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人谈西藏】桑杰嘉:中国对西藏的入侵、屠杀和奴役70年之十——抗暴救国运动接二连三

vot.org

【西藏之声2019年11月9日报道】中国人在西藏各地加强巩固军事部署的同时,并一步步迫使西藏政府交出所有政治权力。中国人在西藏组建各种组织,特别是党组织。另外,大洋如雨的日子并非天长地久,因为,中国人的目的在逐步实现中,中国人不仅仅在西藏站稳了脚跟,而且,已经掌握了很多权力,所以他们开始对西藏人不再以前那样客气,当然,中国人的真面目开始渐渐浮现,特别是中国人开通两条通往西藏的公路之后这种变化更加的显著,在各个领域均是如此。

噶厦司曹之一鲁康娃 网络图片

中国人首先以强大的军事力量打击西藏,之后虽然以“和平”、“协议”之名使中国军队进入了首都拉萨为主的西藏各地,并以大量的大洋收买藏人,但是,绝大部分藏人仍然对中国人的入侵表现出坚决的抵制和抗争,其中在拉萨的西藏人民会议就是一个例证。中国之前被占领的西藏安多和康区大部分地区中国人开始进入所谓的“民主改革”运动而发起藏人自愿反抗运动,其中康区恰常、理塘、德格、德荣,安多雅孜(循化)县、果洛、拉卜楞地区等接连发生自愿反抗的运动,反抗的运动不断蔓延—而对藏人的反抗或者逃亡中国人派遣正规军队展开围剿屠杀。中国人的军队数目庞大、武器装备先进,持续打击藏人时间之长,屠杀之残忍令世人震惊不已。中国人一方面打击藏人的反抗,另一方面在没有发生反抗的地方实施所谓的“防判”,将大量的藏人进行抓捕,以“防叛”之名将数万计的藏人抓捕进行关押、强制劳动而绝大部分死亡。

中国迫使西藏政府签订所谓的十七条之后不久,藏人在拉萨自愿组织成立了西藏人民会议,表达对中国人侵占西藏的不满。中国大部队进入拉萨之后危机接二连三,首当其冲的是西藏人民的生活受到严重的冲击。1952年3月30日,公开为民请愿。提出中国军队撤出西藏,他们要求“除依旧例保持少量兵力外,其余希望迅速撤离”等。对此,中国人非常愤怒,中国人直接给西藏人民会议扣上了“反动组织”的大帽子,而且由中国官员张经武立即给西藏政教领袖达赖喇嘛要求制止,张并警告说:“否则将会造成对您和西藏人民的极其不良的后果。”最后,在中国人强大的压力下西藏政府对西藏人民会议颁布禁令解散,后来其领导人遭遭捕关押,有人在牢中去世。

中国人在拉萨为“瓦解”西藏政府这个目的公开或者不公开地的各项工作紧锣密鼓。如中国人指控西藏政府两位司曹为西藏人民会议之后台,迫使西藏政府和达赖喇嘛撤销两位司曹的职务。中国人以这一方式打击和清除西藏政府坚决反对中国人的西藏政府官员。而西藏人的不满和反抗情绪也在日益高涨。

1954年,中国人修建的两条公路通车,对中国人在西藏巩固其力量起到了绝对的作用,中国军队的后勤、支援部队和官方人员的进藏等有了保障。中国人的傲慢和殖民者心态开始更加公开化,中国人的大洋雨也开始雷声大而几乎没有雨点了—–

在离拉萨很遥远的康区和安多的情况更加糟糕。之前中国人虽然把较大的绰曲和昂拉地区藏人的反抗被强大的军事行动镇压了。但是,安多的各地规模较小的反抗中国人的运动没有停止。

如,1952年秋,若尔盖十二部落之一的阿吉村藏人藏在纹也村和阿吉村之间的一条壕沟中抗击中国军队。1952年底,毛尔盖丘若村的嘎多等一百馀人,突袭位于索仓寺院附近山脚下的中共兵营,该堡垒周围有坚固战堡,双方对射一夜,而未能攻破。最后,他们用从共军手中抢来的手榴弹将战堡摧毁,并杀死该兵营中的全部中国军人,缴获许多武器,最后他们烧毁兵营而去。

