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评论】聚焦新疆局势:中共将西藏政策照搬新疆(采访文字稿)

vot.org

【西藏之声2018年11月20日报道】在这期的时政评论节目中,藏人行政中央驻澳洲办事处华人事务联络官格桑坚参,为大家分析了中共当局在西藏与新疆两地所实施政策的相同与不同之处。以下为访谈文字稿:

西藏之声:首先!由于中共在新疆地区实行“再教育集中营”政策,新疆问题引起了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据了解,担任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的陈全国是实行这一政策的头号人物,首先请格桑坚参对这个人的政治背景做一下简单介绍。

格桑坚参:陈全国没有调到西藏自治区担任党委书记之前,在中国的河南和河北担任过副省长、代省长,以及省长。据中共介绍,他曾经是中国最年轻的县委书记。由于他有底层的工作经历,而且从他的履历来看曾经当过兵。因此,中共对他的评价是:第一,工作经验丰富;第二,掌控全局能力很高;第三,所谓的“政治立场坚定”;所以这样一个人物,中共把他派到一个重要的边疆地区,也就是担任西藏的最高领导,以及后来调到新疆,从中可以看到中共对陈全国个人是非常看重的,而且其政治前途也无可限量。

西藏之声:您刚才介绍的时候,提到陈全国曾经担任过西藏自治区的官职,那么他在任职期间,都实行过些什么政策?

格桑坚参: 陈全国是2011年8月份调到西藏自治区担任中共在西藏的最高领导。在讨论陈全国在西藏实行的政策之前,我们先回头看看中共西藏最高领导的任命制及其变迁的话,从中可以看到中共对藏政策的概貌。从1949年中共入侵西藏,以及签订所谓“十七条协议”到1959年尊者达赖喇嘛流亡印度,中共在西藏的领导基本上是以军事管制为主。从1959年到80年代期间,虽然成立了西藏自治区,但在西藏担任最高领导的基本上都是军人背景的,也就是曾经参过军的,任荣和阴法唐这些都是以军人背景在管理着西藏。80年代胡耀邦执政时期,有一个少数民族伍精华调到了西藏,算是一个文人治理西藏的开始,在西藏推行的政策比较缓和。但是后来又走向了强硬的路线,胡锦涛和陈奎元,以及张庆黎到陈全国,我们都看得很清楚。

因此,陈全国刚调到西藏,他对西藏政策的思路,以及对西藏议题本质的定义里面,我们可以看到这样一个画面。他对西藏的定义是:“认为西藏是中国非常重要的边疆地区,又是一个贫困户特别多的一个地区。因此他认为这样的一个地区又是达赖分裂集团进行分裂活动,以及进行渗透的主要战场”。在主要的战场上他把对西藏问题的政策定为“反分裂”、“坚定政治立场”这些作为一个治理西藏的主要政策。因此,在这样的一个政治背景下,他在西藏推出了大概六大政策措施。

西藏之声:请你能否具体否介绍一下陈全国在西藏实行的六大政策?

格桑坚参:第一项政策:万名干部下乡政策。

我刚才介绍到,陈全国刚调到西藏后对西藏政策也好,对西藏的那种定义,他认为在这样的背景里面,要走群众的路线是解决西藏问题的一个根本。因此,他刚调任到西藏时,就开始实行“万名干部下乡”,也就是每年抽调两万名干部,派出到西藏各地和各县、各乡镇、各城镇。这样连续五年的时间里,大概派出了十多万名干部进驻到藏人的城镇居民区内,而且实行这样的工作当中,所谓的责任制直接涉及到个人身上。比如,一个干部进驻到村里面后,那个干部将必须同三至四户家庭形成一个结对关系,假如某个家庭出现所谓不稳定因素时,直接与这个干部挂上关系。因此,在整个西藏自治区的每一户家庭内都有干部进驻,形成了一个每天全天候监督的一个网格化管理形式。

陈全国在新疆实行的政策当中集中营也好,或者便民警务站、全天候执勤巡逻这些政策国际社会上引起了很大的关注。但是,陈全国在新疆实行的这些政策,完全是他以前在西藏实行的所有政策照搬到新疆实行。由于新疆穆斯林背景以及人数众多,虽然陈全国在西藏实行的政策里面也包括了所有这些,但是并没有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其实实行的政策是一样的。在西藏对一般人进行监控以外,陈全国认为西藏的寺院是达赖集团进行渗透活动的一个重点区,所以他认为对寺院的加强管理应该是工作的中心。因此,陈全国刚担任西藏自治区领导以来,他就派出七千多名干部,进驻到西藏的各个寺院里面,包括在各个寺院里面建立中共的领导班子、管理机构、干部队伍、管理职能、管理机制,并且在寺院里面推行了“九有”及“六个一”等政策措施。

西藏之声:你刚才提到了一个“便民警务站”,请问这又是什么样的一个政策措施?

