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历2144年西藏境内要闻综合回顾

vot.org

【西藏之声2018年2月18日报道】藏历2144年(公历2017年2月至2018年2月),被中共划分为不同“自治区”与“自治州”的西藏境内三区局势依旧。其间共有6位境内藏人焚身抗议中共暴政。与此同时,中共在西藏各地实施的限制宗教信仰、剥夺基本人权等措施,也一直未停止,由此而引发的民众抗议,以及当局的残酷镇压,这一恶性循环也依旧在继续。

自焚藏人白玛坚参

过去一年西藏境内发生6起自焚抗议中共事件

2017年3月18日,西藏康区娘绒 (今新龙县) 藏人男子白玛坚参于当地措卡寺附近点火焚身抗议中共暴政,目前生死不明。这是自2009年以来,西藏境内已获确认的第146起自焚抗议中共事件。

另一位娘绒藏人旺楚次丹,也于去年4月15日在甘孜县自焚后牺牲,终年约30岁。他与妻子德措育有五个子女。旺楚次丹自焚后他的三名友人,以及两名在事发现场用手机拍摄的围观者均遭到拘捕。

去年5月2日,西藏安多“桑曲”(今夏河县)博拉乡16岁少年恰多嘉,于博拉寺附近焚身抗议中共统治,至今生死不明。恰多嘉的父母及一名同学,遭中共警方带走,

去年5月19日,西藏安多尖扎县昂拉乡僧人嘉央洛色在县人民医院附近自焚后牺牲。他曾因在手机中存放达赖喇嘛尊者的照片而遭中共拘留数日。

去年11月26日,西藏康区甘孜县年约62岁的老僧人丹嘎在县城街道上自焚,后证实已牺牲。他自焚时呼喊了“西藏要自由”等口号。自焚事件发生后,中共当局派军人与警察严管甘孜县,甘孜州的电话与网络也受到限制管控。

去年12月23日,西藏安多阿坝县藏人观贝于格尔登寺院附近自焚抗议,警方将遭严重烧伤的他带走,次日宣布死讯,观贝的父亲嘉加则被拘留。当地藏人经营的餐馆与商店则以闭门停业的放式,表达与自焚同胞休戚与共的的决心。这是2009年至今西藏境内第151起藏人自焚事件。

自焚藏人扎西绕丹

过去一年遭非法判刑及行使基本权力时遭当局打压案例

2017年2月25日晚间,西藏安多阿坝格尔登寺僧人洛桑次成,在当地县城持尊者的法相游街示威,两名疑似中共便衣的人员将他推倒在地进行控制后带走。

2012年至2014年间,西藏安多玛曲县木拉寺僧人克珠曾前来印度修学佛法,在返回西藏后不断遭到当局的骚扰。2016年12月13日当局以政治罪名将他拘捕,2017年年初短暂获释,2月27日僧人克珠再度遭捕,被关押在县公安局。

去年3月,西藏康区石渠县温波乡藏人青年更敦,因在手机中存放西藏国旗与达赖喇嘛尊者的法相,遭中共当局拘捕。一些在相关图片与文字下按“赞”的藏人,也被警方传唤骚扰。

2008年3月16日,安多阿坝县藏人僧俗民众举行和平抗议,遭中共政府血腥镇压。去年3月16日,格尔登寺僧人洛桑达杰在当地独自开展示威游行,抗议当局屠杀藏人,遭到中共公安人员的拘捕,目前下落不明。

去年3月18日,安多阿坝县藏人女子东贝在当地被称为“英雄街”的街道上,独自开展游行示威活动,中共公安人员随即将其带离现场。

去年3月24日,从境内传出的一段视频显示,中共警方在西藏色达县街头肆意殴打、拘捕藏人。几十名身穿制服的中共武警手持警棍,拘捕了多名穿藏袍的藏人民众,其间更有一名步行于街头的藏人,莫名遭到5名武警持棍棒围殴,之后被拖进一辆警车带走。

