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火焰烧到联合国――写在第120位藏人自焚时

vot.org

作者:张朴

(一)

每一次的自焚消息传来,每一次都潸然泪下。不忍看的,那一个个鲜活、亮丽的生命,转眼间被烈焰吞噬,烧成焦炭般的骨肉。为了西藏的自由,为了达赖喇嘛能够返回家园,藏人已经付出了太多,太多。藏人的苦难何时能了?

一度,不少的人又开始了新一轮幻想:中共换领导了,习近平上台了,治藏政策要改变了。甚至还有谣传:允许在藏区悬挂达赖喇嘛像了。

现实却接二连三地粉碎了这些幻想:所有的电话和网络都受到监控,所有的村子都派驻了中共特务,所有的藏人都被分成三类人。只要把你划入“不相信党”的一类,灾难降临了,你不仅会被抓进学习班强制洗脑,连日常生活也遭到监视。中共正在把西藏自治区和整个藏区变成名副其实的大监狱。

只要中共政权还能撑下去,无论换多少代领导,对藏人的压迫都不会改变。因为一旦改变,中共政权就撑不下去了。在这个地球上,还有谁能阻止中共的胡作非为?有谁?

(二)

放眼看去,只有西方阵营,尤其是美国和欧盟,能担起此重任。尽管饱受经济危机的折磨,力量依然举世无双。一向以维护人权、主持正义为荣耀的西方诸国,若能联合一致,对中共施加政治压力,甚至经济制裁,足以迫使中共停止对藏人的压迫。

然而,现实竟如此让人无奈。

面对中共在西藏犯下的种种罪行,西方政府除了动动嘴,做秀般的发一通谴责外,何曾采取过任何具体行动?就连派国际观察员入藏这样一个完全可能做到的事,嚷嚷多年了,至今仍停留在不痛不痒的嚷嚷中。

(三)

西方政客的见利忘义,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中共运用敲榨民脂民膏积累下来的金钱,对西方国家软硬兼施,已是得心应手,每每大有斩获。

法国总统奥朗德最近访华,中共事先抛过来一份购买“空中客车”的协议,记住,只是协议,而非订单,就已经使奥朗德在提到西藏问题和藏人自焚时,轻描淡写,一句带过。英国首相卡梅隆算是有骨气的,虽有中共一再威胁利诱,卡梅隆仍然在国会会见了达赖喇嘛。事后中共居然要求首相道歉,否则就要取消对英国的新机场或高速铁路的投资。事实上这个所谓的新机场或高速铁路,仍处于纸上谈兵,建与不建还是个未知数,就已经有英国的政客在预言,未来再也不会有首相敢会见达赖喇嘛了!

拥有28国的欧盟更是被分化瓦解得惨不忍睹。希腊、匈牙利、罗马尼亚这类小国,常年拿中共的援助,手软嘴软。主管外交事务的欧盟副主席阿西顿女士是个左派,与中共关系密切,曾经为人权问题去中国,正事没办好,却到西安游山玩水。欧盟外交部东亚司直接负责中国事务的官员,乃前罗马尼亚共产党员,讲一口流利中文,曾长期任驻华外交官,要这样的人不帮中共说话,也难。

(四)

做过美国总统候选人的参议员麦凯恩曾质问奥巴马政府:还需要再死多少叙利亚平民,美国才伸手相助?

我们可以用同样的话问西方:还需要再自焚多少藏人,藏人的苦难才能引起西方的强烈关注?藏人的正义事业才能得到西方的强硬支持?

在不久前举行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当西方国家们对藏人自焚表示关心时,用的又是老一套话语,什么“感到深深悲痛”,什么“鼓励中国与藏人进行建设性对话”。要是我在场,我会一口唾沫啐过去!六十三前,当中共军队渡过金沙江,大举入侵西藏时,西方大国沉默不言,只有蕞尔小国萨尔瓦多在联合国提出动议,要求谴责中共的侵略。九年后的1959年,当中共大规模屠杀藏人时,又是小国马来亚联邦提出议案,要求派遣联合国调查团去西藏。今天的西藏正面临着种族、文化、语言的灭绝,竟然看不到一个或大或小的西方国家敢于在联合国提出谴责中共的议案!

藏人自焚的目的,是为了表达抗议和唤醒世界。西藏的形势在恶化。悲观绝望、忍无可忍的藏人,会不会把自焚的火焰烧到联合国,烧到白宫,烧到欧盟?悲剧一旦发生,这个麻木不仁的世界还会继续的麻木不仁吗?

(五)

同情、支持藏人正义事业的人虽然越来越多,但力量分散,至今难以对中共形成强有力的冲击波。有个想法一直萦绕在我脑海里:共同努力,设法动员一到两个不拿中共金钱的国家,在联合国大会上提出议案,除了谴责中共的残忍无道,更要要求立刻派出调查团去西藏。

联合国的大多数成员国已经是民主国家,即使中共竭尽全力阻挠,也挡不住议案在多数票的赞成下获得通过。西藏问题将受到国际社会前所未有的关注,把中共推上道义的审判台,从而给饱经苦难的藏人以更多的勇气和希望。

(访问 1,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