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人谈西藏】桑杰嘉:中国对西藏的入侵、屠杀和奴役70年之六—— “协议”合法化的努力

vot.org

【西藏之声2019年7月27日报道】中国通过威胁、欺诈等手段迫使西藏代表签署了所谓的“十七条”之后,中国政府在国际上大肆宣传“十七条”,编造“和平解放西藏”的形象,并以此作为数万计军队浩浩荡荡开往西藏首都拉萨和其他地区的“通行证”。但是,西藏政府和达赖喇嘛对藏中谈判过程,讨论的内容,以及最后的签署等一无所知,只有中国广播报道有关“十七条”签订的消息后才知道所谓的“协议”已经签署了,而西藏的立场和利益基本丢尽,十七条如同西藏国家的“死亡证书”,对此,当时在卓木(亚东)的西藏政府和达赖喇嘛等非常吃惊。

达赖喇嘛尊者与张经武等中共军官 网络图片

达赖喇嘛尊者在自传中写道:“我和政府都没有得到签署协议的通知。我们最初是从阿沛在北京电台的广播听到这个消息,协议内容,让我们大吃一惊。”因为,协议“决定了我们亡国”。

西藏政府当即指责说︰“给从卓木前往的五位代表的密函中明明指示一切问题都要经过请示后根据指示做出决定,但你们竟然擅自签约,实属过分”。噶厦还指示谈判代表:“尽快将协议和附件寄送卓木,在未做出明确决定之前,谈判代表继续留在北京”。

在谈判的过程中中国方面阻止西藏代表向西藏政府请示,以及最后签署十七条时西藏政府都不知情。这一说法也得到了当时参与谈判的中方人士平措汪杰先生的证实,在《一位藏族革命家》一书中说“协议业(也)已签订,西藏即将和平解放,但仍有一大难题没有解决。达赖喇嘛及其政府内的高级官员仍然在靠近印度边境的亚东,随时准备流亡。由于他们不知道北京会谈的细节,以及协议的具体内容,很可能会发生的事情是,他们一旦得知某项条款后,例如解放军将进驻西藏,就会选择流亡。”

由于中国有这样的顾虑,所以,当时以难于用电报将十七条协议全文传送,秘密附件涉及国家机密,不适合通过电报传送为由进行阻拦西藏代表发送协议内容给卓木的西藏政府。

而中国自己却立即开始进军西藏首都拉萨和其他地区的全方位部署。一方面派遣张经武前往卓木敦促达赖喇嘛和西藏政府公开承认和拥护十七条。一方面,毛泽东在1951年5月25日发布“进军西藏的训令”,命令各部立即进行各种准备工作。毛泽东终于等到了全世界眼皮底下大摇大摆入侵西藏的机会,因此,在“训令”中进行了全方位的部署即军队部署、物资补给、修路、修机场等等,并警告称:“此次进军在和平协议下的战备进军,各部万勿以和平协议已成而松懈战斗意志和战斗准备,因协议虽然签字,但未付诸实施—”

当天,中国军方最高掌权者朱德向入侵西藏的军队开导“进军西藏,巩固国防,是光荣而伟大的任务。—同志们!努力吧!我们一定能够胜利地完成有历史意义的任务。”

中国明知协议是自己胁迫签署的,做贼心虚,所以急切希望达赖喇嘛和西藏政府公开承认,所以,中国特别派遣张经武为中央代表前往卓木,还有毛在5月24日亲自给达赖喇嘛尊者写信强调“我希望你和你领导的西藏地方政府认真地实行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尽力协助人民解放军和平开进西藏地区。我特派张经武代表同你的代表们一道前来你处,以资联络。”

中国在自导自演的十七条签署后再怎么宣传都是自话自说,因此,最主要的是千方百计敦促达赖喇嘛和西藏政府公开承认和拥护十七条。而从中国军方资料中显示十七条被强迫签署的蛛丝马迹,《白雪》一书中这样写道:“《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虽然签订了,但噶厦政府中部分高级官员对《协议》持抵触态度,就连派往北京和谈的代表对《 协议》的认识都不完全一致。”既然如此是如何签署协议的?也因此,中国更急着让西藏政府和达赖喇嘛公开承认十七条。特别,想让达赖喇嘛没有流亡他国之前公开承认十七条。中国担心“如果持反对意见的人联合起来,共同向达赖施加压力,迫使达赖出走,《 协议》的执行将遇到极大的困难。”因此,张经武匆匆前往卓木,目的当然是向达赖喇嘛和西藏政府施压迫使公开承认和拥护被中国胁迫签署的十七条。

