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人谈西藏】桑杰嘉:中共统战部掌控民族、宗教事务大权对西藏的影响

vot.org

【西藏之声2019年2月17日报道】藏历新的一年开始了,所有的藏人都在祝福和祈愿新的一年里更加美好,期待西藏问题解决,流亡的藏人回家,内外藏人团聚—结束六十年的流亡生活。

合成图片取自网络

中共一手遮天西藏问题的解决,以及对西藏境内的政策,虽然,国际社会对中共的施压等也会起到一定的影响,但是不能左右关系中共利益的事件,因此,在观察中共对藏政策的发展趋势和西藏问题的未来必须从中共整体的变化,特别对民族事务和宗教事务的策略变化观察至关重要。

2018年很多藏人、境外藏人媒体和研究者更多关注2018年1月召开的党的十九届二中全会。因为该会议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修改宪法部分内容的建议》,其中提出,将宪法第七十九条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副主席每届任期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每届任期相同,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修改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副主席每届任期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每届任期相同。”删去了这一款规定中“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的内容。外界一致认为这是中共统治者倒退的重大表现,因为这对中共统治者提供了终身制、或无限期执政的机会。不过本人更关注中共的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

2018年2月26日至28日在北京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通过了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并在2018年3月中共中央印发《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

随着习近平集权一身的登峰造极,中国共产党的霸权也疯狂起舞。中共中央印发的《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中涉及到西藏的三个原国务院下属部门归入中共中央统战部,其中涉及宗教、民族和侨务统战。

据中共官媒新华社北京3月21日报道:近日,中共中央印发了《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并发出通知,要求各地区各部门结合实际认真贯彻执行。

《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在“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原则下对“深化党中央机构改革”,其中,(十三)、(十四)涉及民族、宗教事务。这一改《革方案》把中国的民族事务、宗教事务和侨务事务统统归臭名昭著的中共中央统战部领导,因此,中共的民族政策、宗教政策由统战部领导策划、实施。

《改革方案》:“(十三)中央统战部统一领导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为加强党对民族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将民族工作放在统战工作大局下统一部署、统筹协调、形成合力,更好贯彻落实党的民族工作方针,更好协调处理民族工作中的重大事项,将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归口中央统战部领导。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仍作为国务院组成部门。
调整后,中央统战部在民族工作方面的主要职责是,贯彻落实党的民族工作方针,研究拟订民族工作的政策和重大措施,协调处理民族工作中的重大问题,根据分工做好少数民族干部工作,领导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依法管理民族事务,全面促进民族事业发展等。”

这是很多关注西藏问题的人感到不安,中共统战部是集特务、笼络、收买和欺诈于一体的部门。而且,自中共入侵西藏以来统战部是一个吃民族分裂饭、发民族分裂财,升民族分裂官的庞大利益集团,其代表人物曾有朱维群、斯塔之辈。让这样的部门“贯彻落实党的民族工作方针,研究拟订民族工作的政策和重大措施,协调处理民族工作中的重大问题,根据分工做好少数民族干部工作—”真乃中共统治下各民族的灾难。因为,如果真正面对各民族的问题,实事求是解决了民族问题就断了统战部吃饭、发财和升官之路,而统战部真正意义上解决民众问题无所作为的事实从这么多年搞统战最后中共统治下的民族问题越来越严重得以证明。再将民族事务大权交给统战部领导等于增添了另外一道发财升官之路,遭殃的是各民族人民。

西藏与中共统战部接触已七十年,特别从1980年开始与中共统战部打交道,藏人的总结是统战部是欺骗、笼络、收买、挑拨、不讲道理、说话不算数、无赖和狡诈,以及特务工最为擅长,因此,中共决定把民族事务交由统战部领导是中共统治下各民族推向了灾难。

中共统战部接管民族问题之后的恶果已经凸现,在东突的百万人关押的教育营、迫害东突知识分子,以及关押者被分流到中国各地免费为中国公司做苦工。强迫东突人民吃猪肉、干部驻家庭—–等等一个真正领导民族事务的部门是绝对不会做这样卑鄙、甚至纳粹式残害。

在西藏统战部领导民族问题的“成果”也经浮出水面,如,2018年12月25日由《中共囊谦县委统战部紧急通知》严禁各寺院在学校寒假期间,为学生举办藏语文补习班,违者将受到惩罚。对此,人权观察组织2019年1月30日发布声明对这份禁令提出谴责,并指出这种由僧侣在寒暑假期举办的藏语文课堂在藏地非常受欢迎,从另一方面也显示出在公立学校中藏语文教育状况的退步。

