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人谈西藏】桑杰嘉:又是最黑暗的那一天

vot.org

【西藏之声2019年10月12日报道】又是一年中最黑暗的那一天,整个雪域西藏被无数的摄像头、公安、国安、国保、武警、网警、驻村干部、驻寺干部全天候的监控——当然也少不了特务人员虎视眈眈,磨刀霍霍。特别在西藏首都拉萨等各大城市如临大敌,草木皆兵,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抓捕藏人已经进入常态化,今年也不例外。外界已知6名藏人在这黑暗的一天到来之前遭捕。

又是一年中最黑暗的那一天,我的人民在自己的家里心惊胆颤,在那黑暗的角落里连哀哭的权利都被剥夺了。在殖民主义者的被迫下他们不能哭,他们要笑,在这最黑暗的日子里他们必须要笑,在屠杀族人而染红的血旗下他们必须要笑,他们能笑出来吗?在中国入侵七十年,被彻底侵占殖民统治的六十年里一百二十万前辈被屠杀、被自杀、被饿死、被折磨致死—-自中国入侵西藏至今西藏只有被入侵、占领、屠杀、摧毁和奴役的日子,而这一切都与这黑暗的那一天有着直接的联系。

六十年前被迫分成境内外西藏,十万藏人流亡国外,漂泊异乡。藏人的怙主、领袖达赖喇嘛,以及西藏佛教的各传承领袖流亡国外,六十年藏人无法朝拜上师怙主,他们的画像都成为被判刑的理由。一批又一批的藏人翻越喜马拉雅山的大流亡持续了十多年——-有的被中国边防警察射杀而永远地躺在了喜马拉雅山顶,有的永远失去了双手、双脚或者双目——眼穿肠断思故乡的流亡藏人永远地安息在异国他乡。黑暗之日最使人呕吐的是那血旗插到了每户藏人的屋顶、寺院、布达拉宫、大昭寺顶上,雪域西藏成了血的海洋—强迫僧人升血旗,看整齐划一的机器人走过血的广场,看天安门城楼上发呆的一那群刽子手,就这样一次又一次地在藏人那无法愈合的亡国、屠杀和摧毁的伤疤上撒盐。更何况,2008年3月开始的藏人抗议者被屠杀的鲜血还没有干,而150多位自焚藏人的呐喊还在耳边回荡,他们在呼唤人类的良知,抗议中国的殖民统治,为了西藏国家和民族化为火焰—

而每年的那一天,黑暗的那一天中国人迫使藏人为这万恶根源之国的建立而欢庆,藏人欲哭无泪,不!早已失去了哭的权利。

看看天安门城楼上那几个望着曾经血流成河的广场上数万计的被组装的机器人整齐划一地走过,他们如同举办丧事脸无表情,一片茫然。既有对人民的恐惧,又有对未来的悲哀与迷茫,还有世界领袖们避瘟疫般闪躲的孤零,更似不远处开向少年胸膛的枪声的诅咒—-,所以,一群愁眉苦脸的人站在天安门城楼上,发呆。城楼上的他们都没有喜悦的国庆日,要藏人笑,要藏人为他们欢庆,还有比这更恶毒的吗?

在这与快乐无关、与人民无关的所谓“国庆”期间,广大的中国普通人面对的是全面提高的监控、限制和恐惧的“敏感时期”,以强制公共厕所登记制成为最高境界,但是,说所有的中国人不“欢庆”也不是事实,那一群又一群的贪污、欺诈、剥削巨资,并送到西方国家,开着豪华轿车、在帝国主义怀抱中享受荣华富贵的“爱国”者们却万分的激动、万分的开心。唱着“不愿做奴隶的人们—”兴奋的不可自拔。花着大把的钞票,享受西方国家的优质生活。不难想象他们为什么如此开心,中国人民是他们的摇钱树,中国人民是他们维持生命的血源,而中国政府是他们最强有力的吸收金钱之机器,一定要有人庆祝这充满血腥味的,黑暗的一天,非他们莫属。当然还有一些韭菜莫名其妙的兴奋、疯狂—-幻想自己是镰刀。