1952年6月,阿木去乎尼玛伦地方的贡去乎加杰恰、洛桑才让等与西仓的若尔盖、娘吾加、曲江俄雪、格穷贡卓等商量后达成共识。三木岔的戎巴和西仓之拉德恰日曲考、朵拉贡恰等地的三百余藏人攻击三木岔江月沟砍伐森林的中国军队,经激战,双方各有人员伤亡。

1956年5月26日,七十馀阿木去乎人聚集于德雅崖下,一致发誓要抗击中共侵略军,进行反抗。1956年6月,西仓十二部的群众反抗等。

1955年,中国占领较早的康区(中国人划入四川建甘孜自治州)开始制定对西藏社会改革的方案,就是推行民主改革的方案。中国资料记载:“1955年11月启动的甘孜藏族地区第一期改革方案中,就设定了以下几个步骤:一,训练参加改革人员,内容是诉苦、挖穷根和学习土改政策,工作方法,时间约一个月;二,发动群众,采取诉苦水、挖穷根、背靠背的方法,引导群众参与改革,从中发现积极分子,召开代表会议,成立农民协会,组织民兵,划分阶级成份;三,没收、征收和分配土地,召开人民代表大会,选举新班子,改造旧政权。”

这就是臭名昭著的民主改革,其实就是中国的土改。在西藏中国人称“民主改革”,推行这一运动的目的就是彻底颠覆和摧毁西藏传统的社会、经济、文化、宗教体系,掠夺藏人私有财产,彻底有中国人控制藏人。真如一位中共官员对藏人娘荣阿丹说的:“我们说要改善人民生活,其实接着将要开展民主改革。如果届时不知道人民中拥有威信或者号召力,以及他们的财产背景等,则民主改革很难完成。我们要破坏那些人对人民具有号召力、有威信的人物与人民之间的关系。—”

中国人在西藏的民主改革为实现以上的目的而展开的,中国人开始软禁藏人政治和宗教领袖、动员积极分子、收缴藏人祖祖辈辈拥有的枪支开始的。民主改革导致是藏人各地自愿反抗中国人、大量整村藏人逃亡、动用飞机炸毁寺院、中国派正规军队屠杀抗暴救国的藏人和逃亡的男女老少—从而导致更大的反抗,中国派遣更多的军队进行所谓的“平叛”使用当时最先进的武器屠杀藏人,甚至派遣当时在世界上一流的蒙古骑兵团屠杀藏人,横扫雪域高原大规模屠杀长达六年之久。

其实,之前和中国人合作的,被中国人称为“朋友”的,且被封为高官的藏人已经发现中国人的真是面目,发现中国人之前的承诺是谎言,开始安排家人大逃亡。夏克刀登就是其中之一,流亡藏人夏克顿云回忆说:

“大约在1954年,夏克刀登对我们讲:“现在中国正在搞土改,成都、雅安等地都在改革,不久后他们也会在德格搞改革的。中国人目前对我们似乎很好,将来不会如此的。各地登阔和大户都是首先要整的对象,那时我们就会有大麻烦了—-”。夏克刀登让我们离开家乡,他说:“你们现在装成去拉萨朝圣,还不会有事。如果你们继续留在家里,不会有好结果。家里一个人也不要留,全都走!”