西藏安多阿木去乎民众,于2016年5月开展反对采矿的示威活动,遭到当局镇压,数人被捕。其中一名叫做次旺嘉的中年男子在遭押期间被毒打。次旺嘉获释后一病不起,曾先后被送往县医院与州医院,但一直未好转,最终于2017年4月25日过世。

2016年12月8日,西藏安多玛曲县藏人男子扎西绕丹于当地自焚抗议中共统治后牺牲。随后传出消息,两名在自焚现场祈祷的藏人妇女被当局拘捕。去年4月25日,西藏玛曲县藏人妇女关措与次仁拉姆两人,被中共国安人员从家中秘密带走。

去年5月份,西藏康区娘绒县一位名叫贡布的藏人僧侣,遭中共政府拘捕。当局怀疑他向境外传送了旺楚次丹自焚相关情况。

去年5月,西藏康区察雅县藏人强巴曲杰,前往该县曲瓦寺参加一宗教活动时,遭中共政府短暂拘留。察雅县公安人员前去农章乡对他进行审讯,问他或他的亲属是否同一位名叫阿旺强巴的流亡藏人联系。公安对他说:“阿旺强巴是达赖喇嘛的走狗,不得同他联系”。强巴曲杰在被关押几天后获释,但是当局继续扣押了他的手机。

2016年8月,西藏安多若尔盖县唐克乡索格藏寺(又称:索仓寺)僧人根敦扎巴与洛桑西热,被指在微信中发送“敏感”消息,而遭中共政府秘密拘捕。去年 6月17日左右,阿坝州黑水县人民法院,以“煽动分裂国家”及“非法同境外取得联系”等罪名,对僧人根敦扎巴与洛桑西热判处5年与4年的有期徒刑。

去年6月23日,西藏首都拉萨大昭寺附近,一名藏人高声呼喊“我们没有自由,没有权利”等,随即用刀划伤颈部自残明志。目击者表示这名藏人应该已经身亡。事发后,中共警方用布幔遮挡现场,试图掩盖这起事件。

去年6月,西藏安多果洛一名藏人青年,向境外发出消息指出,他因在手机中存放达赖喇嘛尊者的法相,而被当地公安机关关押两周。

西藏康区石渠县俄热寺高僧洛桑仁波切,于去年7月21日在康定县遭中共政府拘捕,之后失踪下落不明。

2016年5月24日,西藏安多阿坝县甲尔多乡孜郎寺僧人嘉央洛追,于马尔康县人民医院门前遭中共公安人员拘捕。2017年7月4日,黑水县人民法院,对僧人嘉央洛追判处了3年有期徒刑。

去年8月8日晚间,西藏九寨沟7级地震造成25人罹难。中共宣传部门发布通知,要求所有媒体对地震报道统一口径,“以新华社通稿为准”,同时还拘捕了4名被指“造谣”的公民。

去年8月24日,康区炉霍县充古乡30多位村民,前去附近神山上举行一年一度的祭祀仪式,结束后在村内草场上搭建帐篷准备庆祝时,突然来了30多名公安,围住民众。对方自称来自甘孜县公安局,强行要求民众排队出示身份证件。当时有村委干部打电话向充古乡政府汇报情况,却遭到这批公安的殴打,现场的村民为他求情,同样遭到毒打,多人被打伤,其中一名70多岁的老人被送往成都市急救,另一位村民身体多处骨折被送到天金县救治,其余8人在炉霍县医院接受救治。

2015年3月19日,笔名为“雪合江”的西藏安多桑曲(今夏河县)青年作家周洛,在同仁县遭捕,2016年2月被指控“参加2008年民族分裂骚乱、与境外分裂势力勾结、在社交媒体上多次发表危害社会稳定的文章”遭判3年有期徒刑。

