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人谈西藏】桑杰嘉:中国对西藏的入侵、屠杀和奴役70年之二——占领康区向卫藏侵犯

vot.org

【西藏之声2019年4月27日报道】在上篇文中已经提到中国入侵西藏安多和康区部分地区之际,中国最高层权利部门已经在全方位地为全面入侵西藏(中国人的说法解放“西藏”)进行计划、做准备。包括对班禅喇嘛、安多和康区当地领袖的大力统战,以及坚持(暂时)不侵犯安多和康普通民众的利益,注重宣传消灭国民党和军阀势力,有些地方还宣传帮当地人消灭土匪等,对之后他们要统治这些地区的问题尽量回避不谈,只大说特说“解放”,共产党的好与军阀国民党的万恶,以及宣布你们被“解放”了—西藏人莫名其妙晕头转向。

中共十八军入侵西藏拉萨 网络图片

当然,中国高层一直在策划入侵占领西藏全境的计划,1949年10月13日中国政府已经指示西南局占领康区的同时,“着手考虑进军西藏的问题了。”其实,更早的1949年3月5日至3月13日中国共产党在河北西柏坡举行的七届二中全会上“将解放西藏正式提到党的议事日程—-”。之后开始启动官媒舆论造势如1949年9月2日,新华社发表社论:“中国的任何少数民族与汉族人民分裂,必将沦为帝国主义国家的殖民地奴隶,西藏人民是决不要愿意做殖民地奴隶的—-”、“西藏是中国的领土,绝不容许任何外国侵略;西藏人民是中国人民的一个不可分离的组成部分,绝不容许任何外国分割。”9月7日,人民日报发表题为《中国人民一定要解放西藏》的署名文章,指出“希望西藏人民团结起来,揭穿帝国主义阴谋,摆脱帝国主义的束缚,准备迎接人民解放军解放西藏。”中国政府公开的宣布入侵康和卫藏是在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随后北京电台广播称:“中国人民解放军要解放西藏、新疆、海南岛、台湾在内的所有中国领土。”

中国宣布要“解放”西藏之后,西藏政府立即作出了回应。1949年11月2日西藏外交部就此新闻致电中共主席毛泽东。电文指出:“西藏是慈悲之观世音菩萨的教化圣地,是一个佛教兴盛而与众不同的国家,从远古时期开始到现在都一直是一个独立自主的国家,在政治统治方面从未遭受过任何国家的侵占,自始至终都是一个反抗外国侵略并保卫自己家园的佛教国家。我们不仅需要中国军队不会越过中藏边界进入西藏以及不进行任何军事活动的保证,而且也希望严格管束中藏边界的文武官员,使我等西藏人安心。”此外还谈到西藏政府愿就中国政府过去侵占部分西藏领土的归还问题进行谈判。

此电文的内容也分别转告了英、美、印度等政府,并要求说︰“共产党领导如无视电文内容,强制派兵侵入西藏,西藏政府有责任竭尽全力保卫自己的国家,届时请贵国政府给予协助”。

从1949年开始西藏政府驻守昌都的总督拉鲁向政府请求增派军援,供给自动武器以防昌都遭到中国袭击。1949年12月,派遣无线电报员培训无线电操作员。西藏政府1950年3月运去轻机冲锋枪,并派军官培训军队使用新武器,招募民兵近2千多人等。

1949年11月23日,中国最高掌权者向中国军方下达入侵西藏的指示,当时命令是西北军区负责“解放”西藏,西南军区负责管理西藏。

由于西藏一直是独立的国家,中国国民党对西藏中部地区情况掌握的信息非常有限,对于中国共产党更是对西藏中部没有任何的概念。因此,中国军方焦头烂额,最高领导人彭德怀称入侵西藏“成功的希望百分之四十都没有”,因此开始着手搜集情报—-

中国军方经过收集有关西藏中部、西藏政府的情报近一个月后,中国政府再次调整入侵部队的安排,决定改由西南军区负责。1950年1月2日毛泽东从莫斯科发的电报确定了有西南局负责入侵西藏。其电报的第二点很有意思:“西藏人口虽不多,但国际地位极重要,我们必须占领,并改造为人民民主的西藏。—”中国后来公开的很多资料引用该电报时把毛赤裸裸“占领”西藏,改为“解放”西藏。