到了拉萨不久,夏克刀登带信来说:“千万不要回家乡。”—-让我们继续往印度或别的地方走。—1956年我们全家朝圣为由到了印度。”

中国人按照之前的规划实施民主改革,有些地方从51年就开始培养“诉苦水、挖穷根”积极分子,此时他们被用上排场。

德格藏人居钦图登朗杰(1931-2011年)讲述了当时德格的情况:

“五百穷人(发现的积极分子)在德格学习一个月以后被分到小县,首先是是收缴武器,甚至包括小刀也要收,然后将收缴的枪支配发一部分给那些穷人。那些穷人外出,随意拉走他们看中的马,说财产公有,人人有份。然后在汉族干部的指挥下,千方百计召集一些穷人或者流浪汉,开始批斗富裕的藏人—-”

德格另外一位藏人布日噶玛称:

“—-公路修通之后,开始进行民主改革,找了五百名被认为是穷人的人,说以往你们遭受地牧主和寺院的双重压迫,你们百年来受苦受难,从现在开始,这个历史将要结束了,共产党将剥夺富人的财富给你们,你们将是国家的主人,要当家作主,从现在开始,谁也不用怕,共产党为你们撑腰作主等等。开会期间每天给他们三顿好饭,中午三点后给酒喝,于是,人人都开始回忆自己被剥削压迫的故事,当五百人情绪激昂以后,就分配他们到小县— 这时他们的手段已经非常恶劣残忍,对一些人随心所欲地打骂。—-”

西藏人越来越看清楚了中国人的真面目,开始了自发反抗中国人的运动。中国人推行民主改革之前,经过多年的调查、了解之后把西藏各地的藏人领袖、高僧大德、贲等以会议、学习、参观或工作为由诱骗软禁。这就是中国人说的:“我们要破坏那些人对人民具有号召力、有威信的人物与人民之间的关系。”中国人的想法是《血祭雪域》中提到的中国人“—之前以为只要扣押软禁藏人领袖,群龙无首的藏人就会俯首听命,不料人民的反应却是如此激烈。于是中共当局又解除那些藏人领袖的软禁,让他们回乡劝导藏人停止武力抵抗。”

中国人一推行所谓的民主改革,藏人在各地反抗中国人的运动接连爆发。并且是公开地对抗、偷袭中国人军营、兵站、干部。各地的男人离开村子山上组成对抗中国人的游击队或者集聚在大寺院等进行激战,康区恰常、德格、理塘、巴塘、娘荣、—反抗救国运动在各地如野火四处燃烧。

在此简单介绍当时最典型的案例理塘藏人的反抗,以及中国人镇压、轰炸理塘寺的情况。

藏人手绘乡城桑披寺被轰炸的情景 图片翻拍自博客“西藏,另一种真实”

1956年1月,中国理塘县工委相应甘孜的民主改革总体规划开始部署农区民主改革前期的“三项改革”。理塘县开始命令上缴藏人的枪支,包括大小刀。藏人得知有关中国人没收藏人枪支的情况后,理塘地区的云日(又译毛垭)贲索南旺杰、理塘寺堪布等召开会议讨论有关上缴枪支、局势发展等问题。最后他们决定了抵抗中国人,同时派人到附近的恰常、白玉、娘荣、马尔康等要求共同对抗中国人,也派人前往拉萨向西藏政府求援。2月,从四面八方赶来的藏人集聚理塘寺。而驻扎在理塘的中国军队把大炮对准理塘寺,说如不上缴枪支,就要摧毁寺院。

中国方面还派出公安65团到理塘,集聚理塘的中国兵力达到两个多团。3月22日,公安第65团、68团对理塘发起进攻,藏人进行了还击,由于军力的悬殊藏人最后退回到理塘寺。中国军队用炮火猛烈轰炸一个多小时之后,中国士兵进攻寺院。藏人用火力挡住了中国人的进攻,消灭了数百中国人。中国人无法攻克理塘寺后请求支援部队,并派遣干部对话希望政治争取。但是,藏人决定不投降,并在3月25日和26日夜晚进行了突围,部分藏人突围成功。3月29日,中国人派出两架图-4轰炸机携带十二枚一型子母弹(250公斤级一型集束炸弹)开始轰炸理塘寺。并由地面部队七门炮火的掩护下向进攻,藏人激战五个多小时。3月30日,中国人再次对理塘寺发起进攻,在炮火的强大攻击和地面部队的进攻下,藏人在武器弹药方面无法和中国正规军队比较,在势力上有着巨大悬殊的情况,中国人最后攻入了理塘寺,拘捕了数百名的藏人,云日贲等壮烈牺牲。

