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日夜向达赖喇嘛祈祷,而活了下来”-西藏前政治犯阿妈阿德

vot.org

【西藏之声2016年12月31日报道】来自西藏康区的阿妈阿德-现年八十八岁的前政治犯,被中国当局监禁近二十七年,关押期间遭受无数次的酷刑和折磨,当大家问她是如何撑过那段时间的,她只说自己靠着日夜祷告度过,怀着一定要见到达赖喇嘛尊者、诉说这些经历的希望撑过那些年载。

“达赖喇嘛告诉我要把故事分享出去,所以到了许多国家,我把我的经历分享给各国,我会一直说,说到离开世界为止。”阿妈阿德(Ama Adhe)在位于达兰萨拉的非营利组织-Tibet World分享她的故事时,如是说道。

在文革时期,没有如现今一般发达的大众媒体能够将讯息传播出去,也没有管道可以让大众了解所发生的事情。而现今,惟有借由亲历者的口述以及当时涉险拍下的照片,来还原当时的情形。

在中共入侵西藏前,阿妈阿德说道:“我们的生活非常平静,我喜欢骑马、跳舞和祷告"。当中国人初进入西藏时,他们非常友善,甚至提供很多经济上的援助,许多藏人因此对他们没有任何戒心。

“有一天,中国官员开始批评达赖喇嘛和整个宗教系统,说这是不对的。”

当时许多藏人不知所措,因为中共挑战了达赖喇嘛在他们心中的神圣性,而从那天起,阿妈阿德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中共的军事实力日渐增强,为了抵抗中共解放军,“许多藏人父亲和儿子都到前线作战,而女性则是战争时的后援,负责安排食物等资源的传递。”

战争中,许多父亲和儿子都牺牲了,而在后援的女性则被中国军队抓走。她则是在一场抗议活动中被中国当局逮捕。

而这,才是残酷的开始。

西藏前政治犯阿妈阿德
西藏前政治犯阿妈阿德

被逮捕的藏人-包含她,被带到一个广场,中国军方强迫他们跪下,并嘲讽地喊着“带达赖喇嘛来啊!带达赖喇嘛来啊!”

她说,“我们根本带不了任何人”,中国军队跳着舞、唱着歌,嘲弄着他们,而后-他们拿出枪指着她的小叔。

两声枪响,小叔在她眼前死去了,血溅到她的身上。

而后,她和其他大约三百名西藏妇女被关入位于中国本地的偏远地区大牢内,当时,中国狱监没有给她们能充饥的食物,一天只有一碗流质的玉米“水”,被关押的妇女,因为营养不足,一个接一个的死去。

“我们饿到吃皮鞋来填饱肚子,有段时间,我以为我要如其他人一样死去了,但是我一直向达赖喇嘛祷告。” 阿妈阿德带着颤抖的声音说。

“我曾经梦到达赖喇嘛,那是多美好的梦呀。但一醒来,发现自己仍在狱中承受着这些苦痛。”

那期间,三百多名妇女中,除了她与其他三人以外,其他人都身亡了。

幸存的四名女性被移送到西藏境内的监狱。她们看到外面的景像,许多骨瘦如柴的人还有尸体,中国军队只在一旁嘲笑说着,“若违抗共产党,你们的下场就会那样。”

转至西藏境内的监狱后,狱方终于提供一些如同馊水般的食物给她们充饥,但在那期间,她遭受到许多酷刑与虐待,被甩耳光、甚至被以针刺入指尖,只因为她不听从中国政府的指令-说达赖喇嘛的任何不是。

“我在心里想着,等到见到达赖喇嘛的那一刻,一定要把发生的这一切,如实地告诉他。”

她说,自己每日靠着偷偷地祷告,活了下来。

日子就这样过了二十七年,辗转待了八座监狱。一直到邓小平上任,宣布释放政治犯,她才有机会出狱。

当时,中国政府告诉她,要予其政府高层的公职,她拒绝了。

“我告诉他们(中国官员),我要到南亚一趟,因为有亲戚在那,说要把亲戚带回西藏,很快就会回到西藏了”,她说,中国政府相信了她的话,只说不要向外界宣传她在狱中的经历,而后她就流亡了,再也没有回到西藏境内,那年是1987年。

阿妈阿德感慨地说“我牺牲了一切,包含家庭,终于到了达兰萨拉,见到达赖喇嘛尊者”,“当时我的心中对中国充满愤怒”,但是尊者告诉她,不要生怒,只要向外界诉说这些发生过的事情,真相会向大众说明一切。

所以,甫流亡期间,她到许多国家演讲,分享这些故事,向外界阐述那期间,中国共产党在西藏土地上的所作所为,唯有靠着这个管道,才能让他人了解真相,“我想着那些在狱中死去的女性同胞,我一定要为她们发声”。

而在与达赖喇嘛接触后,阿妈阿德说道:“我发现自己的情绪渐渐转变了,从原本的忿恨到现在的平和,我听从达赖喇嘛的指导,支持‘中间道路’的政策方针,我完全不希望再看到任何的暴力。”

“即使身在达兰萨拉-离达赖喇嘛尊者那样近又安全的地方,我有时仍无法睡得安稳,以为自己仍身处在监狱中。”

“现在我已年老,居住在达兰萨拉时,日夜祈祷着,希望达赖喇嘛有一天能够回到布达拉宫,自由地回到他们的家-西藏。”

阿妈阿德坦然地说道:“我年事已高,在离世之前我会不断地说、不断地向更多人述说我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