目前周洛被关押在“海北藏族自治州”门源县监狱中,当局允许他的妻子每月探监一次,并且规定若使用汉语交流,狱方准许30分钟的探视时间,若是藏语,只能会面5分钟。门源县浩门农场在押人员每天被强制工作15个小时,包括周洛在内,主要生产羽绒服,而这些羽绒服最终会出售给中国富商。

印南西藏甘丹寺僧人扎西曲英,于2016年10月获得中共驻新德里大使馆发放的旅行证件,前去西藏康区道孚县探亲,但是他抵达老家一个多月后,于11月21日在道孚县临近的炉霍县县城遭捕。去年年底亲属获知他被关押在康定县监狱、并被判处6年有期徒刑,但是至今无法得知他被判刑的原因。但当地许多民众认为,当局是怀疑扎西曲英在印度时,向媒体透露当地的自焚事件,因而对他进行报复打压。

西藏拉萨市林周县前藏人政治犯尼师阿旺措姆,因参与1993年的拉萨示威游行,而遭中共政府判处7年有期徒刑,2000年从扎基监狱刑满获释。获释后的阿旺措姆身体健康状况存在严重的问题,并一直未见好转。2018年1月27日,阿旺措姆身体健康状况恶化,送至林周县医院救治,在还未接受抢救的情况下,在等待的过程中离世,享年51岁。

西藏那曲索县前藏人政治犯洛珠嘉措在中共监狱服刑21年后,于2013年获释。2016年5月再次被当局拘留两个月。今年1月28日洛珠嘉措于拉萨布达拉宫绕着林廓路转经一圈后,呼喊口号独自示威,大约4、5分钟后公安将他控制,之后交给索县警方,目前被关押在索县。

西藏前政治犯、知名女作家加羊吉持续受到中共打压

2017年9月30日与11月17日,西藏境内知名女作家加羊吉,在社交媒体上发文,透露中共政府在西藏各地书店收缴她与丈夫所著书籍的情况。9月28日拉萨一家书店告诉他们有人预定她与丈夫拉姆嘉的书籍《限制权利与维权》、《权利与安全》各100本,两天后有六七人前去强行将200本书拿走,另收缴了他们的其他几本著作,造成数千元人民币损失。

而在11月16日,中共当局在西宁市一家书店仓库中强行收缴两人的书籍共1040本,另外从西宁其他书店中没收数十本。当局给出的理由是,《权利与安全》这本书籍没有同时使用汉语书名。

加羊吉在贴文最后指出,他们并不为书籍被没收造成的财物损失感到可惜,而是对当局此举感到非常难过与无奈:“在过去近10年来,永无休止的恐吓,扰乱我的精神安宁,让我身心疲惫,同时给我的孩子们无尽的伤害,当局通过限制生计来骚扰我的目的是什么? 为什么? 这片土地原本是我的故土,我却像是一个逃亡中的犯人。”

西藏前政治犯雪努班丹子女遭中共连带报复

2012年6月18日,西藏安多玛曲县阿万仓乡藏人雪努班丹 (又译: 华尔旦) ,在当地一家饭店中遭玛曲县公安人员拘捕。当时雪努班丹在玛曲县看守所被监禁两个半月,其间遭受酷刑,之后遭判2年零9个月徒刑。

2013年7月24日,雪努班丹在被关押一年多后提前获释。他出狱之后在当地一家医院接受了两次大的手术,治疗各种健康问题。雪努班丹现年8岁的女儿南吉卓玛,因其父亲的政治背景而被当地学校拒绝接受。校方将南吉卓玛的错误出生日期作为拒绝入学的理由。为了纠正她的出生日期,家人已经按照村长的要求,向阿万仓乡政府申请证明,但是地方中共政府至今还未发出正式文件。
西藏玉树母语保护者扎西文色面临重判

西藏康区玉树藏语文保护者扎西文色(又译:扎西旺楚),曾因协助《纽约时报》拍摄藏语文在当地消弱的处境,而于2016年1月遭中共政府拘捕,稍后被指控“煽动分裂国家罪”。