就在理塘藏人抗击中国人的时候,恰常、巴塘、德荣、冷卡西、久巴、贡泽热巴藏人与中国的激战也已经爆发。恰常藏人的反抗惊动了中国政府最高层。当时周恩来对恰常报告的批示是:“派降落伞兵部队解救乡城(恰常)”。由于地形等原因无法派降落伞兵部队的情况下,中国人开始从昆明派遣支援部队的同时,派遣飞机进行轰炸恰常藏人。3月29日,中国人的飞机向恰常藏人投炸弹、燃烧弹—4月2日,中国人用四架轰炸机扫射藏人,并轰炸了噶丹桑波罗布林寺,“这时大家看见,一声巨响之后,灰尘和火光冲突,一根根木头和烟雾一起飞上了天空。”中国人向噶丹桑波罗布林寺投下了十几枚的炸弹。“将寺院的三个大经堂和四十余座僧舍完全摧毁,十余名僧人死亡,其后又僧俗二百余人被炸死。—”

巴唐藏人发起反抗中国人的运动后,中国人同样派轰炸机进行轰炸。《血祭雪域》中对中国人镇压藏人反抗时情况有如下记载:“三架飞机边扔传单边轰炸整个巴塘县城和附近的村庄,藏军阵地遭狂轰滥扫。而后持续轰炸数日,处处段坦残壁,藏人死伤累累,巴塘秋德(曲德)寺几近全毁—”

中国人在镇压中被俘虏的藏人被押送去做苦工和修公路,绝大多数未能活下来。没有被捕的藏人开始躲藏在深山老林里继续对抗中国人,或大批大批的男女老少逃难—但是,只要中国人看到就认定为“叛匪”进行围剿、轰炸—进行全面屠杀。

据者研究发现,1956年3月4月中国人以轰炸西藏康区理塘寺、恰常噶丹桑波罗布林寺、巴塘曲德寺为目标,派遣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远程重型轰炸独立4团进行轰炸。近一个月的时间里,独4团空投二十九架次,三天内对藏人进行了二十一架次轰炸,共投下约三百枚集束炸弹—-

中国人对以上地区藏人的残酷镇压,使藏人看透了中国人,各地纷纷揭竿而起,开始了反抗中国人,保卫家园的战斗。随着康区和安多地区中国人镇压和屠杀藏人的消息不断传到拉萨,各地向西藏政府求救或请求援助的使者一个接一个抵达拉萨,以及越来越多从康区和安多逃难的藏人抵达拉萨。使西藏政府除了惊慌还是惊慌无能为力,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人民遭中国人的屠杀,因为,中国人对西藏政府已经是虎视眈眈、磨刀霍霍—西藏政府自身已经在中国人的严密监控中。任何支持或者同情康区和安多藏人反抗,都有可能成为中国人毁灭性打击西藏政府的最佳理由。

康区和安多发起反抗中国人运动之后不久成立四水六岗抗暴救国自愿军的安珠贡保扎西也对当时西藏政府的处境非常理解。安珠贡保扎西说:“西藏政府处境十分为难。虽然他们同情我们,人民也同情我们,然而他们无疑受制于人,没办法帮助我们。假如他们真帮助我们的话,等于明确地邀请中共实施那些令人无法容忍的改革措施,中部区才刚侥幸逃过,东部地区正在承受其苦。噶厦完全理解事情的严重性,我们也是。”

不管西藏政府是否有积极回应,康区和安多的藏人在各自的家园继续反抗侵略者—中国人,而且,反抗中国人的运动正向西藏三区蔓延。对此,中国人利用国家正规的精锐部队进行镇压、屠杀,中国人称所谓的“平叛”,涉及西藏三区,持续进行了长达六年多。今天能看到的有限的资料已经非常清楚的证明,中国政府对藏人采取的纯粹是一场摧毁文化、清洗种族而展开屠杀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