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人谈西藏】桑杰嘉:中国对西藏的入侵、屠杀和奴役70年之八—“大洋”砸藏人

vot.org

【西藏之声2019年9月29日报道】中国占领西藏首都拉萨之后,以大军胁迫的同时开始展开统战、收买、笼络工作,实施这一工作的表面用词是 “拜会”、“送礼”、“了解情况”等等。目的是争取在西藏站稳脚跟,巩固势力,为进一步剥夺西藏政府和达赖喇嘛权力而部署、策划。中国人的这一策略中 “大洋”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中国人狂撒大洋“砸伤了”西藏政府高层官员、僧人,“砸晕了”西藏农牧民。但是西藏人还没有来得及享受大洋,却被中国人已经掐住了脖子。

图片取自唯色博客

中国人用大洋收买西藏各地有影响力的藏人、喇嘛、知识份子、地方官员,以及寺院等,目的是为顺利进入拉萨等地铺路。也为提供马、牦牛等的农牧民撒大洋保障中国人的大部队供给运输畅通,并尽快将更多的大洋运往西藏首都等地开展更广泛的收买藏人的工作。另外,中国人用大量自己生产的大洋冲击西藏经济领域,破坏西藏政府独立自主的经济体系,把大量的大洋撒入西藏市场,使西藏经济体系中的西藏货币在市场中的价值受到严重威胁。为夺取西藏经济领域的主导地位中国人采取大洋先行的策略,最终彻底摧毁西藏经济体制创造条件。

说起“大洋”,藏人都会想起上世纪五十年代 “流行”一时的 “大洋多如下雨,共产党似母亲” 的说法。这是中国最初为进攻和占领拉萨等地疯狂撒大洋而给晕头转向的藏人造成的幻觉。不过确实对中国加速完全占领西藏起到了不可取代的作用,真如达赖喇嘛二哥嘉乐顿珠回到拉萨时看到的情况,“当时拿中共俸禄的图博贵族与官员,人数介于五成到八成之间。连我的姐姐茨仁卓玛,也被中共聘任为最新成立的图博妇女联盟主席,月俸七百银元(大洋)。她的丈夫—也拿中国人的薪水。中国说这些薪水是补贴。”因而,造成达赖喇嘛“—手下百分之八十的官员都在跟中共合作”的局面。很清楚当时的西藏政府官员已经不在为西藏政府工作,而是为中国人工作,那么,西藏政府的职能又是如何?西藏政府开会时很多高级官员怕中国人而开始不敢发言,不敢表达自己的观点,不敢说公道话,当然还有更多的官员随大洋雨的叮当声已经站在了中国人的一面—

有关“大洋”西藏著名作家唯色写道:“大洋,是银元的俗称,但不知为何要把银元叫做“大洋”,跟大洋彼岸的“大洋”有什么关系吗?博巴(藏人)也把银元叫做“大洋”,不过发音不太一样,那“洋”从口出,音调往上飘,就像跃跃欲飞,显然不是博盖(藏语),而是汉语进入图伯特(包括安多、卫藏、康、嘉绒等所有藏区)之后发生变异的例证之一。当然,图伯特是有自己银元的,叫做“章嘎”。” “袁大头”是银元的又一俗称,因那银元的正面刻着满清末期及之后的大军阀袁世凯穿戎装的侧影,他巨大的光头、浓密的胡须与肥硕的耳朵闪闪发亮,成为典型标志。”

据资料称,袁大头是民国时期主要流通货币之一。铸造跨度从1914年至1929年,总发行量超过7.5 亿枚。当然,本文所提到的就不是北洋政府发行的,而是中国共产党伪造的,用唯色的话是“生产”的。

唯色女士还记录了“中共大洋”制造者的访谈。“我怎么也不会想到,王力雄的义父陈伯伯竟然是制造,不对,应该说是生产,成批成量地生产大洋的人。”唯色说。“陈伯伯说,当时中国许多地方已经被我们解放了,到处都在“打土豪,分田地”,这个你懂不懂?不到一个月,从全国各地源源不断地运来了黄金白银。用火车运,用汽车运,全拿麻袋、大筐装着,全是金银元宝和各种金银用具,像烛台、碗筷、酒杯,甚至女人的首饰,什么头上插的簪子、发卡,手上戴的戒指、手镯,还有耳环,连着翡翠、玛瑙,很好看的,全都一股脑儿给没收了。—-”

