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人谈西藏】桑杰嘉:回顾3月10日

vot.org

【西藏之声2019年3月9日报导】今年是1959年3月10日藏人抗暴起义,以及西藏政府、达赖喇嘛尊者和数万藏人流亡60周年,同时,也是藏人反抗中共入侵七十周年。世界各地的流亡藏人和支持西藏团体举行各种活动纪念60年前的3月10日藏人在首都拉萨的抗暴起义。60年前的3月10日抗暴起义虽然被中共血腥镇压了,但是,在西藏历史的转折点上写下辉煌的一笔既向世界宣示了西藏是个独立的国家,藏人不接受中共非法占领和统治,并且将合法的西藏政府在世界上继续保存和延续了六十年,为西藏自由事业奋斗了一甲子,当然,对此数万计的藏人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从此,中共对西藏的文化和种族灭绝政策变本加厉,甚至到了疯狂的地步。

图片翻拍自唯色博客

1959年3月10日早晨,西藏首都拉萨民众和当时从西藏安多和康区遭中共迫害逃难者等数千计藏人自愿集聚在达赖喇嘛夏宫罗布林卡大门前,藏人担心达赖喇嘛的安全,请求达赖喇嘛不要前往中共军区看表演,长达十多天的西藏抗暴起义运动爆发,直至中共正规军队使用大炮、机枪、装甲车,甚至爆破、喷火器、手榴弹—-血腥镇压。迫使西藏政府和政教领袖达赖喇嘛流亡印度。

背景

自中共大军进驻拉萨之后,中共开始逐步争夺西藏政府噶厦的权力,其手段有收买高层、分化、施压、威胁等等,当时中共在拉萨还没有完全站稳脚步,所以,还没有直接公开打压藏人。但是,随着中共大部队的集聚和青藏、川藏两条公路的开通中共军队和拉萨藏人的关系日益恶化,摩擦频频。

在政治层面上中共开始撕毁所谓的《十七条》计划彻底消除西藏政府噶厦和达赖喇嘛的影响。中共军方在拉萨对西藏政府和达赖喇嘛咄咄逼人,要求镇压藏人的抗议和西藏自愿军曲西岗珠组织等。藏人和中共军队的冲突到了零界点,一触即发。

1949年被中共占领的西藏安多和康区开始所谓的“民主改革”,没收藏人财产、打压宗教人士、寺院、强制要求上缴藏人世代佩戴的枪支—对不服从者进行武力打击,迫使安多和康区藏人自发反抗,对此,中共展开血腥镇压,甚至动用飞机轰炸藏人和寺院。在康区和安多很多没有参加反抗,甚至和中共合作的高僧大德、地方杰布、大小行政官员贲等以学习、开会、参观等之名进行软禁或直接关押,甚至杀害,而这些消息从康区和安多逃难的藏人传递到了拉萨,使拉萨的政府和民众更是惶惶不安。

中共军队用九年的时间在拉萨和西藏中部不但立足,而且,基本掏空了西藏政府和达赖喇嘛的权力,因此,在拉萨等地的中共军方官员等更是傲慢、霸道。但是,绝大部分的藏人和西藏政府官员仍然对西藏政府和达赖喇嘛忠心耿耿,这早就成了中共恨之入骨的问题,中共恨不得连根拔掉,因此,消灭西藏政府和达赖喇嘛权力只是迟早的问题,只剩下利用什么借口和阴谋手段的问题。对于中共来说当时消灭西藏政府和达赖喇嘛权力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西藏政府的很多权力被中共军方架空,部分高层官员被中共笼络,因此,当时很多拉萨的藏人也怀疑噶厦在出卖藏人利益,包括达赖喇嘛的安全等,这在3月10日藏人抗议口号中可以看出,如“贵族们请不要用我们的殊宝去换大洋”,以及民众限制和检查政府官员等。

加上,不久前的墨兰钦莫法会期间西藏人和中共的关系趋向更加紧张。中共所有单位处于戒备状态,单位的窗户都被沙袋堵住,架上机枪对准达萨民众举行的法会,而达赖喇嘛也出席法会。3月7日,中共方面派人到罗布林卡要求达赖喇嘛确定到军区司令部看演出的时间,3月8日,达赖喇嘛确定了去军区看演出的时间,即3月10日。3月9日,达赖喇嘛警卫团代本前往军区查看表演场地、达赖喇嘛休息的地方等,疑点重重。

很多不正常

中共对达赖喇嘛警卫团代本彭措扎西说:“不能带警卫”、“一定要带警卫,最多能带两三名,而且警卫不准带枪。”、在前往军区的沿途 “藏军安排警卫,只能安排到通往军区的石桥边—”。西藏政府噶伦们也被邀请到军区看演出,“他们每人只能带一名侍从,而且也不准带武器—”

当彭措扎西去看达赖喇嘛在军区休息和演出场地时,中共方面根本就演出和达赖喇嘛休息等场地等没有做出任何的准备,而这是3月9日。

这样非同寻常的要求和场景使西藏政府官员非常惊愕,而这一消息被外界知晓后整个拉萨开始处于不安中,因此,3月10凌晨,拉萨民自愿前往罗布林卡请求达赖喇嘛不要前往军区。

谁参与了抗暴起义?

