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元明清与西藏—西藏自古就从属中国吗? 第二部: 元朝及明朝与西藏间的关系

vot.org

【西藏之声2015年12月28日报道】“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一部分!”,这是中共宣示对藏主权时,必定会讲的一句话,也是受官方洗脑的中国民众心中,根深蒂固的一个观念。那么中共的这一宣称有没有依据?所谓的“自古”,到底“古”在哪里?是否指唐朝至清朝五大朝代?西藏人民议会议员格桑坚参,将依据历史来为大家阐释,西藏是不是自古就属于中国。以下是访谈的第二部分:元朝及明朝与西藏间的关系

 

成吉思汗像
成吉思汗像

西藏之声:在上一期节目中,格桑坚参谈到的唐朝与宋朝,还是中国人自己当权,到了元朝就是蒙古人统治了,首先请您分析一下,元朝可不可以被看作是中国的一个朝代?

格桑坚参:公元十三世纪初,强悍的蒙古族在北方兴起,成立了非常强大的蒙古国。大概从公元1206年,成吉思汗和他的后继者,先后灭掉了当时的西夏、金;1271年,忽必烈建立元朝,又于1729年消灭了南宋。

中国的很多历史学者,或者说官方的宣传,都把当时的蒙古元朝称为中国的一个朝代。我们都知道,成吉思汗的后继者,统治了中国,之前还统治了俄罗斯、印度、伊朗,还有欧洲的一些国家,因此对中国人来讲,其实成吉思汗和他的后裔,是屠杀大量中国汉人的最大的一个入侵者,但是现在中国的御用学者,为了证明他们现在所控制的新疆、内蒙、西藏属于中国,往往把蒙古统治整个中国的历史,都称为中国一个朝代。

其实中国国民党和共产党都供奉的孙中山,提出过“中国在历史上曾经两次成为亡国奴”,第一次是蒙古元朝时期,第二次是指满清时期;中国的大文豪鲁迅在《随便翻翻》一文中这样写道:“幼小时候,我知道中国在‘盘古氏开辟天地’之后,有三皇五帝….. 宋朝,元朝,明朝,‘我大清’。到二十岁,又听说‘我们’的成吉思汗征服欧洲,是‘我们’最阔气的时代。到二十五岁,才知道所谓这‘我们’最阔气的时代, 其实是蒙古人征服了中国,我们做了奴才。”

中国的大文豪,中国的国父,他们都提出过蒙古统治中国的朝代,其实中国人是亡国奴,他们都并没有承认蒙古元朝是中国的一个朝代。但是现在中共所说的这些,都是一些歪曲历史的说辞。

奇怪的是,明明中国知道蒙古人对汉人进行了大屠杀,但是一段时期以来,很多中国人,很多汉人,又把成吉思汗捧为英雄,又歌唱又拍电影,这些其实也有很多持公正立场的中国学者,举出日本对中国的入侵作为例子进行批驳。他们指如果按照这种逻辑,是不是当年英勇抵抗蒙古军的,都是卖国贼?同样的逻辑,如果日本入侵中国胜利的话,东条英机这样的战争者,是不是可以捧为中国的英雄?

另一个论证,说现在内蒙古在中国,因此蒙古人成立的元朝,就是中国的朝代。真正的国际历史学者认为,如果当时蒙古元朝所占领的地区,都要归于中国所有的话,那么现在的俄罗斯、朝鲜,或者外蒙古,都更有理由说,中国是蒙古的一部分。因此,所谓“元朝是中国的一个朝代”其实是不复存在的。

当年的蒙古帝国版图
当年的蒙古帝国版图

 

西藏之声:在元朝,中国、蒙古、西藏三方,比较重要的互动都有哪些?

格桑坚参:元朝是从公元1271年才成立的,这之前蒙古跟西藏之间发生了很多关系,而当时中国的传统政权南宋,根本没有什么统治、管控西藏一说,因为金国对他的入侵、西夏对他的入侵,还有蒙古的崛起,所以宋朝自顾不暇,根本谈不上跟西藏有什么互动。

最重要的是,蒙古跟西藏的关系,都是发生在蒙古还没有建立元朝前,时间大约为公元1209年。当时成吉思汗攻打西夏,邻近西夏地区的西藏领土像现今安多的卓尼、迭部,这些部落的首领归顺蒙古以外,其他整个西藏还没有落入蒙古人手里。

