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人谈西藏】桑杰嘉:中国对西藏的入侵、屠杀和奴役70年之七–刀刃上的蜂蜜

vot.org

【西藏之声2019年8月10日报道】1951年,入侵西藏的中国各路军队向西藏首都拉萨大举进军,为彻底占领和控制西藏全境步步逼近。中国人抵达拉萨的第一步工作就是统战、笼络和收买西藏政府高层官员、社会上有影响的藏人、宗教领袖和各寺院。当时,中国人以“拜会”之名开展这一活动,虽然,当时中国人还没有把大量伪造的白华华的大洋运到拉萨,但是,“送礼”工作马不停蹄,期间主要是对藏人进行争取、分化、制造对立为重要目标。藏人称这些礼物就如刀刃上的蜂蜜,一点甜头结果割了舌头。

 

怒怼中共的西藏噶夏官员鲁康娃 取自网络

当然,中国同时在国际社会和外交上也频繁开展活动,为占领西藏寻求国际社会和临国的默认。另一方面加紧开辟通往拉萨的各条公路,保障数万计军队的后勤和巩固占领,以及为长期殖民统治全面部署。

1951年,中国各路军队陆续进入西藏拉萨为主的各地, 8月3日,从东突入侵的中国军队占领西藏阿里首府噶大克;9月9日,十八军先遣部队进驻拉萨;10月1日,从云南入侵西藏的军队占领察隅等地。10月26日,十八军主力部队抵达拉萨;11月15日,中国军队占领江孜、日喀则等,之后进入帕里和亚东等地;12月1日,中国西北军抵达拉萨。

中国军队进拉萨时的情况有藏人回忆:“中国军队进城那天很多人去看,我也去了。第一次看到如此庞大的队伍,我们感到非常吃惊,也恐惧;另一方面,又觉得士兵们看上去很可怜,因为他们的衣服破破烂烂,情况非常差。”
由于中国还没有修通拉萨的各条公路,基本上还没有站稳脚,他们非常谨慎,还不敢撕破脸,继续千方百计地表演西藏人的大“救星”。在拉萨等地主要开展对西藏政府高层官员的“拜会”、“送礼”活动。其目的是摸底式的了解西藏高层的反对中国入侵者、摇摆者、亲中国的人士,然后,再争取、收买和笼络一部分人支持或者至少不反对中国人。中国人称:“这是张经武搞统战工作的经验,是争取这些人合作的第一步。”“这是张经武的策略,他要熔化一切异向力量,扫除外围障碍—”。

张经武抵达拉萨之后决定立即对噶厦开展进一步工作。以拜会之名同时进行送礼,“9月13日张经武派乐于泓代表他开始给噶厦上层人士分送《 协议》小册子,并让徐淡庐陪同前往,进一步接触、认识、了解这些上层人士,以便下一步开展工作。”据中国人的记录他们首先去拜会的是十三世达赖喇嘛的家族,会见了其家属朗顿·贡噶王。然后去会见察绒、阿旺坚赞。9月14日,王其梅带领徐淡庐去会见噶厦司曹鲁康娃、司曹罗桑扎西、代理噶伦夏苏。9月17日,王其梅拜见达赖喇嘛,王其梅代表十八军军长张国华给达赖喇嘛送礼。徐淡庐前去会见拉鲁·次旺多吉。9月18日,王其梅率徐淡庐等人再次会见了鲁康娃。9月19日王其梅又率领徐淡庐、乐于泓等人会见噶厦全体噶伦。9月20日王其梅又率领徐淡庐等人到罗布林长会见代理机巧堪布,达赖喇嘛的经师、首席侍读,以及罗桑三旦等人。21日乐于泓拜会了戳嘎娃孜本。22日,乐于泓拜访了噶伦然巴和绕噶厦。24日下午乐于泓拜会了柳霞·土登塔巴和堪察大喇嘛。9月25日上午,王其梅率徐淡庐等人到达扎寺会见卸任不久的摄政王达扎、拜会了哲蚌寺。26日下午,乐于泓拜会了噶雪·曲吉尼玛。9月26日,王其梅率先遣支队全体领导到色拉寺“朝佛”。9月28日张经武又代表毛泽东给达赖喇嘛送礼。9月29日以后,张经武又率乐于泓等人分别给然巴、绕噶厦、士登热扬、林仓、赤江·单尼钦波、索康索巴、孜本错呷乌、门堆色、公桑子送礼。

有关中国人的拜会送礼的情况,平措汪杰说:“我们走访了西藏政府中的所有高级官员我们为每位官员送上了与其地位相符的礼物,很多贵族都以西藏贵族一贯礼貌得体的方式接待了我们。”

中国人的统战搞得虽然咄咄逼人,但是,并非所有的西藏政府官员吃中国统战这一套。比如西藏政府高级官员司曹鲁康娃就从头到尾坚决反对中国入侵西藏的官员,被中国人称为“极端顽固”、 “顽固的守旧派,性情急燥,容易冲动顽固的守旧派,性情急燥,容易冲动”、“十分傲慢”等。还有,西藏王达扎被指称为:“顽固不化”。

中国军方资料记载了有关拜会鲁康娃的情况称:“开口不离西藏是一个“独立的国家”,说共产党对西藏实行“暴力侵略”; —-昌都的解放实际是“暴力侵占”;对中央和西藏地方口口声声称“ 大国“”、小国”; “佛教国是中立的,从来不想侵占汉人地方,但谁想要吃掉西藏地方实际上是吃不了的”;“ 你们了解的藏族史料是汉人编造的,真正我们藏族自己史料你们不了解。”“他挥拳顿足地说阿沛•阿旺晋美进京的任务是和平谈判,未授权谈军事”、“–鲁康娃对于乐于泓的解释不以为然,态度十分傲慢。”、“公开提出反对解放军进入西藏,反对将来的改革。”

