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西藏「和平区」的几个问题

作者:桑杰嘉

几十年来,中共政府为蒙骗国际社会搞了若干次所谓的对话,但却没有任何解决西藏问题的诚意,西藏流亡政府和达赖喇嘛尊者方面每一次的妥协都得不到任何积极的回应。而且,中共政府歪曲解释西藏流亡政府方面提出的所有建议,包括流亡政府最后转交给中方代表的《全体西藏民族实现名副其实自治的建议》。中共有关部门不停地定论以上所有的妥协为「变相独立」、「半独立」、「西藏独立」等等。其中,中共对西藏为非军事的「和平地区」建议更是不断地加以夸大和误导,猪八戒倒打一耙——指控西藏流亡政府和达赖喇嘛「公开倡言「西藏独立」」。同时,最近国际媒体也再次关注这一问题。所以,在本文中将侧重介绍有关西藏为非军事之「和平地区」建议的来龙去脉以及事件真相。

中国人喜欢说:「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那么西藏遇到不只是「兵」,还有「匪」,所以,简单的事情变的非常复杂、清楚的事情变的十分模糊、事实变成谎言、诚恳变成奸诈、伟人成了「魔鬼」——半个多世纪以来藏中问题无法迈开积极的一步。几十年来,中共政府一直为蒙骗国际社会而搞所谓的对话,却没有任何解决西藏问题的诚意,西藏流亡政府和达赖喇嘛尊者方面每一次的妥协都得不到任何积极的回应。而且,中国政府歪曲解释西藏流亡政府方面提出的所有建议,包括流亡政府最后转交给中方代表的《全体西藏民族实现名副其实自治的建议》。

中共有关部门不停的定论以上所有的妥协为「变相独立」、「半独立」、「西藏独立」等等。其中,中共对西藏为非军事的「和平地区」建议更是不断的夸大、误导,来个猪八戒倒打一耙——指控西藏流亡政府和达赖喇嘛「公开倡言『西藏独立』」。同时,最近国际媒体也再次关注这一问题。所以,在此文中将介绍有关西藏为非军事之「和平地区」建议的来龙去脉以及在藏中和谈中的影响等。

1949年中共开始入侵西藏,1959年全面非法占领而遭到西藏人民坚决抵抗,对西藏人民抗击入侵、保卫国家的运动中共进行残酷血腥镇压,最终导致西藏政府以及达赖喇嘛尊者为首的数万藏人流亡印度、尼泊尔、不丹等国家。在印度建立西藏流亡政府照顾所有流亡藏人、抢救濒临灭亡的西藏文化,并为西藏人民的自由而奋斗半个世纪之久。在这五十多年里,「——从西元1967–68年开始,达赖喇嘛对国际国内情势做出全面审视和深思熟虑的同时,与当时的议会议长、副议长、噶厦有关人员及博学专业的西藏友人进行深入讨论后,于1974年确定了待藏中之间时机成熟而进行和谈时,不追求政治独立,而是争取名副其实自治地位的内定政策。」之后,「在1979年,当时的中国最高领导人邓小平提出藏中和谈的建议时,由于我方对此早有规划,因而很快做出了积极的回应。」西藏流亡政府和中国政府关系从对抗到对话,西藏政府从恢复西藏独立妥协到自治。

藏中断断续续地对话过程中西藏流亡政府方面:从接触、相关问题的讨论、提出具体的建议,再进行妥协调整。有关西藏「和平地区」是在具体解决西藏问题建议即1987年9月21日达赖喇嘛尊者在美国国会宣布解决西藏问题的《五点和平方案》中提出,也是五点和平方案中的第一点:「把整个西藏转化成为一个和平地区」。并在1988年6月15日在法国欧洲议会发表《斯特拉斯堡建议》对《五点和平方案》进行了进一步详细的阐述。

历史背景

1959年, 迫使西藏政府以及西藏政教领袖达赖喇嘛为首的数万藏人流亡印度等国。西藏流亡政府与中国政府之间没有任何接触的管道,一直出在对抗的状态。 1979年,邓小平提出藏中和谈的建议,西藏流亡政府方面作出积极回应,首次建立了官方接触管道。当时中国政府方面提出「除了独立,什么都可以谈」。而西藏流亡政府在1974年已有内定政策决定放弃独立。因此,理论上看解决西藏问题没有绝对的分歧,双方开始了一系列的对话、派遣代表团访问西藏、开放藏人探亲——等等。