格桑坚参:第二个政策:便民警务站。

陈全国的另一种做法就是在整个西藏设立所谓的“便民警务站”。所谓的便民其实一点都不方便民众,从大昭寺到布达拉宫层层都是,有些是在十五公尺内就有一个警务站,也就是说比进入机场还困难,对民众进行搜身检查。

据我们了解,在整个拉萨就有一百六十多个“便民警务站”。所有警务站都有几层的,里面有现代化的监控措施和设备,因此,便民警务站与便民警务站之间是所谓的联防联勤,也就是哪儿出事的话几分钟内可以出动警力互相支援。在整个西藏自治区的各地各乡村就有好几百个“便民警务站”。因此,需要招收很多警务人员,这样就会招收很多社会上的闲杂人员充当协助警务的协警人员,并让他们在发生什么事都能够第一时间内出现在任何场所,实行了这样的政策和措施。

曾经有个“报假警”的,也就是说作一个模拟活动,当时陈全国到布达拉宫近处时报警,说哪里出现问题,虽然这是一个假的报警,但警报一响,当时在五分钟内可以集中警员来应对突发事件,听说当时陈很满意。后来陈全国调任到新疆以后,也同样搞了这一“保假警”活动。听说当时在几十秒内警察就已经到位,陈更加满意新疆警察的反应速度。因此,现在在新疆所实行的政策,也就是完全和以前在西藏已经实行过的政策是一模一样的,是套过去的。

西藏之声:你刚才又提到了一个什么“六个一”,请问这又是怎么搞的?

格桑坚参:第三个政策:“六个一工程”。

所谓“六个一工程”,其实是陈全国管理西藏寺院,对寺院和僧人进行全天候管控的一项政策措施。其内容为:第一、“驻寺干部必须要与一至几名僧尼交朋友”。第二、交朋友后要对僧侣家里“开展一次家访”,来了解家庭的情况,以及摸清该家庭的底细。第三、“办一件实事”,也就是利用小恩小惠的方式来解决困难。第四、“建立一套档案”,为什么建立档案呢?那个僧尼一旦出了事儿,连带的责任,也就是那个干部要负责,而且僧尼的家人也都会牵连上,那些优惠政策也将会被取消。第五、这样以后开始就有了一个“畅通的联系渠道”,驻寺干部和僧人间建立这样一种关系。第六、“形成一套管委会”,也就是包括寺庙、僧尼家庭协调联动的管理机制。这样便会成为一个从任何地方都不可以出事的机制,在这种机制的管控下西藏的僧尼没有任何的自由。当局又为了体现西藏各个寺院所谓“和谐团结”,或者说体现所谓“爱国主义精神”,举办强行灌输共产理论的爱国主义学习班,评选所谓“先进模范寺院”及“爱国现金僧人”,并在寺院全面实施“九有工程”。

西藏之声:请问“九有”又是什么样的一个政策措施呢?

格桑坚参:第四个政策:“九有”政策。

所谓“九有政策”,第一、寺院要“有领袖像”!也就是各个寺院必须要体现出一个爱国的倾向,寺院里除了供奉释迦牟尼等佛像以外,必须要挂中共领袖的像。也就是从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到胡锦涛,当然那个时候是没有习近平的像,现在要挂习近平的像,都必须要挂。寺院是信仰释迦牟尼佛的而不是信仰共产党的,但是必须要供共产党领袖的像,因此这引起了很大的反抗。

第二、“有国旗”。也就是寺院里必须要有国旗,我们现在可以看到中国大陆很多寺院里面也在搞升国旗的仪式。但是在西藏,陈全国主政期间,由于在各寺院里面强制进行升降国旗仪式而引发了西藏各寺院的强烈反抗,当局又派出武警及工作组进行镇压。

记得最大的抗议事件是在2012年至2013年间在西藏比如县发生的,那个地区当时完全成了一个孤岛,当时的西藏自治区党委副书记吴英杰,他是带领军队在比如县进行坐镇指挥,整整一年比如县与外界失去了联系。因此,当时在比如县发生的很多事情由于没法向外界透露,在西藏各地因升国旗而发生的各种抗议活动病友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和支持!

