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学家袁红冰谈: 西藏复国运动的战略思考

vot.org

【西藏之声2017年9月30日报道】第四届西藏独立理念者大会,上月底在法国巴黎举行。中国知名法学家袁红冰教授在大会上发表主题演说—“西藏复国运动的战略思考”,强调复国是西藏获得自由的唯一的出路。

图片取自第四届西藏独立理念者大会主办方脸书

中共宪法框架内,只有奴役没有自由

当前中共的太子党已经全面的主导中国的权力意志,在中国共产党的政治谱系中,中共太子党是一个最具有反人类特质的政治团体、政治阶层,中国的历史将因此回到万年历史中最黑暗的时期。争取西藏自由的人们, 也将因此受到前所未有的,更加惨烈的迫害。

但是事情坏到顶点,就会向好的方向转化。现在在中共再次爆发像“89天安门事件”那样的全民反抗,或者爆发一次像前苏联人民那样的全民起义。这样的社会条件都已经成熟,所缺乏的只是一个历史的偶然性,点燃这次全民反抗和人民起义的导火索。东亚大陆已经面临着一个巨大的动荡时期。

我再次说一遍,东亚大陆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大动荡,所有想要掌握自己命运的人们、所有想要掌握自己未来的民族,都要为此做好准备。因为历史的机遇,只属于那些做好准备的人和民族。

基于这样的思考,我愿意对西藏复国运动提出如下战略和策略的建议:

首先西藏自由运动,必须向世界发出明确的信息,来说明你们所追求的政治意志究竟是什么。意志是人类历史的起点,没有意志就没有历史,没有西藏复国的意志,就不可能有西藏复国的未来。如何让西藏复国的意志成为西藏自由运动的最强声音?是每一个争取西藏自由的人们,应该郑重思考的问题。

我不得不很遗憾的讲,现在有一种观点已经成为西藏自由运动的政治“癌症”,这种观点就是—寻求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框架内的所谓的“真正的自治”。

我必须清楚的告诉每一个我认识的朋友们,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框架内,只有奴役没有自由。这并不是一个理论的结论,这是西藏人民用六十多年的血泪结论谱写的事实。

再说一遍,这个事实就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框架之内,只有奴役没有自由,只有专制没有民主。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框架之内,根本不可能寻找到属于自由藏人的所谓“真正自治”。

放下政治权责,达赖喇嘛尊者再现佛的伟大精神

在这里我愿意借这次机会,再次表达我对达赖喇嘛尊者的尊敬,这种尊敬是我的心里涌现出来的。我曾经写过一本著作《通向苍穹之颠》,达赖喇嘛引领十万藏人穿越鹰也飞不过的雪山走向世界,开辟了自由西藏运动的前景,是这本书的主题之一。这本书证明了我对达赖喇嘛的尊重是真诚的。在几年前当达赖喇嘛宣布放弃政治权力的时候,那意味着达赖喇嘛再次展现出了佛的伟大精神。什么是佛的精神? 我认为放弃皇冠,离开皇座,走向原野,走向佛的真理、觉醒的真理,这就是佛的伟大精神,也是达赖喇嘛在当代人们的心灵普遍腐烂于物欲的时代,再次表现出了佛的精神的伟大。

我说这些的目的,是为了提醒政客们,从达赖喇嘛宣布放弃政治权力的那刻起,所有的政客们必须为你们的政治立场负责任,你们绝不可以找到任何借口,将你们应该承担的责任推给达赖喇嘛尊者。

当我听到这些政客们继续告诉苦难的西藏人民,可以在中共宪法框架内寻找到真正自治的时候,我不禁要问他们,你们为什么要欺骗自己的同胞,西藏人涌流的血还不够多,还不能让你们明白自己在撒谎吗?

西藏复国是西藏获得自由的唯一的出路

我相信西藏复国是西藏获得自由的唯一的出路。想做自由人吗? 那就从中共暴政的手里夺回本来属于西藏主权,在主权的佑护之下,人们才可能得到自由。这是我向西藏复国运动提出的第一项战略思考方面的建议,就是必须向世界发出明确的信息- -西藏复国是西藏自由运动的最强音。

我希望向大会提出的第二项战略建议,就是要尽快形成各个藏区反抗运动的协调机制;第三项战略建议,是西藏自由运动要和台湾、香港,以及维吾尔人与蒙古人的争取自由运动结成联合阵线。