另外,毛泽东在1950年1月10日给军方刘邓贺的复电的第(一)点也还有意思:“完全同意邓一月七日****军西藏的计划。现在英国印度巴基斯坦均已承认我*****进军西藏是有利的。”(*电报文字被遮盖部分)

中国在大肆宣传所谓的“解放”西藏的同时,大部队向与中国四川接壤的康区推进。中国入侵西藏康区还是以消灭国民党军队、借道经过等,主要宣传“解放”,而且,也对当地藏人宣称我们不是“红军”,我们是“人民解放军”。因为,这些地区曾经与共产党红军进行过惨烈战斗,以及红军洗劫过的地方,所以,当地藏人对共产党非常警惕。

一九三五年四月,朱德(红军总司令)和毛泽东带领第一方面军越过珠曲(金沙江)经过西藏康区。中国共产党第四方面军也在一九三五年进入西藏康区,并停留了近一年之久。在这期间中国共产党军队抢劫藏人村庄、寺院,并和藏人发生激烈的战斗。对此情况埃德加.斯若写道:“进入(蛮人和)藏人地区,红军第一次遇到了同仇敌忾视他们为敌人的民众,他们在此地行军所吃到的苦头远远超过了以往。”

中国共产党因国民党政府军围剿逃亡途中经过西藏的情况藏人有很多记载。1927年出生在理塘,1950年代表理塘寺和理塘人民前往达孜多(康定)于中共接触,曾受邀参观过中国,1957年成立西藏自愿抵抗军四岁六岗者之一热珠阿旺在回忆录中写道:“就在我出家的那年(1935年),共产党被国民党追赶,红军到过达孜多(康定)、理塘、甘孜等地,跟当地藏人发生很大的武装冲突。当时共产党从郎仓到了理塘,那些红军是沿着娘曲来的。理塘的僧俗民众守候在河边阻挡,与红军打了惨烈的一仗,双方都有很大伤亡,但理塘人最终未能挡住红军,民众退回了寺院和家里,红军就直接开进了理塘寺,强行占领理塘寺十多天,抢了粮食和钱财,但是没有摧毁寺院。然后中国红军去了甘孜,一个也没有留下。—-”

红军当时经过德格时也与当地藏人发生冲突,洗劫西藏民众。在阿坝也发生同样的军事冲突,可以参阅《三代人的反共》等书籍。总之,由于中国共产党在这些地区臭名昭著,因此,中国人再次进入这些地区藏人很警惕。可是,中国人还是骗了很多地方的藏人,为了不与藏人发生冲突中国人尽量绕道德格等地,或者“借道”深入西藏境内。对此1937年出生在西藏章果的彭措回忆中:“我12岁时,(1949年左右)听说共产中国人要来了。老人们讲中国人和俄罗斯人来了,他们来了后会占领我们的家乡。由于我们认为“博”和中国是两个不同的国家,我们那里还有专门关于“中国匪”的歌谣,所以当说起共产中国人要来时,就知道是土匪、骗子要来了,就像以前国民党来我们那里时一样。—-大家都非常恐惧,确信中国人肯定会迫害我们。而我们若要抵抗,中国人的实力非常强大,即使我们能杀几个中国人也无济于事。但我们那儿的各寺院和措瓦民众还是做了抵抗的准备—

大概1949年,章果来了几个共产党中国人,带着藏人翻译,把我们地方的贲们召集去,说:“我们是来做和平工作的,要经过你们这里,希望你们借道让我们过去。”虽然寺院和民众做了抵抗的准备,但共产中国人来时只说他们要借道:“我们只是路过你们的地方—-”没有抢占的意思,所以我们很多人就以为,他们只是路过我们家乡罢了。”