如同往年一样中国政府为了加强所谓敏感时期既国庆期间维稳,数月前开始开展各种工作。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是七十大庆,也是中国共产党开倒车退回高度集权,西藏、东突、香港形势极其恶化,国际上与美国的贸易战打的遍体鳞伤——中国政府再不加强灌输极权美学配上中国“民族复兴”和“国家崛起的故事”,不搞一次前所未有的广场政治为根深蒂固的危机打紧急止痛针外别无选择。

消息人士提供了六名被捕藏人中四人的照片 从左至右依次为:诺桑、斯太旺杰、杨佩、杜堆拉吉

因此,在西藏各级地方政府把维稳,特别是国庆期间的维稳工作作为今年的特别政治任务来抓,各级政府官员频频前往寺院、基层“督导调研”,迫使教职人员又是“感恩祖国”,又是“七十大庆献礼”—–总之,为确保国庆期间的维稳工作,中国政府出动各地政府和各级党组织严厉监控西藏人,强制举行各种所谓的“庆祝活动”,不配合者直接抓捕。

外界已知因不配合国庆活动而遭捕的藏人有6位。据挪威西藏之声报道,“中共‘十一国庆’七十周年即将来临之际,当局强迫‘西藏自治区’与其他藏地的僧俗民众悬挂五星红旗、歌颂中共、感激‘祖国的恩情’。而在那曲达前乡,有数名藏人未积极配合地方政府筹备国庆活动,被当局拘押。一名消息人士向本台透露,本月20日当天,西藏那曲地区达前乡六名男子被中共当局强行带走,进行所谓的‘政治思想教育’。他们被拘押的原因是没有按照政府要求积极配合中共国庆七十周年的筹备活动,即在自家屋顶悬挂五星红旗、歌颂‘祖国的恩情’等等。

六名藏人分别为:次杰、斯太旺杰、杨佩、杜堆拉吉、诺桑、西旺朗杰。其中次杰是在医院照顾其患病住院的妻子时,被强行带走的。

他们的家人被禁止探望,也不准许寄送被褥与食物,并被威胁若执意探望,六名藏人的关押天数就会增加。”

10月1日,西藏各地强制举行各种所谓的庆祝活动,营造“欢天喜地”的节日气氛,当然,重点是“感恩”党国。其中很多活动是直接玷污宗教、民族尊严。

在西藏安多果洛地区也举行同样的所谓的“庆祝”活动。据中国媒体报道,“10月1日上午9时,果洛州66座寺院隆重举行迎国庆升国旗仪式,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献礼。—全州3000余名宗教界人士在自己所在的宗教场所高唱国歌,向国旗行注目礼,以庄严神圣的方式表达对伟大祖国的无比崇敬和热爱之情。”

“—-在州委的号召下,果洛全州宗教界人士有效提升国家意识、法律意识、感恩意识,积极响应全国性宗教团体联席会议第六次会议《关于在宗教活动场所升挂国旗的倡议》,以唱国歌、升国旗的方式,感恩党的关心、为祖国喝彩。升旗仪式后,各寺院根据州委统一部署组织宗教界人士集中观看‘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庆祝大会’现场直播,共同回忆70年来果洛发展建设取得的巨大成就和僧俗群众生活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共同祝愿伟大祖国更加繁荣昌盛、人民生活更加幸福。

各寺院民管会负责人一致表示,举行升国旗仪式,进一步增强了宗教教职人员与信教群众的国家意识和国家荣誉感、自豪感。”

说明一下,在中国共产党语境下所谓的“号召”既命令。寺院民管会(全名为寺院民主管理委员会)负责人,指的是中国政府派驻各寺院的党员干部,其主要任务不言而喻二十四小时监控寺院中的一举一动。而且,他们为了向上级“请功”,自主开创各种打压方式,破坏传统宗教活动。不少寺院驻有派出所。

西藏果洛地区是中国入侵西藏后屠杀藏人最严重的地区之一,严重的地方整村整村的西藏牧民被武器精良的中国军队斩尽杀绝,较轻的地方也是寡妇村到处都是。中国政府自己当时人口记录证实了这一大屠杀。另外,第十世班禅喇嘛在一九八七年的一次讲话中说:“果洛地区打死了许多人,把尸体从山上拖下来,挖个大坑埋在里面,把死者的亲属都叫来宣布:‘我们把叛匪消灭了,今天是喜庆的日子,你们在尸体坑上跳舞–。’而且,很多地方根本没有中国政府所谓的“叛乱”发生,但是,据班禅喇嘛讲中国政府当时抓捕了果洛百分之二十的藏人,其中大多数在监狱和农场、矿场中死亡。西藏其他地方这样的悲剧也是非常普遍的,中国正规军队以各种理由进行大屠杀藏人,还派遣当时正规的蒙古现代骑兵团横扫西藏高原,长达三年时间。