扎西文色在被中共政府关押长达2年之久毫无音讯之际,青海省玉树州中级法院,于2018年1月4日上午在第二法庭开庭审理,法院宣布休庭,择期宣判。

起诉书指扎西文色“蓄意煽动民族仇恨,阴谋破坏民族团结和国家统一的行为,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103条第二款,构成煽动分裂国家罪,他将面临15年重判。

随后,约120位西藏民众联署向中共最高“人民”法院发出吁请,指出在中共划分的各“藏族自治”州、县中,地方法院官网、官方微博一律不使用藏文,这违背了中国宪法及民族区域自治法等法律法规。呼吁信提到扎西文色的案件,指出,“扎西文色曾经因批评玉树藏族自治州自治机关忽视当地藏族的藏语言文字权利而身陷囹圄。可是在玉树藏族自治州人民政府和人民法院等机关的官方网站上根本没有藏文服务窗口。”

公开信还痛批:“藏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机关向党中央和国家瞒天过海,仅仅在门牌和印章上写了几个藏文而已。他们对这种欺上瞒下的做法提出批评和建议的藏族公民却进行压制和报复。文革的余毒还残留在藏区的一些地方法院干部的脑海里。这些心理阴影和观念不被清除,法治难以实现。”

西藏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沦为中共党校及旅游景点

2016年7月20日开始,中共政府于西藏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实施所谓“整顿”工作,截至2017年9月,当局至少强拆了4725所房屋,驱逐了4825多名僧尼学员。其间,先后传出三名尼师为抗议中共暴行,而自尽身亡的消息。其中一小部分幸运的僧尼能够加入到其他寺院,而大部分被驱逐的学员无家可归,让他们的身心遭受煎熬,情绪非常低落。

去年5月,当局派遣四川华西集团改造五明佛学院,院内已修建了几十条道路,以及数座旅馆。目前当局完成了对色达佛学院的旅游景点改造计划,每天均有数千游客进入学院,均是中国内地汉人,这严重影响到学员们的日常学习与作息。当局在佛学院外设立站岗,搜查并限制进出学员及民众。

去年8月20日,中共甘孜州委组织部发布一份人事调动公示,宣布派遣6名党员至色达喇荣佛学院担任所谓“党委书记”与“院长”等职务。

今年年初,当局发布《喇荣寺五明佛学院院寺分离方案》明白卡,计划将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分为寺院与学院两个部分,并指明分化后的佛学院中职员与僧俗学员不得超过1500人,而分化后的寺院中职员与僧侣不得超过3500人。而喇荣佛学院的管理、财务、安全、招生甚至教材选择等事务,已由大约200名共产党干部和普通官员全面接管。

同样,西藏著名格鲁派寺院塔尔寺也面临被打造成旅游区的命运,去年中旬僧众上书中共政府,抗议当地官商勾结承包该寺。塔尔寺僧众在文件中写道:“塔尔寺活佛僧众和海内外的信教群众决不允许: 信仰被铜臭玷污,为此我们坚决抵制这一现象。塔尔寺活佛僧众绝不做杨总为代表的官商勾结老板的打工仔,和被参观的活文物”。

喇荣佛学院从2016年起遭到当局以“整顿”为名的打压

德国盲人滕贝肯被中共拒绝延签 由她创建的拉萨视障学校面临关闭

德国盲人藏学者滕贝肯(Sabriye)于1992年发明了藏文点字,并于19年前在拉萨建立视障学校,已经施教近20年,至今培养300多名视障儿童,帮助他们为未来自立生活做好准备。滕贝肯亦是位藏学专家,也是盲文无国界(Braille Without Borders)组织的创办人。

去年8月,滕贝肯被中共当局延长签证,被迫离开西藏,而她创办的学校也面临关闭。滕贝肯向媒体表示,有消息指中共当局认为该所视障学校所受“西方影响”太大,因此学校解散后,当局计划将视障学生安排到一所汉藏特别学校。她则担忧这所汉藏特别学校与自己的教学目标不同,无法为孩子们将来的自立生活做好足够准备。