这一点张经武在卓木见达赖喇嘛时非常明显,中国资料记载:“张经武谈到阿沛·阿旺晋美在藏历六月十五日前可以到拉萨,并携带了协议的正本,他问达赖对执行协议问题有什么安排和打算。达赖说有些问题到那时再由噶厦讨论决定。他准备藏历十八日( 当天是藏历十二日)回拉萨。对协议是执行还是不执行,达赖没有表态。乐于泓提出人民解放军进军时,要噶厦政府帮助。达赖对这个问题也没有表态,而是问乐于泓是什么职位。乐于泓将自己的职位告诉他,但他对这个问题还是闭而不谈。”

“17日,张经武叫人通知凯墨和土丹旦达来见他。张经武问两人达赖对执行《 协议》是什么态度。凯黑说噶厦的意见是必须等阿沛与其他噶伦见面后,噶厦再表示态度。”

中国方面急切希望达赖喇嘛和西藏政府尽快对十七条表态支持,但是,达赖喇嘛和西藏政府坚持等阿沛到拉萨之后噶厦讨论决定。中国官员发现达赖喇嘛和西藏政府不吃硬的,又开始诱惑、欺骗:“见了中央代表和毛泽东的信,应表示态度,不一定要等全体噶伦开会。早表态对达赖在全国威信有好处。”

“20日噶厦转告张经武,达赖已决定21日离开亚东返回拉萨,张经武要乐于泓再次追问关于协议的执行问题,要他们尽快答复中央。—-关于协议问题, 他们坚持现在的意见,要等阿沛·阿旺晋美回到拉萨后,接到协议的正文再召开全体西藏官员大会讨论实行。”

达赖喇嘛和西藏政府无视张经武威胁加诱骗,没有公开表示承认和拥护十七条,西藏方面坚持了自己立场,对此,中国方面说在卓木:“张经武进入西藏为了协议执行与噶厦政府的第一场较量,目前虽然没有分出胜负—”

事实上,中国方面特派张经武去敦促达赖喇嘛和西藏政府承认十七条只是中国在宣传和外交上的需要,对中国入侵占领西藏全境都没有直接的关系,因为,不管达赖喇嘛和西藏政府表不表态,或者承认不承认十七条中国按之前的入侵计划进行部署和进军。张经武还在试图争取达赖喇嘛公开“拥护”十七条之际,中国军队开始组建先遣部队,并于1951年7月25日,中国西南局一支涉统战、宣传、外事、财贸等的先遣部队从中国占领的西藏重镇昌都向首都拉萨进发了。而从东突入侵的中国军队更早在6月29日已经占领阿里普兰县,8月3日占领了阿里首府噶大克。从西北入侵的军队于8月22日开往拉萨。8月28日,中国入侵西藏的西南军主力部队开往拉萨。

尽管压力巨大西藏政府和达赖喇嘛仍然没有对十七条表态,中国官员抵达拉萨开始展开统战,所谓“拜会”工作。当时西藏政府司曹鲁康瓦“–挥拳顿足地说阿沛·阿旺晋美进京的任务是和平谈判,未授权谈军事,17条订得很突然,17条协议究竟怎么办,要等阿沛·阿旺晋美回来报告情况,噶厦讨论后再说。”

由于中国胁迫,加上在没有就协议内容请示达赖喇嘛和西藏政府,而且,在没有授权的情况下签署协议,更严重的是协议从头到尾都由中国一手操办,因此,十七条等于是把西藏国家的主权拱手给了中国,是西藏“亡国协议”。在西藏对十七条的反应上至政府官员,下至西藏民众表示不满,无法接受。阿沛回到拉萨之后9月19日向西藏政府噶厦汇报了十七条和签署经过。24日再次详细汇报,也向达赖喇嘛汇报有关十七条和签署经过。26日,“在西藏民众大会全体会议上,阿沛将中国军队刚开始侵入西藏以及侵占康区到奉命前去进行谈判等经过做了详细的说明以后,表示以目前的状况,他认为难于求得更好的结果,并表示对于他们五人未经请示而签约,甘愿在身家性命方面接受任何的处罚。”

《十七条协议》维基图片

本次大会提出了五个问题:

一,尽力争取不要让大量中国军队进入西藏,进入西藏的军队不得集中在拉萨,应直接前往南部卓木等边界地区。二,在执行协议时对无法接受的部分内容应该可以提出异议。三,军政委员会的职责是管理军队,不使军队违犯政策和纪律。
四,西藏的建设和边防要根据西藏的情势。五,在执行协议当中,对违反协议的行为,西藏政府可以插手干涉。

但是,中国官员在西藏政府高层加大笼络收买、统战步骤,以及中国庞大的军队逼近拉萨,西藏政府和达赖喇嘛就十七条发表的意见的空间不断缩小的情况下,西藏政府方面向中国政府提出三个问题,并要求书面回答︰一,军政委员会和军区司令部的职权。二,政治、经济、文化得到一定发展后,西藏的统一问题。三,多麦地区归属西藏管辖的问题。

之后张经武继续进行中国所谓的“耐心说服—”,不久后就出现了一份署名“西藏地方政府达赖喇嘛”的电报,日期为1951年10月24日。中国官方大力宣传该电报是达赖喇嘛给毛泽东发的“拥护协议”的电报。但是,事实证明这份电报根本不是达赖喇嘛或西藏政府噶厦所发,是在拉萨的中国官员署名西藏地方政府达赖喇嘛发给毛泽东的,中共做如此卑鄙之事何止这次呢?和早在1949年10月1日中共自己人以班禅喇嘛的名义向毛泽东和朱德发电同出一撤。

中国自己的资料记载,之前阿沛起草拥护十七条的电文被噶厦拒绝。“阿沛起草的电稿中有:“巩固国防,驱逐帝国主义势力出西藏”等语。噶厦对此又发生争论—表示反对。因此,事情又搁了下来。”

但是,中国宣称达赖喇嘛拥护十七条协议电报完全是中共自己的用语,而且,电文充斥着肉麻的“西藏地方政府及藏族僧俗人民一致拥护,并在毛主席及中央人民政府领导下,积极协助人民解放军进藏部队,巩固国防,驱逐帝国主义势力出西藏,保卫祖国领土统一。”等等,就从语言表述看也明显是中国官员自己的“产品”。

当然,中国最高官员和地方官员都非常清楚这台戏是如何表演的,但是,当时这样一份署有达赖喇嘛和西藏政府“拥护十七条”的电文迫在眉睫,对中国大部队进入拉萨等地和国际上的宣传攻势重要,特别在外交上非常重要。这一点从毛泽东收到中国官员从拉萨发的电报之后的表现可以证实,中国资料称:“毛泽东接到达赖的电报,轻松地舒了一口气,他终于了却了一件心事。”可见何等的重要。

因为,中国可以用这份电报在国际上,特别在和印度、尼泊尔等国的外交事务上大展身手,更当作全面侵入、占领西藏的“依据”和“理由”。而在之前被占领的西藏安多和康区可以防止反抗,并可以利用当地人协助进行拉萨和其他地区的军队保障后勤,顺利占领西藏全境意义重大。

另外,随着中国迫使西藏政府签署了十七条,而且,大部队进发西藏首都等地,在政治和军事上完全侵占西藏全境有了把握之后,中国对西藏安多和康区的政策也随着发生着变化,之前鼓吹最响亮的尊重西藏宗教、习俗等的调子在改变,为彻底剥夺西藏经济体系,以及摧毁西藏传统社会结构而磨刀霍霍,只等待中国军队在西藏首都等地站稳脚,离红色灾难只有一步之遥。

达赖喇嘛和西藏政府非常清楚十七条是中国一手策划,且经过威胁、强迫和欺诈中签署的,西藏的国家和民族的利益遭到前所未有的威胁–亡国。因此,中国派遣特别代表到卓木敦促达赖喇嘛公开承认十七条,但达赖喇嘛和西藏政府始终没有表态。在拉萨中国方面通过对西藏政府高层笼络、统战、收买等方式试图让西藏政府公开“拥护”和实施十七条,西藏政府召开多次会议讨论之后,仍然没有公开承认十七条。最后,在拉萨的中国官员以西藏政府和达赖喇嘛之名发电报给北京,从此就有了所谓“达赖喇嘛拥护十七条的电文”。事实上达赖喇嘛和西藏政府没有公开承认十七条,当然,由于强大的军事威胁下也无法公开否定,只有1959年流亡印度自由之后公开否定了十七条。

音频A

音频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