3月10日开始集会罗布林卡的有拉萨民众和当时在拉萨避难的数千计的西藏安多和康区的藏人,虽然,当时有一部分安多和康区藏人前往山南参加四水六岗军,但是,很多人仍然滞留在拉萨。还有从各地赶来想参加四水六岗军的藏人大部分在拉萨。

这可以从3月10日之后规划保护达赖喇嘛部署群众的单位可以证明。如当时康区德格藏人担任守护达赖喇嘛夏宫罗布林卡的南门有192名德格人,其他如,恰常、安多、理塘等为单位驻扎在罗布林卡四周,防止中共进攻罗布林卡对达赖喇嘛安全造成威胁。

主要时间点

3月7日,中共方面派人到罗布林卡要求达赖喇嘛确定看演出的时间。
3月8日,达赖喇嘛确定了去军区看演出的时间,既3月10日。
3月9日,达赖喇嘛警卫团代本前往军区查看表演场地、达赖喇嘛休息的地方等,疑点重重。
3月10日,拉萨民众自愿前往罗布林卡请求达赖喇嘛不要前往军区,数千人集聚,开始抗议中共军队。
3月12日,西藏妇女在拉萨展开抗议示威游行,抗议中共占领西藏,要求中共军队撤离西藏。毛泽东发电给西藏工委“争取大打一仗为更有利。”
3月13日,中共命令兰州军区部队和空军待命入藏。中共积极调动更多部队准备进藏。
3月17日,中共军队向罗布林卡发射两发炮弹,一颗落在了离达赖喇嘛寝宫很近的地方。当天晚上十点达赖喇嘛、家人和部分政府官员秘密离开拉萨前往山南。中共兰州、昆明和成都三大军区大部队开始向西藏中部结集。

3月19日凌晨,中共开始镇压拉萨的藏人。此时中共还不知达赖喇嘛等秘密出走。中共军队以甲波日,罗布林卡、布达拉宫、大昭寺、小昭寺为主要作战区。用机关枪扫射、用炮轰炸了甲波日、罗布林卡,以及从罗布林卡逃亡拉萨河岸的藏人—-

3月22日,经过对大昭寺和小昭寺进行炮轰、装甲车和地面部队的进攻占领后中共武力大规模镇压结束。

当时的几个场景

第一个场景:
中共轰炸布达拉宫附近的甲波日。中共军方人士的记录:“我在观察所里清楚地看到,每群炮弹都准确地落在目标区既其周围。药王山头烟火飞腾,尘土弥漫,乱石崩云,炮火一批比一批更加猛烈、更准确,间隙的时间更短!我感到大地在震抖,仿佛空气也在燃烧。叛匪们无处藏身,一哄而散。我毫不留情地指挥着炮火随着叛匪的移动而移动。”

“随后的一小时内,千余发炮弹呼啸着落到山上,所有碉堡战壕几乎都未及开火即被摧毁。”

当时在拉萨河对岸山顶的藏人看到:“打了两个小时没有间断。整座山浓烟滚滚看不到布达拉宫。过了一阵,浓烟散掉以后,甲波日山顶所有建筑都被夷平”

中共对甲波日,以一小时发射了一千多发炮弹的火力进行了轰炸。

第二个场景:
中共轰炸罗布林卡。中共军方作家、当时参战军人的记录:“攻打罗布林卡的战斗开始,308团全部大炮和155团设在烈士陵园炮阵上的60炮、82迫击炮、无后座力炮,一齐向罗布林卡轰击,采用续进弹幕的打法,即以15公尺为一个射点逐次成一条线向前推进,这是炮兵轰击最强大的火力,炮弹先从东往西一层一层地撒开,遍地开花,叛匪承受不住这猛烈炮火的打击,纷纷从东往西跑,炮弹追着他们往西炸。”