第三、“有路”。第四、“有水”。第五、“有电”。这些看起来便民的措施,其实际作用是为了有效的管理寺院,而且任何寺院一旦出现什么情况,当局可以以最快速度到达并进行管控。每个寺院都必须要。第六、“有广播电视”。第七、“有通讯”。第八、“有报纸”。第九、“有文化书屋”等等。大家知道,寺院就是学佛的地方,出家为僧,必须要有个静心的修行之地,并要学好佛学五大部经纶。但是,中共对藏传佛教的毁坏就是表面上有寺院、僧人以作宣传之用,实际上在寺院里需要把共产党宣传的所有机制、所有宣传资料灌输给一般的僧尼来学,而僧尼本身该学习佛学知识的机制全部给破坏了。因此,陈全国在各个寺院里面进行的所谓的“六个一”或者“九有工程”引起了各个寺院的强烈反抗,以及极大的反感,仅2012年就有七十多位藏人自焚,但是这些并没有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当然,作为藏人行政中央,我们曾经在这方面作过很多宣传,但是不像现在的新疆一样关注得很高。

后来,陈全国又把以前文革时期划分阶级斗争的那一套照搬到西藏,在西藏的各个寺院里面进行所谓“和谐模范寺庙”和“爱国守法先进僧尼”评选表彰活动。其实际做法是,在所谓西藏自治区内一千七百多座寺院里,每年都评选出百分之三十的模范寺院,称为“模范和谐”,也就是说在该寺院内没有发生什么所谓的“分裂活动”迹象,并给评选出的寺院提供物资,以及金钱上的奖励,并进行大肆宣传。在四万多僧尼当中又选出所谓“爱国守法先进僧尼”,并给予物质及各种奖励。但是得过这种“称号”并受过奖励和表彰的寺院及僧尼一旦被认定有“分裂”或者所谓“不稳定”因素,将会取消曾经得过的“称号”,并收缴物资和资金奖励,其僧人的家人、驻寺干部、寺院、包括本人,都会遭到株连九族式地打击。所以,陈全国以前在西藏实行的这些政策完全跟现在在新疆实行的政策一模一样,这种管控方式完全在西藏的所有寺院进行,已经达到了完全规模化。

因此,在僧尼当中有些是属于打击对象,有些属于拉拢对象。虽然中共肯定陈全国在西藏实行的政策是正确的,并定义陈在西藏的五年期间没有发生什么大的不稳定事情发生。其实在西藏首府拉萨发生了自焚事件;西藏东部很多地方也连续发生自焚事件。有些地方发生的事件完全被管控和封锁起来,没办法向外透露。因此,认为陈治理西藏期间西藏社会很稳定的这种结论是非常错误的。陈全国在西藏实行的各种管控措施除了上述之外,还有一个更大的措施叫做“双联户政策”。

陈全国将镇压“西藏自治区”的手段照搬至“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西藏之声:请问“双联户政策”又是什么?

格桑坚参:第五个政策:“双联户政策”。

所谓“双联户政策”,不管是城镇居民,或者一般和普通的农牧民,要以五个户或者十个户为一个单位,各联户单位之间是联在一起,每个联户单位推选一名户长,围绕所谓“和谐稳定”、“增收致富”的措施进行施政。如果联户单位中的任何一个户或成员出现问题,另四户家庭的所有利益将会遭到损害。所谓“矛盾纠纷联排联调”、“安全隐患联防联控”、“重点人员联管联教”、“小额信贷联保联担”等灯诸如此类,把所有西藏人圈在一个个联户单位里,进行相互监督,相互监管。如你需要在银行贷款,则需要相互担保;如果一家出事,另几家的利益都会受损,包括子女上学、就业等等。相当于当时国民党在中国大陆曾经实行过的“保甲制度”,而如今共产党却照搬到西藏。据中国官网消息,这样的联户单位在西藏已经成立了十四万联户单位,形成了全天候的监控机制,把所有的西藏人都管控在这里面。在此基础上,又要评选所谓的“先进双联户”创建活动,进行大肆宣传和资金物质上的奖励机制,依次区分有些人是“爱党爱国”分子、而有些人则是“反党不爱国的分裂分子”进行民族区别、民族歧视政策,造成了许多的冤假错案。

西藏之声:在新疆实行的没收护照及集中学习班在西藏实施过吗?

格桑坚参:第五个政策:没收护照和集中学习班。

新疆和西藏人办护照本来就很难,除了一些特定的人之外普通民众是很难办到护照是众所周知的。但西藏的概念是很大的,除了西藏自治区之外,还有百分之五十以上的藏人被分隔在四川、青海、甘肃、云南等中国的省区。相对于西藏自治区那些地方的藏人办理护照的人稍微多一点。2012年尊者达赖喇嘛在印度菩提迦耶举行时轮金刚大法会时大概有八千多藏人拿到护照前来参加尊者的法会,但是那些人回去后,中共当局不仅回收了藏人的护照,还把参加法会的人集中到一个地方,让他们参加所谓的“法制培训班”,时间长达一至两个月不等,且费用全部自己出。陈全国担任书记的西藏自治区,不仅强行收回藏人的护照,甚至被撕毁掉,到现在一直停止对西藏人发放护照,藏人等少数民族在中国受到的民族歧视政策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

西藏之声:除了上述五项政策外,那第六项政策措施又是什么呢?

