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无涯,珍惜生命,坚强活着,才有希望!

vot.org

—-给一位藏人朋友达珍的回信
文/潘晴

昨日,归家时已是深夜。刚看完媒体上最新一起藏人自焚的惨烈报道,又看到了达珍的来信。人仿佛是受了重创后的又呆又傻,只觉的头脑如撕裂般的疼痛,心里知道,今夜是无法入眠了。直觉提醒着我,一定要做些什么,无论如何,悲剧再也不能延续下去了。下面是达珍的来信:
潘晴:您好!

昨天又有一位年轻的流亡藏人在印度首都新德里自焚了,看到照片好像生命很危险,医生证实烧伤程度为95%,也看到部分媒体说宣告无治,还不知道如何?真的很痛心。总是在网站看到被火焰包围的藏人身躯的图片,每当看到这些图片和视频的时候,真的很揪心!难道我们就只能这么一直数着自焚藏人的数字一天天的增加吗?我的眼睛迷糊了……

抱歉和您写这些,请您谅解!

祝好!
达珍

下面是我的回信:

达珍,在这艰难的时刻,我不知道如何来安慰你,但我觉得还是应该和你说些什么,其实也是想向所有的藏人朋友们说些什么。但心里很乱,一时不知从何说起,这时,我想到了力雄和唯色。这是两位我心里所敬重的人,也许我的回信应该从他们的呼吁说起—-“不能再这么自焚下去啊!”

藏人的苦难早已为这个世界上许多人所见证,其实许多中国人(汉人)中对此也是心知肚明的。但在谎言弥漫的中国、在北京,那里却是一个鲜有人敢于公开站出来作见证的地方,人心早已被暴政下的黑暗所笼罩,被物欲中的放纵所迷醉。但唯色和王力雄却勇敢地站了出来,针对藏人连续自焚的惨烈事件,以悲悯的情怀发出了呼吁:”不能再这么自焚下去啊!”

在唯色的博客上,我看到了王力雄的立场。唯色告诉我们:他很难过,良久才说:”不能再这么自焚下去啊!”他说必须要做点什么,不能光这么听着一个接一个噩耗传来。在这样的时候,理性的声音很重要。无论是来自藏人自己的,还是来自汉人或者其它人的声音,理性的声音需要广为人知,关于方法的讨论迫在眉睫。显然,我们的写作和讨论不及燃烧藏人的火焰更为迅捷。唯色接着写道:”走出困境,方向在哪里?”

王力雄在《除了自焚,还能做什么?》的文章中认为,藏人自焚不会得到中国政府的让步,因为专制政权的本质决定了它是不会被苦难打动的。这是以往西藏的非暴力抗争陷入困境的必然性所在。他写道:

—-从不以暴力攻击他人的角度,自焚者敢于如此献身,却只要自己牺牲,可以说达到了非暴力精神的顶点。但自焚仍然是一种暴力,且是高度暴力,只是施加的对象是自我。施暴于自我,除了是出于绝望的抗议或对尊严孤注一掷的捍卫,若有对实效的企望,就如甘地所说:”通过我们所受的深重苦难,可以影响政府”;或马丁*路德*金所说:”我们将以自己忍受苦难的能力,来较量你们制造苦难的能力……耗尽你们的仇恨……唤醒你们的良知”。

—-这种企望的实现,前提是需要存在良知。专制政权的机器只有刚性结构、冷酷逻辑,以及官僚利益。当年几千孩子在天安门广场濒临死亡的绝食,有谁看到过它的良知?以往非暴力抗争的局限就在此—-结局不是取决抗争一方,而是政权。抗争方只能起压力作用,权力不让步就不会有进展,因此目前的西藏落入困境是必然。

那么怎么办呢?王力雄写道:走出困境,方向在哪里?我觉得是目前首要回答的。没有方向就只能盲目。哪怕是自焚的壮烈献身,也让人感觉更多是绝望。而各方面面对自焚,除了情绪动荡,也是就事论事的茫然。

—-说自焚者有勇气没有智慧,是不公平。智慧不是苟且偷生的技巧,是能够带领西藏走出困境的高瞻远瞩。那不是普通民众应该和能够承担的。而把已退出政治的达赖喇嘛当作一切智慧的来源,则是不负责。达赖喇嘛确定了非暴力原则和中间路线,如何实现应该是政治家们拿出智慧。

—-目前还看不到这种智慧。中国方面只有一手钞票一手屠刀;西藏方面—-假如流亡政府是代表的话,也看不出除了发表声明,还知道该做什么。请告诉勇敢的藏人,他们可以做什么。知道了应该和能够做什么,他们就会活下去,而不是用惨烈自焚仅换来媒体的短暂一瞥。

王力雄认为藏人不能再自焚,倒不是像有些争论着重于自焚是否符合佛教观点,或者自焚者是否具备智慧,或者对于中国而言,是怕活着的藏人还是更怕自焚殉身的亡者。
王力雄说:

—-我绝对尊重自焚的藏人。虽然每个自焚者各自想象的目标不一定现实或能达到,但无论他们有无明确意识,他们综合产生的作用,在于鼓舞了一个民族的勇气。

—-勇气是一种宝贵资源,尤其对实体资源处下风的一方,勇气往往成为以弱胜强的关键。自焚需要最大的勇气。十六位境内藏人惊天地泣鬼神的勇气,随安多果洛的索巴仁波切的自焚达到顶点。从鼓舞民族勇气的角度,我认为至此已达成。

—-现在问题变成,应当用如此宝贵的勇气资源做什么?继续自焚,把勇气用火烧掉,我以为从现在开始,已经变成浪费,烈士所鼓舞的勇气,应该用于产生实效,才是先驱者的希望,也才是他们牺牲的价值所在。

达珍,为什么我引用了这么多王力雄的观点,来回答你和许多的藏人朋友们,这是基于我对力雄的了解和信任。因为我们都知道,西藏民族所经历的深重苦难,对于被专制毒害已久的中国人(汉人)来说,这只是一部份外族人的苦难。很少有人对这场苦难的持续性,以及对西藏民族的宗教信仰、传统文化的祸害之深远、之深重有清醒地认识。而王力雄却是一个异数。他几乎是倾注了大半生的心血,去谱写一个中国人(汉人)对藏民族的深切关怀!

面对藏人连续自焚的惨烈震撼!我不愿意去怀疑大多数国人生命深处对蒙难者可能保有的同情。但我们还是看到,为数不少的国人是麻木的,也许他们在暗自庆幸—自己不是这场惨烈人祸的受害人。但令人愤慨的是,也有那么一些人,却公然地站在暴政一边,对苦难的西藏民族发出了嗜血的叫嚣,令人汗颜和齿冷。岂不知,当我们见证了他人的死亡和苦难后,还能有这样的庆幸和冷血时,我们也就同时见证了自己作为人的灵魂的死亡。

如今的中国,物欲横流,道德沦丧。许多人唯一的意识是只管发财而不管其它。大多数人的理性被官方所刻意歪曲、模糊的宣传所欺骗。由此而见,暴政虽然可怕,但更可怕是大多数国人居然能够接受这种暴政的合理性。当人们都把这种公开反人类理性、反人类良知的暴虐统治,接受为一个社会的正常秩序时。所有的人,也就当然成了这种可怕世界黑暗笼罩下的一部份了。而统治者的图谋,不仅仅是为了让人们领教一番做奴才般的至癫轻狂和醉生梦死。它以这种逻辑,再明确不过地告诉世界,杀戮和暴虐有理,血腥和黑暗的统治仍将继续。

今天,在这个好像与”我们无干”的群体涉难之际,唯色和王立雄的呼吁是基于悲悯的情怀和理性的思考的。人们完全有必要开始变得警醒起来,这不仅仅因为是自焚藏人的惨烈与悲壮!更因为无论是藏人还是汉人,我们同是人类中的一员。面对在中共暴政下此起彼伏的反抗,中国人并没有怀疑这是他们的正确选择。但不同的是,国人可以理解杨佳的抗暴,却不能理解藏人的自焚。我不禁要问:难道我们的思维,无论如何也无法超越中国式的大一统观念?难道我们无论如何,也不能摆脱汉人的局限,以藏人的视野,设身处地凝望一次,这令千古历史也为之颤抖的惨烈悲情?

我个人认为,沉默、冷漠、麻木其实是人性逐步丧失的反映,无视藏人的生命苦难,是中共极力希望达到的意图,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都不能让这些为了西藏自由而献身的藏人,无声无息地消失。我们每个人,都有表达敬仰和悼念的权力,尤其是,把自焚者的遗愿,转变为现实中行动的动力。向邪恶的中共政权施压,使之结束这种惨不忍睹的西藏现状,使藏人获得应有的自由,这才是真正的减少牺牲的方法。

几十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离我们而去了,世界依然那样冷漠。但人们不会忘记,这些为了真理和自由舍生取义的生命,已化为熊熊不熄的生命火炬,照亮了我们前行的道路,为了人类生命的尊严,为了烈士们为之献身的理想早日实现,我们必须竭诚尽智地去做努力地抗争!

亲爱的藏人朋友们:活着就是力量!就是希望!就是对死难者最好的纪念!觉醒了的有正义感的汉人一定会和西藏兄弟姐妹们站在一起,直到永远。愿藏人朋友们珍惜生命,坚强的活着,共同用行动去结束中共独裁专制统治。彻底结束暴政对藏民族的残害和毁灭。愿神灵保佑西藏,让自由的春天早日降临雪域高原。

亲爱的藏人朋友们:请接受我再次的恳求:请珍惜生命,只有坚强活着,才能持续抗争,直到阳光普照的一天。

自由无涯,珍惜生命,坚强活着,才有希望!

扎西德勒!
潘晴
三月二十八日于悉尼

(Visited 915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