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树人谈美国加大中国学生会抗议达赖喇嘛事件——学生组织领袖为中领馆傀儡

vot.org

【西藏之声2017年2月11日报道】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 UCSD)宣布将邀请达赖喇嘛尊者出席今年6月的毕业典礼,该校名为“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的团体随后发表声明,抨击校方这一决定,并扬言将采取“强硬措施”予以抵制。曾经在澳洲与达赖喇嘛尊者见面,并勇敢写出感想的中国留学生张树人接受西藏之声的采访,谈论了他对这起事件的看法。

“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的团体在该份抗议声明中提出,对于达赖喇嘛将于6月到加州大学圣地牙哥分校“窜访演讲”一事,该联合会已迅速联系中国驻洛杉矶总领事馆,“在等待总领馆方面统一指示”,并已向校方相关部门提出“严正交涉”,对“打着传播宗教信仰的旗号,对政治和历史进行抹黑的行为”将“决不姑息”。

自称代表中国留学生的“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还在声明中以中共宣传措辞指出,达赖喇嘛“不单纯是一个宗教人士,更是一个长期从事分裂祖国,破坏民族团结的政治流亡者。”校方邀请达赖到访的行为“不仅干涉了中国的内政,伤害了广大UCSD华人学生学者的感情,更是给中国和这些国家的关系带来了消极影响。”

有网文称邀请达赖喇嘛出席毕业典礼的外国大学,都会被中共列入“黑名单”,并有可能对这些学校的中国留学生的学业证书不与承认。

若这种说法属实,那么公开向外表明抗议立场,是否可被看作学生们的自保行动?澳洲中国留学生张树人向本台表示,学生们就算要自保,也应该是抗议中共,而不是抗议尊者。

张树人:“对于这种说法,我自己并没有听说过。因为我住在澳洲,据我所知澳洲并没听说这种情况,然后对美国的情况也不是特别了解。但是你讲的情况属实的话,我也不认为中国留学生抗议尊者来访,是对他们的自我保护。因为我认为,这属于对宗教、言论自由的侵犯,中国学生如果要自我保护,他们不应该抗议尊者,应该抗议中国这样的行为。

参与抗议的中国学生,是为保护自己或国内家人,而急于向祖国表忠诚?还是在中共长年洗脑下,无知排斥达赖喇嘛?

张树人以自己的经历分析道:“透过上次(2015年)中国留学生见尊者这个事情来看,有一部分同学是出于自我保护。当时去的人并不是很多,有一些同学他们确实对尊者比较感兴趣,但是怕见尊者,他们怕见了尊者以后,回中国会有麻烦,或者说他们的家人会遇到麻烦。而且我自己见完尊者以后,确实我的家人再次被中国的公安人员骚扰了。

但是另一部分,据我的观察应该说是大部分的同学, 他们不仅仅是出于自我保护,而是因为长期以来,被中共集权政府进行洗脑式宣传非常严重,这样的洗脑宣传让他们完全失去自己去独立思考问题的能力。他们对于西藏问题、对于尊者的态度和看法,完全和中共官方宣传保持一致,他们就认为中共政府讲的就是真理,他们拒绝外界带给他们新的资讯,也拒绝自己透过网络,或者其他的手段去自己找寻事实和真相。

对于这些同学, 我有尝试过给他们看一些关于西藏的资料、书籍,但是有很多同学他们直接就拒绝去接受、拒绝去看这样的书,他们就说达赖喇嘛就是在分裂中国,所谓的‘中间道路’实际上就是要分裂。

所以说,一部分是出于恐惧,或者自我保护;另一部分就是洗脑太严重了。

而据《大纪元》新闻网报道,“中国或取消加州大学学历认证”的新闻不实。报道指出,学历认证的“担心”是被《环球时报》制造出来的,并被其它海外中文媒体放大炒作。

达赖喇嘛尊者出访各国,受高等学府争相邀请分享慈悲观念与快乐之道已成常态,而加州大学圣地牙哥分校于2012年就曾邀尊者出席校方的公开活动,并发表演说。此次该校中国留学生团体的抗议,是否为特别案例?

张树人:“我认为这并不属于特别的案例,因为每次尊者访问高校,还是举行讲法活动,都有一些中领馆组织或资助的抗议。比如说,上次尊者到访澳洲的时候,他无论去哪里,都有一些所谓声称‘雄登’(既“凶天”组织)支持者在外围抗议。而根据资料显示,这些声称‘雄登’支持者,其实就是受了中领馆的资助。

对于尊者在学校之外的演讲,比如说仅仅是讲法活动,中国方面打压、抗议的力度并不是很大。但是中共官方对于尊者在学校的演讲,他们的打压力度会更大,因为学校里有很多的中国学生,他们(中共)惧怕中国留学生透过跟尊者的交流,了解到关于西藏的事实,而不再被他们洗脑控制。因此这样的行为是属于普遍存在,并不是属于特别案例。

有评论人士认为,“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的抗议,与美国新任总统川普的对华政策有关,张树人亦表示这种分析有一定道理。

