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赖喇嘛神变月法会开示:西藏佛教学派偏执源自佛法认知浅薄

vot.org

【西藏之声2018年3月2日报道】西藏人民至高无上的领袖达赖喇嘛尊者今天于神变月法会向藏人开示:西藏民众不分地域保持团结、各传承学派间和睦相处,这极为重要。尊者并指出,佛教徒对自己的传承产生偏执之心,是因为对佛法认知太过浅薄。


今天(3月2日)达赖喇嘛尊者于达兰萨拉神变月法会上,向各方信众教授《佛陀本身故事》与《缘起赞》。

尊者传法时向信众指出,所有众生都希望幸福快乐,而快乐的根基在于内心。从轮回苦海中获得解脱,那是长远目标,绝非易事,但人们当下可以做到的,是在每天的生活中,透过思考来获得内心平和。

与是否信仰宗教无关,即便是动物也乐于享受安逸,总是试图躲避危险的状况。内心的恐惧、愤怒、猜疑等情绪,导致人们不快乐。换言之,是因为无法调服自己的心绪,人们才会痛苦。尊者指出,印度三千多年前的思想就认为,快乐以内心平和为主,扰乱心绪的事物被称为烦恼。佛陀告诉信众,大家的业障与痛苦,无法透过外部的加持来消除、洗净,佛陀也无法将证悟智慧植入大家的脑中,只能指引追随者们如何认清烦恼的本质,并且调服心绪。

尊者说:“学习、理解佛法含义,才会认识佛陀的智慧,否则建造宏伟佛殿与佛像,并没有什么值得赞叹之处。认真研究学习后,就会发现佛陀教言如何顺应实际、符合逻辑,也具有同科学并行的能力。但我并非说佛法是世界上最好的宗教。适合自己根性的宗教,就是最好的宗教。世界需要不同的信仰。”

在向信众们介绍藏语文的珍贵之处时,尊者指出,当今世界上,惟有藏文完整记录了陈那与法称论师等写下的因明著作,而且似乎只有西藏具有学习这些逻辑因明著作的传统,因此藏传佛教可以被称为世界的瑰宝,尤其是在传统信仰佛法的地区,藏文对深入了解经、律、论三藏的含义,影响甚巨。

“当年西藏初创藏文,程度尚未发展成熟之际,西藏译师们便克服各种艰辛,将印度的佛法译成藏文,一边翻译一边丰富化藏文、创立词汇,最终给我们留下了三百多部珍贵的《大藏经》。”

“藏文的另一个重要之处,是其在西藏三区的通用性。大家虽有各自的方言,但是都使用同样的藏文,而且范围涵盖西藏周边的拉达克与不丹等地。从政治层面来说,七、八、九世纪,所有藏人都是赞普的子民,国力昌盛强大,但在末主朗达玛之后,西藏走向分裂、衰败。将所有藏人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就是《大藏经》的文字,也就是藏文。三区民众如今因祸得福,同甘共苦齐心协力,这非常重要。”

尊者也提到西藏宗教学派间团结的重要性:“藏传佛教又分许多不同学派,仅仅因为稍许的区别,有时也会出现互相歧视的现象。归根结底,都是因为对佛法的了解程度太浅薄,才产生对各自学派的偏执心态。”

“总之,从地域上来说,三区藏人的团结极为重要,从宗教上来说,萨迦、噶举、宁玛、格鲁、觉囊,以及本教,大家都应该保持和谐。藏人流亡印度后,因为各学派领袖上师间的良好互动,大家能够和睦相处,对境内也产生了正面影响。境内同胞不分地域的团结一致、同为佛陀追随者的各传承间保持和睦相处,这非常重要。”

神变月背景

藏历正月为“神变月”,尤其是初一至十五期间。其中正月十五又是更为殊胜的“神变日”,亦是西藏传统的“酥油花灯节”。

达兰萨拉西藏朗杰寺格西洛桑扎巴曾向本台介绍“神变月”由来。他指“神变月”是释迦牟尼佛十二事业中的“降魔”或“神变”事业。所谓“神变”就是指佛陀通过施法幻化及辩论等,降伏外道六本师,将他们引上正道的过程。

在西藏,以色拉、哲蚌与甘丹为首的寺院,都会在神变月举办祈愿与荟供法会;在印度,因有犹如佛陀第二的达赖喇嘛尊者的眷顾,流亡社区得以完好继承这一传统,每逢神变月都会举办法会,教授《佛陀本生故事》,佛事的程序与内容也都依照西藏当年的传统来进行。

正月十五“神变日”也是西藏传统的“酥油花灯节”,已有约600年的历史,由藏传佛教格鲁派祖师宗喀巴,于藏历正月十五在拉萨举办祈愿法会时所创。宗喀巴向佛祖释迦牟尼像供奉酥油花和灯盏,以此庆祝并纪念佛陀降伏外道六本师、弘扬正法的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