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人谈西藏】桑杰嘉:在西藏的秘密监狱“教育转化中心”

vot.org

【西藏之声2018年7月14日报道】藏人最熟悉的是中共所建的监狱、看守所、教育中心、学习中心等五花八门的名字。近年中共又在西藏和东突(新疆)等地秘密修建所谓的“教育转化中心”,又增一个非法关押藏人的中心。国际媒体对有关东突 “教育转化中心”的报道和西藏僧人对西藏的“教育转化中心”记录都证明“教育转化中心”是非法关押藏人的秘密监狱。

穿军装唱红歌的尼师 TCHRD

之前中共对西藏宗教人士、知识分子和异议人士进行的打击手段之一就是关入“拘留中心”、“政治再教育中心”、“再教育中心”等,这些名目繁多的“中心”外界了解甚少。中共对“教育转化中心”信息监控更是非常严密,所以,很少人知道在西藏的“教育转化中心”是什么时候开始建立的、现在有多少个、关押有多少人、为什么关押这些人等等。中国政府一直否认有“教育转化中心”,“中国当局讳莫如深、含糊其辞,甚至明确表示否认。”一直以来国际媒体很难获悉有关信息。要想获得西藏秘密成立关押宗教人士和异议人士的所谓“教育转化中心”相关信息更是难上加难,因此,多年来外界没有提到西藏的“教育转化中心”。所幸的是一位曾在“教育转化中心”关押四个月的西藏僧人冒着极大的危险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和所见所闻现场记录之后秘密送到了国外,并由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公布与众。因此,有关 “教育转化中心”以及内部的情况随着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的报道而使外界有所了解。

5月28日,在印度达兰萨拉的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发布了一份来自图伯特境内的资料。该资料的记录者是西藏自治区那曲索县的一位僧人,他被带到索县后直接关进了“教育转化中心”大约四个月,在关押期间他们遭受了严重的酷刑,并亲眼看到监管人员对西藏尼师的性虐待等,他并对“教育转化中心”酷刑、性虐待、政治洗脑等进行了较详细的记录。

“教育转化中心”现场记录者西藏僧人关押之前他前往西藏青海某寺院学习佛法,由于中共严令要求在外地学习的所有僧人和尼师必须限期内返回家乡,否则将“拘捕父母等,禁止小孩入学,禁止家人采挖冬春夏草”等恐吓,而僧尼们不得不返回家乡。这位僧人2017年7月13日从青海强制带到索县,并关押在索县的“教育转化中心”四个月。他在被关押期间所遭受的酷刑、政治洗脑,以及他在中心四个月里对尼师们的性虐待等所见所闻进行了记录。另外,人权组织通过长期搜集的资料、国际人权组织和国际媒体的报道等证实了资料内容的真实性。据西藏人权中心收集的证据显示:“教育转化中心”是中国政府用来对 “政治上不可靠”的西藏人实施的打压。例如,西藏作家和老师岗吉•志巴加在2016年从监狱释放后不久就被迫参加了为期15天的“再教育”。同样,另一名前政治犯因违抗官方命令强迫西藏自治区外西藏地区的寺院驱逐僧侣而受到“再教育”超过两个月。事实上,接受“再教育”的地方就是关押在“教育转化中心”,中共对他们进行“转化”。

中国政府一直否认“教育转化中心”的同时对关押者称是“学校”或者“法律教育中心”等。被关进“教育转化中心”的僧人指出:“进入中心前这位官员说,你要去的是学校,而非监狱。”但是,他很快发现是监狱,“ 除了他的衣服、毛巾、牙膏和牙刷之外不让带任何物品。”把监狱中的囚服换成了军服。僧人指出:“我进入中心时看到一些穿军装的妇女走过来,她们看到国安人员立即集合蹲在了地上,他说了几句话后妇女们立即回答是!是!当时我感到奇怪。后来才发现这些穿军装的妇女都是尼姑。”

从西藏人权中心发布的资料显示,中共在西藏秘密建有“教育转化中心”,而且,其中关押有很多僧人和尼师,还有少数俗人。

对中共的“教育转化中心”国际媒体也一直很关注,《纽约时报》刊登的“中国如何对少数民族进行教育转化”文章中阐述了中共在东突修建的“教育转化中心”的情况。该文章指出:“如何才能在一年之内羁押一个民族的50万名成员这需要庞大的资源和精心组织,但中国当局并不吝啬在中国西部地区新疆,维吾尔以及哈萨克,柯尔克孜等其他少数民族的大量人口正被拘押,接受国家所谓的“教育转化”。他们当中有上万人被关在配备带刺铁丝网,防爆外层。加固门和警卫室的新型思想控制拘留营里”文章还指出:“对于有关这些拘留营的报导,中国当局讳莫如深,含糊其辞,甚至明确表示否认但现在他们将不得不解释他们自己留下的确凿证据:一个由政府建立的在线公开招标系统邀请承包商投标,帮助当局建设和管理这些拘留营。

研究者发现中共在东突建的“教育转化中心”的数量达四十多座,并投入有大量的资金:“德国科尔塔尔的欧洲文化与神学学院(European School of Culture and Theology)研究员郑国恩(Adrian Zenz)的一项新研究分析了这些政府招商广告,它们涉及新疆各地40多个地区的各种再教育设施,令外界得以窥见中国是如何投入广泛的官僚,人力与财政资源,来建设这个拘留网路的。报告显示,中国自2016年以来一直在推动新疆地区各个角落的拘留营建设,迄今为止已耗资超过6.8亿人民币。”

该文章有关东突的“教育转化中心”再次证明了西藏僧人有关索县“教育转化中心”记录的真实性。“2月,一名在美國留學的維吾爾人向《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提供了迄今公布的關於拘留情況的最詳細描述。他在去年回中國時被捕,然後在沒有受到任何已知指控的情況下被關押了17天。據他描述,他被關在一個擁擠的牢房裡,長時間地齊步走,高呼口號,觀看關於所謂非法宗教活動的宣傳教育影片。”西藏僧人指证:“没有违犯任何法律,合法的行使自己的权利,从自己的家乡前往青海学习,遭无理指控,并在2017年7月13日从学院强制带到家乡。如果没有自动返回以拘捕家人父母、兄弟等,该家庭的小孩禁止入学,禁止家人采挖冬春夏草等恐吓下而不得不返回家乡。”返回之后直接关进了索县的“教育转化中心”。“进入中心前官员说,你要去的是学校,而非监狱。”进入后他“很快意识到,教育转化中心是一所监狱”。而在中心开展的是:“批斗会、军训、罚站、学习所谓的革命歌曲,红歌“,总之,是对没有触犯任何法律的西藏僧尼进行政治洗脑、酷刑和性虐待的中心。

这位记录者指出是“新建”的“教育转化中心”。无法获悉中国什么时候开始在西藏建起“教育转化中心”的,但是,《纽约时报》的文章指出“—在2016年年底,一个原来就职于西藏的新任自治区党委书记到来后,措施变得愈发严厉。”因此,这一打压措施是前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的‘伟业’。那么,也不排除陈全国在西藏时已经在西藏各地建了秘密监狱–“教育转化中心”,然后,在东突大力推行。

中共所谓的“教育转化中心”最早是为打击法轮功学员设立,酷刑等严厉打击起到杀鸡给猴看的效果,因此,中共又开始在西藏、东突等地方有步骤有计划的成立“教育转化中心”打击西藏的知识分子、宗教人士和异见者。因此,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称:“这些非法教育转化中心是2013年中国当局声称废除的另一种可怕的‘劳改’或‘劳教’制度。”

新疆西藏都有教育转化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