西藏黑措与若尔盖数千男子立誓远离烟酒赌博

2018年1月9日,西藏安多黑措地区(今甘南州合作市)21村落1千户家庭中16至60岁的近6千名男子,聚集在当地黑措甘丹曲林寺(又:合作寺)前,集体立誓远离烟酒与赌博,同时为西藏安康与世界和平,而进行了祈祷。

今年1月18日,西藏安多阿坝若尔盖嫩哇地区15至60岁的967名男子,聚集在当地的热翁寺前,于该寺上师格桑丹曲嘉措座前立誓,即当日起四年内,在整个西藏不赌博、不偷盗、不随身佩带刀具。

在过去一年中获释的藏人政治犯

阿坝格尔登寺僧人洛桑贡确(又名贡确旦巴)曾于2011年自焚抗议中共暴政,2017年2月28日获得释放。

2011年9月西藏安多阿坝县格尔登寺僧人洛桑贡确(又名贡确旦巴),在当地焚身抗议中共暴政,当时他喊“达赖喇嘛尊者万岁”与“西藏要自由”等口号,随即被中共公安带走。去年3月28日洛桑贡确从四川省德阳监狱获释,当天深夜被中共公安人员送回家中。洛桑贡确的一只腿被中共当局截肢。

2008年西藏全境发生大规模抗议遭中共镇压,无数人被捕。其中格尔登寺僧人陈理泽让被马尔康县中级人民法院指控“为境外非法提供情报”,遭判9年有期徒刑,关押在四川省绵阳监狱中。陈理泽让于去年3月30日获释,被公安人员送回家中。

2008年3月,西藏阿坝安曲查理寺僧人次成嘉措参加当地民众展开的示威活动,要求中共当局“允许达赖喇嘛返回西藏”及“让西藏自由”。这场和平表达诉求的活动遭到当局镇压,多人遭逮捕判刑。次成嘉措便遭当局指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9年有期徒刑,于去年4月1日获释。

2008年3月23日,中共警方拘捕了西藏康区贡觉县相皮乡通夏寺的8名僧人,指控他们同一起爆炸案有关。几人被判处5年至无期徒刑不等的刑期 。其中次旺益西服满9年刑期后,于去年4月4日获得释放。

2012年12月3日,西藏安多果洛班玛县班纳合寺僧人洛桑格登(通称:洛格),在班玛县城一处街道上自焚抗议中共政策后牺牲,当时目睹自焚过程的藏人女子次珠吉抱着自焚者的遗体,呼喊出“西藏要自由”、“达赖喇嘛尊者返回西藏”等口号,中共公安随即赶到现场将她拘捕。2013年4月5日, 她被指控“故意杀人”罪遭判4年有期徒刑。去年4月5日晚间,次珠吉从四川省绵阳监狱中刑满获释,被公安人员送回家中。

次珠吉获释前一年多的时间里,她的身体健康状况出现问题,在她出狱时,当局刁难家属,称需支付13万人民币的医药费。

2008年西藏全境发生大规模抗议中共示威游行后,黄南州河南县藏寺僧人确真嘉措被中共政府拘捕,同年4月他被指控“非法同境外联系”以及“分裂国家”罪,判处10年有期徒刑。去年4月25日晚间中共公安人员将确真加措送回家中。

同样,2008年西藏三区各地发生大规模抗议中共统治的活动后,西藏玛曲县藏人政治犯江白被指参与抗议活动为由,遭判13年有期徒刑,被关于兰州一监狱服刑,去年4月30日获得释放。曾经健壮开朗的江白在狱中身心皆受重创,出狱后腿脚出现问题之余,意识恍惚,甚至认不出亲戚朋友。

