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人谈西藏】札墨:于菩提迦耶法会见闻──我与乞丐小偷周旋实录

vot.org

【西藏之声2019年6月22日报导】去年底为了参加达赖喇嘛尊者的法会,我从邻近达兰萨拉的帕坦科特火车站出发,中途顺道见识了印度火车误点的常态,搭了将近三十六个小时的长途火车,最后在正中午抵达菩提迦耶的加雅火车站。

法会期间,路边的藏印小饭馆。图片来源:札墨提供

因为正值法会期间,所以一下火车就能看见许多西藏青年会组织的志工,他们身穿颜色鲜艳的黄色背心,为前往法会的人们热心地指引火车站的出口。同时,他们也会帮助老人家提行囊,并且安排前往法会现场的计程车或是嘟嘟车。

尘土飞扬大概是我对菩提迦耶的第一印象,围绕着摩诃菩提寺周边的土地几乎是泥土地,法会的人潮以及车辆穿越其中所扬起的尘土,让停留在这里的僧俗信众都不得不戴起了口罩,每个人都戴起款式相同的口罩,而口罩似乎成为了这个地方热门的商品之一。

在法会举办期间,会场周边因应而生的有各种藏印小饭馆,除此之外,还可以吃到正宗的不丹料理。同时,也有不少摊贩摆放各式佛珠、藏式风格饰品、颂钵,或是关于西藏和达赖喇嘛尊者的书籍,可谓是应有尽有,光是在每个摊位流连忘返,就足够打发我一下午的时间。甚至还有专门针对前来参与法会僧尼客群的衣物,例如以绛红色或明黄色为主的汗衫、羽绒外套、套头毛衣、袜子等任君挑选。让我更为惊奇的是,会场外的广播同步播放着尊者说法的内容,让在法会外摆摊工作的人们可以不必错过任何听法的机会,十分便利。

同时,各大寺院的帐篷有不少前去捐款的人们,也有这次法会的募捐服务,其项目包括法会期间的供茶、法本影印费,可以随喜金额及捐款项目。此外,值得一提的还有藏医院(门孜康)、台湾义诊团也在周边架设医疗站,为当地居民以及参与法会的信众们提供免费的医疗服务。

这里随处可见藏文或英文的告示牌,或是中文的,或许是因应许多华人信众的市场,有的小店和菜单或是旅馆的名称,都另写上了简体中文,丝毫感觉不到这里是印度,除了当你看到印度乞丐的时候。

旅馆以及小饭馆的中文标示。图片来源:札墨提供

在法会期间,随处可见向人伸手乞讨的乞丐,同行的藏人朋友宁次再三告诫我,绝对不能跟他们有视线接触,否则他们会缠着你不放。此外,他强调:“你给他们钱,只会让他们觉得伸手乞讨就能够赚钱,那么谁还想工作,这也是害了他们。”

此外,我观察到靠近摩诃菩提寺一带的乞丐,如果你放一元或两元的卢比在他们眼前的碗里,他们则会毫不留恋地直接把硬币往旁边的地上丢弃,仿佛在抗议你给的金额太少。

后来,走在路上的时候,我跟宁次看见一个藏人老奶奶拿钱给坐在地上衣衫褴褛的乞丐,嘴巴唠唠叨叨地跟他说话,两人用印度语一来一往地交谈,随后老奶奶又骂咧咧地对他生气,但又从藏服里掏出钱给了乞丐。我疑惑地问宁次,老奶奶跟乞丐之间究竟说了什么?

宁次笑了,他说:“起先老奶奶给了乞丐钱,并用告诉他好手好脚的不该乞讨,应该去工作。但是乞丐却又叫老奶奶再给他钱,于是老奶奶好气又好笑地骂他,但还是伸手掏钱给他。”

他耸了耸肩表示,“没办法,即使我们知道给乞丐钱不好,但有时候还是想要帮助他们脱离这种状态,毕竟众生都是向往离苦得乐的。”

宁次告诉我,到了菩提迦耶一定要去摩诃菩提寺绕佛塔。因此,我们选在下午的时候过去。在寺院外,不少印度小贩兜售着鲜花给进去寺院的游客供奉在佛前,甚至有人拿着一叠小额钞票到处推销,宁次说小额钞票是为了让人布施或供奉而用,他们通常会准备一叠面额为十元卢比的钞票贩卖给游客,赚取约十到二十百分比不等的手续费,让我不禁感叹起印度人的生意头脑。

与印度小贩换取布施的零钱。图片来源:札墨提供

在进去摩诃菩提寺前需要经过层层的安检,安检门将男女分成两个通道各别检查,每个人排队安检,而相机跟手机都在禁止携入物品的清单中。

坐立在摩诃菩提寺正中央金字形的佛塔被称为大觉塔,而围绕着大觉塔的走道有上中下三层,走道上满是手持佛珠念经的人们绕着行走,不时会看见站定在一旁大声念诵经文,手持着钵化缘的小沙弥,宁次悄悄跟我说他们大抵是从尼泊尔来的。

最靠近佛塔的下层走道,可以通往供奉释迦摩尼佛像的大殿,以及佛陀成道的菩提树,有不少人会在菩提树下打坐冥想,也有远道而来的佛教徒坐在树下读诵经文,而这一区域是需要脱下鞋子放在外面,赤脚走进去。

生活在印度多年的宁次告诉我,鞋子放在外面会被偷走,所以他会将鞋子两只分散放在不同地方,这也大大提升了小偷拿走鞋子的难度。因此,我们两个分别把鞋子好好的放在不同的位置,放心地赤脚走进去。岂料人算不如天算,当我们走出来时,唯独我的鞋子不翼而飞。

其实我的心情一开始是既气愤又难过的,一是那双鞋子是全新的,二是我已经做了防范小偷的准备,结果还是被小偷识破了,我的心中有些不甘心。宁次看着我的脸一阵青一阵黑,他为了缓和气氛,笑嘻嘻的说:“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这里的穷人都没有鞋子穿,都是赤脚走路的,而你的鞋子那么好看,难怪会被偷走。”

我听到他这么说,马上释怀了,并忍不住笑了出来,“是啊,鞋子果然还是要给有需要的人穿。”

后来,其他藏人朋友问我有没有被偷走东西,我才知道很多藏人在法会期间都有与小偷交锋的经验,他们被偷走的东西都比我的鞋子还要宝贵许多,比如长辈好不容易从西藏老家带来的物品。一位藏人朋友告诉我:“即使我在印度生活了二十几年,东西还是被偷。”

这也难怪宁次当时的反应如此淡定。不过在那之后,每当我们到需要脱鞋进去参观的地方时,我都会淡淡地提醒他:“你的那双皮鞋那么好看,很可能会被偷走哦!”他便会紧张兮兮选定好放鞋子的位置。

后来我们干脆将鞋子放进背包里。没办法,在印度你随时得和小偷斗智,即使是在地人也不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