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人谈西藏】桑杰嘉:写在土鼠年和平抗议十周年

vot.org

【西藏之声2018年9月26日报道】2008年3月10日开始,西藏首都拉萨为主的各地发生抗议中国政府的运动,从参加抗议示威的人数、覆盖的地域和持续的时间等各方面是规模空前的抗议示威运动。对2008年的抗议运动西藏人称土鼠年和平抗议,也有境内藏人学者称“土鼠年革命”。 虽然,西藏土鼠年和平抗议发生已经十年了,在西藏境内仍然以不同的方式进行抗议,示威游行、自焚抗议、单独上街抗议等,这些都是2008年3月10日发生的土鼠年和平抗议延续,所以,这十年来西藏土鼠年和平抗议从未停止,因为,中国政府的迫害从未停止,西藏问题还没有解决。

图片翻拍自唯色博客《看不见的西藏》

土鼠年和平抗议爆发十周年之际,西藏境内发生第152起自焚抗议事件,已知130名自焚抗议者牺牲。另外,境内藏人单独上街抗议不断发生,很多抗议者被失踪、判刑—-境内藏人的抗议运动仍然在中国政府严厉的打击下艰难地继续,在自由世界里的我们除了纪念和向世界介绍境内藏人的抗争外,必须要思考如何继承土鼠年和平抗议精神,以及在中国政府的歪曲宣传兴风作浪和霸权国际社会的情况下如何揭露中国政府的谎言,介绍土鼠年和平抗议真相更加重要。

土鼠年和平抗议的影响

2008年3月10日,在西藏发生的土鼠年和平抗议对西藏境内、流亡藏人社会,以及对中国、国际社会产生了巨大影响。在这里主要谈2008年土鼠和平抗议对境内藏人的影响。

西藏著名作家唯色在《鼠年雪狮吼—2008年西藏事件大事记》中写道的:“—在发生了三月间的大事之后,图博(藏语,西藏)已不是过去的图博了,所有的博巴(藏语,藏人)也不是过去的博巴了。”中国政府对西藏全国各地发生的抗议进行的血腥镇压后,冲击到了西藏境内一直比较低调的西藏知识分子,一群西藏知识分子史无前例地表达了对镇压的愤恨,公开谴责中国政府的行为。这些知识分子不仅敢言,而且,开始探索维护藏人权利的方法和出路,包括利用中国法律、国际法等争取藏人权利,这是西藏知识的一个新的起点,也可以称为西藏知识界维权抗争的兴起。

土鼠年和平抗议之后,西藏境内的两大教育体系的知识分子前所未有的觉醒,且广泛地支持抗议民众,谴责中国政府对抗议者的血腥镇压。在以往的大多数抗议运动中,特别是政治权利的抗争中寺院教育体系中的知识分子总是占绝大部分,如在西藏首都拉萨每次抗议都由僧人或者尼师发起。相对而言,现代社会教育体系中的知识分子并不怎么活跃,很少公开参与抗议,体制内的知识分子更是如此。但是,土鼠年和平抗议遭到镇压后两大教育体系中的知识分子空前的团结,各寺院的僧侣和普通民众发起的大规模抗议运动立即得到各高等院校西藏学生和知识分子的广泛地支持和声援。简而言之,西藏知识界和普通民众之间出现未曾有过的团结一致。

土鼠年和平抗议发生之后,僧人、尼师和普通民众接二连三地在各地展开抗议游行,西藏知识分子也开始用以往不同的方式支持和声援抗议运动。他们主要通过记录、书写、出版专著公开谴责政府,以及思考西藏的未来。他们不仅仅是抗议和谴责中国政府的行为,而且开始研究探讨通过什么途径和方法更容易或者更有力的争取西藏人权利的问题。如,扎加、笃拉丹、铁让、晋美朗嘉、阿什、卓仓果羌、丹增扎瓦、扎仁博等等。其中,扎加和笃拉丹最具代表性,扎加先生2010年用母语撰写出版了《開天闢地》(另譯《土鼠年和平革命》等)。笃拉丹先生用母语撰写了《生命筑建的话》和《依法抵抗维权》(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出版了藏文版和英文版)。他们冒着极大的危险,公开撰写对土鼠年和平抗议运动支持,以及记录中国政府对抗议运动采取的屠杀镇压的感受、体会,并对西藏的未来进行思考和探索。

