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人谈西藏】桑杰嘉:中国对西藏的入侵、屠杀和奴役70年之一——入侵安多和康

vot.org

【西藏之声2019年4月13日报道】今年是中国入侵西藏70周年,也是西藏政府流亡六十周年。在这七十年里中国在西藏人为制造的灾难比西藏有历史记载以来的灾难之总和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从屠杀藏人、毁灭文化、掠夺、篡改历史、奴役藏人等等在西藏史无前例。可悲的是七十年后的今天这些事实仍然被专制政府用谎言掩盖,严厉封西藏人之口,而中国人“自觉”地无视非法吞并西藏国家,以及对西藏人民造成的灾难,更可悲的是中国人对此没有一丝反省,一点歉意,相反充斥着傲慢自大、无理和霸道,处处为入侵、屠杀、掠夺辩护、—虽然,统治者对他和族人同样任意宰割。

图片正中为梭磨王多吉巴桑 网络图片

1949年,中国开始入侵西藏安多和康区,当时中国人以两大宣传口号为迷惑入侵真相。一是藏人觉得莫名其妙的所谓的“解放全中国”,二是消灭“国民党反动派”。由于西藏安多和康区多年被国民党收编的军阀占领,遭剥削和欺压多年。突然,不知从哪里来的一群“埋加”(藏语指中国的汉人)说要消灭这些军阀,藏人当时的感受是俩汉人打架,一个说:他剥削你,我要解放你们,另一个说:他们要消灭佛教,是吃人肉的—–真的打起来时除了强征的藏人士兵以外,基本上是看热闹的“观众”。当然,开打之前中国共产党已经派遣大量的特务在康区和安多活动,对很多当地实力较大的地方自治王、有实力的贲等进行笼络和收买,主要是争取不支持国民党军阀,不对抗共产党。

因此,中国共产党对安多和康区的入侵在表面上是共产党打国民党军阀,藏人那时感受不到在入侵和占领,没有掠夺家园、财产和伤害当地人—–因此,藏人一直以第三者的身份或者是“观众”的角色观察眼前发生的一切。

1949年9月,在西藏安多中国共产党消灭了军阀马步芳和国民党其他主要实力,9月26日成立了“青海省人民军政委员会”。 1949年11月1日,中国共产党向西藏的安多和康区其他地区(西南)进军。

新来的共产中国人立即向当地有影响力的藏人、高僧大德、著名寺院进行看望、慰问和送“官名”县长、主任、委员—–当然,紧接着是是开会、学习、参观—-。当时,中国政府对西藏人的政策是《中共中央关于注意处理藏民部落及寺院要求的指示》中指出:“处理原则应该是向各少数民族极力表示好感,多和他们发生关系,不侵害并保护他们的利益,不论他们是上层或下层,是僧侣或平民都好。如此去求得多了解他们的情况,和他们弄好关系,安定他们,然后再慢慢地去帮助他们,训练他们的干部。待他们的干部成熟,情况了解,群众中有了准备,才能谈得上他们内部制度的改革。”

在康区大撒中国共产党新制造的“大洋”,被中国送了“官名”的藏人不接收大洋都送到家里,请求收下,当时制造了“大洋哗哗如下雨,加(中国人)共产似如父母”的景象。

中国共产党当时在西藏安多和康区实施这样的政策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进一步入侵西藏中部卫藏地区完全侵占西藏全国创造有利条件。毛泽东在“甘、青两省境内的西藏人”的指示:“由于西北较早获得解放,这些藏族同胞较西藏更早直接接触了我党我军,做好团结他们的工作,不仅对这些藏族同胞本身,而且对于西藏的解放—无疑也具有重要的意义。”

真因为这样的目的,中国人进入安多和康区的藏人自治王、贲的领地时怕藏人抵抗,总是解释说借道经过,不会停留此地等方式欺骗当地人,逐渐建起兵站等驻地,再后来—–什么主任、委员的东西站在了藏人面前。

当然,中国共产党的这招也不是骗过了所有的藏人,还有一部分最初受骗后来觉醒。如当时在安多(青海)出现“小台湾”,在阿坝出现“陆上台湾”就是一个证明。中国人公开的说法是1949年9月“解放”了青海(当然指消灭了军阀实力),但这不等于当地藏人就承认中国人在该地区的统治。

血洗昂拉

昂拉是西藏安多的一个地方,现属尖扎县,中国入侵前昂拉是一个自治贲(首领、王)统治的地区,该地区的首领是昂拉贲项谦。他统治的昂拉下属八个雪巴。昂拉贲是吐蕃王朝赤热巴坚的后代,相传公元5世纪中叶赤热巴坚派贡叶西达杰到达这里,成为尖扎黄河两岸的领袖。

1948年昂拉贲项谦召集八个雪巴的负责人,在昂拉贲家里开会决定男尽女绝也要抵抗中国人。此时,中国在一步步向安多地区推进。因此,1949年中国军队进入西藏安多时遭到尖扎昂拉藏人的坚决抵抗,历时三年未得以进入该地区,故当时尖扎昂拉被中国人称作“小台湾”。在中国官方记述中,时任西北局第二书记、西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西北军区政委的习仲勋,先后十数次“政治争取”昂拉贲项谦无效后,最终1952年5月1日进行了“军事进剿”,中国官方说法是:仅用10天时间“小台湾”就土崩瓦解了。1952年7月11日中国人抓获了昂拉贲项谦,后再次统战利用。对此,毛泽东:“仲勋,你真厉害,诸葛亮七擒孟获,你比诸葛亮还厉害!”