“金子归银行,银子归造币厂。—当时有规定,银子成色不能低于三个九,也就是要达到99.9%,成色高了也不行,得兑红铜重化,必须得是99.9%。—–因为我们造银元是政治任务,为大军南下做准备。西南、西北都习惯用银元,少数民族只认银元不认纸币,我们造的银元要在那些地方派用场,所以就得保持良好的信誉。”

陈先生的总结是:“说穿了,我们的“袁大头”主要就是给少数民族造的,我们要解放少数民族地区嘛,需要少数民族的帮助,要讲政策嘛。”对唯色“这意思是不是说拿‘袁大头’收买人心呢?”的问题,“陈伯伯笑而不答。”这个生产大洋的基地是沈阳造币厂。

说起中国入侵西藏的那个世时翻转的年代,很多藏人都会不由的提到“大洋”, 后来 “大洋多如下雨,共产党似母亲”就逐渐成了专门讽刺那些向钱看,为钱与中国人合作藏人。中国共产党生产了大量的大洋之后要运往西藏首都是首要任务,当然,一路上撒着大洋去拉萨的,由于,当时还没有修公路,因此,运送这些如山的大洋得靠驮运,需要大量的马匹和牦牛等,中国人以高价雇用西藏农牧民的马、牦牛等。很多藏人的回忆录中也提到了中国人狂撒大洋雇用藏人的记录,如西藏康区德格人,西藏流亡政府前首席噶伦居钦图登郎杰先生回忆:“那个时候共产党还把如山的银元运往藏地和拉萨。银元转运站康定有一个,甘孜有一个,德格附近拉日格也有一个银元转运站。我去过拉日格转运站—-我也有朋友去驮运大洋,每头牦牛的运费是160个大洋。很多牧民就去运送大洋,很多自己没有牦牛的人,也去牧区买了牦牛运送大洋。”西藏康区囊谦人吉桑回忆:“他们需要很多运伕,付这些藏人运伕给很多大洋,远远高于我们的想象。比如市价是一百,他们就会付一千—还会给寺院僧众布施两三千大洋—那些共产中国人到藏人家里,喝晚茶都会给两三个大洋,你不收他都非要塞给你—”

网络图片

西藏康区理塘藏人热珠阿旺回忆说:“由于《十七条》里中国人说的那么好听,藏人提起的心放了下来,又开始做生意,还有白花花的大洋进账,大家也发了财。”

“—后来共产党又给了我父亲一个什么“主席”的头衔,他仍拒绝接受。—-共产党就对我父亲说:“你必须接受。”而且每个月按时派人给他驮来大洋,说是工资。—可我父亲从来没有接受过。有时我和我哥哥对父亲说:“收下吧,人家理塘寺的堪布都收了。”我爸就呵斥道:“闭嘴!等我死了以后你们再收吧!我知道什么钱该收什么钱不该收!”

“偶尔会有十几个汉人来住在我家。临走时要留下很多大洋,说这是柴米钱。我父亲不收,说我家有柴米,不是用钱买的,你们不需要给钱。见我父亲坚决不收,汉人又说:“您自己不要没有关系,您可以发给穷人,或供养给理塘寺。”我父亲回答说:“你们自己去给穷人,或者自己去供养给理塘寺吧。”几个月后,那些汉人又来我家住了一段时间,走时仍要给钱。我父亲坚决不收,汉人就把钱分成两半,一半发给了穷人,一半给了寺院。”

西藏康区德格江达的伦珠旺杰在回忆录中称:“德格杰布的邓阔们被任命为委员、委员主任什么的,每月发上千大洋的工资。”

有关中国共产党狂撒大洋动员藏人为其服务的情况,藏人共产党员平措汪杰先生在其自传中也有记录。“张国华和我回到成都以后,我还派人将几千银元送往巴塘,因为我知道那里的商贾和平民会希望我们用银子而非纸币来交换他们的商品和服务。