保住西藏文化的血脉,复国运动才有真正的价值

我向大会提出的第四项建议,是进行政治性的文化复国运动的同时,也要进行西藏的文化复兴运动。我认为人本质上是一种精神的存在,只有保住了西藏的文化的血脉,西藏的政治复国运动,才有了真正的价值。

请大家想一想,犹太人的以色列国亡国千年,为什么仍然能够复国? 其根本的原因就是,一千多年前以色列亡国了、国家灭亡了,但是它的国家的灵魂没有灭亡、它的文化之魂没有灭亡,所以它才有重新建立自己国家的可能性。

中共暴政在东亚大陆上推行文化性的种族灭绝政策,它灭绝了汉文化、灭绝了蒙古文化、现在正试图灭绝藏文化,西藏文化神圣而唯美的神韵,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

让我们通过一场西藏文化复兴运动,来拯救西藏的文化之魂,这是每一个真相理解自由人们天职。如果不能够拯救西藏的文化之魂,西藏的复国运动也很难取得最后的成功。

我对大会的最后一项建议,是策略建议,或者叫思想战略的建议。我们应该给西藏自由运动注入能够感动世界的能量、能够感动全人类的能量。

我们不能责怪这个世界冷漠,我们没有将生命化为力量的方式,向自由作为祭品的这些藏人的高贵精神。我们没有将这些高贵的精神,化为能够对这个世界理解的各种文化形式。没有小说、没有文学作品、没有哲学作品、没有诗、没有歌,我们向这些自焚的英雄们献出了什么? 我们做的太不够了,没有能够感动这个世界。我希望我们从今天开始,以一百五十位自焚藏人名义,去感动这个世界。

最后,我在2013年的支持藏人的集会上,发表过一篇相关的文章、发表过相关的演说,我愿将这篇演讲,作为我在这次大会上讲话的结束语。

图片取自第四届西藏独立理念者大会主办方脸书

 

燃烧的西藏在拷问人类的良知

作者:袁红冰

西藏在燃烧。迄今已有大约一百一十名藏人点燃自己,把烈焰焚身的痛苦和对自由的热爱一起,献给历史。

藏人自焚是反抗中共暴政文化性种族灭绝政策的自由运动。在人类数千年文明史中,还没有哪一个族群,像藏人这样,用如此炽烈而高贵方式,表达对自由的热爱,对独裁暴政的否定。每个自焚的藏人,都是一首英雄的史诗,都是一支自由的长歌,都是一位圣徒,都是一个骄傲的自由人。

自焚藏人最珍惜生命;他们是通过让生命升华为灿烂意义的方式珍惜生命。同那些终生作专制暴政的精神奴隶、让自己在物性贪欲中腐烂而死的庸人相比,自焚藏人才是以自由人的方式珍惜生命——他们不允许生命被铁血强权侮辱;他们珍惜生命的方式再次表述出一句必将流传千古的誓言:“不自由,毋宁死。”

燃烧的西藏在拷问人类的良知:面对中共暴政的经济引诱和利益收买,国际社会还有没有坚守自由信念的道德勇气。中共暴政是西藏的一切现实苦难和心灵悲情的根源。如果国际社会不敢对藏人自焚抗暴运动给予明确的肯定和坚定的支持,整个人类的自由事业都将遭受重大损失和挫折。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藏人同中共签订和平协议,把决定自己政治命运的权利交给中共暴政;试图以此换来和平和安定的生活,但是,藏人换来的却是政治奴役,经济剥夺;换来的却是约一百二十万藏人在军事屠杀、政治迫害、酷刑和劳改营的苦役中死去;换来的却是藏人忠实于心灵的生活方式受到摧残。直到今天,藏人还不得不通过自焚的悲怆方式,争取作自由人的权利。

把人民主权和国格交给中共暴政,只能换来奴役和民族人格的屈辱;《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框架之内只有奴役,没有自由。中共在西藏实施六十余年的暴政专制,中共在西藏犯下的重重反人类罪行,就构成藏人复国的全部理由。惨烈至极的历史教训告诉藏人,失去自己的祖国,就意味着失去一切。

在此,我呼吁一切把自由视为整个人类共同事业的人们,明确而坚定地支持西藏自由运动;明确而坚定地声援藏人自焚抗暴运动。

我坚信,中共暴政在东亚大陆犯下的不可饶恕的反人类罪行,总有一天会受到正义的审判。当正义终于降临的时刻,历史会怀着崇高敬意记起自焚的藏人——那些把燃烧的生命作为祭品献给自由的英雄。