这里引一小段一位当事人的亲身经历,下面讲述的是中国人军事攻打昂拉后的当天晚上的情况。

“到了晚上,贲让识途熟路的人带路,我们来到了一个叫采隆的村庄附近,在村庄旁拉孜集合,当时大概有一千人。昂拉贲项谦讲了一席话,他说:“如果有谁想去投降,就去投降吧。共产党是接受投降的,但是投降后你不要说自己不该说的话。”大家一致表示不投降。然后,我们又继续赶路。

—我们继续往前走,枪声越来越近,越来越多,当我们走到一个平滩上时,解放军开始向我们扫射了,机枪和布朗子弹如同下雨一样。如果要突围,就只能迎着中国人的扫射冲过去。我们大吼着直接冲向中国人,我们无人有马,都在拼命跑。当时我觉得所有人都肯定被打死,无人能幸免。但我们冲过去的时候,中国人军人居然闪开跑了,我们突破了他们的埋伏。但是,我们的人也跑散了。”(1)

据中国官方的说法“至5月12日,击毙伤匪264人,俘467人—-在作战中,我剿匪部队指战员牺牲89人,负伤71人。

中国人就这样把抵抗它的藏人说成是“匪”进行血腥屠杀。

流亡藏人口述录

飞机、数万兵力“围剿”绰曲

绰曲(中译黑水)西藏嘉荣十八王国之一梭磨王领地。中国军队进入绰曲时当地藏人并没有被中国人的统战、谎言和恐吓所降伏,相反遭到顽强抵抗,梭磨王多吉巴桑(中文名苏永和)组织其统治的嘉荣梭磨地区的藏人抵抗直至1953年,最后中国人动用两万多军队和飞机进行血腥屠杀,镇压了绰曲藏人的反抗。

1952年6月15日,毛泽东指示贺龙:就全国的军事来说,本年度头一是抗美援朝,进军西藏第二、第三就是黑水剿匪。从而可以看出当时绰曲人民的抵抗程度和中国政府对其的重视。当时中国中央军委复电指示:宜集不宜赶,对黑水用兵要慎重,兵力不足不要贸然进攻,切忌再把集结黑水的土匪赶往其他地区。

1952年7月20日,中国军队开始向绰曲发起总攻。朱德总司令由北京飞抵重庆,坐镇指挥攻打绰曲。中央军委同时电令:西北军区部队一部于川、甘边藏区扫荡甘南藏族自治区境内之匪,配合西南军区在南线黑水歼敌。西南军区抽调2.1万人的兵力,同时命令空9师战斗机4架、空8师轰炸机5架、空13师运输机1架,配合地面作战。从西南公安部队司政机关和川西军区司政机关抽调人员,组织“川西军区黑水前线指挥部”,—-分别组成西、东、北三个指挥所兵进黑水。

中国军队经过3个月多的陆、空军事打击后摧毁了绰曲藏人反抗主力,但是,剩余人员继续抵抗中国军队,直至1953年4月才被完全镇压。绰曲反抗人员中的一部分一边抵抗,一边向西藏中部撤离,多吉巴桑等最后经西藏中部流亡印度。

中国人所称 “陆上台湾”的绰曲藏人抵抗中国的运动直至1953年4月才被“解放”。

由于中国军队对西藏以上地区多年的军事镇压,以及在“会议”、“参观”和“学习”中中国人的真面目逐渐露出,因此,上当受骗的部分西藏地方王、贲等开始想法脱离中国人,自己被中国人以县长、委员、主任之名控制起来后,很多人通知其家人尽快逃亡—-甚至有的直接走上反抗之路。但是,已经太晚了,中国人在安多和康区部署了大量的军队,在康和安多站稳了脚。

1949年中国入侵西藏安多和康区的大部分地区,打开了西藏的两扇大门,为长驱直入西藏中部占领西藏全国打开了路。当时,安多和康区的藏人对共产党的了解除了国民党军阀的宣传外没有其他信息来源,虽然,部分地区与曾经逃亡的共产党红军有惨烈交战,但是,49年的共产党又以全新的面貌出现,所以,没有对此提高警惕,另外,也不了解共产党真正的目的。由于共产党当时主要攻打军阀,没有对藏人直接造成威胁,因此,藏人很天真的认为中共产党打完国民党军阀就会回中国,不会占领他们的家园。因此,最初没有激起藏人抵抗中国人进入安多和康区。只有部分较为清醒和有见识的极少数的自治王和贲自发抵抗中国人进入其领地。

但,后来中国人开始剥夺安多和康区藏人财产和权力的公开化后,安多和康区各地纷纷揭竿而起抵抗中国人。但是,已经太晚了,中国人在近十年的时间部署了强大的军事力量,修建了公路和完善了军事后勤。没有统一组织、武器匮乏的藏人根本不是身经百战的中国正规军队的对手。

注: (1)《翻身乱世—流亡藏人口述历史》,唐丹鸿、桑杰嘉,台湾雪域出版社,2015年,昂拉人洛日甲的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