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人谈西藏】桑杰嘉:“中国化”与共产化

vot.org

【西藏之声2018年11月10日报道】最近所谓的“中国化”之风吹遍全中国,使人“眼花缭乱”,也有人觉得有点莫名其妙。自1949年入侵西藏起开始“西藏中国化”既西藏回到了“祖国”大家庭怀抱,以此掩盖侵略和非法占领。从此以后中共在西藏一直在推动所谓的“中国化”。中共为了使西藏更加彻底“中国化”,实施了文化种族灭绝政策,在六十多年来中共从来没有放弃这一政策,而且,最近似乎变得更加疯狂的地步。如今中共发现什么都不是自己的,都需要“中国化”,只有“中国化”才能消除恐惧症。如,宗教中国化、佛教中国化、藏传佛教中国化、西藏文化中国化等等。中共的研究者们也马不停蹄,全力以赴地证明“中国化”的必然、合理、合法性。中共政府到学者如此注重所谓的中国化究竟是为了什么?是所谓“文化自信”的需要?观察中共政府和学者们的阐述的“中国化”后会发现,事实上 “中国化”就是共产化,目的是为中共政治统治服务。

网络图片

习近平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坚持我国宗教的中国化方向,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和“文化自信”之后“中国化”浪潮席卷全国。御用学者们在中共官媒开始高谈阔论:“中国化”不仅具有民族性、地域性,更具备时代性,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恰是当代中国精神的最集中体现。”、“‘中国化’的‘中国’是现代中国、社会主义中国,处在‘新时代’历史方位的中国”等,又为了迎合党的号召学者们解释:“佛教中国化,其中教义思想的本土化、中国化是十分深邃的哲学问题。”、“佛教无国界,但每个佛教徒都有国籍、都属特定的国家,国土在则佛法在,国土安则佛法兴”等等“理论”一浪高过一浪。

因此,西藏各地的宗教人士和体制内的专家们在宗教“中国化”地旗帜下也开始争先恐后地表述:“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就必须坚持藏传佛教中国化方向;而新时代藏传佛教中国化的路径在于积极引导藏传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中国化”的旋风就这样在西藏雪域大地上肆虐西藏宗教和文化。前几年推行的所谓的“藏传佛教教义新阐释研讨”也是对西藏佛教“中国化”的前期工程或者理论开导。

中共在4月发布的《中国保障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和实践》白皮书,和10月29日召开的“第五届世界佛教论坛”更是大谈佛教中国化问题,并提出为一带一路服务的要求。有学者为佛教“中国化”全新的课题寻找“方法论上”的“突破”以诠释学证明佛教“中国化”的“必然性、合法性、合理性”,当然,学者们 “突破性”的理论水到渠成地证明了西藏佛教“中国化”的“必然性、合法性、合理性”,因此,《新时代藏传佛教中国化的路径和实践》等如雨后春笋,并提出:“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就必须坚持藏传佛教中国化方向”的高论。并指出:路径 “在于积极引导藏传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 实践“在于传承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中共为什么提出中国化,其目的又是什么?这个问题可以从中共最高统治者习近平在十九大的报告中可以解读,该报告中多处提到文化自信的概念,并提出“文化自信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发展中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从另一面看发出了中共没有文化自信,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这些东西没有人相信,包括习近平和所有中国的共产党员,更谈不上什么“自信”。因此,中国学者称:“只有坚持中华文化共识底线,才能不断塑造各自宗教的时代精神,树立中国宗教的文化自信。”中共统治合法性越来越受到挑战之际,除了利用中国人的民族主义外,中共还需要用文化、宗教等包装、修饰,但是,问题又出来了,中国传统文化被中共消灭的所剩无几,而中国佛教、西藏佛教,以及其他宗教理念又与中共本质上是对立水火不容,更何况西藏佛教、西藏文化和中国没有任何的关系。所以需要“中国化”,本来不是中国或者共产党的文化重新“解释”,用风马牛不相及的理论证明是中国文化,更确切是共产党统治所利用的文化。自中共最高统治者提出“文化自信”、“宗教中国化”之后,中共所有的研究机构和御用学者们需要大谈特谈,找理论进行圆融并在全国推销。

那么,中共如此全力推广“中国化”想达到什么目的?只要看中共最高统治者或者官方的阐述就会明白。《中国保障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和实践》白皮书称:“—就是要引导宗教界拥护中国共产党领导、拥护社会主义制度,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坚持宗教中国化方向,积极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努力把宗教教义教规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融合,遵守国家法律法规,自觉接受国家依法管理。”十九大报告中习近平称:“全面贯彻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坚持我国宗教的中国化方向,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习近平还要求:“引导信教群众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维护祖国统一,维护中华民族大团结,服从服务于国家最高利益和中华民族整体利益;拥护中国共产党领导,拥护社会主义制度,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道路。”有学者也指出:“宗教中国化需要各大外来宗教与中国文化的深度融合,用中国人的思维、信仰体验、文化资源和生活习俗建立中国特色的宗教理论,在实践中增强中国意识、中国精神和中国话语。”

图片取自环球实报网

另外,最近中共要求西藏佛教“主动服务一带一路建设,服务党和国家事业大局”,以及10月29日中国召开的第五届世界佛教论坛发表的《第五届世界佛教论坛宣言》第三条、“研究佛教与古代海上和陆上丝绸之路的关系,发挥佛教文化纽带作用,促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人文交流与民心相通。”等等证明中共赤裸裸地宗教共产化,绑架西藏佛教、中国佛教和其他宗教文化为其统治服务。

有关中共推行所谓“中国化”的问题也受到国际人权组织的关注。人权观察发现:中国政府近期的宣传策略,属于全国范围内“宗教中国化”政策的一环。该政策在习近平出任国家主席后制定,内涵包括由党政干部加强介入宗教机构的“管理”。

该政策允许有关当局对宗教教义本身进行调整,使其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并指出:“根据新的宗教中国化政策,中国政府逼迫西藏自治区各主要寺院实施爱国主义教育,企图培养一批熟稔官方意识形态的佛教教师。”

经过对中共所谓“中国化”的理由和目的等大概了解后,很清楚“中国化”并非为了中国文化、中国人民的福祉,而是在破坏中国佛教文化,把以慈悲为怀、众生平等、和平非暴力、倡导仁爱等的宗教被暴力、践踏人权,实践黑厚学的集权独裁政权绑架,并强制要求为其政治统治服务,成为践踏人类天赋权利的帮凶。

中共对于西藏佛教和文化的“中国化”更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一是中共希望以“中国化”西藏佛教和文化来洗脑西藏人,消除西藏文化特质和西藏民族的认同,认可自己是“中国人”或者中共设计好的所谓的“中华民族”,从而抹杀中共入侵和非法占领西藏的历史事实,最终彻底消灭西藏民族。二是中共的统治越来越受到威胁,之前以强劲的经济发展为其统治输血,如今经济不景气,国内社会矛盾日益激化,全国上下人心惶惶,所谓的“一带一路”处处碰壁质疑声不断之际,中共为了保全其统治地位高调要求西藏佛教“中国化”,以此包装其黑暗面,但是,“中国化”了的西藏佛教的第一要点是: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完全歪曲了西藏佛教的精神和教义,因此,西藏佛教、文化的“中国化”最终都是共产化,而共产化的西藏佛教就根本不是佛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