图片取自网络

另外,西藏山南泽当地区的学校也要求父母禁止孩子在假期参加补习班。

中共从禁止学生以及家长参加宗教活动再进一步禁止寺院在寒假期间举办藏文补习班,一个正常的民族事务部门、教育部门应该提倡鼓励和嘉奖在假期中自愿、免费地为学生提供民族语言文字教育,为发展民族文化做出贡献的寺院和个人,但是,中共采取了完全相反的禁令和威胁,从而反映了统战部领导民族事务的真实写照。严重的妖魔化寺院举办的藏语文补习班“形容为“意识形态的渗透”,更命令各地官员党员视其为“危险”、“有害”性质,并予以阻止。”

《改革方案》决定把国务院下属民族事务委员会“归口中央统战部领导”外,还把原属国务院的国家宗教事务局并入中央统战部。

《改革方案》:“(十四)中央统战部统一管理宗教工作。为加强党对宗教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全面贯彻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坚持我国宗教的中国化方向,统筹统战和宗教等资源力量,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将国家宗教事务局并入中央统战部。中央统战部对外保留国家宗教事务局牌子。”

“调整后,中央统战部在宗教事务管理方面的主要职责是,贯彻落实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和政策,研究拟订宗教工作的政策措施并督促落实,统筹协调宗教工作,依法管理宗教行政事务,保护公民宗教信仰自由和正常的宗教活动,巩固和发展同宗教界的爱国统一战线等,不再保留单设的国家宗教事务局。”

上面谈到中共统战部的本质和所作所为证明其对民族事务的领导和管理是中共统治下各民族将推向灾难的深渊。另外,中共还让中央统战部统一管理宗教工作,这何况又不是宗教界的悲哀?过去由于统战部介入宗教事务对各宗教的打压、监控和分化等非常严重,统战部对宗教界最毒辣的手段是宗教人士的逆向淘汰。

中国著名学者王力雄先生在他的《僧团领袖的逆向淘汰》一文中指出:“凡是坚持宗教原则、拒绝充当政权工具的僧团领袖遭到打压整肃,甚至判刑,借以警示其他僧侣;对保持沉默,不惹麻烦,传统地位比较高的僧团领袖当作“统战对象”,给一定甜头,同时大棒始终举在头顶;而对私利至上,善于投机,放弃宗教原则,甘当工具的僧团领袖则给予各种好处,塞进人大、政协甚至政府任职,对其活动开放绿灯,提供资源,让其成为吸引其他僧团领袖的样板。”

因此,如今统战部更可以公开地,不受其他部门干预地在各宗教团体中进行分化,打压坚持宗教原则者,对践踏宗教原则者进行大力扶,造成各宗教内部无法统一和团结,在各宗教中扶植大量的红色宗教人士,并利用红色宗教人士欺压坚持宗教原则的正统宗教人士和团体。

中共再给统战部“贯彻落实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和政策,研究拟订宗教工作的政策措施并督促落实,统筹协调宗教工作,依法管理宗教行政事务”的权力。怎么不是中共统治下各宗教灭顶之灾?

如,2018年7月10日,西藏石渠县石渠寺的200名年轻僧人强制驱逐出寺院,并送入国家设立的学校,禁止从此穿戴僧服。这些僧人大部分在寺院学习多年,并已经取得很好的成绩,他们被强制驱逐出寺院送人学校,断送了他们选择的人生道路,再从头开始。这不尽严重践踏了他们的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也严重践踏了他们自由选择生活方式的权利。

在东突更是强迫信教民众吃猪肉、强制破斋戒、禁止参加礼拜—-

总之,中共统战部掌控中国民族和宗教事务大权,对于中共统治下的各民族是灾难,对各宗教更是严重的威胁。从这一角度透视中共对藏政策,以及西藏问题的解决不得不承认前景非常渺茫,因为,统战部掌控着“研究拟订民族工作的政策和重大措施,协调处理民族工作中的重大问题”和“研究拟订宗教工作的政策措施并督促落实,统筹协调宗教工作,依法管理宗教行政事务”,因此,统战部掌控了对西藏境内政策和宗教政策的绝对权力,而随着统战部这个利益集团的权力膨胀,激化西藏境内矛盾和打压宗教,曲解和大肆宣传西藏分裂获取暴利是比可避免的,相反改善了西藏政策和解决了西藏问题等于断了统战利益集团的暴利,这是统战利益集团最不想看到的。

因此,研究西藏问题前景和中共政策发展趋势,以及规划流亡藏人争取西藏自由策略时一定重视中共调整民族和宗教事务部门的目的,且让中共统战部一手掌控民族和宗教事务的利害关系非常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