“我军拿下药王山—我全团炮火几乎没有停顿地射向了这里。战前,我团早已把罗布林卡内的全部地面按连划分了射击地段。现在,全团炮火有条不紊,以急促、准确的火力从南往东打。每营三个连的弹群相互交叉,进行密集的轰击。—-在炮火的猛烈打击下,匪巢如同汤浇蚁穴,火燎蜂房。惊恐万状的匪徒们发疯似地四下逃命,但不论逃到什么地方,不是肢裂,就是尸分,任凭他们鬼哭狼嚎,也无处躲藏。”

就中共的说法对罗布林卡以这样的火力轰炸了3个小时。

第三个场景:
中共轰炸从罗布林卡逃到拉萨河滩的藏人。中共参战军人:“他们突然打开南门(罗布林卡),呐喊冲击,冒死向老渡口方向突围。我即命令炮火迅速地转移到叛匪冲击方向之前,猛烈地进行拦阻射击。叛匪惧怕这死亡的火墙,又转变方向往回跑。我又将火力转移到他们回跑的方向,下令“四发急促射放!”炮弹又呼啸着回过头来,在匪群中炸开了。”

当时在拉萨河对岸山顶的藏人看到:“大量的藏人向然玛岗渡口方向跑来—这些人都是之前守护罗布林卡的民众,有枪的也不多—-我们只能眼睁睁看着,骑马的、奔跑的,都跑向渡口方向,被扫射的人仰马翻,罗布林卡和然玛岗之间的那一带堆满了尸体。有人还是跑到了河边,我们下面的中共军人一阵扫射,人和马倒在河里,河水被打死的人和马的尸体堵塞了河道,堵了一阵子后,河水又把尸体冲开,一片红红地裹着尸体淌下去,我当时只觉得这世上所有的人都被杀光了吧”

有多少藏人遇害

3月10日西藏抗暴起义运动中有多少藏人遇害一直是研究者追查的问题。但是,由于中共掌握着所有的信息,至今基本上没有公开确切的数字。部分中共资料所透露的基本没有什么可信度,而且,和中共自己的很多说法极其矛盾。如,“共歼叛乱分子5300余名,其中毙545人,伤俘4800余名。”但是,中共资料又说“拉萨市的叛乱武装约7000人。” 又称:“甲波日是9000康巴叛匪的指挥部”等等。

不过,我们可以从穆斯唐藏人游击队在一次袭击中共军方车队时获得的军方资料显示:“1959年3月至1960年10月,西藏中部死亡87000人。”其中包括3月在拉萨遭屠杀的人数和之后中共围堵屠杀逃难藏人,以及所谓“平叛”屠杀藏人的人数。不过可以肯定这个数字中3月抗暴起义中遭屠杀藏人占很大部分。

影响和意义

1959年3月10日爆发的西藏抗暴起义经过十多天后遭中共武力镇压,在血流成河中结束。但是,对西藏历史、西藏问题和对抗共产集权史上留有一定的影响。

首先,3月10日抗暴起义运动使西藏历史关键的转折点上西藏政府和人民向世界公开宣布了西藏千年的独立地位,西藏并非中国的一部分,中共更不是来“解放”西藏,而是非法入侵和以及殖民占领西藏的真相。

其次,经过这次起义西藏政府和政教领袖达赖喇嘛等安全撤离拉萨,并在3月26日宣布西藏政府暂移至隆子宗,并举行了仪式。西藏政府和达赖喇嘛流亡印度之后在提斯普尔之后宣布了《十七条》是胁迫签署。6月20日,达赖喇嘛召开记者会宣布废除《十七条协议》,宣布“我和政府官员在哪里,那就是西藏政府”,并且在印度延续延续具有三百多年的噶丹颇章西藏政府,即西藏流亡政府。

再次,保住了西藏人民继续争取西藏恢复独立、人民自由事业抗争的火种,在流亡和浩劫的一甲子里继续对抗中共殖民者,挽救濒临灭绝的西藏文化,并传播到世界各地,收益者无数人,引入现代科学和先进民主制度,对西藏文明注入了新的生命。

还有,因为,3月10日的抗暴起义,西藏人在人类对抗共产政权史上留下了难得的一页。在全世界各大小国家纷纷向共产中国低头叩拜,无视正义的六十多年里,西藏人民继续对抗中共集权统治,这可为人类历史,以及人类迈向文明征途中辉煌的一页。

总之,3月10日西藏抗暴起义,把西藏人民和政府从彻底死亡的边缘上救回,并成为西藏历史转折点上的灯塔,在最黑暗的岁月里是西藏人永远的希望之灯,无论在浩劫的年代,还是漂泊的岁月3月10日永远是沸腾血液,是复国、自由之灵魂继续生存的根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