准备攻打昌都的解放军主要驻扎在德格和巴塘。—而我则负责(理塘到巴塘)南路(的供给运输)。这是一次规模浩大的行动,仅仅为了将供给运往巴塘,我就雇了十万头以上的驮载牲畜(主要是牦牛)。雇这些牲畜并不困难,人人都争先恐后地提供自己的牲畜,因为解放军支付的是银元(大洋),许多藏人因此赚了大钱。”而甘孜到德格的路上另外一支供给运输队进行着同样的工作。

唯色女士在其文章中也写了“大洋雨”。“举几个事例来看看这雨下得有多么地瓢泼吧。为“争取爱国上层人士”,外来的“解放者”在拉萨狂撒大洋。不少大贵族和商人见钱眼开,忙不迭地,又是卖自家大屋,又是卖土地,又是卖存粮,又是卖羊毛,而且只要合作就能获得丰厚俸禄。一位名叫陈宗烈的摄影师,从北京派往新成立的《西藏日报》就职,多年后回忆说,出身显贵的副主编噶雪•顿珠,当时每月工资就有一千多块大洋,每次发工资,都得叫佣人来,把几十封沉甸甸的大洋装满口袋吭哧吭哧扛走,也许是用氆氇编织的那种结实的口袋吧。不过他闭口不提这位贵族副主编在文革时上吊自尽的下场。算算看,享用大洋的好日子并不长。五六年、五七年,但凡就读于拉萨小学和拉萨中学的学生,无论哪种家庭出身,在学校创办初期,统统每月都能领到三十块大洋,这都是为了培养革命接班人下的赌注,不可谓不慷慨,只是没过多久就越来越少,到文革前,一级助学金才是十五元人民币。”

“有位老人告诉过我,昌都战役之后,对被俘的藏军士兵,每人发五块大洋;若带有家属和孩子,再增加三块大洋。据中国资料称当时他们为被俘藏兵共发了2万块大洋。

我的家乡没有下过“大洋雨”,但是,我小时候村子里的阿姨们长长的发辫上有大洋,一般是用两块大洋,在盛装时或有四个、六个不等,排在两条长长的发辫上,在阳光的照射下一闪一闪的—-后来慢慢的这种装饰消失了。应该是由于遭受中国人一次又一次政治运动的清洗,藏人的所有传统装饰品都被没收了,因此,当时,政治运动浪潮过后唯一有点价值的东西就是这些被偷偷收藏的大洋,就直接把大洋当装饰品戴的吧。说不定这些大洋也是那次大洋暴雨中吹散的雨点—”

中国人为了入侵和占领整个西藏不仅仅从军事上进行打压、屠杀,而且,经过伪造民国时期的大洋收买人心、统战。还有直接冲击西藏经济领域,对西藏政府独立的经济体系进行破坏,是为了彻底拖垮西藏经济采取的措施之一。大洋在政治上对中国人占领西藏创造广泛的积极条件,特别在统战领域为中国人控制西藏发挥了巨大的作用。真如唯色女士的朋友“了解到“袁大头”在图伯特所向披靡、战无不克的成绩之后,”惊叹的那样“这哪里是中共解放了西藏人民,分明是北洋军阀袁世凯解放了西藏人民啊!”

在过去的七十年里中国人一直在西藏用金钱收买藏人,中国人最初入侵时是用伪造的大洋收买、笼络藏人,为其殖民统治西藏服务,后来变成了人民币。当然,对那些无法收买的藏人中国人就会采取政治迫害,甚至直接屠杀。再后来,中国政府不仅仅用金钱收买藏人为其统治服务,而且,更多的收买中国人到西藏协助中共殖民统治,一批又一批的“援藏干部”就是其中的主力军。另外,教育、商业、工业、服务业等领域的中国人更是数目惊人,藏人在自己的土地上已经是成为少数、被边缘化—这些成千上万中国人就是被中国政府狂撒的人民币引诱进入西藏的。数目庞大的中国人进入西藏各个角落后严重破坏西藏传统文化、语言、环境,甚至直接威胁藏人的生存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