格桑坚参:第六项政策:“民族团结”表彰工作。

中共在提到民族地区的工作时,往往喜欢把“民族团结”挂在嘴边,认为民族团结是民族地区工作的重点。但它从来不会去思考民族不团结的根源在哪里?也从来不考虑改变错误的民族政策。而是以宣传形式每年搞一次大型的“民族团结先进单位”和“个人”评选活动,并大肆进行奖励活动,认为这样就是民族大团结了。陈全国在西藏左到甚至将“民族通婚”作为当地官员政绩及是否体现民族团结的标准。凡是民族通婚多的地方其官员作为特殊培养和提拔对象。对通婚家庭从休假、孩子上学、甚至将来工作等多方面给予优惠政策,实行赤裸裸的民族同化政策。这些做法虽然完全违背了中国的宪法及民族区域自治法之精神,但在西藏没有一个人敢为之问责。相反,这样的做法由于得到了中共上层的肯定,陈全国反而得到提升并进入中共中央政治局,位列中共最高领导层,这是对习近平提出的“依法治国”,“依法治藏”的最大讽刺。

西藏之声:中共对新疆实行的“再教育”与对藏人实行的“爱国主义教育学习班”,你觉得这两个之间的相同和区别在于哪里?能否给大家做一下。

格桑坚参:我刚才介绍了陈全国在西藏自治区内所实行的政策和措施,这些政策和措施在西藏是在寺院和农牧区,以及城镇等,排除几万名干部直接进行的。但新疆穆斯林地区,不能像西藏那样直接派出干部直接住进穆斯林清真寺或各家庭里,也不敢这样做。所以就有上百万人都集中在一个营地进行教育活动,这在国际上的关注和影响也很大。这个规模和西藏的不同之处是,在西藏不是把藏人和僧尼全部集中在一个地方,它是分散性的却又是全覆盖性的,在各寺院内进驻工作组进行全天候的监控;在各村各户进驻工作组及干部进行近距离里全天候的掌控;并以联户为单位形成相互监控形式。但是在新疆,他们好像不敢像西藏一样,中共的干部对新疆有一种恐惧感,所以在斗争的性质上稍微有点区别。因此,中共在新疆需要以军队和武警的力量为主,将需要监控的这些人全都集中在一起进行监管,我认为最大的区别在于这里。

西藏之声:中共政府对藏人和新疆地区穆斯林进行各种洗脑式教育,你觉得透过这一系列强迫式的政治教育方式,这能够解决问题吗?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

格桑坚参:陈全国治理西藏五年当中,中共对他的定义是,所谓的“西藏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据我们看到的中共官方宣传的一些资料中,西藏的GDP增长11%、12%、13%,说是全国最高的。咱们先不谈所谓GDP增长对西藏普通百姓带来了多少实际利益,但陈全国治理西藏的五年时间里,也是西藏各个地方发生抗议活动最多的阶段,我认为这些都是必须要面对的。

你认为以这样强控的形式,那些大型的抗议活动一时可以压下去,但是这并不能表明人家已经服了你,或者说信服于你,比如以前陈全国在西藏搞了大型的所谓民族团结表彰活动,你要是搞民族团结,你必须要尊重那个民族,尊重他们的宗教信仰,但是如果你把别民族的尊严踩在脚下,却认为已经收服了人心的话,那样的政策是不得人心的。

如果搞民族团结的话,不去看民族团结出现问题的根源在哪里,而把民族团结视做藏汉通婚的话,那藏汉通婚又把它作为一个各地党员干部的政绩,什么地方藏汉通婚的人数多,那个党员干部得到提升获重用,然而那些藏汉通婚的各党员干部在经济和地位等各方面得到了提升,由于这完全是移民和同化政策的一个做法,不会得到大多数藏人的认同,相反,这样的一些不满将压在心里面,某一天将会爆发的!

同样,现在在新疆实行的所谓的再集中营,为什么会爆发那么多抗议活动?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不满情绪?这说明你的政策、或者你现在所实行的这一套出现了问题。然而现在中共的做法是,出现的问题自己不去追究,或者自己不去找出现问题的根本原因,把所有的问题推到,在新疆的话可以推到在国外的一些极端宗教势力身上,在西藏完全可以推到在尊者达赖喇嘛身上,或者藏人行政中央,这样就形成了一个在当地任职的官员没有任何的追究责任而可以完全推到国外的所谓敌对势力,这样可以拿到中共的钱也可以提升,这种做法我认为是非常危险的,而且这样的政策绝对不会有实质性的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