今天迫使他们的子孙“感恩”、“喝彩”这个屠杀前辈,占领国家且殖民统治的“祖国”。这是多大的污辱和折磨呀!但是,西藏人七十年来每一天都承受着如此的打压和折磨,因此,在全球的流亡藏人和支持西藏人士展开各种活动抗议中国国政府对西藏非法占领和对藏人的殖民统治。

昌都市强巴林寺的上千名僧人被迫参加中共建政70年活動。

在印度北部的西藏流亡政府(现称藏人行政中央)10月1日发表记者会发布流亡藏人官方声明:

“外交与新闻部秘书次旺杰布在记者会上指出,中共从1949年起武力侵占西藏以来, 约有120万藏人非正常死亡,6千座寺院被摧毁。而中国吹嘘在西藏进行所谓的发展,实际上伴随着大规模中国移民潮,且对西藏的原始生态产生巨大破坏。次旺杰布形容,这可以被称之为一种文化灭绝形式。他并谴责中国在西藏实施‘中国化’政策,对藏人能够表明身份认同的任何事物与行为都全面予以打击,尤其是西藏的独特语言、宗教与文化。

外交与新闻部在声明中谴责中共统治西藏至今,对藏人各种基本人权的打压导致超过150位同胞采取自焚的途径,抗议中国的压迫政策。次旺杰布指出,不但如此,中共近年持续加紧对藏人的管控与打压,例如强拆喇荣五明佛学院与亚青寺、驱逐僧尼学员,以及对藏地进行所谓的‘网格化’管理,全面监控民众一举一动等措施,他们正在将西藏变成一个‘奥威尔式的’警察国度。

西藏永远不会灭亡,因为人的精神没有灭亡,共产主义不会胜利,因为人不会永远为奴。”

同时,“设立于美国华盛顿的援藏机构‘国际声援西藏运动’也发布声明,谴责中共在纪念建政七十周年的同时,也大肆吹嘘在西藏的‘建设发展’成果。事实上,中国对西藏实行了七十年的压迫统治,而且问题的关键在于——中国对西藏的统治缺乏合法性。”

声明指出:“中共建政后宣布‘解放’西藏,随后于1951年迫使藏人签下‘十七条协议’。即便这份协议充满争议,但其中也明确规定当时的西藏政府可以保持对西藏宗教、语言和政治体制方面的决策权,以作为藏方接受中国统治的条件。然而,中国很快就违反了这份协议,并最终迫使藏人愤而起义、达赖喇嘛流亡印度。

如今西藏的宗教与文化等各个领域都遭到中共的破坏,藏人的基本人权持续遭到侵犯。自中共统治西藏至今,没有任何一届领导人愿意倾听和解决藏人的不满。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呼吁中国如果真想展现出成熟的态度,并成为负责的国际社会成员,它就应该有勇气解决西藏的政治问题,同时积极回应由达赖喇嘛尊者提出的‘中间道路’,透过这一互利方法来解决西藏问题。

10月1日,西藏非政府组织青年会在印度新德里发起抗议中国政府的活动,五十多名西藏青年会成员身披西藏国旗、呼喊着‘我们要自由’、‘西藏独立’、‘停止在西藏的杀戮’等口号,分成三个小组冲击中共大使馆。”抗议中国政府对西藏的非法占领和殖民统治。

青年会主席对西藏媒体称:“是为了抗议中共一边迫害境内藏人,一边强迫他们参与官方的‘国庆’活动。”

而在比利时、法国和瑞士等国的藏人也前后举行大型抗议活动,谴责中国政府对西藏的非法占领和殖民统治。并向世界人民介绍中国政府在西藏的暴政,揭露中国政府在破坏西藏文化、摧毁宗教,以及正在扼杀西藏民族的事实真相。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中国政府在西藏、东突和香港实施的镇压、拘捕、屠杀的行为。

又是一年中最黑暗的那一天,我的人民在黑暗的角落里被剥夺了哭的权利,在那面血旗下,他们不能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