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母语作家谈藏人为什么自焚

作者:桑杰嘉

从2009年,在西藏境内发生第一起自焚抗议事件至今天,西藏境内外已经有121人自焚。西藏境内117人,其中100人牺牲,多人留下遗嘱说明自焚的原因。但是,中共一直采取各种卑鄙手段篡改事实,向中国国内的民众进行歪曲事实、颠倒是非的宣传,其目的是掩盖事实,丑化藏人自焚抗议事件。很多中国境内的民众被欺骗,因此,最近在达兰萨拉的藏人行政中央政策研究中心出版发行了自焚白皮书《西藏为何燃烧》。另外,著名的西藏母语作家瓜什则久美撰写书对自焚原因等进行阐述,但是,来不及出版就被中共抄了家,而且,他还面临五年的牢狱之灾。

从2009年,在西藏境内发生第一起自焚抗议事件至今天,西藏境内外已经有121人自焚。西藏境内117日,其中100人牺牲,多人留下遗嘱说明自焚的原因。但是,中共一直采取各种卑鄙手段篡改事实,向中国国内的民众进行歪曲事实、颠倒是非的宣传,其目的是掩盖事实,丑化藏人自焚抗议事件。很多中国境内的民众被欺骗,因此,最近在达兰萨拉的藏人行政中央政策研究中心出版发行了自焚白皮书《西藏为何燃烧》。另外,著名的西藏母语作家瓜什则久美撰写书对自焚原因等进行阐述,但是,来不及出版就被中共抄了家,而且,他还面临五年的牢狱之灾。

西藏境内著名母语作家瓜什则久美撰写《赞普的勇气》(1)(又译《赞普精神》)第二部谴责中共对西藏文化、宗教、语言和种族有计划的毁灭政策以及西藏发生自焚的原因等,因此,遭到中共的报复,本月14日对他判处了五年徒刑,其「罪名」是「煽动分裂国家罪」。

据亚洲自由电台报导称:「青海黄南州同仁县瓜什则寺僧人瓜什则•久美因撰写关于西藏命运的著作于今年1月1日号被当局指控涉嫌政治问题拘捕,被关押在青海西宁市一座监狱中。据最新消息指出,他于5月14日遭判五年徒刑。「中国当局于今年元旦突然闯入青海同仁县瓜什则乡瓜什则寺的僧人作家瓜什则•久美的僧舍,对他的电脑进行搜查,没收了他刚完成还未来得及出版的新著《赞普精神》第二部。当局指控该书涉嫌政治问题,强行将他拘捕,并带往青海西宁市关押,之后又转押到黄南州同仁县监禁。他出生在青海泽库县,因此在14号,他被泽库县当局以『煽动分裂国家罪』判处了五年徒刑。」

瓜什则久美36岁,西藏境内著名母语作家,1992年,进入瓜什则寺学习佛教,从1999年,开始母语创作。 2005年,出版了他的首部作品《思索记》,2008年,出版了《赞普的勇气》第一部。被中共当局视为触及敏感的政治话题而遭骚扰、传唤和拘捕。 2011年4月遭中共关押,并遭到暴虐,释放后继续撰写《赞普的勇气》,5月14日,以『煽动分裂国家罪』判处了五年徒刑。

西藏母语作家瓜什则久美的《赞普的勇气》第二部手稿传到境外后流亡藏人组织已经出版发行。瓜什则久美在《赞普的勇气》第二部的序中这样写道:「常常有人问我,为什么最近几年在西藏前后有九十多人自焚抗议?」(他在撰写这本书时,只有九十多人自焚)

另外,我在土鼠年年底(2008年),出版发行了《赞普的勇气》第一部后地方公安多次审问我为什么撰写这个本书,我也相信《赞普的勇气》第二部出版后他们再次会提出同样的问题,所以,我得提早准备这个问题的答案,回答我为什么撰写这两本书。

瓜什则久美撰写的《赞普的勇气》第二部,共二十三章,本书就北京政府对西藏的自焚、流亡政府、达赖喇嘛、班禅喇嘛、宗教领袖、西藏的和平抗议、少数民族、平措旺杰、西藏的环境、语言、学生、藏人公务员、西藏文学、寺院、教育、经济、歌手、藏历年等实施的殖民政策进行了记录和评论,并进行尖锐的批评。

瓜什则久美在《赞普的勇气》第二部中写道:「我作为藏人绝不放弃争取西藏人民权利的斗争;我作为宗教人士绝不会攻击自己的宗教领袖;我作为写作者将高呼正义,这是向同胞们立下的誓言。」他还说:「如果我失去表达正理的权力,我获此人身没有任何的意义,因此,至死我会表达正理。」

西藏母语作家瓜什则久美对西藏境内连续不断的自焚事件以自己的亲身经历以及结合西藏境内的情况说明了自焚原因。瓜什则久美在《赞普的勇气》第二部的序中写道:总之,九十多名藏人自焚的真正原因是:

1,北京政府至今没有承认曾屠杀了一百万藏人,并没有向屠杀的藏人进行赔偿。

2,北京政府对过去迫使藏人喝人尿、吃人肉的暴虐不仅没有道歉,甚至不承认这一事实。

3,北京政府迫使以达赖喇嘛尊者为首的西藏宗教领袖流亡国外,而且,以班禅喇嘛为首的高僧大德们关进黑牢,进行暴虐不少人圆寂在黑牢中。北京政府对此没有向西藏人民道歉,而且,不承认这一事实。

4,北京政府摧毁了西藏五千多座寺院,而且,掠夺了西藏六千多座寺院中的珍贵佛像、文物以及寺院财产。对此不仅没有任何的赔偿,而且否认这一事实。

5,文化大革命之后,广大的西藏信众修复两千多座西藏寺庙时,北京政府不仅没有赔偿,也没有得到适当的援助。因此,广大的信众由于资金短缺而无法修复四千多座寺庙,如今这些寺院仍然是废墟一片。

6,北京政府对西藏宗教、文化实施了毁灭性的破坏。上世纪八十年代在班禅喇嘛的领导下西藏各大传承高僧大德、学生和信众的努力下得到了一点保护。但是,北京政府声称在保护西藏文化,事实上处处设限阻碍,至今西藏文化和宗教还是半死不活的地步。

7,五八年、文化大革命时期西藏大批的知识份子和学者被关进黑牢,或者劳改致死。因此,西藏宗教和文化至今都无法继承和复兴。

8,在红军长征和中共还没有执政前对党敬重万分、如狗般追随的很多藏人在五八年和文革期间关押、批斗、整死,虽然北京政府对幸存的藏人口头上表示是冤案,但是,从来没有给他们服务西藏人民的机会。

9,西藏人民非常真诚的希望迎请达赖喇嘛尊者返回西藏,接受他的祈福、灌顶和建立宗教传承体系。北京政府一贯地反对他们的信仰,无视他们的意愿。而且,在官方媒体公开称达赖喇嘛是「批着宗教外衣的狼」、「恐怖组织的领导」等进行极度恶劣地玷污,这在西藏人民的心中留下了无法容忍的伤痛。

10,虔诚的广大民众希望朝拜十世班禅喇嘛转世灵通,但是,北京政府把年仅五岁的转世灵童秘密关押,坚决不释放。还代替灵童自立坚参罗布,且强制要求民众朝拜,如果拒绝恐吓停止医疗保健、扶贫款项等。

11, 北京政府虽然口口声声说民族区域自治地区自治民族的语言文字是主要语言文字,并要推广和使用。事实上政府对西藏语言文字进行破坏。对此,广大西藏师生进行反对和进行示威抗议时,对师生进行判刑、开除学籍、开除公职、强迫向党政机关道歉、强迫书写保证书等进行折磨。

12,对土鼠年(2008年),西藏人民悲痛的呼唤——和平抗议运动,北京政府一方面派遣特务进行暴力行为,另一方面,这些暴力行为在官方媒体上进行大量宣称传,对西藏人民进行了无法容忍的丑化,并对不少无辜藏人进行了死刑判决。
13,在西藏各自治地方政府机构里藏人干部没有任何权力,汉人官员独揽大权,藏人干部变成汉人官员任意指挥的狗腿子。另外,又对西藏的新一代藏人紧闭就业大门。

14,北京政府对汉商给予资金上大力支持,收购所有藏人市场、公司等。入侵西藏商业领域,威胁藏人商业活动。

15,政府机构的大小官员之子女以及家人生活腐败。贪污腐败情况,据08年的报告,中国两万两千多名官员贪污了一千亿美元。据06年的报告,在中国有一亿以上的富豪一万两千人,其中八千多富豪是官员或者他们的家属、亲戚等。总之,北京政府不仅仅独裁政权,而且也独裁经济。

16,北京政府掠夺西藏的所有矿产资源,对西藏的生态环境造成了严重的破坏,民众的生活面临困境。迫使西藏的牧民集中到城镇,计画彻底掠夺西藏美丽、雄伟和具有丰富自然资源山、水和川地。

17,北京政府虽然口口声声说「宗教信仰自由」,但事实上一次又一次地宣布禁令,禁止西藏人民供养自己上师的法相,有些地方由于供养上师法相而进行了判刑,特别是,西藏安多和康区的藏人去拉萨朝拜比出国还难。西藏的僧人入西藏三大寺比入美国哈佛大学更难。

18,对有关西藏人民的福祉问题,不管以口头、书面向政府请愿以及表达意愿进行游行的藏人遭到判刑、关押暴虐。践踏藏人的言论自由等人权,权位高于法律,金钱高于权位,枪杆子和手铐高于金钱,因此,镇压和暴力是常见的事,从而导致对内维稳的开支大于对外的国防开支。从公安到法院,法院到高层党政机构整个系统是腐败集团,因此,最底层的民众无法忍受苦难而向北京政府上诉、请愿、游行等。但是,对这些人北京政府采取判刑、殴打和实施暴虐。甚至,唱一首赞扬达赖喇嘛尊者的歌曲都会受到判刑,因此,藏人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采取了自焚这样惨烈的方式抗议腐朽的北京政府。 (注:赞普,藏语,吐蕃时期的国王)

2013年4月23日

转载自(民主中国)

(Visited 1,399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