大约公元1240年,蒙古阔端王派兵攻打西藏,1247年萨迦班智达被邀请到凉州,也就是今天的甘肃与阔端王相见。那么到了1253年,忽必烈汗王在萨迦八斯巴的座前受灌顶戒,并尊奉他为帝师,还把西藏三区所有的政权献给萨迦八思巴。这样一些西藏的重大历史事件,跟所谓的元朝没有任何关系,是在蒙古还没有统治西藏前发生的,当时的南宋理宗皇帝还在位。

现在有些人把当时蒙古与西藏发生的这些关系,说成是中国皇帝对西藏的统治,这是极其荒谬的说法。

元朝建立以后,蒙古皇帝把西藏的八思巴,以及萨迦王朝的所有法王尊为帝师,设立了很多统一管理西藏的机构,也派出人员在西藏划定户口,建立驿站。但是这些能否说明整个西藏是不是归入了元朝的版图,我们下面再另外分析,这些互动里面,最主要的是,元朝对西藏的佛教进行扶持,对自己的上师进行供奉,把西藏的佛教带到蒙古、带到中国,这些方面的互动是非常大的。

另外,当时的蒙古忽必烈汗对汉人的对待完全是屠杀,那么作为第一次接受灌顶的供养,忽必烈将整个西藏的管理权交给八思巴;那么第二次供养,就是遵照西藏法王八思巴对蒙古王给予的“戒掉杀戮”等教诲,停止了屠杀汉人的行为。从其中可以看出,当时的西藏佛教对蒙古王朝的影响,可以说拯救了很多中国的汉族,应该说藏族是汉族的最大恩人。

 

西藏之声:元朝时,中国与西藏受蒙古人统治的状况,是否一样?

格桑坚参:蒙古对西藏的统治,跟对中国或者其他地区的统治状况是不是一样呢?那绝对不一样!

不管是中国,或者说邻近的越南、朝鲜等,蒙古人都是派驻军进行直接的管理,派他的王子、大臣、将军进行管理,但是对西藏,他是把所有管理权交给西藏的萨迦派,由萨迦派来进行管理,元朝并没有在西藏驻军,也没有派王子来统治。

蒙古元朝当时把自己统治的所有地区,划分为12个行省,里面并没有包括西藏。因此,虽然在西藏划定户口,建立13万户,把蒙古的管理方式移到西藏,但是并没有派出军队来管理。

还有,双方的关系是供施关系,即蒙古作为佛教国家,蒙古元朝皇帝视西藏喇嘛为国师,这样一种关系。因此,蒙古把所有统治下的人,分为四个等级,最低的是汉人,但四个等级中并没有包括我们藏人。

因此,蒙古对中国的统治方式,跟对西藏事务的插手方式,是完全不一样的。

西藏甘丹寺中供奉的宗喀巴大师像
西藏甘丹寺中供奉的宗喀巴大师像

 

西藏之声:我们说达赖喇嘛的“达赖”这一称号,是蒙古人敬献的,这是在元朝还是元朝之后的明朝?是从第一世达赖喇嘛起就有这个名称了吗?

格桑坚参:我们要谈达赖喇嘛的名号,应该去看看当时的西藏历史。

大概公元841年,西藏最后的赞普朗达玛灭佛长达70多年后,在公元918年左右,西藏出现佛教的后宏期,从西藏的安多与阿里地区开始,称为西藏的上律跟下律。这一时期出现了不同的教派,建立了各种各样的寺院。

宗喀巴大师是西藏历史上的大成就者中,最著名的一大个佛教大师。他的弟子就是第一世达赖喇嘛根敦珠巴。根敦珠巴公元1391年诞生,1447年创立了扎什伦布寺,公元1474年圆寂。1475年,根敦嘉措10岁时被认定为根敦珠巴的转世,被迎请到扎什伦布寺。

由于根敦朱巴与根敦嘉措,都是西藏最出色的大成就者,因此根敦嘉措在43岁的时候,担任哲蚌寺第九任法台,52岁时任色拉寺法台。公元1542年圆寂时,年龄才67岁。

第三世达赖喇嘛索南嘉措,出生于西藏拉萨附近,三岁时被认定为根敦嘉措的转世,被迎请到哲蚌寺。公元1571年,索南嘉措28岁时,当时的蒙古俺答汗邀请他前往蒙古。因为嘉措一词,在藏文中是大海的意思,所以索南嘉措到蒙古后,获得了蒙古王室与民众的极大信仰,因此俺答汗基于藏名“索南嘉措”之意,给与了蒙语的“达赖喇嘛”这一称号,三世达赖喇嘛也回赠俺答汗“法王大梵天”的称号。

