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立委林昶佐谈达赖喇嘛对其的人生启发

vot.org

【西藏之声2017年5月13日报道】台湾时代力量立法委员林昶佐,近期在台北市出席由台湾人权团体“西藏台湾人权连线”举办的,名为“西藏流亡社群的独立之‘音’:青年,社运与政治”的对谈活动。他在发言时谈到了对达赖喇嘛尊者及西藏自由运动的看法。

图片来源:西藏台湾人权连线Human Rights Network for Tibet and Taiwan

林昶佐谈到台湾历史课本中的西藏及摇滚乐中的西藏

林昶佐:像我一个受中华民国教育、党国教育的年轻人来讲,我们从小对西藏有种很奇特的感觉。我们从小学习的地理课程中有两个章节,一个叫蒙古地方,另一个叫西藏地方。介绍西藏的篇幅内容说不定比台湾还多,你必须去好好地背诵,但是你完全不会对它有感觉,因为它太遥远了,你会觉得跟你没有关系,但是它有一个奇怪的描述。

要不是我有接触音乐、接触摇滚乐,不会看到课本以外的那一个西藏。记得从90年代后有很多关于西藏的合辑,我特意请同事将合辑歌手的照片印出来,大家会觉得很厉害。例如Beastie Boys、Red Hot Chili PeppersSmashing Pumpkins、U2、Patti Smith、Radiohead等,这些都是同一群朋友,那个時候Coldplay都还沒紅,不然Coldplay一定是会參加。不要害他好了,我都沒有什么都沒说,他若不能去中国跟我无关(笑)。”

大家去看合辑,Free Tibet的合辑里面还有麦当娜等人,所以对我这样一个喜欢音乐的人来讲,我记得在90年代很容易接触到西藏议题。我从接触到国民党眼中的西藏地方之后,直接跳级接触到摇滚乐音乐里面所讲的西藏,当然除了音乐以外还介绍了很多西藏的状况,那时配合他们相关活动介绍,他们还会讲解为什么要支持西藏,活动带给大家西藏的另一面是什么。”

这些对我来讲是很重要的过程,看清社会运动不像我想象的那么单一的推广面向,它可能还有很多其他的方式。我觉得在台湾很特别,我们小时候任何社会运动,都是搞乱、暴力,从小看到的新闻只要报道反对运动、社会运动都是负面的,包括4月7日郑南榕自焚纪念日,那时候的新闻还形容他是精神病,警察丢汽油弹才不小心烧到自己。所以你会用这样的方法去想象,小时候认为主张政治议题的都是一些偏激的人。

接着接触音乐,接触到这个运动,算是打开了我对各种事情的不同看法。我记得90年代是我读大学的时候,也是我政治启蒙的时候,台湾是个非常活泼的社会运动时期,加上西藏自由运动给我很多启发,也改变了我的很多想法。

林昶佐说,因达赖喇嘛尊者他更将坚定地支持西藏自由运动

林昶佐:除了我刚刚提到用很多不同多元的方式,去推动、运动、去接触更多的人以外,我觉得还有另外一部分我吸收到,我一直愿意跟很多藏人朋友站在一起,是因为我觉得达赖喇嘛是个很令人敬仰的导师,不管是在运动上面的导师,还是在对很多事情,人生观上面。

我们在做很多社会运动的时候,最后很容易专注在自己的那个领域,而且坚持自己所讲的方式,不管理念是对的,方式也是对的。当你认识达赖喇嘛后你会发现对他来讲,即便是他的运动是不断革新的,他自己的想法也一直在革新,包括西藏很多传统文化,在流亡过程里面他都可以去挑战自己的传统文化,就像他讲到或许没有第十五世达赖喇嘛,或者说他也可以转世成一个金发女郎。

我相信根本没人想过这种事情,而且通常有人讲这种事情,本人他应该是最防备的,而达赖喇嘛往往是最打破这种框架的人。而且中国每次邀请的西藏人大代表,里面都会有各个省份、各个自治区的代表,每个藏人出现的时候都是要穿虎皮等传统的、被刻板印象的藏人服装,事实上那个已经不符合现代对生态、对环保的要求。

达赖喇嘛看到这样的状况,他就说我们不该坚持这样的传统文化,对穿虎皮等野生动物皮草都有不一样的革新看法的时候,包括境内藏人全部都将这些东西收起来,以后不能再拿出来。

我想达赖喇嘛不断地在挑战,自己本来要保护和传承文化的同时,怎么去革新。引进民主制度也是基于这个原则,中国说它是来解放西藏的,因为西藏存在农奴制度、非常传统与保守,结果西藏流亡政府比它更早就建立国会、建立民主制度,比中国还早建立民选的总理。而中国还在讲说你是保守、很乱等,但是中国现存本身的政治状况如何,然后再回归到西藏在进展这些政治的改革。

我觉得达赖喇嘛是一个特别的存在,对西藏整个运动来讲,整个全世界的运动里面很难找到这样一个存在的领袖。然后再加上这样一个民族,它是这么的开放,整个民族的文化愿意和平的方式、开放的方式不断地推动自己运动的过程中,更同时革新自己运动的内涵,这个常常让我不断检讨自己。因为我们在推动任何理想的时候都非常坚持,那你在这个坚持里面又要革新自己,内部去拥抱革新与开放的态度,你很能抓到那个平衡,我想达赖喇嘛让我产生敬仰的原因是他从来没有掌握不好的状况。

