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赖喇嘛:藏人共产党员内心深处仍存民族感情

vot.org

【西藏之声2018年4月21日报道】西藏人民至高无上的领袖达赖喇嘛尊者今天赴新德里访问,动身前接见大众,介绍藏传佛教因明理路独特之处,并回溯1959年逃离拉萨的经过。尊者讲述当年与部分藏人共产党员接触的情况,认为那些为中共效劳的藏人党员,即便不信佛,但在内心深处仍存有对西藏民族的深切感情。

今天(4月21日)上午,来自流亡藏人社区的藏戏表演团体成员、藏人学生,以及达兰萨拉大众,聚集在大乘经院中,获得达赖喇嘛尊者的接见。尊者在给予开示时由藏戏谈及西藏传统文化,再谈及藏文化中最为重要的佛教传承,尤其是与当今社会有着极大关联的心识与因明内容。

佛法必须透过学习

在讲述佛法传入西藏的历史时,尊者提到藏王赤松德赞时期,寂护、莲花戒等那烂陀大师先后受邀来藏弘法,以及西藏发生的“顿渐之争”等。当年在藏的个别中国和尚认为,佛教徒没有学习锻炼的必要,只要重视观想便能成佛。尊者表示,即便是今天也有持这种观点的人士,“我曾在日本被一信徒问道:‘证得佛果是否透过观想便可,无需学习?’。我当然回答说不行。”

尊者表示,如今藏人佛教教普遍怀有“惟有透过闻、思、修来勤奋修学佛法,才能成佛”的深刻观念,这有赖于寂护与莲花戒师徒二人的恩德。

藏传佛教中的心识学与因明学,是西藏从那烂陀延续下来的珍贵文明,“这是藏人可为之骄傲的资本,也是能够调服不安内心的途径。尤其是其中有关空正见与菩提心的内容。”

在感谢老一辈藏戏艺术家为维护独特表演传统而付出的贡献后,尊者赞扬藏人在经历巨大灾难后,仍然保持勇气信心,即便从小在中共洗脑宣传下成长的藏人,同样没有抛弃对西藏的感情。

藏人中共官员内心深处对西藏民族的感情

尊者今天回溯在西藏与中国接触的藏人中共党员。“我在北京时,认识一位从小受共产党培养的藏人官员,叫做桑杰益西,记得好像是嘉荣人。我们有次一同看有关拉萨的影片,片中出现大昭寺时,我转身向坐在后面的桑杰益西说:‘看,这是大昭寺’,当时这位共产党员立刻双手合十,让我印象深刻。可以了解,在他们的内心深处,还是拥有对西藏宗教与文化的深切感情。”

尊者也提到藏人党员巴瓦•平措汪杰与自己的友谊,指他虽无宗教信仰,但同样对藏民族有着很深的感情。

平措汪杰曾分享他对共产党帮助西藏脱离困顿所抱有的期望,并回忆在诺布林卡处见年幼的尊者,如今已长大,表示这给西藏带来希望。“当时平措汪杰流泪不止,由此可了解其实他内心对西藏民族存有很深切的感情。当年在藏东的康与安多地区同藏人党员接触,也体会到他们内心的民族热忱。这些人在1956年左右,都同平措汪杰一样,被投入中国监狱。不论有无信仰,那些藏人党员的内心深处都存有民族感情。”

1959年逃离诺布林卡的经过

尊者今天讲述1959年逃离拉萨的过程时回忆说,3月10日开始藏人聚集在诺布林卡,呼喊口号要求中国人离开西藏。尊者当时召见他们的领导人,建议除留下个别代表外让大众散去,但是对方完全不听,因为他们已经处在忍无可忍的状况。

“3月10日、11日、12日一直到16日,我想尽一切办法来缓和局势,一方面劝阻藏人,一方面致信中方官员。” 后来中共官员谭冠三回信要求将达赖喇嘛所在位置标明记号,称炮击时会实施保护,中共真实意图无从得知。与此同时,中国军队开始不断集结涌入拉萨,炮兵也做好准备,事态一触即发。经过商讨、占卜之后,尊者最终于3月17日晚间10点出逃,身穿藏袍并背着枪,装扮成其他官员的护卫。“当时我甚至不确定是否能看见第二天清晨的阳光。”

接着,尊者讲述了流亡印度后建立流亡社区、开始接触国际社会的过程。

在结束见面会后,尊者动身前往印度首都新德里。行程包括在印度理工学院的一场演说,主题为复兴印度古代智慧。

此外,昨天尊者还于居所内接见来自不丹的僧人与学生。尊者同样教导大家要做21世纪的佛教徒,勿将重点放在藏传佛教的外部形式上,而是应该勤奋学习佛法的真正含义。如此不但能够让自己快乐,也是对佛法事业的真正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