后来明朝知道三世达赖喇嘛在蒙古的威望,而蒙古人当时经常侵袭明朝的边境,明朝知道只有三世达赖喇嘛才能威慑住蒙古的入侵,因此为了拉拢,明朝皇帝曾经邀请三世达赖喇嘛,但是达赖喇嘛并未前往。

根敦珠巴的第三世转世索南嘉措,因被获赠翻译成蒙语的称号“达赖喇嘛”,因此他的前两世也被称为第一世与第二世达赖喇嘛,但是前两世都是按照西藏的传统仪轨来找的,跟中共所称的历代“中央”权威,没有任何关系。

 

西藏之声:中共宣传中,称明朝政府承袭了元朝治理西藏的体制,并指三世达赖喇嘛索南嘉措向明廷入宫,而写获得明朝中央封赐名号,这方面的真实历史是怎样记载的?

格桑坚参:对,我在前面所讲的,三世达赖喇嘛的这一名号,是俺答汗根据藏文名字的翻译所增的。那么当时的明朝政府,也邀请三世达赖喇嘛入京。如果按照这样的一个历史说法―――“西藏有效控制在明朝手中,明朝皇帝下令三世达赖喇嘛进京”,我想以当时皇帝的这么一个权威的关系,三世达赖喇嘛如果不去,皇帝肯定要怪罪下来,要进行惩罚,但是我们没有看到过任何有关这方面的记载。

三世达赖喇嘛到青海以后,建立了现在的塔尔寺。跟青海很近的像甘肃一带,有明朝的所谓将军在把守,他好像是代表皇帝邀请过三世达赖喇嘛,所以三世达赖喇嘛去了现在的甘肃跟他见面,双方之间有一些通信。中共政府往往会把通信双方互相给予的尊称,拿出来作为历史依据,说“明朝皇帝对达赖喇嘛封名号”,又说当时的达赖喇嘛向明朝进贡了多少等等,这些都是一些平常的礼尚往来。把这说成是进贡、赐名号,我认为跟历史是不相符的。

第三世达赖喇嘛索南嘉措唐卡
第三世达赖喇嘛索南嘉措唐卡

我们都知道,在明朝的时候,西藏政治上跟明朝没有多少关系,但是明朝的皇帝对西藏的很多喇嘛、有成就的上师,进行过很多的邀请,赏赐西藏所需要的东西,如绸缎、茶叶、瓷品等等,因此一段时间以来,西藏的这些喇嘛、上师,成群结队地去中国,成为一个风潮。但是现在很多学者把这些说成是明朝对西藏的有效管理。

当时西藏藏巴政权等有实力的、有管理权的,明朝政府都会给予一些书面上的文字,那么都称为封号。他们也曾经邀请过宗喀巴大师,但宗喀巴大师被第一次邀请时没有去,然后明朝政府再派出金字使者,带着几百人和礼物来邀请,但是宗喀巴知道他们来了以后,就躲避到其他地方,任他们苦苦请求几个月都不去。后来双方见了面,宗喀巴大师的一个弟子,萨迦益西去了北京,又被封为了所谓的国师。

从这样的一些历史来看,如果我们知道像宗喀巴大师这样的大成就者,如果明朝政府的确在管理西藏,那么他们邀请不到宗喀巴大师,会是个怎样的结果?这里面其实说明,明朝对西藏没有任何的政治管理权利,这是非常清楚的。

 

西藏之声:同样,请您总结一下,元、明两个朝代中,西藏与中国有没有所谓的从属关系?

格桑坚参:元朝跟西藏有了很多的这种联系,那么即使我们说西藏属于元朝的一部分,也并不能说明西藏就属于中国。

在十三世纪,蒙古统治了亚洲的很多地区,因此虽然西藏的治理权很大程度上是蒙古人在搞,但是这一关系并不能够归纳成,中国一个朝代对西藏的主权。

明朝不一样,明朝是汉人把蒙古人赶出以后再建立的政权。那么明朝虽然建立了政权,但是明朝的政治实力,其实只能加固长城,畏缩在长城里面,它左右两边,不管是蒙古还是西藏,都是各自为政。因此明朝跟西藏的这样一种距离,根本谈不上任何政治上的从属关系。

但是明朝的很多皇帝,也笃信西藏佛教。我们看历史,元朝的皇帝用西藏的宗教道德,去治理国家,礼待西藏的上师喇嘛,双方间的来往非常频繁。这些如果说成是西藏属于中国哪个朝代的有效管制之下,那么用现代的政治从属关系观念来看,或者在整个国际历史观也好,比较中立的中国大陆历史学家也好,都不会认同的。

2812a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