图片来源:西藏台湾人权连线Human Rights Network for Tibet and Taiwan

林昶佐表示,只要西藏民族精神独立,面对着中共的侵袭,西藏永远不会被消失

林昶佐:另外,我觉得值得跟大家分享的是参与西藏自由运动里面,同时自己成长的过程是‘耐心’这件事情。我们在追求所有理想的每个阶段都会要求要达到那个阶段的目标,这是一定的,同时怎样确保一个将造成长期坚定稳固的运动可以继续下去,我们往往需要思考这些问题。

例如像达赖喇嘛近几年、近几十年来都在强调西藏文化的保留、西藏语言的保留、宗教的保留,他不遗余力地都在做这件事情,有时候你会想现在最重要的是政治上的要求吗?不管今天秉持中间道路,寻求在中国宪法框架下的实际自治还是要独立,这些都是政治上的要求,为什么达赖喇嘛要花费这么多的时间讲文化、宗教、语言等藏人特色的保留?可是你去认真想一下,其实一个民族存在就是以上这些因素。

在追求政治目标的过程里面,最强大的一个基础就是保存的不是政治上的独立,而是保存了一个民族精神上的独立、文化上的独立,它之所以作为一个民族,还呈现一个民族的面貌。所以今天中国不管怎样去侵袭西藏,藏人不会消失、藏人的文化不会消失、藏传佛教不会消失,努力地将西藏文化洗掉,结果就有一股很强大的力量在全世界保留,而且让很多人追随,西藏永远不会消失,等到中国有天撑不下去的时候,那时的改变是很大的,因为在世界上已经保存了西藏,我想这是很特别的,给我基础上的启发。

林昶佐谈及修心,以及达赖喇嘛尊者博爱精神对他的启发

林昶佐:最后我想讲的是修心,我这种玩金属乐的人,而且重金属摇滚里面很多的分支不相信宗教,是无神论,认为没有超自然的力量,人性没有办法超越更高一层的精神力量。

我记得在2008年年底遇到达赖喇嘛,在拜访达赖喇嘛之前我其实把他当成推动西藏运动的领袖,在宗教上面我其实是不相信的,我不认为有人有什么精神力。但是当我跟他一握手,那时我快哭了。我那时候觉得很奇怪,之前看那么多的片子,很多人一跟他握手就哭,当时在想这些人有问题吗,但那时候跟他握下去我快哭了。他对你的热情拥抱,他对你的欢迎你感觉就跟自家的阿公(爷爷)一样。

我后来回去一直有想这个事情,讲个玩笑话,原来我母亲家里有供养观音,在藏传佛教里面达赖喇嘛就是观世音的化身,我就跟我妈妈说我认识观音本人,观音会保佑我们,我说很灵验。我所谓的灵验并不是神力的灵验,可是我开始相信一件事情——发自内心真正地热爱人,发自内心真正喜欢认识新的朋友,发自内心真正地喜欢新的事情,而且感谢支持藏人的朋友,他不是因为压力嘴上必须讲,每天见这么多人必须要说感谢,我一定要跟这些人很好他们才会继续支持,不是这样的,他是修心修得很好,发自内心的热情拥抱这些所有的人。

当他有办法让他的内心维持这样的心情的时候,你作为他的对象的这个人,你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这种爱、这种博爱,这是很特殊的经验。

所以刚刚开始我要举例修心的不一样,台湾的政治人物,今天有人攻击台湾政治人物的时候,这些政治人物很习惯与用一种说法‘这是言论自由’。你通常看到台湾的政治人物这样讲,你会在心里想你其实心里很不爽,嘴上只能这样讲。

我记得达赖喇嘛来台湾的时候,同样有一些人不管他是什么背景,跑去要抗议。你现在回去查新闻,我记得他就是说这是超棒的,这就是言论自由,这就是我们在追求的事情。你看那个新闻你会吓呆,你会真的觉得他真的认为很棒,有人还骂他太假,我觉得这就是修心的差别。

台湾的政治人物被骂时,他会讲这是言论自由,他的潜意识告诉他必须这样讲,因为这是政治正确,但是达赖喇嘛这样的讲的时候你会真的相信他,他看到有人骂他太棒了,他非常高兴。

从那以后我相信人的精神是可以训练的,不是只有肉体可以训练,修心将精神训练并修行到一种状况是你精神摸不到,但是你可以感觉到,你看到这个人你摸不到他的精神, 但是你感受到他已经出神入化。他的办公室说尊者每天早上起来都要念经,先修身修心,晚上也是,他只有中间几个小时要接见人。这个一定是这样的,不然我不相信有人有办法,让国际上总理、总统,这些崇高的各界领袖、宗教领袖、Lady Gaga,所有的人看到他都会爱上他,这就是他本身精神上的修炼。

所以对我来讲,我见过尊者以后,我办公室的人知道,我希望办公室的人可以朝着这个方向,不是说大家每天念经,而是说我们遇到困难的时候,我们除了想怎么解决是对的以外,同时你的心里相信这个事情是对的。不是因为你嘴上必须这样讲才是对的,而是心里真的相信,你心里也相信这是对的,所以你也去做这件对的事情的时候,你可以感动的人更多,这是达赖喇嘛身体力行让我感受到的事情。

活动影片连结:

西藏流亡社群的獨立之「音」:青年、社運與政治 Part 1 

西藏流亡社群的獨立之「音」:青年、社運與政治 Part 2

(来源:台湾人权团体“西藏台湾人权连线”

 

 

(Visited 766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