西藏阿坝格尔登寺僧人洛桑嘉措,于2012年年初自焚抗议中共暴政,被中共公安带走之后一直生死不明。洛桑嘉措被当局关押5年多后,去年5月10日从四川省德阳监狱中获释。

2014年11月,西藏安多玛曲县知名歌手格桑亚培,被控歌词内容涉嫌政治问题而遭中共判处4年有期徒刑,去年7月10日刑满获释。

2015年7月10日,西藏安多热贡隆务寺僧人曲培,从僧舍中遭当地公安拘捕,之后被判处2年徒刑。去年7月10日僧人曲培从门源县监狱 (青海浩门农场) 刑满获释,目前已经返回寺院。

2011年9月,西藏安多阿坝格尔登寺僧人洛桑格桑与洛桑贡确,在阿坝县城高呼“达赖喇嘛万岁” 与“我们要宗教信仰自由”等口号进行自焚,随即被中共公安人员控制,之后被关押在四川德阳监狱中。洛桑贡确已于去年3月28日获释,一只腿被截肢。同样,僧人洛桑格桑遭中共政府关押6年之后,于去年7月29日从四川省德阳监狱获释。

2007年,西藏康区理塘藏人荣杰阿扎公开呼吁迎请达赖喇嘛尊者返回西藏,而后与另外四名藏人一同遭拘捕判刑。荣杰阿扎与其中三人已经先后刑满获释,而刑期最长的阿周魯波,在被关押10年后,去年8月21日深夜获释返家。

西藏玛曲藏人贡确顿珠因参与2008年示威活动,遭甘南中级人民法院判处12年徒刑。贡确顿珠在中共监狱中服刑9年零6个月后,去年10月2日提前获释。

2012年9月1日,中共武警闯入西藏康区称多县赛康寺,强行拘捕了该寺僧人洛桑金巴,并拘押3个多月。之后,当局再度将他拘捕,并以“涉嫌分裂国家”罪将其判处5年有期徒刑。去年10月3日,僧人洛桑金巴从西宁市南部一所监狱中刑满获释。

西藏东部热贡(今黄南州同仁县)僧人作家瓜什则•久美因在其著作《赞普志气》中,记录西藏境内悲惨状况、藏人的自焚浪潮等,而于2013年1月1日遭中共公安拘捕,同年5月14日被判处5年徒刑。2018年2月4日,他在中共监狱中服刑5年后获释返家,受到家乡民众的隆重迎接。

西藏生态资源遭破坏、藏人土地财产遭强占等情况

2017年开始,中共政府在西藏江达县境内的玉龙铜矿附近发现大量其他矿产后,强制驱逐新矿区内的近400户藏人家庭,4000多藏人民众,要求民众搬迁至矿区外的公路附近。虽然当局给予一些补助,但是远远不够用来新建房屋。当地又出产大量冬虫夏草,去年初当局圈地设立新矿区后,民众也被禁止挖掘虫草,让以此为生的藏人们失去生活依靠。

同样,中共当局从去年6月开始,强制要求江达县麦东村约30户村民搬迁,引起当地藏人民众的抗议。当局派遣武装人员强拆民众住房,并向民众投掷催泪瓦斯后进行殴打,导致多人受重伤。包括一位孕妇在内的50位民众遭拘捕关押数月后才获释。

去年6月,中共当局在西藏“芒拉”(今贵南县)境内下达命令,要求当地藏人民众不得放牧。该份《紧急通告》更恐吓藏人牧民,若未遵循命令,将受到严惩。“在上述地区禁牧区内放牧户及牲畜限期7天内迁出禁牧区,逾期不迁的要扣除该村与该放牧户,当年全村及各户全年草原补助金,并按每只羊50元,每头牛150元的处罚,同时上报县政府及相关部门严厉处罚。”

去年6月,西藏芒拉(今贵南县)森多镇中共政府,下发“紧急通告”宣布该镇90多万亩草场进行全面禁牧。当地上千年来以放牧为生的牧人,今后生计面临巨大困难。该份通告更恐吓藏人牧民,若未遵循命令,将受到严惩。

