展编得就差“超美”似的,拉萨可成为“最具幸福感城市”等等—-举不胜举。没有任何学者公开对涉及西藏的“胡鞍钢”们质疑过,中国的知识分子集体失声不是一年两年,几十年一如既往。

六十多年来西藏问题一直无法解决的原因也与 “胡鞍钢”们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如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几十年来一直在解释和平解决西藏问题的方案,既西藏在中国《宪法》框架内获得名副其实的自治。而中国政府没有诚意解决西藏问题的现实情况下,“胡鞍钢”全力以赴的在“证明”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争取的是“西藏独立”,当无法证明时制造出什么“变相独立”、“半独立”、 “中间道路的实质是分裂中国”等等。尽管中国政府拿到西藏流亡政府官方有关解决西藏问题的“中间道路”文件后继续耍赖。而胡鞍钢们为政府的立场继续保驾护航,虽然,全世界都知道事实真相,但是胡鞍钢们还得硬着头皮说瞎话。

当然,胡鞍钢们本身就是吃西藏的独立饭、发独立财、升独立官的既得利益集团也是公开的秘密。

西藏和西藏问题研究领域的胡鞍钢和胡鞍钢现象真的可以写成几部书,无法在此一一列出,但可以肯定的说胡鞍钢现象已经到了全方位和泛滥性的地步。早已超过了中国抗日影片里的活劈鬼子、石头打飞机的程度。

最后,在中国知识界激烈讨论胡鞍钢和胡鞍钢现象,以及在倒胡的此刻,中国的学者和知识界能否也对西藏问题智库的胡鞍钢们进行一次讨论呢?让更多有良知的学者和知识份子揭发和批判,从而让人们了解更多的事实真相,不要总是等到挨到耳光后才惊醒。

作者桑杰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