扎加首先定义土鼠年和平抗议。他指出:统治者(中国政府)定义土鼠年和平抗议定义狭小、没有确认性、具有玷污、歧视和立场性。而藏人对土鼠年和平抗议概念定义失去了“有组织、有目的”运动的特点,该运动不仅仅是对压迫者反抗,而且具有起义的特点,另外,为了反抗统治者不是采用常用的武力反抗,具有和平特点。我认为,时间是土鼠年,性质是革命既具“改造自然界或对社会改革进行创新,粉碎旧的社会体制创新体制的基础,以及推动社会向前发展”。因此,我称为“土鼠年革命”。

他强调了各种和平抗争的运动中印度圣雄甘地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是适合西藏,并重申了必须要从普世价值的角度思考和行动的重要性。作者还提出了西藏在历史上从印度引进了佛教,如今应该引进印度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作者认为西藏早在2006年的焚烧珍贵野生动物皮毛的运动是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一次实践,而2008年土鼠年和平抗议就是以非暴力不合作方式展开的。

笃拉丹,以一个僧侣知识分子的角度深入地探讨了法治、自由、和平、平等、非暴力等主题,并着眼于以达赖喇嘛、甘地、马丁•路德•金、乔治•华盛顿等的奋斗历程思索西藏抗争道路。而且,也对西藏和中国间六十三年的关系进行了回顾和总结。

他指出中国和西藏的关系是:坚守独立的十七个月、九年的无爱蜜月、留下无法愈合之仇恨的二十年、镇压与谈判交织的30年、生命和火焰中的四年等。作者用这五个阶段阐述了西藏国家非法占领和民族遭受中国政府殖民统治的情况。作者并在“生命和火焰中的四年”中以:自焚抗议的产生、燃烧的是你的人民、带着汽油的消防队、被火焰更高温的“法”等阐述了自焚抗议的原因,以及中国政府对藏人自焚抗议采取的镇压政策的严厉批评。

总之,土鼠年和平抗议对西藏社会的影响深远,从知识分子到普通民众,从学校到寺院,从农区到牧区,加深藏人的民族认同和同甘共苦精神,对整体民族命运的担忧和责任感倍增,并开始严肃地探索和思考西藏的未来。真是:“图博已不是过去的图博了,所有的博巴也不是过去的博巴了。”而抗议活动从抗议示威游行到自焚抗议、单独上街抗议等方式至今仍然延续。

需要澄清和揭露的问题

2008年3月土鼠年和平抗议发生时由于中国政府的颠倒黑白的宣传,严重曲解土鼠年和平抗议运动的真相,十年有更多的信息可以揭露中国政府的谎言,而且,可以更深入的研究抗议运动的各个方面。当然,首先要澄清一些基本的问题作为世人认识土鼠年和平抗议运动基础,以及向世界证明虽然中国独裁专制政府非法占领西藏、实施了六十多年的殖民统治后西藏人民继续为西藏的自由事业奋斗的真相。也应该向世界宣示二十一世纪中国政府以经济、市场、军事等作为利器向世界文明、民主国家进行报复打击,以及强迫世界文明向共产独裁政府低头的当今,一个只有六、七百万的弱小民族在向全球最大的共产帝国说不!已经抵抗了六十多年,而且在接续抵抗,将来也会抗争到底的誓言。

2008年西藏人的土鼠年和平抗议被中国政府的官方媒体和大汉族主义们颠倒是非、丑化的面目全非,所以,作为西藏人有几点必须要中国人解释清楚。

首先,土鼠年和平抗议是3月10日发生的,中国政府大量宣传的3月14日的抗议事件是藏人土鼠年和平抗议运动的第5天。

其次,2008年西藏人的抗议运动一直坚持了和平抗议。

再次,土鼠年和平抗议第五天中国政府所谓的“3.14暴力事件”的幕后操作者是中国政府,实施暴力的是警察、国安等部门的特务纵队。

还有,中国政府对土鼠年和平抗议者的屠杀问题,从照片、录像、现场记录者和中国官方资料证明屠杀了数百名的藏人。 最后,还有数千计藏人被失踪、拘捕和判刑。

另外,中国政府对土鼠年和平抗议连续十年的打压,造成严重的民族隔离、经济边缘化,制造了西藏人和中国人的严重对立,对西藏的文化、语言和宗教等实施文化灭绝政策,使西藏文化语言面临严重的危机,西藏的人权状况日益恶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