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人谈西藏】桑杰嘉:中国舆论再次攻击达赖喇嘛尊者在传递什么信号?

vot.org

【西藏之声2019年3月24日报道】中国对西藏的政策进一步强硬是最近几年非常明显的变化,特别是习近执政之后更是变本加厉,对西藏境内的全方位的严厉打击和控制到国际上以经济利益施压扼杀西藏问题,打压达赖喇嘛尊者等流亡藏人的活动空间。特别最近在宣传攻势上更是大开倒车,回归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反达赖”时期的舆论战,中国政府的这些举动在传递什么样的信号?值得流亡藏人关注和研究。

中共治藏一把手吴英杰日前称“达赖没有为西藏办一件好事” 图片:MARK SCHIEFELBEIN AP

据媒体报道2019年初中国政府已经禁止外国人进入西藏中部,这是美国政府颁布《西藏旅行对等法》后中国政府公开禁止外国人入藏。中国官员称:“考虑到(西藏)特殊的地理和气候条件,我们对进入西藏的外国人依法采取一系列规定。—”这样的回答大家心知肚明风马牛不相及。3月初,中国政府的宣传攻势再次大力发作,其宣传内容、言辞重回二十四年前的无理指责和污骂,将达赖喇嘛尊者“彻底视为敌人”的宣传轨道上。

3月8日起,中国政府在西藏的媒体《西藏日报》发表所谓的《认清十四世达赖反动本质系列》社论,以及部分涉藏文章。从《西藏日报》五篇长篇社论中可以看出中国浩劫西藏七十年,西藏政府、达赖喇嘛尊者和数万计藏人流亡六十年、150多位藏人自焚抗议后的今天中国仍然坚决实施强硬路线,而且,中国对达赖喇嘛尊者的态度返回到1995年主管民族工作的中共政治局常委李瑞环:“达赖是图谋西藏独立的分裂主义政治集团的总头子,是国际反华势力的忠实工具,是在西藏制造社会动乱的总根源,是阻挠藏传佛教建立正常秩序的最大障碍。”

中国学者称这是中国政府把达赖喇嘛“彻底视为敌人”开始。

中国政府如此定性达赖喇嘛尊者后,从此开启了文化大革命之后对西藏的再次政治和宗教大清洗运动,对此,中国著名学者王力雄先生这样写道:

“然而由于达赖喇嘛与西藏宗教不可分割的关系,反对达赖的运动必然不会只限于他个人,也不可能只限于政治,而一定会延伸到整个西藏宗教。例如要对达赖进行‘揭批’,所有寺庙和多数藏人家却都供奉着达赖像,每天对其朝拜,如何‘揭批’?于是便下令收缴和销毁达赖像。这样一个似乎只有古代社会才可能有的行为,却大张旗鼓地于1996年开始在整个西藏实施。”

“对寺庙进行‘清理整顿’。由党政官员和公安人员组成的工作组进驻寺庙,僧侣被要求人人过关,接受审查;众多当局不信任的僧侣被赶出寺庙,遣送回乡,还有一些关进监狱—-”

“西藏所有的中共党员、干部和国家职工都被明文要求不许信仰宗教,还要把达赖当作敌人,每人家里除了严禁挂达赖像,还不允许设经堂佛龛,不许请僧侣念经,不许做佛事,不许挂宗教性标志,不许让子女去西藏流亡政府办的学校上学,违反者要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退休者扣发退休金,学生则不予升学。西藏自治区目前有6万多干部,9万多党员,15万职工,其中百分之八十是藏族,加上他们的家属,总的算起来,受这些规定影响的藏人超过西藏总人口的百分之十。”

中国政府的清洗运动遭到了藏人的反抗,导致“甘丹寺四百多名僧人高喊‘西藏独立’砸毁了驻寺庙的警察机构;拉萨的色拉寺、哲蚌寺、大昭寺则以停止佛事活动,关闭寺属学校,反锁寺庙大门等行动进行抗议。”

从此之后,中国政府的爱国主义教育、政治教育等在寺院等宗教场所铺天盖地的实施,导致更多的抗议事件爆发,最终导致爆发了2008年席卷西藏三区的和平抗议运动。

二十四年后,中国政府再次启动官媒大力宣传 “彻底视为敌人”为主题的内容,另再加《披着宗教外衣祸藏乱教的政客》,并信誓旦旦《“坚定不移把反分裂斗争进行到底!”》。这一举动必须要引起流亡藏人和西藏政府的严正关切,并应该采取积极的对应措施。中国政府在开展三年(还剩两年多)所谓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今天,官方高调攻击达赖喇嘛尊者不仅仅是流亡藏人纪念西藏政府和达赖喇嘛流亡60周年,或者中国政府的所谓“西藏民主改革60周年”的原因,而是在传达中国政府对西藏政策走向。

