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业余导演顿珠旺青为之付出近10年自由的纪录片——《不再恐惧》

vot.org

【西藏之声2018年1月13日报道】藏人顿珠旺青(དོན་གྲུབ་དབང་ཆེན།又译:当知项欠)于2008年北京奥运前夕,同友人果洛晋美在西藏境内采访多名僧俗,用镜头记录下普通藏人對达赖喇嘛尊者、北京奥运以及中国种种压迫政策的真实心声,最后剪辑制作成纪录片《不再恐惧》(又译:远离恐惧)。这部纪录片也让顿珠旺青背负“颠覆国家政权”罪名入狱6年,刑满获释后再遭限制行动自由,最终于去年底逃离中共控制,顺利抵美与家人相聚。以下是《不再恐惧》一片中,受访藏人们勇敢露脸表述的真实心声。

顿珠旺青2017年年底逃出中共控制,透过瑞士安全抵达美国 图片翻拍自Filming for Tibet

整理自《不再恐惧》中文字幕(中文字幕译者:沉默的安多哇)

注解:“自2007年10月至2008年3月,当知项欠(顿珠旺青)在西藏东部地区进行了险象环生的旅行。他希望纪录普通西藏人对2008年中国奥运会的看法,影片拍摄完成不久,当知项欠和他的助手均遭逮捕。”

顿珠旺青:“我不是一名知识分子,我从未上过学。不过,有些事情让我不吐不快。我想讨论的事情,缘起于几个月前和几位朋友的一次讨论。我们探讨了在2008年奥运会前,即将在中国举办的奥运,我们应该收集一些有关西藏人的讯息 。他们是否赞同这届奥运以及对奥运的看法。”

西藏人关于西藏、中国以及奥运会的真实演说

中年僧人(甲):“如果2008年奥运会如期举办,那么奥运会应当支持自由与和平。作为一名西藏人,我既没有得到自由也没有得到和平。因此,我不想看到这届奥运会。”

青年女子(甲):“我们没有独立也没有自由,所以西藏人没有理由去庆祝。中国人有独立和自由,奥运会是他们该庆祝的事情。就我而言,我认为奥运会是重要的,但我并不喜欢。”

青年男子(甲):“我听说来自世界各国的人们将聚集在一起参加一次和平的宴会,但是,不允许西藏人参加。达赖喇嘛因为他的和平主张而举世闻名。我和很多其他人都觉得,这很难用言语说清。我觉得达赖喇嘛能参加这届奥运会,是千千万万西藏人的心愿。”

老年男子(甲):“我真的不知道该对这届奥运会说些什么。人们要到2008年8月才能看到奥运会。我心里很不踏实,就好像在黑暗中行走,不知道哪里才是安全的地方。我根本不相信中国人,一点儿都不信。”

中年男子(甲):“我不想看到这届奥运会,因为奥运会,各种东西都在涨价。我们穷人甚至没钱糊口。”

中年僧人(乙):“现在的形势很紧张,其实我们乐于看到这届奥运会。但是我们的想法很多都被歪曲了。中国(政府)获得这届奥运会的举办权,是以保证改善中国和西藏状况为条件。他们向全世界做了很多承诺,在保障更多的自由、民主和其他基本权利方面。正是因为这些承诺,他们才赢得这届奥运会。然而,在他们获得举办权后,人们并没有得到更多的自由和民主。相反,压迫却越来越严厉。”

顿珠旺青:“中国人一直在说他们在西藏做了很多改善,但是我们却根本看不到任何改善。西藏人被强制搬迁,村民被禁止在牧场上放牧他们的牛羊。难道如此严格的控制就是所谓的改善?以建设文明城镇为借口,很多西藏人被强制搬迁,这些地方的建筑从外表上看去很好,外人或许会认为,西藏人得到了非常优厚的待遇并且生活得很幸福,而事实是西藏人不能自由地说出他们遭受的苦难。”

中年男子(乙):“中国人说西藏人住在山上,运输不便,生活艰苦。比如说,孩子们上学会很艰难。这是他们的一套说辞。他们这样说,但事实并非如此。他们不说出真相的原因在于,我们的土地非常有价值而且自然资源丰富,他们想获得这些资源,于是他们用花言巧语欺骗我们。就像哄小孩一样,让我们搬迁。”

中年男子(丙):“这些天他们在山沟和地上用围栏把土地分隔开,在5到10年里不允许动物进入这些隔离地区,所以没有地方放牧。而且他们向农民和牧民支付补偿金,拒绝补偿就认为是违法的。主要目的在于把农民集中到一个地方,然后把他们围在里面。他们捡起围栏还种上荆棘,这样农民就不可能种植任何东西。如果他们得逞了,他们就会造成一种西藏人无法生存的环境。”

民间扫盲活动的成员:“我们这个协会旨在,在我们的村庄里,保存西藏的语言和文化。我们非常担心失去我们的文化,因此我们创办了这个协会。无论路途多么遥远,我们走村串户给那些文盲上课,我们教给他们藏文字母。过程中我们遇到了各种各样的困难。我们的摩托车坏在半路上,但是没有什么事情可以难倒我们,我们通过努力工作让自己受到教育。”

顿珠旺青问:“你年纪这么轻,但你已经承担起所有这些责任,并且还要面对很多障碍。你的动力是什么?”