当然,接触的最终目的是解决西藏问题,因此,经过多次接触对话之后的1987年9月21日,达赖喇嘛在美国国会人权委员会演讲中首次公开提出解决西藏问题的具体方案——即《五点和平方案》,这是西藏流亡政府和达赖喇嘛尊者第一次就解决西藏问题公开提出的方案,是解决西藏问题实际行动方案。同时也是「--长期性解决办法的第一步骤。」

因此, 在《五点和平方案》细节的阐述:「我建议把整个西藏,包括东部的康和安多地区,转变为一个「阿含沙区」(Ahimsa)地区,在印地语中,这个名词代表和平而不用暴力的状态。 」

把西藏建立成为一种和平地区是符合西藏的历史角色。西藏是佛教、和平、中立的国家,西藏是亚洲大陆各列强间的缓冲国。这也符合尼泊尔的尼泊尔和平地区的建议和中国同意这个建议的做法。如果这个和平地区包括西藏及邻近地区,尼泊尔和平地区的建议将会更有成效。

把西藏建立成和平地区,意味着中国在西藏的部队及军事设施的撤除,这样印度也就可以撤走驻防在喜马拉雅山靠近西藏地区的部队及军事设施。这一切都将根据国际条约进行,以满足中国在安全顾虑上的合理要求,并且促进西藏、印度、中国及其他同一地区内民族之间的信心。每一个有关国家都获得利益,尤其是中国和印度,因为这么一来不但强化了他们的安全感,并且减轻了为了维持喜马拉雅山沿线疆界的庞大军事开销。

在过去,中国和印度之间的关系从来就不紧张。一直要到中国部队侵入西藏,取得了第一次和印度接壤的地区之后,两大列强的关系才紧张起来,终于造成了一九六二年战争。从那个时候开始,危险的意外事件层出不穷。如果他们像过去一样被一个广阔友好的缓冲国家隔离,这两大超级人口大国要重修友好关系将不是一件难事。

从西藏的历史角色、宗教以及西藏在地理上的「缓冲」地位、再借鉴得到中国政府支援的「尼泊尔和平地区建议」(1975年2月25日,尼泊尔国王比兰德拉在加冕典礼结束后举行的招待会上宣布尼泊尔为和平区的建议。),还从中国与印度的军事开销以及喜马拉雅地区以及世界和平为终极利益阐述建立西藏「和平地区」必要以及重要性。

在《斯特拉斯堡建议》中对实施「和平地区」具体办法阐述如下:「我们应该召开区域性的和平会议,以确保西藏的非军事化。在和会召开、中立化和非军事化达成之前,中国得在西藏维持数目严格限制的军事设施,这些设施的存在应该完全为了防卫的目的。」

西藏独特历史以及她精深的精神文化遗产,显示着它可以完美地成为亚洲中枢的和平保护区。它在历史上中立国家的地位是可以重建的,并且可以由此而加强整个亚洲的稳定性。如此就更能强化亚洲和整个世界的和平与安全。 --她将成为人类和自然和谐生存的自由避难所,一个足以解决各地区冲突的紧张局势的模式。 」

就《五点和平方案》的第一点:「把整个西藏转化成为一个和平地区」具体实施进行进一步的阐述。再次重申和强调了建立和平地区对重建西藏历史地位即中立地位将对亚洲以及整个世界的和平与安全的重要性。同时,明确表示如果建立了西藏「和平区」这将成为解决世界冲突与紧张局势的新模式,是人类在和平道路上的又一次跨越。

为人类和平共处担负责任

达赖喇嘛尊者在世界各地的演讲中总是会提到他一生中最主要的三大使命,而且,他总是为此而奔波于世界各国。其中第一大使命是[宇宙责任]又翻译为[全人类共同责任],对此台湾学者如此评价:「达赖喇嘛有非常宏远的世界观,他提倡[宇宙责任]强调每个人对于彼此、对于目前及后代一切众生、对大自然都有一种责任。」 而诺贝尔评审委员会称:「达赖喇嘛因为尊敬所有的人类而发展出一套他自己的和平哲学,立足于这个担负世界责任的哲学概念上,达赖喇嘛拥抱所有的人类,以及自然。」

(Visited 1,914 times, 4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