每当中国政府严厉攻击达赖喇嘛尊者或者流亡藏人时,有人很喜欢自我想象解读。如,《西藏日报》等地方官媒攻击达赖喇嘛尊者和西藏政府时称那是地方媒体,不是中国中央政府媒体,想解释成这不是中国中央政府媒体报道,所以,不代表中国政府。西藏自治区或中国统战部官员释放强硬姿态时,会说这是某些官员说的,意思是说这非最高领导人说的,所以,也不是中国政府最高决定—因此,很多关键性的问题上会出现判断失误。只要对中国政府有一点点了解就明白上面提到的那些想法是多么的天真。


因此,三月中国官媒《西藏日报》大篇幅的社论系列攻击达赖喇嘛尊者,不管内容有无新意,其主题重归1995年“反达赖运动”,宣传前行开路,随之而来的就是运动,这是中国政府一贯的做法。如今中国政府“轰轰烈烈”进行所谓“扫黑除恶”运动再加上“反达赖运动”,另外还有,中国政府就达赖喇嘛尊者的转世问题发表措辞强硬的言论等中国政府一系列的举动对西藏人来说是极其不利的信号,是将对西藏境内更严厉的打压,对西藏问题采取更强硬政策的前奏。

当然,中国政府采取这些强硬政策有其对西藏的既定政策和中国国内形势有着直接的关系。

首先,中国入侵占领西藏之后消灭(同化)西藏民族的政策实施了七十年后仍然没有实现,中国急于实现这一“宏伟”目标。

其次,中国对西藏问题的解决一直是“拖延政策”,其策略是等达赖喇嘛尊者不在了西藏问题会自然消失,因此,不接触、不对话—继续抹黑、攻击达赖喇嘛尊者和西藏流亡社会。

再次,迫于中国国内经济形势等问题的凸现,中国政府必须要加强民族主义宣传和威权。对于中国政府来说最好使用的就是拿“达赖”和“台湾”大批特批、恐吓,对此中国人不仅津津乐道,而且,激发出莫名其妙的愤怒,利用这一强大的武器来维护自己的权力和利益,中国当局何乐不为?

由于以上原因,中国政府不仅仅大力宣传,而且,会行动,因此,西藏面临严厉打压的危险,“扫黑除恶”还在“轰轰烈烈”的进行之际中国政府高调“反达赖”对宗教界、信众、语言文化的打压如同大开杀戒。过去的一年里中国政府已经利用“扫黑除恶”打压西藏的宗教、文化、语言、维权事件不断发生,另外,中国政府关押一百多万东突人进行“改造”等使很多人不由对境内藏人捏了一把汗。

相对于中共强大的“反达赖”宣传攻势,流亡社区的应对似乎有点乱了阵脚的感觉,一方面强调自立、规划五十年,达赖喇嘛也很早前已经提出以他不在时的状况处理政府事务,因此,从2011年完全退出政治,权力移交给了民选的政治领导人,另一方面又在呼吁中共抓住达赖喇嘛尊者在世的机会解决西藏问题。面对中国的强大舆论攻击还有人提出“极端非暴力”或“似极端非暴力”—既反对西藏流亡议会官方文件里称中国政府为 “敌人”,理由是这违背非暴力和中间道路原则,甚至称违背达赖喇嘛尊者理念而争论不休。但是,有关中国对西藏的既定政策、中国政府面临的国内问题,以及中国政府煽动中国人的民族主义强化其统治地位的大背景下,将对西藏境内和西藏问题采取什么样的政策的研究和分析仍然重视不够。最重要的是对中共产党本质和全球野心,以及中国人本质特性等的了解还拉下来一定的距离。这不仅仅是非常遗憾的事情,而且,也非常危险。

另外,在习近平政府里中央到地方由常年在西藏工作的中国官员坐镇,加上以矮化西藏问题为主要攻势,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央最高领导人直接参与西藏问题讨论到全权由中央统战部负责,最近几年统战部几乎不再大谈特谈西藏问题,由西藏自治区政府、人大和官媒发挥主要角色,最多由外交部发言人回答有关西藏的问题。因此,中国一直在国际上努力使西藏问题内政化,在中国国内矮化、地方化西藏问题的策略在不断推进。

从各种迹象显示,特别中国官媒再次攻击达赖喇嘛尊者在传达中国政府对西藏问题和对藏政策向极端恶劣的方向发展,应该引起西藏流亡政府和流亡社会的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