张树人:“首先您提到川普的对话政策,美国总统川普上任以来,他一直保持孤立主义的态度。之前的美国一直是维护世界的普世价值,一直在关注各国的人权问题、关注各国独裁政府,以及对人民的迫害。但是川普上台以后,从最近他拒绝伊拉克等国的难民入境的行为来看、他已经不再关注世界上其他国家会怎么样,他仅仅想把美国自己搞好,而这就导致了,其他国家的自由受到侵犯的时候,美国政府可能不会像以前那样出来为他们撑腰,为这些被打压、被压迫者说话。

因此我认为,一些留学生所谓的‘提出严正交涉’,应该也与川普这样的大背景有关。因为如果是在川普上台之前,尊者要去一所学校演讲,遭到中国留学生的抵制,可能美国政府会帮助尊者、会帮助藏人行政中央、帮助这些学校,来对抗学生的抵制活动。但是川普上台之后,美国可能未必会管,甚至中共当局将这次活动搅黄了,美国政府不会进行交涉、也不会做任何的评论。所以说川普的所谓‘孤立主义’政策,等于对中共集权政府对自由的打压,成了一种姑息纵容默许的态度。

加州大学圣地牙哥分校的“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在抗议声明中称,已“迅速联系中国驻洛杉矶总领事馆……在等待总领馆方面统一指示”。

张树人:“为什么学生要联系中国领事馆,等待总领馆指示?据报道,还有学生组织的一些成员反应,所谓的‘学生学者联合会’并不是独立运作的,这些学生组织都是由中领馆一手操控,他们根本没有任何决定权。包括这些学生组织的会长、副会长的职责任命,并不是成员投票产生,而是由中领馆指派。这些学生组织的领袖实际上是中领馆的傀儡,因此他们自己无法做任何的决定,他们的一切抗议行为、他们的一切官方发表的任何言论,实际上都是中领馆授意他们发表。

2015年7月,张树人在澳洲与达赖喇嘛尊者见面

该联合会还在声明中写道,“校方邀请达赖到访的行为,不仅干涉了中国的内政,伤害了广大UCSD华人学生学者的感情,更是给中国和这些国家的关系带来了消极影响。”而美国佐治亚大学的中国留学生古懿则立即撰文强调:“作为并非该校学生但被强行代表的“无数中国留学生”的一员,我申明UCSD的决定没有伤害我的感情,恰恰相反,我认为邀请一位具有世界声望的宗教领袖前来讨论生命和人性,这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古懿在这篇文章中写道,“中国学生会声称达赖喇嘛尊者的访问不符合学校尊重文化多样性和各民族信仰的宗旨。然而,中国学生会对藏传佛教及其领袖的诋毁,恰恰说明他们自己不尊重一种伟大文化和藏民族的信仰……中国学生会‘誓死捍卫祖国的完整’,然而他们捍卫的只是中共政权的完整……那个曾经用战机轰炸理塘寺的政权不是藏人的祖国,那个曾经用机枪坦克血洗北京街头的政权不是中国人的祖国,那个元首家族的资金已经离案到巴拿马的政权甚至不是独裁者自己的祖国。中国学生会捍卫的不是任何人的祖国,而是一个多次分裂中国并殖民了西藏,不属于任何国家的武装团体。”

张树人也告诉本台,他不认同校方邀请尊者便伤害了中国学生感情的说法。“而且事实上恰恰相反。他们在声明中也写,说学校这样的做法,是不尊重学生们的言论自由、信仰自由。恰恰相反,正是所谓的‘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的做法,才是侵害到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

因为在美国的社会中,任何人都有自由去信奉任何宗教,任何人也可以自由表达自己的宗教观点和政治观点,而不受任何的干涉。因此学校邀请尊者去演讲,这完全在言论自由和宗教自由范围之内。然而中国学生的这种抗议行为,实际就是打压这样的言论自由。而且这样的情况仅限于中国留学生当中,因为中国政府对中国留学生的洗脑非常严重。

我举个身边的例子,在我的学校–昆士兰大学,里面有一栋楼被命名为‘昂山素季楼’,而且就是昂山素季被缅甸政府迫害期间命名。但是那个楼被命名之后,并没有看到缅甸的留学生进行抗议,但是反而美国在命名‘刘晓波广场’之前,很多中国学生所谓的‘严正抗议’,说这样的行为伤害中国人民感情。事实上这些人代表的也并不是所有的中国留学生,因为很多海外的华人,他们知道中共对西藏实际上是怎样的,他们并不反对尊者,比如说我自己。

而领馆控制下的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他们发表的这个声明,等于说是把所有的华人学生都给被代表,但是很多人并没有对尊者来访的反感,比如说我自己等于被他们给被代表了。有美国的留学生古懿也已经发表声明,严重的抗议中国学生学者联合公,被代表他们这样的行为。

古懿在这篇公开声明中指出,“UCSD中国学生会在中文社交媒体承认,他们从向外国领事馆那里领取经费并汇报工作,向外国政府‘举报’学校的一次演讲,并发誓在其指示下‘强硬手段’破坏达赖喇嘛尊者的访问,这表明他们完全不是自称的非政治性学生团体,而是一个外国集权政府输出言论审查的工具。同时,这也是一个相当危险的信号: 大洋彼岸的那只罪恶之手已经通过留学生伸到美国,正在破坏作为立国基石的可贵的自由价值。”

(访问 1,3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