成员答:“主要原因在于希望让所有西藏人亲如一家,让不识字的人受到教育,教会西藏人自己的语言非常重要。”

青年男子(乙):“我们的语言面临危机,原因在于西藏人占人口的少数。对于每一个西藏人来说,周围有10到15个汉人,在藏地到处都有汉人。你到处都能看到汉人,到处都能听到汉语。人们说藏语的时候用汉语的词汇,说汉语的时候也用到藏语的词汇。西藏人并非没有文化的民族,我们有继承自我们祖先的丰富文化。”

顿珠旺青:“现在,中国一直说,他们正在保护和发展西藏的文化和语言。他们一直在向世界传达这样的信息,为了这些还成立了很多机构和部门。然而,他们说的和做的完全是南辕北辙。如果他们真的想保护和发展西藏的文化和语言,他们就应该把生活在藏区的汉人都撤走,在整个藏地必须实施和使用西藏的文化和语言。如果不能实施和使用,谈何保护?这是不可能的。西藏的形势非但没有改善,反而是在逐年恶化。”

“在影片拍摄时我们遇到的主要困难之一,是与人们面对面,却不能保证他们的安全和得到他们的同意。有些人热切地配合我们的工作,很多人说,如果我能设法将影片送交达赖喇嘛,那么,哪怕付出生命他们也不后悔,他们愿意被拍摄。关于拍摄我也明确地征求了他们的意见,并解释了他们不一定要露出他们的面容。有些人说我们必须展现他们的面容,否则不值得对他们(中国人)说话。”

中年僧人(丙):“他们说这里有宗教自由,其实根本没有。主要的理由就是达赖喇嘛不在西藏。他是所有西藏人最尊崇的领袖,如果他和班禅喇嘛都在西藏,所有事情都会受益匪浅,根本不用说允许达赖喇嘛回到西藏了,现在的当地官员都被带到中国参观,并被要求公开宣称他们不希望达赖喇嘛回来。作为交易,他们得到很多钱。为了保证他们的忠心,他们必须在一份文件上签字画押,他们必须表现出多么地反对达赖喇嘛。而这就是他们(中国人)试图给全世界描绘的画像。”

几名藏人聚集在一起观看达赖喇嘛尊者荣获美国国会金质奖的录像片段,一老人说:“我们把我们所有的祈祷献给达赖喇嘛,我们所有的祈祷里都有达赖喇嘛。我们或许只是普普通通的牧民,但这是我们的信仰。”

一年迈老者:“达赖喇嘛的回归是我最大的心愿和梦想,但是这看来是难以实现了。达赖喇嘛,我向您祈祷。我只要听到他的名字,我的内心便充满了信仰、忠诚和深深的悲伤。局面毫无希望,我感到身心交瘁,就好像一个人独自走在慢慢无尽的长路上。”

年老妇人(甲):“我60岁了,如果能在临死见上达赖喇嘛一面,对我来说要比100匹马和1000头牛更有价值。”

年老妇人(乙):“如果达赖喇嘛能回来,我会高兴得跳到河里去死。”

中年男子(丁):“即使我必须牺牲我的生命,为了让达赖喇嘛看到这些消息,我也会同意并乐于接受这个机会。”

青年女子(乙):“我们是从未进过学校的牧民,我们想说的是我们希望达赖喇嘛尽早回到西藏。”

青年男子(丙):“我们不能自由张贴达赖喇嘛的照片,所以我们只能把照片藏起来。如果被政府发现了,他们会没收这些照片。不久前我们被告知这种照片是被禁止的,所以我们只能偷偷藏起来,否则他们会将照片抄走。”

顿珠旺青:“对于西藏人来说,不论身处境内、境外,思考如何让西藏回到我们自己手中,这意义重大,这不可能靠一人之力实现。我们所有人都该同心协力,这一点非常重要。我们不要求完全的独立,达赖喇嘛遵循的中间道路,就是我们的主要立场。归根结底,重要的在于遵循这条路线。”

“我们的计划即将结束,我们已经准备好将电影拷贝带去中国,就在明天或后天。我的目的不在于制作一部广为人知的影片,尤其不是一步娱乐影片。这部影片反映了西藏人的困境——无助而沮丧。因此,我希望每个人都能给予特别的关注和支持。这是我最大的愿望。”

注解:“在他们完成影片制作后数日,当知项欠和他的助手遭到逮捕。他们对108人进行采访的录影带,在2008年3月10日被送往境外一个安全地点。在同一天,西藏高原爆发了历史性的大规模藏人抗议。2008年8月6日,北京奥运会前夜,当知项欠和他的助手依然在拘禁中。”

顿珠旺青失去近10年的自由,近日成功逃离中共监视抵达美国。

与顿珠旺青一样关切西藏命运的同胞——因极力推动藏语文保护而被指控“煽动分裂国家”的扎西文色,仍在等待中共的非法判决。

《纽约时报》视频《一个藏人追求正义之路》截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