青海威斯特铜业有限责任公司于西藏玛沁县境内的“阿尼玛卿”雪山开采铜矿,严重破坏当地生态环境。当地民众四处求助无门后,去年8月透过网络呼吁中共环保部门停止采矿项目,保护三江源生态系统。

去年8月中旬,一批中共工作组来到西藏东部青海湖一带,以保护青海湖环境为由,要求藏人民众停止一切旅游业相关生意,并且禁止民众不得靠近各旅游景点,同外来游客接触。迫使依靠青海湖旅游经商的藏人生活陷入困顿。

去年8月,西藏果洛达日县德昂乡的牧民们,被当局要求从夏季草场迁移,于是民众们向当局提出含有6项内容的请愿信,指出剥夺公民使用牧场的权利,是违反宪法,且与国家与地方法律不符,也是破坏人民生存方式的一个主要因素。

去年9月,中共计划在西藏热贡(今同仁县)修建“隆务河生态文化休闲景观带”,并要求处于该景观带规划区域内的藏人,上交土地与房屋。

今年1月末,西藏东北部青海湖畔的藏人民众,不忍中共汉人商贩非法盗猎青海湖湟鱼的疯狂行为,而向外求救,希望各界共同解救湖中鱼类,从而去维护当地生态系统。

中共当局对西藏各地民众的严管及通讯封锁

2017年3月,藏历新年期间,中共当局派遣区政府高官视察驻扎在哲蚌寺的民主管理委员会、警员以及军人,呼吁大家要在新年期间,达到持续稳定,长期稳定。在日喀则,中共高官要求各大寺院的管理委员会学习习近平的讲话内容。

中共官方还于新年期间发表由北京擅自认定的班禅喇嘛——坚参诺布的一份新年祝福,内容与官方想要强调的“维稳”讯息一致。

去年3月10日,西藏和平抗暴58周年纪念日即将来临之际,中共黄南州统战部与宗教管理局官员,前去热贡地区(今同仁县)召集40多个不同教派寺院的僧尼代表,举行所谓“爱国、爱党”表彰大会,向当局选出的“爱国僧尼”颁赠1至8万人民币的奖金。另一方面,当局宣布将对该县境内曾前去印度与尼泊尔的僧尼们进行惩罚。

去年5月“西藏自治区”中共官员透过官媒发声,称西藏干部中存在“两面人”,并再提有干部“甚至向十四世达赖集团捐款。文章批判党员干部在反分裂斗争上政治立场不坚定、政治态度暧昧,更指“有的甚至向十四世达赖集团捐款,参加地下非法组织,向境外提供情报,这些问题的存在严重影响了党的战斗力。

去年5月,全球各地的藏传佛教信众正以不同形式纪念“萨嘎达瓦”-这一佛教中最为殊胜的节日。然而,“西藏自治区”中共当局禁止区内民众在节日期间参与、从事任何佛事活动。“西藏自治区”教育局发布通告,在萨嘎达瓦节期间,禁止区内各学校师生及学生家长在节庆期间参与、从事任何佛活动,不得前往寺院朝圣、转经等,并警告不从者将受到严惩。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于去年10月在北京召开,而当局已开始加强对西藏的管控措施,关闭了外国人士进藏旅游的通道。在十九大期间,不仅是外国人,包括康与安多藏地的僧俗也被禁止在“西藏自治区”旅行。已在当地旅行的游客也必须在10月17日前离开。早有消息披露其它藏地的僧俗进入拉萨时,需办理多达5项证明文件,而中国游客则不受这方面的限制。

中共召开十九大期间,中国与西藏境内的网络通讯受到比以往更甚的严格管控。新浪微博更招聘千名“监督员”,鼓励揭发举报网络异议。西藏称多县藏人扎西詹堆与格桑嘉措等多人在过去十天来遭捕,因被指控在网上传播自焚藏人的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