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人谈西藏】桑杰嘉:中共 “扫黑除恶”推向“纵深”,“政治站位”是首要

vot.org

【西藏之声2019年1月12日报道】自2018年1月11日,中共发出所谓的《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之后,中国各地随之展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西藏各地政府也争先恐后地发布举报内容、展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7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再印发《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督导工作方案》,“明确,主要对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党委和政府及其有关部门开展督导,并下沉至部分市地级党委和政府及其有关部门。

图片翻拍自中共官媒

对涉及的重点案件,直接到县乡村进行督导,对存在突出问题的地方等进行重点督导。”、“督导各地区整改落实和建立健全长效机制情况,确保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取得压倒性胜利。”, 以及“《方案》明确,督导结果作为对被督导省(自治区、直辖市)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综合考核评价、领导干部奖惩任免的重要依据”等的指导下“扫黑除恶”斗争在不断的深化。10月17日中共再次召开“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推进会”,强调:“当前,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正处于从全面推开向纵深推进的新阶段。”、“提升政治站位—-切实把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作为一项重大政治任务抓紧抓好”。特别在西藏各地更是铺天盖地式进行所谓的“扫黑除恶”,保护母语、环境、民俗、文化、维护民众群益者等统统被称为“黑恶势力”进行打击。

相应中共中央的指导西藏各地当局加大执行“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力度。8月8日至9日,青海省公安厅党委委员、副厅长李国如率省公安厅警令部、经侦总队、出入境管理局、法制总队和厅扫黑除恶专项办相关同志赴果洛州督导扫黑除恶工作,并赴玛沁、甘德实地督导,对下一步工作提出了意见建议。李国如要求:“进一步提高政治站位。要充分认识到扫黑除恶工作是当前一项重要的政治任务,要强化组织领导、深入线索摸排、加大打击力度、深化督导检查,全力以赴抓紧抓实,坚决将专项行动推向纵深。”

9月10日至9月29日,甘肃省委省政府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第七督导组对甘南州开展了专项督导工作。督导组始终坚持问题导向和法治思维,深入县(市)、乡(镇)、村及基层有关单位,通过听取汇报、查阅资料、个别谈话、座谈交流、明察暗访等方式,逐级逐项提出要求、全面靠实责任,较为全面地掌握了甘南州扫黑除恶工作进展情况,查找出了问题,提出整改意见。甘肃省委省政府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第七督导组组长、省政协民族宗教委员会副主任杨自才强调:“在思想认识上再深化,在政治站位上再提高”。

10月30日,甘南州委常委、州委政法委书记杨君主持召开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联席会议。会议要求,各单位要切实把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政治责任扛起来,结合省上督导组反馈意见,认真抓好落实整改,在落实举措上再细化,在薄弱环节上再聚力,在协调联动上再加强,全力推进专项斗争取得新进展。

11月16日,夏河县召开阿木去乎地区社会治安严打整治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动员推进大会。他强调, 俞成辉指出,树欲静而风不止,虽然阿木去乎地区的发展变化有目共睹,但个别宗族宗教势力、老人组织、部落头人和“尕保”,面对党的惠民利民政策和改革发展红利不仅无动于衷、不思回报,反而借口草山纠纷和矿山问题,策划煽动不法人员聚众闹事,伺机破坏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并强调,“要把严打作为最好的手段,在露头就打、联动快打、集中重打、连片联打、常抓常打、投案轻打中体现斗争艺术–”

11月21至23日,召开了社会治安严打整治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动员大会。同时宣布开展所谓的“阿木去乎地区开展社会治安严打整治百日行动”。

11月23日,玉树市公安局为进一步落实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各项工作任务,推进专项斗争工作向纵深开展,传达了《10.17全国扫黑除恶专项工作推进会精神》,《11.09公安厅党委副书记、副厅长沈森在全省公安机关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推进会上的讲话》及《青海省公安机关关于贯彻落实全国全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推进会精神的意见》。并要求:“提高政治站位,强化责任担当,思想高度重视,切实增强做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责任感、紧迫感—”。