有关中国人拜会鲁康娃的情况平汪先生有这样的记录:“王其梅先说,—中央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已经签订了《十七条协议》,今天,我们来拜访您,给您带来了礼物。”鲁康娃立即开始了一长篇激烈的抨击。他的大意是说,从前的中国和西藏保持着供施关系,是两国家和政府,因此,现在也存在着两个政府,一个西藏政府,一个中国政府。“从前你们汉人占领了康定,现在你们又在“解放”的名义下厚颜无耻地袭击了我们,占领了我们的昌都地区。王其梅,”他指着王说,“在昌都战役中你是军队将领之一。大家叫你“王政委”。现在,你打败我们的军队以后到了拉萨,晋升为“王司令”。但我们这里的人很难被压制。”

这就是为什么中国人对鲁康娃恨之入骨,而且,不久对西藏政府和达赖喇嘛施加压力解除了他的职务,并想置于死地的原因。事实上从藏人的记录,以及中国官方和非官方的资料都清楚显示,鲁康娃只是说了实话,指责了中国人篡改该西藏历史事实和入侵西藏,还有严厉指出十七条的非法性等。此时只有中国人的先遣部队在拉萨,所以,中国官员不得不忍鲁康娃一次又一次的公开抗议,但是,随着更多中国军队的集聚,以及随着中国人收买西藏政府高层官员和知名人士的增多,中国人开始采取对有勇气公开对抗中国人的西藏有识之士的打击日益明朗化。

前西藏王达扎也让中国人很失望,中国人拜会之后称:“达扎已是七十八岁的高龄,耳朵已聋,但却顽固不化,言语中始终不离西藏独立的语言。”本来想统战利用达扎没想到中国人的热脸贴到冷屁股上了。

在中国共产党用其“法宝”统战对付藏人时,绝大多数的西藏高级官员“谨慎的避免表达自己的观点和态度。”对中国人提高了警惕,防止被诱骗和利用。

当然,也有被中国人的统战征服的高层官员,据中国的记录拉鲁·次旺多吉和噶雪·曲吉尼玛等是被争取和统战了的藏人。张经武指示徐淡庐对拉鲁·次旺多吉要晓以大义,要告诉他共产党既往不咎,要他改变作风,搞好汉、藏民族团结,向阿沛·阿旺晋美学习,必然有光明的前途。中国人还称“拉鲁是一个精明的人,长期纵横在政治舞台,—而今共产党有意团结他,他也顺水推舟,积极接近共产党。”

被称为首位“驻藏大臣”的张经武与毛泽东 取自网络

还有噶雪·曲吉尼玛向乐于泓建议“在大昭寺、桑寺和昌珠寺各点酥油灯一千盏,这样可以揭破帝国主义说共产党消灭宗教的谣言。向乐于泓建议一定要发放布
施,并一再表示他对和谈协议是坚决拥护的。”他后来为中国人出谋划策,协助中国人成功殖民统治西藏。

以上这些活动是中国人还没有在拉萨站稳脚跟之际展开的,而且,此时急着想让西藏政府和达赖喇嘛公开表示对十七条的承认和拥护。所以,中国官员不得不“耐心”拜会,对抗议中国人的藏人还不能轻举妄动。但是,随着中国十八军主力部队和西北军进入拉萨,大量的大洋运抵拉萨,以及公路修到拉萨之后,西藏政府和人民头上的紧箍咒开始发威力了,中国人开始全面展开剥夺西藏政府和达赖喇嘛的权力阴谋,那时,十七条只是一张废纸罢了。

因此,藏人回忆“逐渐地,中国人不单在拉萨,也在乡下农村各地建立了很多基地,在西藏各城市建起了办公单位,站稳了脚跟,他们的权势也越来越大了。” 另一位藏人回忆说:“开始的时候他们彬彬有礼,但渐渐的,他们的政策变了”。应该是中国人的真面目开始逐渐表露出来了。

中国各路军队抵达拉萨,如以上提到的开始对西藏政府高层展开统战攻势,目的是迫使西藏政府承认和拥护十七条,然后,以十七条之名一步步夺取西藏政府和达赖喇嘛的权力,完全占领西藏,并推进殖民统治。不过,最初中国人的统战目标是西藏政府高级官员和三大寺,后来中国人的统战对相不断扩大到西藏社会的各个阶层,并培养为中国人服务的各阶层藏人,以干部、学生等形式进行灌输和培养,利用这些藏人为其政权服务。

但是,很多藏人包括西藏政府高级官员自从中国入侵西藏开始坚决反抗中国人,如鲁康娃等人在数万中国军队虎视眈眈的情况下仍然坚持说真话,严厉谴责了中国非法占领西藏的行为,坚持反抗中国入侵和殖民统治西藏,他们不被威胁、诱惑所动坚持自己的立场,为西藏国家和民族而抗争。中国的统战攻势对西藏政府官员之间、西藏政府和藏人之间,以及普通藏人之间造成了分化和不信任危机,也消弱了藏人团结的力量。万幸的是由于西藏政教领袖达赖喇嘛和西藏政府的存在使绝大多数的藏人仍然拥护达赖喇嘛和西藏政府,坚决反对中国非法占领西藏,他们保持清醒,没有被中国人刀刃上的蜂蜜所诱惑,坚持为西藏自由事业抗争,而他们的精神被新一代藏人继承并弘扬至今。

音频A

音频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