就这样,先“借道”过去等军队部署好以后再回来整你。

毛泽东在七届二中全会上作报告 网络图片

中国人在这些地区主要当争取当地西藏人站到自己一边来,或者至少也应当说服他们在人民解放军同西藏的战争中保持中立。

虽然,中国高层入侵西藏的真正目的是:“国际地位极重要,我们必须占领”,但是,从中国最初公开所谓的“解放”西藏的所有宣传和官方资料说法是:“绝不容许任何外国侵略—绝不容许任何外国分割。”西藏;以及“摆脱帝国主义的束缚”。还有更滑稽的“西藏人民团结起来,驱逐帝国主义侵略势力出西藏,希望人民回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祖国大家庭中来。”事实是,当时没有任何帝国主义计划侵略西藏、更没有任何帝国主义占领西藏,只有中国新帝国主义决定入侵、占领。当然,这是中国政府给中国人,特别是对军人打精神兴奋剂。所谓“百万农奴解放”当然是六十年后2009年的“创举”。

中国入侵西藏的消息传到中国军队中 “当听说我们军要进军西藏,—有一些人开始闹情绪睡大觉,小病跑医院,要求下地方工作—- 部队的病号一天比一天多了“病得卧床不起”的与日渐增, 到了开饭时间没有人来吃饭。牢骚话充满军营,连长喊不动排长,排长喊不动班长,班长喊不动士兵。–¬他跑到排里,想把排长派的几个战士喊起床出公差。几个战士用被子蒙住脑袋,理都不理。连长急了,说老子枪毙你们。战士们一下翻身坐起来,齐声吼:你枪毙谁?连长一看这阵势,愣了。说:好好好,你们睡你们睡—-

部队有逃兵了,而且越来越多,严重的一个班就只剩班长、副班长这一对空架子。 各连连长慌了、指导员慌了,天天晚上不敢睡觉,轮流值班看着战士们。— “ 那时团里天天都在向各连追问逃兵数字,天天统计逃兵数字。

各部队行动了,组织了强有力的抓逃兵队伍,—称为“抓兵队”,大部分逃兵被抓回来。被抓回来的逃兵,–首先脱去上衣,用棕绳五花大绑,受这种捆绑的人时间久了大都承受不了,哭爹叫娘,一个劲地求连长饶命。干部则挽着衣袖,提着皮带,高着嗓门,咬牙切齿,横眉瞪眼地怒吼“:老子看你还跑不跑 ?”说到愤怒的时候,皮带就噼噼叭叭地抽在逃兵那勒得青肿的手臂上、屁股上。这一道“弄”过了, 就是接受批评、接受教育、作自我检讨、写检查、写反省,之后就算是痛改前非,重新回到革命队伍,立功赎罪了,重新做人。”

中国资料记载称“不仅战士中有逃兵,干部中也有公开提出不进藏的了。如,一表人才,文文静静、有知识、聪明能干—52师154团副政委的刘结挺,第一个向张国华、谭冠三提出身体不好,不愿进藏。张国华气得把下唇都咬出血,一个劲地说“这个刘结挺太坏了,想不到他会有这么坏,他为什么会这么坏。”谭冠三是气得怒发冲冠,拍着桌子、口水四溅、破口大骂:“他不去?能由得了他?给我把他捆来!不去?捆,我也要把他捆到拉萨。他走不动?我把他捆在马尾巴上拖死,拖成碎片也要把他拖到拉萨。”

因此,中国军方开始对入侵西藏的主力部队进行了多天的说是动员大会,事实上是逼着军人接受进藏。军官们软硬并用,甚至,用可以娶西藏勤劳、善良、漂亮姑娘为老婆等诱惑士兵入侵西藏。“个人老婆问题的解决—完成进军西藏的任务,找个老婆是不成问题的;不管是农村或城市的姑娘都会爱你们的。—-现在我们到了西藏,可以同西藏姑娘结婚,而且藏族姑娘都非常勤劳和善良,也很漂亮。—-”(用老婆诱导是中国军队的一大法宝,有些部队从安徽、江西、湖北、湖南、贵州到四川一路骗过来的,再从四川骗往西藏。)

中国军方高层对军队软硬兼施之后最后逼迫“人人写了决心书”。

1950年2月3日,中国入侵西藏18军先遣支队从乐山出发。4月18日抵达甘孜、邓柯等地。中国入侵西藏心脏的主力军分:四川、云南、青海、新疆对西藏“多路向心进兵”的战略计划,主力军三万多军人,其他部队、空军等协助,总共四万多人。於1950年10月6日完成部署,10月7日,中国军队向西藏政府军发去全面进攻,西藏政府军和民兵英勇抵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