中共官媒报道,7月13日,同仁县公安局刑事拘留9名藏人,中共当局指控他们为“恶势力组织”。这一行动在当局“有黑扫黑、无黑除恶、无恶治乱”的原则下实施的。并在两高两部印发的《关于办理黑恶势力犯罪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及黄南州委、州政府两办下发的《黄南州打击整治黑恶宗族部落势力暨强化基层组织建设专项活动实施意见》的规定下把西藏安多同仁县霍尔加村的民间 “看郭瓦”组织被认定为恶势力组织,存在严重的危害结果,将依法从严从重坚决打击。同仁县公安局于8月6日立案侦查,于7日提请逮捕,14日同仁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他们分别是:斗拉加、更登索巴、完迪多吉、扎西才旺、卡加、青桑、索南加、夏吾才让、周拉太等9人。

“看郭瓦”西藏民间的组织既“领导者”之意,是村民集体推选,且认可的领导村民和为村民集体事务策划、决定者。中共官媒也称:“在同仁县村镇普遍存在,针对村内民间组织活动而产生,保障某项活动的顺利实施,活动结束,“看郭瓦”组织自动解散。”

但是,在中共的“扫黑除恶”斗争运动中被全体村民推举、且认可的保护村民利益的组织被视为“恶势力组织”进行了严厉打击。

图片翻拍自中共官媒

从2017年2月21日隆务镇霍尔加村的“看郭瓦”组织成立于时的保证书上明确说明了该组织是为了收回村集体土地出租的三个砖瓦场而成立,获得全村民众支持,并保证不管发生任何情况全村民众将支持“看郭瓦”,也获得村委会的保证,称村委会将坚决支持,最后盖有村委会的公章。

但是中共指控:“看郭瓦”“把持基层政权,严重干涉村务、政务的涉恶组织”、“征地无法开展,项目停止不前,严重阻碍政府工作。”、“严重影响村内团结”、 “不让村民举办任何群众性的颂经活动,严重破坏村民宗教信仰自由”等。

那么为什么中国政府指控是村民推举的组织被指控为“恶势力组织”?中国政府的所谓的“扫黑除恶”在西藏的真正目的是摧毁藏人社会结构、文化传统,以及宗教信仰等。更重要的是中共想彻底控制藏人社会,消灭任何为民众维权的组织和个人。中共所提到的“个别宗族宗教势力、老人组织、部落头人和“尕保”、 “看郭瓦”都是藏人社会中由民众认可、尊重和推举出来为村民主持公道的个人和组织。都是在民间具有一定威望和信任的组织或个人。由于中共在县、乡、镇、村的官方组织都是为中共做事的,他们直接听从中共的指挥, 在解决民众的实际困难、问题是始终以中共官商利益为重,因此,不断侵犯民众的权利和剥夺民众利益。因此,解决实际问题和困难以上提到的“看郭瓦”等组织非常诚恳和公平,因为他们也是民众一分子,而且,利益也和他们有着直接的关系,因此,这些有威望的个人和被民众推举的组织一直在监督和限制村干部损坏和牺牲民众的利益。因此,这对中共最想看到的,而且也是最想斩草除根的。地方官员终于等到了一个大好机会“扫黑除恶”。

这从中共官媒报道的有关“霍尔加村的“看郭瓦””组织的报道中可以得到印证,“干涉村务、政务”,当村干部和地方当局进行违法行为时该组织进行了维权。如中共官媒报道:“同仁县建市撤县项目中,政府征用该村土地的测量亩数190亩,该亩数村两委认可,但“看郭瓦”组织拒不认可,并要求以他们测量的590亩为准。”非常明显政府在征用村民土地的亩数和“看郭瓦” 亩数相差400亩。谁最了解自己的土地?政府压低征用村民土地亩数,然后官商勾结出售、开发谁获利?损害谁的利益?退一万步,政府为什么不公开、光明正大地测量土地?很明显政府想把590亩地压缩到190亩敲诈村民,而村两委只能认可,但是,“看郭瓦”知道在欺骗所以进行维权抵制,截断了地方官员的巨大利益,因此,地方政府官员耿耿于怀借“扫黑除恶”对“看郭瓦”成员进行报复,对他们的指控地方政府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总之,中共计划实施三年的所谓的“扫黑除恶”运动在不断的推进和深入,以政治、稳定等为主要目的进行严打,对西藏的保护语言文化、环境、宗教者,以及维权人士实施严厉的打击。由于中共把“扫黑除恶”视为领导干部综合考核评价、领导干部奖惩任免的重要依据。因此,地方干部为了奖励和升职等利益在实施严厉的打压运动,特别对藏人维权人士更是严厉打击。对此西藏人权人士非常担忧中共以“扫黑除恶”运动将严重践踏西藏人权,并出现大量的假案、错案导致严重的人权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